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离开黄河!

听书 - 美人尸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举目望去,却是看不到人影。

“小家伙,不要看了”那个声音缓缓的传出:“我在古城之中,你寻不到我的。只不过,或许有一日,你我会再见。到时候,希望你有资格,在这残局之中,布下属于自己的局!”

我愣了一下,说实话,这老头给我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就连父亲都说过,这老头虽然说没有达到圣人的境界,可是却得以长生,或许是最接近圣人的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可以影响到这里,实在是有些深不可测。

“有些事情,不是应该你们记住的。就让这些记忆,随风飘散了吧!”说话间,一道道的铭文印记在空中凸显而起,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钻入到我们的脑海之中。

我的眉头紧皱,并没有发现自己遗忘了什么。

父亲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放心,这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危害。就好像是印在沙滩上的脚印,会逐渐的模糊,而不会瞬间消失!”

“前辈!”父亲猛然抬头:“晚辈在外面有一些事情要办。”

“唉”那老人的声音缓缓的传出:“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有天赋之人,只是可惜。当日你选择了那样的一条路。你可曾后悔?”

父亲的眉头微皱,淡然的笑了一声说道:“倒也没有后悔过,人固有一死,为兄弟死,则已然重于泰山!”

父亲沉默了片刻之后,接着说:“更何况,老天待我不薄,给我留下了足够的时间,让我的一缕残魂离开这里,部署后事。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幸运了吧!”

“不后悔就好!”老人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依旧觉得有些可惜一般。

不过,父亲的表情倒也十分的坦然,好像是早都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情一般,静静的在那里等着。

至于石武,则是面色不善。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条条的锁链,宛若是遮天蔽日一般,猛然间的从地心之中探出。就好像是组成了一个无法攻破的城墙。黝黑的锁链在那一瞬间,好像是封印了整个黄河一般。

在那一霎那,我竟然听到了滚滚的黄河之水,从我的头顶上而过。

“黄河之水已逆,要离开之人,抓住机会,否则的话,想要再离开,唯有先补阙!”老人的声音缓缓的传出。

就在那一瞬间,漆黑的锁链再次拔高。直贯天日。

浩浩荡荡,看样子好像是想要将这个天地完整的封锁一般。

父亲看了一眼我们,眉头紧皱,轻声的说:“准备好了!”

“嗯?”我有些奇怪,不知道父亲的此意为何。可是,紧接着,就感觉到了一层力量瞬间包裹在我的身上。

“轰隆隆”

嗡嗡的水声传荡而出。黄河之上,猛然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端口。无数的黄河之水,宣泄而来。

黄河逆流,只是一个片段而已。原本已经到了下流的水,向着这里而来。

父亲看了石武一眼:“哼,如果有机会,我定然会回来,亲自斩你!”

“你!”石武往前一步,似乎是就要动手一般。

“哼”一个闷哼传出,老人的声音之中似乎是有些不满一般:“该走的走,该留的留,不过,离开之后想要再次回来,可也没那么简单了!出口唯补阙,入口九存一!”

父亲却是没有任何的犹豫,轻声的呵斥了一声:“走!”

紧接着,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霎那间被一股力量托起。不仅仅是我,就算是冷凝霜,孙野他们几个人,也都已经被那一股力量托起。

乘着那滚滚而来的黄河之水,逆流而行。向上猛然间冲去。

说实话,大自然的力量是十分的可怕的。如果是现在的我,想要从这个缺口逆流而上,近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就算是父亲,我也看的出,他已经拼尽了全力。

身体在那逆流之中艰难的前进。

要逆流往上,这并不简单。因为就算是御空而行,也是受到地面上的牵引的。纵然是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我都感觉自己被那滚滚而来的黄河之水冲刷的七荤八素了,更不用说父亲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了。

不过,很快,就逐渐的脱离了那漩涡之中。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猛然间的一轻,却已经是落在了地面上。

“我们,回来了?”看着周围,是一片比较荒凉的黄河滩。一个人影都没有。我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而后轻声的说道:“这是哪儿啊?”

父亲左右的看了一眼,而后伸出手来,手指轻轻的点动,而后接着说道:“这里应该已经到了山东的境内了。至于具体在什么位置,还需要探明一下!”

父亲轻轻的呼吸了一口,而后接着说道:“我已经好长的时间,都没有回来了!”

我有些奇怪,看着父亲:“你是不是早都知道,那个老人要动手?所以说,才会让我们进入黄河!”

“差不多吧!”父亲苦笑了一声:“黄河之下,进入容易,出来就很难了,尤其是我作为一个魂体。想要离开,近乎是不可能的。我曾经和他交谈过,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所以说,才会了解那么多!”

我沉默了下来。

父亲的眸子之中带着一股的追忆:“我们回家吧!”

“家,已经没有了”我沉默了片刻,而后轻声的说道。

死尸客店,已经被夷为平地。而且因为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所以说,一直以来也都没有重建。更重要的是,我的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去重建死尸客店,说实话,这让我感觉到挺悲哀的。

父亲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一般,过了半晌之后,却是微微的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倒也不碍事。只要有一个地方住,就行了!”

我沉默了一下,住的地方倒是有。

徐叔死后,将自己的屋子留给了我。所以说,一旦回到南岭的话,我都会在徐叔的屋子里住着。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说,才会发生之前的那么多事。

“要不,跟着我去南京吧!”这个时候,甄志远挠挠头:“我家的院子比较大,人虽然是有些多,可是挤挤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沉默了一下,微微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就不去你那里打扰了。而且,你和王思琪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见了。也应该好好的温存一下。我们再过去打扰,有些不合适!”

这个时候,孙野有些无语的说道:“你们难道说不认为应该先打听一下外八门的局势么?”

“确实!”我点头,而后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或许能够安顿我们。我们先进京再说!”

父亲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你现在和官家扯上了关系么?”

我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是没得隐瞒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有的时候,有些关系还必须要牵!”我沉默了一下,看着父亲,而后轻声的说道。

父亲的眉头微皱:“这样,你们先入京,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好久没有回来了,我也有一些自己的事情需要去做。”

“嗯?”我顿了一下,看着父亲说道:“父亲,我陪您!”

父亲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笑了一声说:“没事的。我也不过是处理一些自己的私事顺便去见一下老朋友。你们忙你们的就好了,不用理会我。”..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