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413:我凭本事追的人,凭什么要分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还没等江敛说话,陆厌又自顾自的开口,给了江敛两个答案:“是指的我嘴上说骚话,还是实际行动?你这样说,用我们男人的思维方式来理解,怎么有点求欲不满的意思呢?”

陆厌的目光从江敛的脑袋转到脚上,又转回来,“你也知道的,你回来之后自己有多忙,约会都是在exile的地图上,我想找时间对你做什么,是真的抽不出空来。”

江敛:“……”

算了。

江敛麻木的心想。

不问了。

她面无表情道:“没什么,就当我上句话在放屁好了。”

陆厌:“那怎么行,如果这两个都不是,那你指的‘骚’是什么?”

江敛指的是各个方面的骚。

但是具体又说不出来。

陆厌完全没有羞耻心这个东西,好整以暇的挪挪屁股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懒散散的,像是打算在车里和江敛长谈一下这件事情。

江敛说的时候真觉得自己那句话没有哪儿不对劲,被陆厌这么一搅合,现在连她自己都感觉有点变味了。

骚和不骚这个话题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江敛还是决定和陆厌算算账,“昨天寿宴结束的时候我遇见池望了,他和我说你在休息室抽烟,就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后。”

陆厌懂了,敢情小女朋友这是委屈上了。

不过池望那个狗东西假传圣旨,陆厌一边想着等会儿池望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一边清了清嗓子,也不笑了,正经道:“我的确是没抽烟,就是叼着闻闻味,我回头再收拾池望那个狗东西,池望走了没一分钟我的确是先回去了,青训生那有个数据报告,教练让我先发过去。”

江敛的视线在陆厌的脸上转了一圈。

陆厌坦坦荡荡明明白白,江敛的确是没有看出任何的不对劲。

行吧,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恋爱还恋个锤子。

这页算是翻过去了。

江敛又继续问:“宴会那会儿我们分开之后,我爷爷是不是找你说了什么?”

陆厌坦白道:“是说了。”

江敛问道:“说了什么?”

陆厌道:“劝我们分手,还能说什么。”

江敛又问:“你答应了?”

陆厌抬起倦然的眼皮,伸手在江敛脸上掐了掐,“想什么呢?”

陆厌这张脸真的长得挺绝的,稍稍抬起头的时候露出下颌是尖削的线条,因为常年都是一副半阖着眼皮要睡不睡的模样,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一片鸦灰色的阴影,有些看不起眼睛的神色,所以即使是表情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吊儿郎当的往哪儿一坐,就有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意味在里头,莫名的显出几分不近人情的淡漠来。

江敛已经对这张脸免疫了,面无表情的拍开陆厌的咸猪手:“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陆厌有些遗憾的收回手,搓了搓指腹,踩油门开车:“我凭本事追的人,凭什么要分。”

这就在训练基地的小区门口,车子掉个头就进小区了。

小区进门要验证户主信息,陆厌打开车窗露了个脸,在保安小哥“陆神带女朋友回来了啊?”的殷勤问候中把车窗给合上,车开进小区。

这个时候江敛才说话:“那你心里到底在芥蒂什么?”

她也是头一次谈恋爱处对象,之前也不知道在哪儿看过一句话,“未成定局的事情,就不要弄得人尽皆知”,但江敛还是挺希望和陆厌能够走到最后的。

陆厌突然松开油门,一言不发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然后从前引擎盖绕过来,敲了敲江敛的车门,示意她下车。

江敛也伸手松开了安全带,刚一开车门,整个人就被陆厌捞进怀里,抱得死死的。

陆厌的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上,声音传到她的耳边:“你爷爷和我说的话只是个诱因而已,我只是在芥蒂我自己,你不要多想,你什么时候见我放弃什么东西过吗?”

陆厌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一下,音调压低了些,“我是觉得有些事情我还没想明白,但不论你怎么想,你知道我最爱你就行了。”

江敛一把推开他,翻了个白眼:“你不要整的跟演韩剧似的,搞得我以为你下一秒就会和我说你身患绝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咒你是肾坏死。”

陆厌笑着揉揉她的脑袋,“坏死了以后你怎么办,为了你的生活质量,我断手断脚肾也不能出毛病。”

江敛:“你少和我插科打诨。”

陆厌重新揽住江敛,低下头来在江敛嘴上啄了一口,“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

老王去蹲了个厕所,边系着裤腰带边吹着口哨,从厕所走出来,不经意间瞥眼看了一眼窗外,一下子就看到了单身狗不适合看的某场景。

老王:“……”

他喃喃了一声:“妈的刚睡醒就虐狗,有没有天理了。”

老王当场掏出手机啪啪啪的偷拍,然后溜回去敲江绎的房门:“开门呐经理,开门呐,臣妾有要事禀报。”

好好的一句话活生生被老王喊出了雪姨的精髓。

江绎昨天晚上蹲点陪他们打训练赛,看到了凌晨三点半,此时也正是迷迷糊糊和周公幽会的时候,老王叫魂一般的敲门声直接把江绎从梦里拉了起来。

他揉着乱鸡窝一般的头发,眼睛都没睁开,耷拉着拖鞋去开门。

江绎没骨头似的靠在门边,还打着哈欠:“有事禀报。”

老王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活像是和皇帝进谗言的小太监:“”

老王当场掏出手机啪啪啪的偷拍,然后溜回去敲江绎的房门:“开门呐经理,开门呐,臣妾有要事禀报。”

好好的一句话活生生被老王喊出了雪姨的精髓。

江绎昨天晚上蹲点陪他们打训练赛,看到了凌晨三点半,此时也正是迷迷糊糊和周公幽会的时候,老王叫魂一般的敲门声直接把江绎从梦里拉了起来。

他揉着乱鸡窝一般的头发,眼睛都没睁开,耷拉着拖鞋去开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