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时砚回去的时候,小c和陆厌都已经不在几个队员身边了。

时砚突然抱着一罐差不多脑袋大小的糖回来,直接吸引了几个队员的目光。

队伍里的突击瞪大眼睛,“沃日,时砚你出去就买一罐糖?”

时砚没说话,自顾自的坐在了边上空出的位置上。

突击:“买这么多,给我吃一根。”

说着他就伸手要来拿。

时砚把糖罐子从左手拎到右手,冷飕飕的瞥了他一眼:“我的,不给。”

突击:“……”

突击的手尴尬的伸在空气中,只能讪讪的收回来,嘀咕了一声:“小气,不给就不给。”

时砚没理他,自顾自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众人也都习惯了时砚这幅样子,知道他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死傲娇,也没放在心上,都是男孩子,没一会儿就重新打打闹闹起来。

现场设备那边,貌似出的问题有点大,这都十几分钟了,还没有修好。

赛事组为了防止直播间观众流失,开始把赛后的采访栏目提上来,扛着镜头的摄像师和采访记者来到了后台,找那些选手回答问题。

时砚虽然臭屁了点,但实力是没的说的,而且脸长得好看,上镜好看,又是人头榜榜一,所以第一个被采访也是理所当然的。

美女记者:“哈喽,time,我们现在在做赛中采访,请问你有空接受一下采访吗?”

时砚看了一下摄像头,皱了皱眉毛,下颌线微紧,明显是有些不适应这种需要露脸的场景。

但是他还是道:“有空。”

记者:“哈哈,看来time有点紧张,没关系,我只是问几个问题。”

弹幕。

【他第一场比赛我就注意到他了!不过镜头离得远没看清,原来真的很帅!】

【哇,果然好看的帅哥都来打游戏了。】

【哈哈哈哈隔空呼叫隔壁林羡,有人给你抢电竞小奶狗的人设了!】

【林羡不是小狼狗嘛。】

【林羡是小狼狗,那陆神是啥?】

【你不要和我开玩笑,陆神不是公认的老狗比么!小狼狗??他配么他!】

【哈哈哈哈哈哈】

弹幕从最开始的讨论时砚,然后越来越歪,掰都掰不直了。

摄像头对着时砚的脸,记者说道:“从积分榜和前几场的比赛可以看出time是一员很猛的小将啊,听说这是你第一次比赛,那time你对你目前的首秀成绩满意吗?”

时砚言简意赅:“满意。”

记者笑了笑,没多在意:“很直白的回答,那你觉得在这几把正面gank过的队伍,有哪几支队伍让你压力最大?”

时砚想了想,还真的说出了几个战队的名字。

记者惊讶道:“但是感觉你和他们对战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吃力。”

时砚:“之前在青训营的时候熬夜收集他们的训练赛对局复盘。”

记者:“哈哈哈,在赛场上完全看不出来,果然努力还是很重要的啊。”

时砚:“因为我辛辛苦苦熬夜看复盘练枪,不是为了让人以为我是天才来装逼的。”

记者:“……”

弹幕已经笑癫了。

记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能打着马虎眼哈哈两声,转移话题继续问:那能请问一下你为什么会有来打职业的打算呢?”

时砚依旧:“钱多。”

记者:“……”

弹幕: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这实诚小孩。

在采访的时候不知道多少选手被问过这种问题,各种各样的回答都有,比如追求梦想,喜欢电竞,为华国电竞事业添砖加瓦什么的……

时砚就这两个字,钱多,着实把美女记者给噎到了,也不知道是夸他实诚还是没心眼。

记者重新组织了一下扭曲的面部表情,当啥事儿没发生过似的,笑吟吟继续问道:“之前你们战队的指导教练是陆神,那么请问你对陆神有什么看法。”

时砚面无表情:“没什么看法。”

记者:“……”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时砚冤枉,时砚是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如果他说有想法,不用记者问,都能把对陆厌的不满吐槽个五分钟不带停歇的。

记者有些绝望,她第一次遇到这么不配合的采访终结者,所以只能尬笑两声,和时砚道别,去采访别人。

观众更在乎的还是凡袖和陆厌这样的高人气选手。

虽然在这次比赛中作为幕后工作人员,但被记者逮到了也逃不掉采访。

凡袖的队伍采访完了之后,镜头就直接对准了凡袖。

记者:“哈喽,柚神,来给直播间里的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

凡袖精干高挑的身材着一袭剪裁得体的黑白西装,不逊于名模巨星的英挺容貌,剔透的眸子在灯光下如同琉璃一般。

凡袖对着镜头露出那个标志性的,不怎么正经的笑,挥了挥手,“下午好。”

美女记者欣慰的想,这回遇到一个正常人了。

她把话筒怼在凡袖的嘴边,准备提两个问题:“柚神现在是教练的位置,那么你们家战队现在拿到的成绩和你预期的成绩有没有什么出入呢?”

凡袖:“啥预期,还要有预期成绩?”

美女记者抽了抽眼角:“就没个小目标啥的?”

凡袖:“唔,那就四强吧。”

美女记者:“为什么是四强?”

凡袖:“四强选手就有奖金了,我跑一趟还能赚个辛苦费啥的,不亏就行。”

美女记者:“……”

怎么这一个两个接受采访都不按常理出牌。

次级联赛进入四强之后有奖金,除了上场的选手,一些战队也会分点零头给带队教练当辛苦费。

她继续问:“就没点更高的梦想吗?比如冠军什么?”

凡袖:“这是梦想还是妄想?”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说点垃圾话,鼓舞一下士气,说什么冠军已经预定了你们加油争老二之类的巴拉巴拉。

这一个两个的采访终结者,让美女记者风中凌乱,简直就像是遭遇到了采访生涯的滑铁卢。

但是为了拖时长,她不得不再追问什么,比如打听打听凡袖的八卦什么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