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开了吧,我不喜欢

听书 - 满级大佬是个小可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说的好听了叫托她的福,说难听了就是糊弄了个傻子。

时家有钱,这个小女儿又因为些变故和家人不和,五岁就被送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山沟沟。

时太太为她建了栋三层小洋楼,每个月都会给陈姨五万,托她照顾好时染。

这五万里,有两万是陈姨的工资,剩下三万,则是给时染自由支配,但每个月到时染手上的,只有一千。

去了哪里,大家都心知肚明。

再加上陈姨隔三差五以各种理由找时太太要钱,把孩子从5岁带到17岁,自然富的流油。

而她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吞钱,就是仗着时染不会告状。

这孩子古怪,失踪个两三天都是常有的事,和时家人不亲,也不自己争什么,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似的。

听知情人透露,这女娃娃好像有什么心理疾病。

农村人不懂这些,只当她是傻。

陈姨也觉得她傻,都以为她是真的不知道,结果现在被一语戳破,着实有些惊心。

尤其是,她马上要回家了。

那现在说破算什么意思,想回去告状吗?

陈姨顾不上穿鞋了,努力在脸上维持了个笑脸,凑到时染面前问,“回去多久啊?什么时候回来陈姨去接你。”

时染目光在柜子边搜寻了下,抽了张纸巾捏在手里擦了擦,“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陈姨脸上的笑陡然下沉,“你要搬回时家?”

时染嗯了一声,将纸巾揉成团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正中垃圾桶。

“门钥匙和行李明天会有管家过来收,我先走了。”

她说的干脆,径直越过陈姨身边去开门,好似相处了12年的人不过是个路人甲。

拿捏了时染这些年,直到这会儿,陈姨才清晰的意识到时染千金小姐的身份。

事情来的突然,她已经没时间思考自己丢了饭碗的问题,只在乎时染会不会回去告状。

她紧紧跟在时染旁边,搓着双手的样子略微拘谨,“染染啊,陈姨这些年对你也不错吧,把你从那么小拉扯长大也是不容易,明天还得去医院给你收拾烂摊子。”

“你回去了可别乱说话,陈姨给你海哥哥买婚房……那都是自己家挣的血汗钱!”

时染缓缓停下来,仰头看了她一眼。

橙红色的夕阳斜印在她清丽明艳的脸上,美的动人心魄。

她收回目光,似笑非笑,“你说是那就是吧。”

陈姨不由得看痴了,张着嘴一时忘了说话,眼睁睁的看着她上了一台没见过的黑色越野,绝尘而去。

吃了一嘴灰的陈姨愣在原地,顿时觉得手里提的鸡汤不香了。

车内,时染摘了帽子,露出一张精致白皙的小脸。

少女柔软蓬松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仰靠在真皮靠背上闭目养神,神态略显疲惫。

前面开车的人偷瞄了一眼,不忍心打扰,却不想时染却当先开了口,“听说公司今天新招了个人?”

任璟双手扶着方向盘,心情有些诧异。

老大什么时候会在意他新招的员工了。

“是管理层的吗?”他作为老板,除了管理层的面试需要经过他审核,其他的都是人事和部门经理那边做抉择,不用经过他。

但是今天,也没有招人啊,那应该就是基层的了。

“不是。”时染抬手揉了揉眉心。

“我问一下。”

任璟说完就打了个电话,和秘书确认了之后对时染说:“是招了一个,叫陈海,他怎么了吗?”

时染睁开雪眸,垂在肩侧的青葱玉指慵懒的勾住缕发丝,缠绕了两下,又松开,漫不经心道:

“开了吧,我不喜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