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沈幸光自觉自己理亏,江敛说什么都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做做做!”

其实这已经差不多了,再说下去铁定要露馅了,但江敛还是想得寸进尺的补一句:“这件事情你不给我打一学期的饭,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沈幸光:“打……”

她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就是答应,一个字才说出来就反应过来了,顿时一脸懵逼的抬头看江敛。

江敛哪儿有她想象中的伤心失望的样子,满脸的都是从她这里占了无数小便宜的揶揄,脸上的笑憋都快憋不住了。

沈幸光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都答应了江敛什么:“……”

速冻饺子的早饭,扫地打扫卫生,还要给江敛包了那全班人都不想做的课题。

那对沈幸光来说简直是比割地赔款还要惨的不平等条约。

江敛实在是憋不住了,捂住肚子瘫坐在凳子上,“跟个二傻子似的,我要笑死了。”

沈幸光:“……”

其实沈幸光的反应比江敛想的还要慢一点,江敛最多就只是想敲沈幸光一笔妄图不打扫卫生而已。

结果沈幸光这个傻狍子,活生生被江敛带着踩了这么多坑,都快把自己的裤衩子坑没了才反应过来。

沈幸光:“……你没生气啊?”

江敛:“我生什么气,是气我有个太子党闺蜜还是气你有钱?我又不是不识好歹。”

沈幸光的心情那是瞬间从地上到天上,紧张刺激的程度不亚于坐了一次过山车。

江敛笑了好久才憋住,沈幸光就在一边风中凌乱看着江敛跟个傻狍子似的笑。

江敛:“上学期我就知道了,我觉得没什么,你没说我也就没提。”

纵是沈幸光,也没料想到江敛这么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江敛:“我和你认识多久了?一直以来就你一个闺蜜,我是哪儿给你什么错觉让你以为我会在这种小事上生气吗?”

沈幸光:“就是因为我也只有你一个闺蜜,所以我才怕失去你。”

这话说的百合里百合气的。

两个人相处了这么久,不是在互怼就是在互相套路,把塑料姐妹情这几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沈幸光很少说这么肉麻的话,一般都是直接付诸行动的。

比如上次军训的时候沈幸光气得揍了那两个女生一顿,明明自己不喜欢做笔记,因为江敛请假两个星期还特地把笔记写的完完整整,等江敛回来好复习。

江敛心神微动,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是有点过分了……正打算说什么,然后就听到沈幸光说:“所以说做饭拖地写作业还是算了吧。”

江敛:“……”

江敛一腔感动喂了狗,抄起手机作势就要打沈幸光。

沈幸光吓得抱头鼠窜。

两个女孩子打打闹闹的却不聒噪,行为举止间都透露着少女该有的活泼和青春,引得许多宾客侧目而视,简直是今晚这沉闷严肃的寿宴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那边江玲母女两个人,去监控室看了监控之后才发现项链是被江玲给弄掉在之前坐的椅子边,她们回去捡的时候,甚至项链还在,看都没人看一眼。

这种宴会场合,不是像她们一样靠手段进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大佬,家里有权有势,自然看不上这一条不起眼的项链。

项链找回来之后,两个人极其尴尬,女人又不轻不重的骂了江玲几句:“你自己把项链看好!要不是你我能这么丢人?”

一想到之前的场景和那些人不屑轻蔑的目光,女人就老脸一热。

江玲也面色铁青的嘟嚷了了一声:“搞得你没掺和似的……”

她声音小,走在前面的女人没听见。

从监控室出来要路过酒店大门,江玲一眼就瞥见了一个身形修长长相帅气的男人递给门童请柬。

男人只穿着了简单的黑色西装,但胜在骨架优秀,剪裁得体,领口包裹住喉结下方的脖颈,看上去端庄禁欲,硬是穿出了一股t台模特的范儿来。

浑身上下简直挑不出丝毫毛病,完美的像是从cg里走出来的男人,神色有些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的倦然,气质清贵沉敛,让人挪不过眼。

门童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在看到请柬上的名字之后一下子就鲜活了起来:“原来是陆少爷,您这边请。”

门童把请柬递还给陆厌,陆厌伸手接过,夹着大红色请柬的两根手指头纤长白皙,不亚于钢琴家的手指。

陆厌只是嗯了一声,然后让门童带路。

江玲真的没有挪开目光,本来跟在女人身后,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

女人察觉到了,回过头去正想再说教江玲两句,却见江玲丢下一句话就朝陆厌走过去。

“那是陆氏地产家的公子。”

就连女人听到这个名字也愣了一下。

陆氏地产算的上是全亚洲最大的地产公司了,真正的富可敌国不是吹的。

所有人都知道陆家有个低调的太子爷,和那些成天惹事的太子党不同,陆太子近乎没怎么在圈子里搞社交,但所有人都知道有这号人的存在。

很多人也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陆神就是陆太子,陆太子没怎么在圈里露过面,就没办法把两个人划上等号,所以圈里大多数人都以为低调的陆太子还是单身状态。

江玲来这里之前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尤其是像陆太子这样的背景,更何况没有女朋友又长得这么帅。

江玲踩着高跟鞋就走了过去,露出自以为的完美笑容,“您好,请问您知道主会场是往哪儿走吗?”

陆厌的视线只是在江玲身上一扫,干脆利落道:“不知道。”

那一瞬间江玲脸上的笑就僵住了,任她怎么想都没想到陆厌能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

江玲咬了咬牙,硬是挤着笑,跟着陆厌走:“先生您也是去主会场吗?那我们可以一路。”

陆厌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在前头,“不用。”

江玲:“我、我只是也找不到路……”

陆厌:“找不到路去找服务员,找我有屁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