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415:那你喜欢什么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炒冬瓜这个战队状态能拿到冠军我至今觉得不可思议。】

【别的战队兄友弟恭,父子慈孝,炒冬瓜战队,人畜大战,鸡飞狗跳。】

【父慈子孝的笑死,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喜欢认兄弟当儿子。】

【人畜大战太真实了。】

江敛帮阿姨清洗好了鸡汤,焯好了水,放在砂锅里开火炖着。

本来她还想帮忙切个菜的,但是阿姨硬是不让江敛帮忙了,把她赶到一边自己玩去。

玩啥,也没啥好玩的。

江敛洗干净手,边用纸巾擦这手,边去找陆厌。

陆厌那边看样子是决赛圈了。

他直接抬枪扫掉了其中一个人,迅速补掉,都还没来得及去摸赏金就又有人来了。

陆厌缩回石头后面变伪装开始吃药打血,然后等人走近立刻解除伪装反手就是两下点射,人头到手。

前不久还在江敛面前信誓旦旦的说“刚枪要这个东西没用”的陆厌也屈服在了现实之下。

江敛啧啧了两声,调侃说道:“呦,陆神什么时候把伪装用的这么出神入化了?”

陆厌:“存在即合理,职业选手也要接受教训。”

刚刚陆厌还面瘫着一张脸,女朋友一来,瞬间从语气和态度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弹幕里都在唾弃着陆厌。

【我怀疑陆神迟早有一天会朝池望的方向发展。】

【我没办法想象陆厌变成池望那样的妻管严,实惨】

陆厌没开弹幕助手,所以江敛没注意陆厌在开着直播,她伸出一根手指头稍稍挑开陆厌的耳麦,问他:“你现在排位分多少了?”

陆厌:“快2600了吧。”

休赛期无聊,只能打排位,陆厌的实力没话说,只要队友不是特别傻屌,上分就和切菜一样利索。

江敛的手刚刚碰过冷水,指尖冰凉,就蹭着陆厌的耳廓擦过去。

陆厌戴着耳机,不知道江敛是因为沾水才手这么凉的,还在随时可能毙命的决赛圈,就双手离开键盘,然后拉着江敛的两只手塞进自己的兜里,“怎么这么凉?”

江敛:“去洗了点菜,都五月份了,又不冷。”

说着江敛就要把手抽出来,被陆厌给摁住,“你手冷,我心冷。”

江敛:“……”

弹幕:“……”

陆厌突然肉麻兮兮的来这么一下,让江敛都怀疑陆厌是不是吃错药了。

江敛刚想伸出手去默默陆厌的脑子有没有发烧,然后余光就瞥见了电脑边上闪着红光的摄像头。

江敛自己也用摄像头,自然知道这是开着摄像头的意思。

江敛抽了抽嘴角,“你在直播啊?”

陆厌:“在。”

说着他调出了弹幕助手,果不其然,清一色的弹幕都是踹翻这碗狗粮。

【我是来看直播学技术的,不是来吃狗粮的,举报了。】

【秀秀秀,秀的我头皮发麻。】

【你手冷,我心冷,学到了。】

……

江敛没有出镜的打算,所以看到陆厌在直播,就自己滚到沙发上玩去了。

王妈的饭煮好之后,江敛也去蹭了一顿,不得不说手艺的确非常好吃,满口生津。

饭桌上江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后天有个小比赛,我给那些青训生报名了,就当练练兵,你们谁有空去现场当教练带带人家。”

池望当即道:“我过几天要陪烟烟去老家,刚想跟你请假来着。”

老王:“kd还没打上去,昨天才被教练训了一顿,让我这段时间好好练枪。”

教练点点头,表示是这样的。

李叙见状,也连忙道:“我陪老王练枪。”

所有人都不愿意跑这个腿,平时在青训营都快被那群小兔崽子给气死了,更别提是随队参赛了,到时候在赛场上看到他们那些辣眼睛的操作,不当场揍人才怪。

现在全队就剩下陆厌一个人了,陆厌也刚想找个理由,“我……”

但本来江绎就看不惯陆厌,立马横眉冷对,“你你你,你什么你,就你了!不直播就去给我干点正事露露脸营营业。”

别人那儿就这么好说话,这让陆厌不由得怀疑江绎本来就想针对他,派他出去跑腿。

陆厌叹了一口气,“去就去吧。”

这是exile城市赛,算是次级联赛。

这几个组建青训营的战队都派了一到两个选手去带队。

至于带哪个队,怕青训生多想,就采取抽签制度。

好巧不巧,陆厌抽到的是时砚所在的小队。

时砚,就是那个笔试倒数第一,唯一一道正确的选择题都是江敛和他说的小酷哥。

江敛对那小酷哥的印象还挺深,隔天陆厌给她打电话过来,两个人在煲电话粥的时候,江敛就随口问了一句。

谁知道就问这么一句,问出事儿来了。

陆厌那个千年醋坛子成精的,当时就不乐意了,在电话里低沉着嗓子说道:“你问他做什么?”

江敛这个时候还毫无察觉:“没什么啊,就是随便问问。”

陆厌:“这么多青训生,你怎么就唯独记住了他?”

江敛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就接触过他啊,就是觉得这小酷哥挺好玩的。”

陆厌:“我不好玩了。”

江敛:“……”

江敛反应了好几秒,才察觉出来陆厌这是醋上了。

她没忍住笑,“我就见过他一次好伐,你多大的人了,和一个十几岁的小朋友吃什么飞天横醋?”

陆厌:“他也才比你小一两岁。”

在陆厌打电话来之前,江敛在房间里写作业,现在聊着聊着也不想写了,索性她坐在电竞椅上,一只手推着桌沿,借力一滑,椅子的滚轮咕噜噜的滑到床边,江敛顺势就滚到床上去,把手机放在耳边。

江敛:“我不喜欢小奶狗,我真的只是一时兴起问一嘴而已。”

陆厌:“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她刻意的拖长了尾音,剩下的话在陆厌的一声尾调上扬的“嗯?”中,舌尖上转了一圈吐出来,“……的老狗比,你又不是不知道。”

陆厌:“是不是太久没有收拾你,开始皮痒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