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425: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厌只是举了这几个,而后勾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不算多友善的笑,“还有更多,需要我继续说吗?”

时砚的脸色阴沉。

这两个人一对上,顿时氛围就不对了,几个青训生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别说江敛了,就连小c都不知道为啥这两人这么合不来。

小c正想当个和事佬说两句,然后就听时砚冷笑一声说:“赢了不就行了,别的队伍更垃圾。”

陆厌极具嘲讽的说了一句,“赢了,拿到冠军了吗?,明明规避这些问题就可以打得更好。”

陆厌说完这句话之后,司机开着保姆车刚好到已经定了位置的酒店门口。

陆厌拉着江敛直接推开保姆车后排的滑门走出去。

接着跟上来的是小c。

小c苦口婆心的跟在陆厌屁股后面碎碎念,“你干嘛老是打击人家小孩子。”

陆厌:“我说的是实话,这点实话都不能听,等着以后输了比赛被粉丝直接喷自闭?”

虽然但是。

小c说道:“话是这么说,但你这样打击人家的自信心,要我我也不乐意。”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饭店门口,这是一家还挺高级的私人餐厅,进来还得需要会员验证,但这对陆厌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陆厌一边掏出会员卡,一边对小c说:“你不觉得时砚太傲了吗?”

小c:“好像是……”

陆厌:“我知道你想让他过考核,但不挫挫他的傲气,等以后上场遇到点挫折就自闭?又不是没这个先例,棒子国那位,十六岁被人叫做世界第一狙击手,最后因为一枪失误,直接断送了队伍的冠军,回国之后直接被黑子喷到当场退役。”

陆厌寥寥几句话都快说服小c了,小c的内心摇摆纠结,还寻思是不是要听陆厌的以后多挫挫时砚的锐气。

然后他又听陆厌说了一句。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看不惯他。”

小c:“…………”

那之前说的理直气壮的搞得他都信了!

小c翻了个白眼,“你刚刚的话我会考虑的,看不惯他你就忍着吧,总之时砚我是一定得把他弄进咱们战队的。”

陆厌:“你得看他自己愿不愿意来cdg了。”

平时扣扣巴巴连小葱白菜都舍不得买在基地门口自己种的小c一提到这个可就不扣巴了,甚至豪迈的一挥手,宛如土豪般的说:“咱们cdg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回头有什么要求让他自己提,老江给钱。”

陆厌说到底只是cdg的一个卑微的打工仔,比起别人顶天就是有点地位的打工仔。

对高层管理的决策可以提点意见说说话。

但最终听不听意见还是江绎决定。

一想到他和江绎的关系,要是江绎知道招个人进队还能顺便膈应他,那江绎肯定两眼冒光,不管时砚提出什么要求都二话不说的答应,把时砚给弄进训练基地里来当少爷。

陆厌突然有些蛋疼,第一次有点后悔天天气未来大舅子,把关系搞得这么僵。

等两个人在前台叨逼半天,前台的美女姐姐已经刷好了卡,笑容可掬的把会员卡双手递还给陆厌。

另外三个青训生才走过来。

其中突击犹犹豫豫的对陆厌说:“那个……时砚说他不吃了,先回去了。”

小c表情一肃:“庆功宴都不来,那怎么行。”

看这几个青训生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之前已经在车里劝过时砚了,大概是没有劝动。

众人都知道是因为什么时砚才不来的。

陆厌一脸的“不关我的事爱来不来反正不是我吃亏”,小c简直被这两个人给搞得头要炸了,“那你们先进去点菜,我去劝劝时砚。”

时砚还有人头榜榜首的名头,算得上是今天比赛的大功臣,不来怎么行。

众人被服务员带到了包间,几个小孩打了一晚上的比赛,精神又高度紧张,早就肚子饿了,双手一碰到菜单就忘记了之前的事情,连忙开始点菜。

江敛只点了几道菜,把划了勾的菜单递给服务员,然后歪过身子对陆厌说:“你为什么老是这么针对人家时砚。”

陆厌说道:“我不是说过么?”

江敛:“我还不知道你的尿性,别拿糊弄小c的那一套糊弄我,时砚到现在也就是青训生和教练的交集,你看不惯他总得有理由吧。”

陆厌随意勾了几个菜,把菜单一合,手臂往后弯递给站在身后的服务员。

然后也凑在江敛耳边,稍稍放低了一点声音和江敛说:“他很强,很有天赋,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

江敛:“你想夸自己就直说。”

“我是实话实说罢了。”陆厌靠在椅子上笑了起来,“其实我想把他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但是他太傲了,是得挫挫锐气,我不想我未来的接班人死在半路上。”

江敛道:“有这个想法就直接和他说呗,干嘛非要针尖对麦芒。”

陆厌道:“他才刚半只脚踏进职业圈,怕他起点太高,摔得太惨。”

服务员上了点开胃前菜过来,江敛不太喜欢吃海参,就给了那几个兴致冲冲的小孩,对陆厌说:“我去上个厕所。”

陆厌点点头,“要是看到小c的话告诉他劝不动就别劝了,一顿不吃饿不死他。”

江敛:“知道了。”

她去洗手间上厕所,冲完水走出来洗手,把手放在吹风机下吹的时候瞥了一眼窗外,这里是二楼,刚巧保姆车就停在了窗户下面。

时砚被教练拉着在说什么,因为是在室外,又隔得有点远,江敛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虽然她和时砚的接触为数不多,但也看得出来时砚就是个有点倔的小酷哥而已。

江敛想了想,用纸巾擦了擦手上剩余的水渍,朝楼下走。

江敛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小c和时砚说:“其实陆神对谁都是那个样子,他那张嘴在圈子里这么出名,你又不是没有听说过,连几个队友都被他骂哭过,你别放在心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