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特么一点都不想和他单独待在一块,妈的智障,我以为他起码会有点偶像包袱,把我送回家了事,谁知道那个狗东西还真敢带我去吃大排档。”

江敛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也有些不忍直视。

沈幸光排队的那几分钟,沈幸光就一直在江敛面前念叨凡袖的各种不当人的行为。

江敛接触了两三次,觉得凡袖这个人其实还好,至少狗比程度比陆厌要好那么点点,但是讨厌一个人就连对方拉屎都能挑出毛病来。

沈幸光一提起凡袖那苦大仇深的模样险些让江敛以为凡袖是不是把她给渣了。

沈幸光念叨得江敛有些神经衰弱,眼看前面一个人端着餐盘走了,轮到她了,江敛眼疾手快的把沈幸光推到自己前头,一个餐盘塞她手里,“你先打饭,我看看吃啥。”

果然只有吃的才能堵住沈幸光的嘴,沈幸光不再折磨江敛了,开始兴致勃勃的选菜。

吃饱之后,还得回宿舍藏东西。

她和苏末有仇,检查的时候苏末不检举她就不错了。

让傅文琦帮忙藏东西又拉不下这张脸来,只能自己回去藏好。

苏末现在是不太敢和江敛正面刚上了,见到江敛就跟猫见到老鼠一样,什么话都不敢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装鹌鹑。

江敛就直接把电器给塞进衣柜里,用衣服草草盖了一下,之前也有过几次检查,江敛也是这么蒙混过关的,基本上是不会去翻学生衣柜的。

这次是校纪检部检查,江敛老老实实的呆在寝室里,等着上门检查。

没一会儿门就砰砰砰的北敲响了。

座位靠门的沈幸光靠在椅背上向后仰,用椅子的两条腿支撑着自己伸过手去开门。

门外零零散散站了四五个纪检部的人,脖子上吊着工作牌,领头的学姐用平淡的语气说出那句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校纪检部检查,都从床上下来,开始点名。”

四人间谁在谁不在就特别清晰明了,点名点到江敛的时候,那个女生还说了一句:“桌上的东西收拾收拾整齐。”

江敛戴着耳麦在听听力,瞥了一眼自己的桌面,她除了几本书就没什么东西放在桌面上了,也就摆了一张卷子在面前而已。

江敛以为不是在说她,就象征性的应了一声。

那个女生用指节敲敲江敛的桌面:“说你呢。”

江敛被打断了一道题的思考,吸了一口气,谅在她是奉命行事的,就没发火,随意把桌上的东西塞进抽屉里。

那个领头的女生又踹了一脚江敛脚边的垃圾桶,直接把垃圾桶给踹翻了,“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扣两分。”

江敛终于暂停了听力,把耳麦取下来挂在脖子上,垂下眼眸去看垃圾桶。

的确是有垃圾,也不知道是谁丢的纸团,那么一小坨。

寝室最暴躁的还数沈幸光,她不乐意了:“这他妈也算是垃圾?”

女生:“放在垃圾桶里的不是垃圾是什么?”

沈幸光:“那我把你丢垃圾场里你也算垃圾?”

女生:“你!”

她一下子就维持不了那种淡定的面色了,瞪了沈幸光一眼:“你这是什么态度,校规校纪就是这么规定的!有垃圾就得扣分。”

沈幸光也是牛逼,直接把那张纸给捡起来,然后摊平了放在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女生:“这是我刚刚一不小心掉在地上的资料,谁说这是垃圾了?”

江敛很不给面子的噗嗤一声笑出来。

女生咬咬牙,到底还是忍下了,继续检查,这回不依不饶的变成了沈幸光。

沈幸光把滚到自己脚边的垃圾桶踹到女生脚边,“这就完事儿了?垃圾桶不给扶起来?”

女生真的是一忍再忍,又念在这么多人在,不好发飙,还是弯腰把垃圾桶给扶起来了。

女生:“把衣柜都打开。”

沈幸光:“凭啥,之前检查都没有打开过。”

女生:“这次我就是要打开检查。”

她说着,直接上手要开江敛的衣柜。

江敛伸手,摁住她的手来,靠在椅背上,抬眼看她:“所以这次打开衣柜检查,是校规,还是你的规矩?”

女生:“肯定是学校的规矩,怎么?不打开就是默认里面藏了违规电器了。”

江敛好整以暇的道:“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随便打开来看属于侵犯隐私,那如果我打开,你没找到违规电器,我就去告你。”

这个时候跟在女生身后那几个人,犹豫着开始扯她的衣袖,“赵雅,算了吧,检查完了我还想回去睡一会儿。”

又有人说:“是啊,更何况之前的也没检查……”

这人的话才说了一半,然后就被另一个人使眼色给打断了,她连忙噤声。

这个时候就谁比谁硬气了,赵雅还是一咬牙,硬是要打开江敛的衣柜。

突然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呦,还没检查完呢?”

江敛寻声望过去,一个有些脸熟的高马尾妹子拿着查寝用的本子,靠在门边看着赵雅。

赵雅明显是和她不对盘,“周曼,查你的那一列去,别来烦我。”

周曼一摊手,无辜道:“我查完了啊。”

她的视线落在赵雅准备开江敛衣柜的那只手,挑挑眉,“你这是做什么?老师不是和我们说不用翻人家衣柜的么?”

赵雅没好气的说:“刚刚打电话和我说要翻的行不行?”

周曼还非要和她唱反调,装模作样的拿起手机来看了看,“老师给你这副部长打电话,怎么没给我这正部长打电话?”

她把手机夹在两根手指的指腹间,饶了半个圈子,捏在掌心里,“你在外头狐假虎威没人管你,但在这一块,你得明白谁是老大,人家不就是和陆神谈个恋爱么,你跟个傻屌似的查个寝都装模作样的要给人家添堵,你膈应得了谁呢?”

江敛本来还以为赵雅的性格就是这样,学校学生会官僚主义又不少见,她一开始也只当自己倒霉遇到这种事逼。

结果敢情这还是私仇?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