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厌的嘴毒是公认的,就连微博上的键盘侠都能正面刚,以一敌百不在话下。

还在前面带路的门童听到陆厌这么说话,纵使是良好的职业操守摆着也被能让他憋住笑,江玲一时间又恼又气:“我只是问个路而已,你态度这么恶劣做什么。”

陆厌单手抄在裤兜里,听闻江玲这么一说,脚步直接顿住了。

前面带路的门童本来就是一步三回头的,陆厌脚步一停,他也跟着停了,游移不定的喊了一声:“陆少?”

陆厌稍稍抬了抬手,手背朝他,示意他等会儿,而后好整以暇的对江玲说:“刚刚那边路过四五个服务员不问,我是你爹还是你妈?非得回你话?”

江玲:“我……”

江玲一时间尴尬无比,没想到陆厌能这么不给面子,一开始遇到的江敛也是个说话不积口德的奇葩,本来看着陆厌那么一个清贵高冷的人,怎么一开口比市井小民还不如。

江玲深吸一口气,“我……我只是想搭个讪而已,我第一次来不认识路,江伯伯他们也没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陆厌开口道:“哦?江家亲戚?”

江玲还以为是自己刚刚的那句话被陆厌听到耳朵里了,站直了身体道:“是的。”

谁知道陆厌却道:“和我有关系?问路自己去找服务员,再跟着我就和保安说你骚扰。”

江玲:“……”

陆厌是一向不给人面子的,其实他看在江玲是江敛亲戚的份上已经收敛了一些了。

不然就不是警告江玲,而是直接付诸行动。

这女人这么明显的目的凑过来,三番两次的都怼不走,也不能怪陆厌不给人面子。

江敛那边,沈幸光最后还是被江敛给逮着了,处以挠痒痒极刑。

沈幸光笑的肚子疼,又想跑,江敛跟上去却被边上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抓住。

一下子江敛还以为是某个咸猪手,刚想给对方来一个致命的过肩摔,然后就听到陆厌的声音响了起来:“跑什么跑,大老远就看到你了。”

沈幸光那小妮子生怕再被江敛逮到了,见陆厌来了也不嚷嚷着求合影了,溜的飞快。

江敛:“你这卡点来的挺准时的,过会儿寿宴就开始了,我都以为你怂了不敢来。”

面对江敛的调侃,陆厌只是微微扬了扬眉,“早就到了,因为一个傻逼耽误了一会儿。”

江敛:“谁啊?想上来搭讪的漂亮妹妹吗?”

陆厌:“没看怎么注意脸,大概是个丑东西吧。”

江敛:“……”

陆厌最让江敛放心的一点,莫过于就是陆厌身边铁定不会出现女孩子。

大概只有江敛能牺牲自我,忍受得了陆厌这张格外欠打的嘴。

有的时候就连江敛都在想,陆厌这么多年没被人打死,八成是多亏了他那张帅气的脸。

江敛没看到那几个人,便问道:“你队友呢?”

陆厌:“还在青训营收尾,等会儿到。”

那烟烟八成也是等会儿跟着池望一路来。

陆厌是很少弧江敛的,除非是真的有急事,但是今天晚了一个小时才到,听语气还是提前溜出来的。

江敛好奇问:“青训营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一提到青训营陆厌就脑仁疼。

本来他就不喜欢麻烦,但这群青训生真的是又皮又烦还蠢。

陆厌:“笔试成绩不怎么理想,说明平时理论知识根本就没记在脑子里,把教练给气的够呛。”

江敛:“笔试这个东西凑合就行了呗,反正也只是个最基础的评分标准,只要游戏打得好,笔试也没这么重要吧。”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陆厌道:“你知道笔试最低分和最高分都是多少吗?”

江敛:“多少?”

陆厌冷笑一声:“满分一百,最高分刚好70,最低分连两位数都没有。”

江敛:“……”

之前她看题目,感觉选择题还是挺多的,按理说随便瞎填一下,起码保底是两位数的分吧。

这个位数都考出来了,运气是有多差。

陆厌:“考个位数这个是最气人的,他的排位分是这批青训生里最高的,全服排名三十多名好像,综合训练成绩也挺好,就是这个笔试,把教练给气已经在问老江要太太静心口服液续命了。”

江敛:“……”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游戏id叫time的青训生。

江敛试探性的问:“time?”

陆厌的视线落到江敛身上,眼睛稍稍虚起来:“你怎么知道?”

江敛咳了一声,实话实说:“上次考试的时候瞥了一眼他的卷子,看他纠结在第一题,就没忍住和他说了答案,后来打排位的时候也偶遇过一次。”

陆厌幽幽道:“原来他唯一一道正确的题也不是自己做的。”

江敛:“……”

这个运气。

江敛真诚的提了一下建议:“要不让教练劝劝他别打职业了,我觉得买彩票比较适合他。”

陆厌:“教练宝贝他的不行,那几个战队都觉得他是个好苗子,蠢蠢欲动准备青训结束就抢人,就是这个笔试,估计会影响青训毕业。”

笔试在江敛看来真的是最简单的考核了,之前听说只要一次考试到及格线了就算过,之后就再也不用考了。

要硬说这玩意儿的简单程度,大概就是英语考试的听力测验,一开始会放一段录音来确保你的确是听得到声音,然后才能进入正题。

别说教练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只考个位数,就连江敛这个圈外人都想不明白。

陆厌:“之前他笔试成绩最高三十分,教练都已经放弃给他开小班课了,在愁到时候怎么给他放水。”

江敛笑了笑:“和他组队的时候就感觉这孩子个人solo能力很强,cdg也可以争取一下。”

陆厌睨了江敛一眼,伸手捏了捏江敛的丸子头。

江敛“哎!”了一声,连忙拍开陆厌的爪子,解救自己的发型。

陆厌语气恶劣道:“这孩子?你也没比他大两岁,什么时候也学会装老成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