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金针祛煞

听书 - 美人尸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父亲笑了一声,而后轻声的说道:“倒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上,黄河常有逆流的状况发生,只不过,每一次都是一个十分微小的片段而已。而且持续的时间相对而言会比较短,所以说,并没有多少的人去注意!”

我的眉头紧皱,沉默了许久:“可是,我们只怕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了!”

“不急的!”父亲笑了一声,而父亲的眸子之中也露出了一丝的深邃,过了片刻,接着说道:“既然程远已经出山了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倒也还有回旋的余地。这个败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应付的!”

父亲的话语在这里戛然而止,看着山人,有些无语的说道:“我都被你的师傅给带偏了。不过也是,他办的事情倒确实是不怎么厚道。”

“咳咳”山人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程远的事情,我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也是在和我们的交谈之中了解到的。

现在,既然不需要着急。我也没有多想,在这里和父亲多聊了一些。包括在这黄河之下,三世宫,还有我那龙船。

我也详细的询问了关于龙船的一切。而父亲的话语很简单,那就是龙船是一处险地,就算是他,上了龙船,都根本不敢进入船舱之中。而且,只敢在白日进入。

在当我问道小喇嘛的事情之后,父亲也沉默了。似乎是十分的纠结一样,过了很长的时间,才轻声的说道:“那可能就是他的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的心在霎那间如坠冰窖。

这个时候,幽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而后轻轻的拿起了我的手:“张清的身上,中了一股奇怪的煞气,我们没有办法驱逐,您看,有没有办法,能够将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父亲的眉头紧皱,急忙的拉过我的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你接触了什么?”父亲看着我,面色在那一瞬间郑重了起来,而后急忙轻声的问道。

我愣了一下,将自己的事情一点点的都告诉了父亲,而后轻声的说道:“很麻烦么?它已经有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复发过了,如果说不是幽兰提起来,我都差不多要忘记了!”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却是轻轻的招了招手。

就在这个时候,主墓室之中的棺材板猛然间打开了。在里面,飞出了一枚金针,金针看上去散发着一股金灿灿的光芒。

紧接着,父亲看着我,而后轻声的说道:“忍着点,接下来可能会稍微有点疼!”

我顿时笑了起来:“瞧您说的,我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就这么点疼痛,我还真的不在啊”

还没说完的瞬间,我顿时的尖叫了起来。

父亲的那枚金针,已经在瞬间,整根没入到了我的指头之中。要知道,那一根针,大约是有将近十厘米左右,从我的指头,顺着筋骨,直接的没入到了手掌之中。

我想要挣扎,可是在那一瞬间,却是被父亲死死的摁住,根本动弹不得。

俗话说,十指连心,我原本以为,父亲只是想要在我的手上刺破一个口子,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

银针只有一个头缓缓的露在外面。

紧接着,父亲猛然间将我的身子直接的竖起:“运转三命通会之中的基础心法!”

听到父亲的话语,我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强忍着那股剧痛,却是不断的在心中运转着三命通会的基本心法。

这不运转还好,一运转,我感觉我的手指在那一瞬间好像是想要爆炸一样,涨的生疼。

父亲的眉头紧皱:“你曾经用其他的东西将这毒素引出来过?”

“是啊,两次!”我的眉头紧皱。那股剧痛简直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我身体倒立在那里,看着鲜血,顺着那金针缓缓的往下滴落。

“那就再多忍一会吧!”父亲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话间,右手轻轻的一招。紧接着,又是一枚金针飞出。

“还来”我在那一瞬间,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说实话,这种事情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经历。说道伤口。从上到下,我身上的伤口不算少。可是,这他娘的从手指上往里面扎针,我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而且,整根手指在那一瞬间,想要弯曲都是做不到的。

因为被两根金针灌在那里,就好像是彼此连接到了一起一样。那种感觉十分的难受。手指一点的力气都不能用,又不能任由它弯曲在那里,必须时刻的保持手指是一个伸直的状态。

三命通会的基本心法,在我的身体之中运行。因为是倒着运行的。所以说,现在感觉到脑袋好像是都在嗡嗡作响一样。

可是父亲在一旁,我却是一丁点都不敢乱来的。父亲对我向来都是比较严厉的。

随着我手指上的血液好像是在地面上流干之后。

紧接着,一丝丝黑色的东西,好像是缓缓的顺着那金针落到了我的血液之中一样。十分的细腻,就好像是在我骨骼之中的毒素一般。

而且,好像还是活着的。滴落在血液之中的时候,竟然还在不断的蠕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父亲却是随手招来了一堆雄黄,而后将那雄黄小心的洒在了那一堆鲜血的周围。

那黑色的东西仿佛是想要逃窜一样。可是,刚刚到了鲜血的边缘,却是又急忙的回去了。

我不得不佩服父亲,还是有一些的先见之明的。

可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是头昏脑花了。说实话,这种姿势维持着是十分的难受的。而且我还要不断的运转三命通会,将自己的血液提起。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身上的血液顺着手流干。

那黑色的东西一点点的流出。

竟然比我预料的还要多出很多。

父亲在旁边轻声的说道:“这种煞毒,是有自己的思维的,因为有两次被吞没的经历,所以说,它们会暂时的潜伏在你的身体之中,等到繁衍到足够的时候,再动手,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你都没有再发作的原因。现在慢慢的等吧,天晓得你的身体里还有多少这种东西!”

我有些哭笑不得,可是这个时候实在是笑不起来了。

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思忖了许久之后,才微微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静静的倒立在那里。

一点点的黑丝一般的毒素从我的手指上的金针之中顺流而下。

这金针上应该是涂抹了一层比较特殊的东西的。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是懒得去问那么多了。

又过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父亲轻声的问着我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苦笑了一声,而后微微的摇了摇头:“难受,难受的要命。感觉快死了一样!”

“那就对了,这毒素也差不多了!”父亲看了半天,已经没有那黑色的毒素再从手指之中低落下来。而我也是随时都有可能昏厥过去一样。

“忍着点,我要拔针了!”父亲轻声的对着我说道。

我在那一瞬间清醒了起来,哭丧着脸说道:“你可稍微轻点,我可是亲生的!”

“废话!”父亲瞥了我一眼。

紧接着,眼疾手快之下,以三根手指,猛然间夹住其中两枚金针的针头,紧接着,另外一只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啊”一股杀猪一样的惨嚎的声音传荡在整个墓穴之中!..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