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瞪了陆厌一眼:“再有几个月我就满十九了!四舍五入就是二十岁了!”

陆厌淡定道:“再怎么入,外貌条件还是改变不了的,看你这长相撑死未成年。”

江敛:“……”

未成年不想说话,并且还想给这货一个过肩摔。

江敛给江司城送的礼物简单粗暴,两根百年野山参,她实在是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还是沈幸光给她指点的迷津。

陆厌到了没多久,江绎也到了,宴会快开始了,就把江敛拉走等着一会儿去出台卖身。

夜幕降临,大部分宾客也都来到了寿宴现场。

主角还没有出来,宾客们都在和熟人寒暄交谈,侍从端着美酒香槟穿梭在宴会之间。

宴会开始,江司城携着江家人出现,除了极为眼熟的江家二伯和夫人,以及江沉,江司城身侧还站了两个容颜气度极为出色的年轻人,比之一直被誉为军部新星的江沉丝毫不差。

近乎是所有人都第一时间猜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份,传言江司城幼子流落在外的孩子。

尤其是站在江沉和另一个年轻人之间的女孩。

装扮素色,唯一的亮色就是头上的珍珠发卡,妆容也不是多么的浓厚,但五官的稠丽和风韵依旧在妆容的调和下显得明艳动人。

据说是在平民家庭里长大的,但看这气质形象,哪怕是放在全帝都的名媛千金圈子里,都是顶尖的。

就在江敛出现的时候江玲就注意到了她。

江玲母女俩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那简直不亚于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全身麻木,像是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

江玲瞪大双眼,看着江敛气质矜贵的走在江司城身后半步的位置,嘴里止不住喃喃:“……怎么可能呢……她就是江赢的女儿?”

别说是江玲了,就连她母亲都极为震惊。

两个人都没想到就是因为一条钻石项链,在宴会都还没开场的时候就已经得罪了今天寿宴的半个主角。

哪怕是江敛在江司城耳边偶尔提一嘴,就够让她们吃上一盅的了。

江玲有点怕了,完全不复之前和江敛对峙时的理直气壮,紧紧地攥住女人的手,声音瑟瑟发抖:“她会、会不会记仇了,和、和……”

“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形体课白给你上了吗!”女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江玲一眼:“江司城嫡亲又怎么样,她不是还有个哥哥,受不受宠都不一定。”

她这话就只是自我安慰而已,江玲听着母亲这么说也稍稍放下心来,但是接下来,江司城下楼的时候,下意识的伸手就是让江敛来搀扶,完全推翻了之前女人说的话。

江敛明明浑身上下的打扮都不如现场争芳斗艳的女宾,甚至算得上低调,就连礼服都不是什么国际秀款,但娇美的外貌和出众的气质,还有那隐隐被众星捧月的架势,都让在不经意间吸引了众人的瞩目。

江敛完全知道江司城这个别扭老头是怎么想的。

她和江绎都是才被认回江家没多久,江沉从小到大又都是公认的江家继承人,于情于理,即使是江司城有多疼爱江绎,但都不能表现出太大的偏爱来,容易引起外人的无端揣度来。

但是江敛不一样,江敛是女孩子,上面又有两个哥哥顶着,年纪小又还在读书,江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被众人偏爱也是理所因当的。

江司城被熟人祝寿的时候,第一句话介绍的就是江敛和江绎。

明明白白的偏爱摆在明面上,就连江敛二伯母都是脸上带笑的,看着江敛和江绎的目光就像是亲闺女亲儿子一样。

纵使是江敛的记性再好,也扛不住一下子记这么多张面孔,一会儿是“张叔叔”,一会儿又是“李伯伯”,江敛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都面熟,不是在教科书里出现过,就是新闻里的常驻面孔。

连江敛都搞糊涂了,江司城帮她介绍一个,江敛就跟着糊里糊涂的喊一个,喊完下一个,上一个立马就忘了。

但江敛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落落大方,江绎也在江司城身边跟着敬酒,饶是这些人不知道江绎这些年来是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家产,光是这气度面貌,都得赞一声青年才俊。

青年才俊,年龄刚好,顶尖的背景,商业手段也丝毫不输那些被家世捧进商圈的富二代,这任何一项单独拎出来,就够成为大多数人心中的乘龙快婿了。

家中有女儿的长辈们都开始凑着江绎搭讪,那目的不言而喻,简直不要太明显。

江敛前段时间还和陆厌暗搓搓的商量着要帮江绎脱单,但现在看来完全不用了。

这根本就不用帮,一个两个家庭优秀长得又好看的桃花就蜂拥而至了。

江敛在一边看着江绎想跑又跑不掉,极为尴尬的样子,看热闹看的起劲。

结果报应就来了。

家里有适龄女孩的缠着江绎,江敛这个黄花大闺女自然也跑不掉,开始有男宾和长辈试图来找江敛套话了。

“听说江敛小姐在帝都大学读书?我们表弟刚好也在,今年大二,一个学校的,不妨可以认识认识……”

“在读书的总归是太年轻了,太浮躁,我侄儿今年在军部刚好升迁,就在江沉手底下,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军部的事情这么多,天天忙里忙外,哪儿有空陪人家,小江啊,我和你说我家那混小子……”

“一会儿舞会开场,我有荣幸邀请江小姐跳第一支舞吗?”

江敛在这些人的簇拥下都还没说话,一个两个就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说话阴阳怪气,把自家儿子侄儿表弟夸得天上地下,把对方贬的一文不值。

江敛哭笑不得,她不太适应这样的场景,刚想找机会开口说自己有男朋友了,然后就见陆厌踏着繁复花纹的地毯缓步走过来,光影勾勒出身体挺拔的线条,走近江敛对她说:“第一支舞这种事情,应该是交给男朋友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