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黄河有阙,残局有阙

听书 - 美人尸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父亲抬起头来,双目看向空中的那人。

空中那看上去是一个中年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耳朵显得十分的修长,就好像是兔子的耳朵一样,只不过上面没有一丁点的毛,一点也不可爱,甚至于看上去还让人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又是你!”父亲沉默了一下:“石武,你还想要保它?”

“你已经杀了一个鬼城的城主,铸成大错,难不成还想要错上加错?”石武的眉头冷然。看着父亲,大声的质问着说道。

父亲哈哈大笑了一声:“错?何为错!他擒我儿子,想要取我儿子性命,炼化其中的无常令,这就算得上是对了么?”

“他确实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却罪不至死!”石武冷声的说道:“随我回去,接受惩罚。还有他们,一个不留!”

“哈哈哈!”父亲大笑了一声:“好大的口气,莫不是你真的以为我怕了你?”

说话间,父亲的身体在霎那间暴涨几分!

那一瞬间,我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逗人了,竟然有人叫十五的。难不成,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的意思么?

就在这个时候,石武看着父亲,微微的摇了摇头:“多年前,你走火入魔,将心魔借助三世宫之中的玄棺封印,如果在那之前,我或许会畏你几分。可是如今,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父亲的眉头冷然,看着眼前的石武,冷声的说道。

笑容之中带着强烈的自信。

那人的眸子闪动,看着父亲,似乎是正在思考一样,过了许久,才冷声的说道:“好,既然你不识时务,那我就亲自擒你!”

说话间,身体闪动,在瞬间向前。强大的力量在瞬间爆发。

一掌落下,这有些像是佛教之中的大手印,曾经有佛曾言,一掌覆乾坤。可是,那石武的身上所笼罩着的,并不是浓郁的佛气,而是强大的黑暗气息。

父亲的身形往后退一步。

也是不再保留,双手印诀再起:“子落东宫,午据天元,化印!神杀!”

强大的力量在那一瞬间爆发,顺逆结印,组成顺逆子午阵,顺而阳,逆为阴。彼此交融

我在旁边看的都有些呆滞了,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而那石武身体迅速的往前,强大的力量在霎那间爆发。无尽的光华洒落,向着父亲狠狠的攻杀而去。

而父亲却是不惊不乱,进退有度。

而且,我发现了比较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父亲将自己的力量掌握的十分的好。他确实是没有那石武强的,但是,在对于力量的控制上,却是精确了很多。就好像是一个大人,拼尽全力举起了一个锤子,而另外一个小孩,根本没有浪费多少的力气,直接的拿起了一把剑一般。

可是随着逐渐的观看,我也发现了。

父亲之所以掌握的很好,是因为他的魂力在战斗的过程之中,是在逐渐的消逝的。这让我瞬间有些不自然了。

“果然,没有了心魔的你,虽然看上去是更加儒雅了一些,可是却丧失了曾经的那种疯狂!”石武看着父亲,眸子之中带着一股的冷然,如今的你,不再是我的对手了。随我回去,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父亲抬起头,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石武,沉默了一声说道:“如果说这生路是需要别人给,那我宁愿不要。死或许会比生更有尊严。我张某的生路,就从来都只有自己闯出来!而没有别人赠与的!”

说话间,父亲手中长剑挥舞。阳刃乱飞。仿佛是想要逆乱一方天地一般。

“找死!”那人怒哼一声,手中印诀掐动。冥火飞盾,在霎那间组成了一个阵法,将父亲困在了其中。

“父亲!”我怒喝一声,双手印诀掐动,不敢有任何的犹豫:“柳绿成荫,槐古梦回,化印,神杀!”

霎那间,古槐,绿柳在我的身体之中宛若是疯狂了一般,迅速的生出。我的眸光闪动。无数的枝桠在霎那间窜出,向着那石武而去。

“虎父无犬子!不过,你还是太嫩!”

说话间,一个大手印瞬间落下。

向着我狠狠的覆盖了过来。我的眸光闪过,不敢有任何的犹豫。眸子之中带着一股冷然,双手手印再次叠加:“是么?既然如此,那你试试这个!”

说话间,我的身体飞起:“借身于天,以命献祭,化印,神杀!”

虽然是如此之说,可是在那一瞬间,我就明白,我施展的根本就不是神杀术,而是心魔的鬼杀。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用神杀术,我甚至没有办法维持一分钟,因为我自身的寿元已经不够了!

绿柳在霎那间飞窜而出。

就好形象是一根根的吸管一样,瞬间向着那人直接的冲了过去。

“哼,给我滚!”石武怒叱一声,好像是根本不放在心上一样,双手格挡。可是,紧接着他就发现不对了。

我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生命力在霎那间灌入到了我的身体之中。这让我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惊,虽然说不是寿元,可是,这庞大的生命力却已经是足以让我维持强大的战力了。

我和父亲并排站在一起!

“您没事吧?”我问父亲说道。

父亲的眉头微皱:“你是怎么研究出这种施展的方法的?”

“不是我研究的,是我的心魔。我不过是借用而已!”我的声音很轻,而后接着说道:“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消除其中的副作用的!”

父亲听到这里,才算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小心点,这石武还没有拼尽全力!一旦施展全力,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我,都只能够与之平分秋色!”

我的眉头紧皱,我当然明白。父亲所说的全盛时期,说的就是和心魔处于同体的时候。

我不敢大意,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可恶!”石武怒哼一声,紧接着,在霎那间向着我狠狠的冲了过来。

我脚下鸡犬过霜桥迈动,步法飘逸。在瞬间闪过了石武的进攻。

“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疲惫的哈欠的声音缓缓的传了出来。那声音似乎是很远很远一般,接着说道:“小石头,你又调皮了!”

石武整个人就好像是被雷打到了一般,在瞬间停在了那里。

脸上带着一股的惶恐,过了片刻之后,才急忙的躬身说道:“晚辈不知前辈驾到,还请见谅!”

“不就死了一个鬼城城主嘛,何必大惊小怪的。老夫我也杀了有两三个了。如果你要是想讲规矩的话,我倒是可以好好的和你聊聊!”那声音缓缓的传出,我举目望去,却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那声音不是旁人的,正是我在古城之中所遇到的那个老人。

“前辈说笑了,前辈修为通天,晚辈不敢造次!”石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他已经听出来了。那老人已经有些不悦了。

“黄河有阙,残局有阙。既然如此,这黄河还是封锁的好!”那老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而后轻声的说道:“可若是完全封锁,却又会让整个黄河泛滥成灾,如此倒是棘手了!”

我静静的在那里等着,不知道这个老头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我倒是想起了几个有趣的人!”忽然间,老头笑了一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而后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倒不如借着它们曾经补阙的成就,来做上一番文章吧!”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