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记者深呼吸了一下,做了好几秒的心理建设,然后继续问陆厌道:“陆神当初你直接跳下选手席位去找小j表白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没想到这回陆厌正色了起来,还真的想了想,而后认真道:“其实当时也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我正大光明的谈个恋爱,为什么要让我的女人偷偷摸摸跟见不得光似的。”

我的女人。

本来之前陆厌在总决赛打完之后直接翻身下台,搞得跟求婚似的场景,在某站被剪辑了一下,直接出圈,超过了千万的点击量,还一度上了热搜,哪怕是不打游戏的女孩子们都觉得这简直是梦中的表白场景。

哪个女孩子没有幻想过被爱豆当着观众粉丝的面表白恋情呢,还是经典的单膝跪地。

这一幕也直接戳中了中女孩的心,被誉为做梦必备清单。

这次采访还是有挺多人看的,陆厌说完之后,现场的观众直接尖叫了起来,羡慕之意不言而喻,直播间弹幕刷满了“yooooo~”。

磕到了,真的磕到了。

陆厌打了三年比赛了,从来都没有过任何花边新闻,黑子这么多,但没有一个技术黑。

陆厌在拿到冠军之后才曝光恋情,这一点让技术粉没得黑。

其实大多数反对这段恋情的女粉,心里都一直以为陆厌会一直在金字塔的顶端封神下去,独自美丽。

没有人能够接近他,所以她们每个人都能幻想着自己是陆厌的另一半,甚至会以此为目标而努力。

他们把陆神当做贩卖幻想的产物,愿意吹捧迷恋这样光芒四射的陆神。

但是有一天,有个人轻而易举的接近了陆神,让陆神破例为她做了很多事情,甚至主动把她给拉到了顶端并肩而立。

她的出现打破了一些女粉的幻想,这些人追着陆厌奔跑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得到,人性中的劣性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环境之中暴露的淋漓尽致,

她们会用各式各样的理由,可能有些人连理由都不用找,就开始针对她。

无非就是嫉妒江敛能够成为她们幻想中的那个角色。

她什么都不需要做,甚至都不用面对喷子,陆神亲力亲为,把她保护的很好。

可是她们忘记了,明明一开始,陆厌也只是个因为打游戏厉害长得好看而聚集起一大批粉丝团体的人。

他只是个职业选手,靠实力吃饭,和贩卖恋爱幻想的爱豆有着最本质的差别。

这次赛事直播,也有一向不支持陆厌谈恋爱的粉丝或者是纯粹的江敛黑粉在看,听到陆厌这么说了之后也心情复杂。

是啊,人家正大光明谈个恋爱。

只不过是一个电竞职业选手有个对象而已,电竞圈处对象的选手这么多,又不是陆厌一个。

小j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而已,凭什么要因为找了个男朋友就被人无端的喷这么久……

什么影响都没有,比赛照样打,冠军照样拿,地球照样转。

她们也是一样,照样追逐不到陆神。

本来那就是一束光,不是普通人能够抓住的,他喜欢谁,愿意照亮谁,完全凭他自己的意愿。

不出意外的话,陆厌的这段采访估计又要出圈了,不过那应该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在记者采访完了这个问题之后,导播终于在耳麦里和她说设备修好了可以结束采访了。

记者险些喜极而泣。

从业五年都没有这么艰难过。

接着就是剩下的几把比赛。

时砚的整体表现还是不错的,一直跃居人头榜榜首的位置,十七岁的小将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许多人都在打听他是哪儿冒出来的。

今天的第一轮比赛时砚所在的队伍总积分排名第一,算得上是非常好的成绩了,小c心情好,决定让江绎打钱,公费请客去搓一顿。

陆厌把江敛也带上了,去饭店的车里,几个小鬼明显是没想到自己能拿到这么好的成绩,都有些激动。

相反的是时砚,跟个小老头一样,坐在最后一排,双手环胸看着车外不断后退的景物,一言不发。

队伍里的突击兴奋的说:“你是没有看到最后一把的时候,把‘浑元形意太极门’团灭的时候他们那个表情,太下饭了。”

狙击手也说:“笑死了,之前在青训营里的时候还放狠话,嘚瑟的跟已经预定冠军了似的,这才第一轮就第十名了,不知道第二轮会掉到第几名去。”

“指不定在复活赛和咱们对望呢。”

“哈哈哈哈哈……”

教练小c用手上的本子敲了一下这几个人的脑袋,“不要小看对手,绝地翻盘的事情没遇到过?”

一群人连忙闭嘴接受教诲。

小c翻开他那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别嘚瑟,你们在我看来问题还有一大堆……”

接着教练就开始叨叨他们在第几局的第几分几秒的操作有误,怎么样可以规避巴拉巴拉。

时砚算得上是操作和走位上犯错误犯的最少的,可以看得出来已经初具epl选手的意识了,只是在职业赛场上经验还不足。

时砚听着教练的念叨,表情不像是那几个队友一样一脸的愧疚以及反思,没什么变化,只是说了一句:“知道了。”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厌开口了。

“第四局五分钟的第一波团战,你被车窗卡住了视角导致错失最佳的开枪机会,没有团灭对手。”

“十二分,在东迁转移的时候和队友配合不佳一个人跑得太远了,在队友还没有赶到的时候率先开枪,导致只击杀了一个人,因为枪线不密集让另一个人侥幸逃离。”

“第五局开局跳伞计算错误落点没有,没有落到房顶上,错失第一落地时间让别人抢了先机。”

“第五分钟的时候因为贪恋人头又单独行动没注意队友在后面被人狙击。”

陆厌没有用本子记录就随口说出了时砚这么多需要失误的点,光看时砚越来越臭的脸色,就知道陆厌并没有说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