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其实一开始江司城完全没有想起来请傅家这群人。

如果不是傅北在,江司城早就让傅家消失在帝都了。

在寿宴前几天的时候,江司城偶然间想到了,才让人给傅家人添了几张请柬。

让他们来也不为了什么,单纯就是为了给江敛江绎出气而已。

让傅家看看,之前他们看不起的两个孩子是怎么样大放光彩的。

江敛江绎低调,宴会之前都没有和无关紧要的人说过自己是江家的人,也只有个傅北知道。

但傅北和傅群关系本来就不是很好,怎么可能会主动和傅群说这件事情,所以傅家接到请柬的时候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江司城本来是笑着看江绎急急忙忙的拒绝这些“红娘”,傅家来了之后,尤其是看到傅群把应晚都带来了,江司城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

江家二伯江承志也在江司城边上,注意到了傅群朝这个方向走来,视线也看到了跟在傅群身边的女人。

傅群把他的母亲还有应晚都带过来了。

江承志:“也难怪这么多年的老江湖,连阿绎都斗不过,被吞了这么多的资源,这脑子。”

明知前妻是江家人,还是因他而死,现在就这么堂而皇之把继室带来了江司城的寿宴现场。

江司城的眼尾耷拉着,即使是上了年纪,老态毕现也掩饰不了那种打了半辈子仗的威圧感,“我以为他上了年纪,这颗脑子会好使一点。”

江承志:“估计还真以为傅家能在帝都存活这么多年是因为他们傅家的地位,要不是阿北在中间周旋,哪还会有傅家的存在。”

江司城从鼻腔里淡淡的发出一声不屑的哼来:“都来了也好,顺便让那个女人也看看,被她抛弃的那两个孩子,到底有多优秀。”

傅群走过来,和江司城问好:“好久不见,您身体依旧这么硬朗。”

江司城的态度显而易见,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就把傅群给堵的哑口无言:“没你在,什么都好。”

本来周围三三两两的都是给江绎介绍女孩子的,现在全都在看傅家热闹来了。

傅群一张脸被江司城给说的通红,不知道回什么话。

索性江司城也只是想给傅群一点难堪而已,倒是真没想把傅群给逼走,说完这句话之后,江司城就把视线给转移到了应晚身上,“这就是你娶的那个继室?”

这个时候傅群的母亲傅如兰连忙上前来说:“是、是的……当时佳慧去世之后我们一家都很痛心,只是阿北年级还小,不能没有母亲,这些年来应晚也对阿北很贴心,事事都照顾着他。”

明明把应晚娶进傅家是傅群的意愿,但却被傅如兰给说得大义凛然,傅群找个继室完全是为了照顾孩子似的。

江司城听到了傅如兰这番话,不明所以的哼笑了一声:“所以我还得感谢她咯?”

傅如兰不知道江司城这句话的意思,也不知道该不该应声,顿时就尬在了原地。

江司城说话完全不给人家情面:“倒是难得一见,把别人的孩子照顾的这么好,把自己的亲生儿女丢在老家不闻不问。”

从江司城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应晚的脸色就不太好,这回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尤其是周围人看热闹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让应晚有种被看穿了的羞耻感。

应晚咬了咬下唇,“我、我那两个孩子的学业和朋友都在老家,都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我总不能让他们脱离原生地来帝都,您这话说的严重了,我母亲亲自在老家照顾他们,每年的生活费也照常打进卡里。”

应晚的语气轻柔,不急不骄的语调很容易让人产生信服感,如果不是江司城之前调查过江敛江绎幼时的生长环境,还真的以为自己冤枉了应晚。

江司城不轻不重的道:“你母亲照顾孩子,把自己照顾进了赌场,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一茬?”

应晚顿时哑口无言——她不知道江司城还知道这一茬。

江司城懒得和这种女人多掰扯,在人群中把江绎唤来:“阿绎,来。”

江司城叫“阿绎”这两个字的时候,应晚的脸色就有些茫然。

直到江绎拨开挡在前面的两个人,穿着体面的黑色西装走过来的时候,这回不只是应晚了,连带着傅群都瞠目结舌。

江司城:“介绍一下,我孙儿江绎,小敛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不过我想你们都应该熟识,就不需要走这么多过场了。”

傅家人因为江司城这句话,简直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在原地呆立了好久。

其实他们也知道据说江家在外头终于找回了江家三爷的两个遗腹子,这次寿宴主要还是把这两个孩子给带进这个圈子。

有江家这个后台和江司城的推动,哪怕是这两个孩子前面二十年在地里刨土,后半生的发展也不会太差。

傅群此时来也是想给傅文琦搭个线,看看人怎么样,指不定又能攀一波高枝。

料是应晚也没想到自己知根知底的儿子,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了江司城的孙儿。

江承志像是嫌给傅家的打击还不够大,又说道:“我们江家和你们傅家的孽缘还是真够深的,当年我弟弟江赢因为一些事情在重庆隐姓埋名,三十多年没有和家里人联系。”他轻飘飘的扫了应晚一眼,“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年,找到我弟弟的线索其实就在帝都。”

“江赢”两个字让应晚的面孔由于心脏的痉挛而变得苍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像是刚从噩梦中被摇醒了一样。

她努力了半生想要过上更好的日子,终于让傅群把她给娶了进来,如愿以偿。

即使是傅如兰一如既往的不喜欢她,但她的确是不择手段的远离了柴米油盐,不用像是市井小民一样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圈子里的太太们知道她是攀高枝进来的又怎么样,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依旧因为傅家的地位而和她交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