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欺人太甚

听书 - 魔尊仙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龙骄阳的话太惊人,让仙丹殿的弟子们震惊,让吴立长老恼怒无比。±,刑双与刑清雅也都愣住了,龙骄阳竟然若要日月同辉炉,这可是仙丹殿的镇教至宝。

刑清雅秀眉颦起,心中不由暗想,难到龙骄阳来仙丹殿是冲着日月同辉炉?可是外人也不会知晓仙丹殿有日月同辉炉啊,这一直都是仙丹殿不可外泄的辛秘。

“刑双师弟,是你告诉龙骄阳,这里有日月同辉炉的吗?”刑清雅传言问道“是啊,我进来这里之时,告诉龙兄弟日月同辉炉是无法复苏神祗的,希望他不要去选择这一个炼丹炉。”刑双传言道刑清雅眉宇间的郁闷之气消失,她还是误会了龙骄阳。

日月同辉炉,对于龙骄阳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只是要以此来扫吴立长老的脸面,要让吴俊波做刑双的仆人十年。

吴天老脸色难看的小声道“刑双,你这朋友来者不善吧?”

“师傅,他朋友能复苏这么多顶级炼丹炉,他并没有必要去要一个可能无法复苏的日月同辉炉,他是在帮我。”刑双小声道吴天老皱起眉头,没有轻易做出判断。

因为吴天老觉得,龙骄阳说要日月同辉炉之时的眼神与表情都极为认真。

“日月同辉炉是我仙丹殿的镇教至宝,是绝对不允许外给的。你可以从你复苏顶级炼丹炉中挑选出一个,这些顶级炼丹炉,本长老都可以做主。”吴立长老压抑着心中的怒意,沉声道“那就算没得谈了。还是按照誓约进行,吴俊波从现在开始做刑双的仆人十年。”龙骄阳淡然道吴立长老银色眉头一挑,威胁道“年轻人,本尊要破这一个誓言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你别逼本尊使用!”

“你想要杀我?那就动手看一看,我们之间最后胜得会是谁?”龙骄阳目光犀利,霸势逼人道仙丹殿的弟子们,心神都不由大震,这一个跟他们同辈的年轻修者,竟然敢与仙纹强者争锋相对,这样勇气就是他们没有的。

紫袍老者与吴天老也都惊愕,在仙丹殿的地下炼丹殿之中,这一个外来的年轻修者,竟然如此张狂,让他们心中都涌起不爽念头。

“刑双,你这交的什么朋友?竟敢如此张狂?”吴天老忍不住说道“师傅,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我这朋友,杀过仙纹强者。”刑双的内心很煎熬,他知道事态发展下去,必然是龙骄阳与吴立长老大打出手。而最后的结果,刑双可以肯定必然是龙骄阳获胜。

龙骄阳以诛仙剑阵斩灭二个仙纹强者画面,可是在刑双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所以他还是觉得要提醒一下师傅,他不愿意看到仙丹殿发出这样的惨剧,虽然他一直对吴立与吴俊波父子很看不上眼。

“你说什么?”吴天老眼瞪如铜铃,紧紧盯着刑双,他认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师傅,你没有听错。我这朋友杀过仙纹强者,而且不只一个。”刑双很认真的再次传言道吴天老表情数次变化,随后他当机立断的站出来,打断了龙骄阳与吴立长老之间的对峙,他嘲笑道“吴立长老,你这是要将这张老脸都丢尽吗?我们仙丹殿之人岂是立下誓言,而不敢去执行的?”

“你想要杀与吴俊波师侄有对赌之约的人,我与紫火长老能坐视不理吗?”吴天老将紫袍老者也拉了进来道紫袍长老点了点头道“既然立下誓言,就得愿赌服输。吴立师弟,你太失礼了。”

“哼,吴天老,紫火长老,你们二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是仙丹殿的长老之一,我怎能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别人的仆人?而且还要做十年的仆人。”吴立长老冷哼道吴天老笑了笑道“吴立长老,我们是仙丹殿,以炼制丹药为主的门派。你要与人对决,也该是以丹药对决,而不是以武力对决。你大可以与姬火小友以炼丹术对决一下,来化解这场赌局嘛。”

吴天老的这个提议,无疑是非常好的。

吴立长老马上接话道“姬火道友,你可敢与本尊以炼丹术对决一场。你如果输掉了,你与我儿子之间的赌约就此作废如何?”

“仙丹殿的人,就如此不遵守因果誓言吗?我与你儿子之间的对赌已经完成,他已经输掉,无论你与我做什么对决,他都得先履行誓言,去做刑双的仆人!”龙骄阳脸色冷漠,态度强硬,毫不理会吴天老提出来的解决争端的方法。

“姬火道友,你不要欺人太甚!”吴立长老气得脸色铁青道“哈哈哈,是我欺人太甚吗?”龙骄阳嘲讽大笑道吴天老脸色很难堪,他的一个好意让二方平息争端的主意,竟然被龙骄阳无视嘲讽。他很没有面子的看向刑双道“刑双,你难到要装哑巴吗?这个时候,竟然一句话都不说?”

“这个朋友对我恩重如山,我什么话也说不了。”刑双道“你这逆徒,你的朋友在这里大闹,你的脸面就很好过吗?”吴天老很恼火的骂了刑双一句,随后他看向刑清雅道“清雅,你与姬火也是朋友,你来劝一劝他,不要将事情闹大了。”

“师傅,弟子认为,这其实是一个让吴立长老与吴俊波等人明白,仙丹殿如今处于弱势,并不是当年横扫仙魔界的仙丹殿的机会。”刑清雅冷淡道吴立长老双目要喷火的盯着龙骄阳,他身上仙纹之势喷发,他随时准备要出手。

龙骄阳眼神犀利盯着吴立长老,一字一句道“你与我之间可以再对赌一局。但是你儿子如果不履行刚才的赌约,我保证他活不了。”

面对这种蛮不讲理,连因果誓言都要违背的人,龙骄阳没有想过要息事宁人。

“哼哼,当着本尊的面,你杀得了我儿子吗?”吴立长老冷哼连连道“我要杀他,你在这里也无用。”龙骄阳霸气道“大言不惭!你有本事就来试试看!”吴立长老暴怒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