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420:青训营是教练求我我才来的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厌作为队长又兼指挥,不太喜欢时砚这样自主性太高的小孩也是常理。

时砚嘛,年纪小,打游戏厉害,小孩的正常心理约莫都会有一种“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中二气质,不服管教。

江敛:“嗐,你多理解理解小孩的臭屁心理,包容一下,啥事儿过不去。”

陆厌:“能让我包容的只有你,哪怕是你人体描边枪法以及跟我抢人头抢赏金,但他们不行,还没正式上编制就和教练叫板,我没飞了他就不错了。”

江敛:“虽然但是……我总感觉你是在借机隐喻我什么,你对我的游戏行为很不满?”

陆厌:“不敢,我只是打个比方。”

江敛:“吐槽我的时候我可没听出不敢来。”

陆厌:“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鉴。”

和这两人一起蹭现场大屏看直播的工作人员们,听着他俩没个正经的插科打诨,都是一脸的蜜汁表情。

谁都没想到闹得风风雨雨的小两口实际上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在比赛时严肃苛刻的陆神原来也会耐着性子和女朋友扯皮吹逼,主动示弱。

……突然有点cp感被逆的感觉。

他们还以为陆厌在恋爱中也是霸总般的主导地位。

下半场第一把比赛打完,现场有设备坏了,紧急检修,几个解说在唠嗑拖时长,选手们都一一回到了后台。

次级联赛不像是大型赛事那样条件充足,没有隐私度高的休息单间。

所以选手们鱼贯而入的时候只能自己在休息区找凳子坐。

陆厌本来是不想过去的,但教练小c在朝他招手,陆厌只能和江敛说了一声之后走过去。

过去之后便听到小c在和几个队员说刚刚他们的操作。

“狙击你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远距离击杀,防守,都是你的职责,谁让你和突击似的非要往前面刚?!”

被说的战队狙击手低着头,闷声不吭。

“还有你时砚,你怎么回事?比赛开始之前答应的好好的听指挥听指挥,一到游戏里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是吧?”

时砚低低的说了一声:“姓时。”

小c:“……”

他翻了一个硕大的白眼,有些明白为什么陆厌会带队带到一半撒手不管,把他叫来了。

陆厌走过来,淡淡的说:“如果抖机灵能拿到冠军,那我随便你怎么样。”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陆厌和时砚两个人之间不太友好的互动,闷不吭声,不太敢在陆厌面前触霉头。

就连时砚都没吭声,只是嘲讽似的扯了扯嘴角。

陆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拿起了小c放在一边的记录本,目光随意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比赛12分23秒那波团战,队友明显是不想打输出,我也不知道指挥在团队麦里说了撤退两个字没有。”

队伍的指挥嘴巴嗫嚅了两下,没说话。

陆厌:“队友从墙角往外走拉开距离,卡着围墙的视角,而你没有等队友都到位就冲出去刚枪。”

陆厌的眼睛没看时砚,但所有人都知道陆厌说的是时砚。

时砚没忍住说:“可是那波团赢了啊。”

陆厌稍稍撩起一点眼皮子,眼珠漆黑,面无表情看他:“赢了是你运气好,输了就是你背黑锅乱带节奏,被粉丝骂退役的选手要我举几个例子吗?”

时砚的脸色屎臭,陆厌像是没看到似的,用那种古井无波的声音一一细数,“杰克,jojo,紫马……紫马你应该最熟悉,epl打完之后退役还闹上了热搜,被粉丝喷出圈,被叫做epl最强背锅侠,理由也和你刚刚那波相似,极为自信的去1v1结果被反杀还暴露队友位置,导致团灭。”

陆厌的嘴可是一点都不积德,等他慢条斯理的说完这些,时砚的脸色早就不能看了。

小c眉毛一抽,觉得在比赛的时候这么打击选手有点不太好,刚想准备说两句好听的,就听时砚说:“青训营是青训教练求我我才来的,如果有机会我坐上你屁股后面那把电竞椅,你以为我想在次级联赛虐菜?”

那一瞬间众人简直心里都咯噔一声,简直不敢去看陆厌的表情,所有人心里都凭空浮现出了一句话。

——完犊子了。

下一秒,时砚就冷笑一身,对教练小c说一句:“我去透透气。”

说完之后他就大步朝出口的方向走,路过江敛的时候,在她背后带起了一股风。

江敛本来蹲在后台门口,托着腮看现场大屏解说吹逼。

时砚擦过掠起的风灌进了她的脖子里,让江敛不由得转回头去看,看到了时砚大步流星的背景。

哎?那个小酷哥?

小c正和神色寡淡的陆厌说着什么,又有些焦急想要追出去,一抬眼看到江敛,眼前一亮,连忙用手势示意江敛帮帮忙。

江敛莫名其妙的跟着小c的手势做了一遍动作,缓缓指了指自己,又缓缓指了指时砚消失的地方。

小c猛地点头。

江敛去看陆厌的表情。

好吧,跟要吃人似的。

她大概猜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只能拍拍屁股站起身来,无奈的追出去。

陆厌听着小c在自己耳边叨叨,时不时的应一声,脸上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小c还以为陆厌是被时砚那局大逆不道的话给气到了,在安慰安慰新儿子和一手带大的老队员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小c说道:“那什么……你在青训营也是知道时砚的脾气的,就是那样,急的时候说话不经大脑,你说的没错,他的问题是挺大的,回头我和青训教练多沟通沟通。”

小c叹了一口气:“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那样吧,你也别生气。”

陆厌反问:“我生气什么?”

陆厌的余光瞥向江敛向外走的背影,“想坐上我的位置,要是能凭实力拿走,我无话可说,但这么多年了,能打的赢我的,生出来了吗?”陆厌讥笑一身,“小屁孩,年纪不大,口气倒是挺不小的。”

小c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那时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