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凡袖继续慢悠悠的语调堵住了江玲母亲想反驳他的话:“更何况,在这种场合得罪人,你都得考虑一下对方的家庭背景。”

江玲母亲还觉得自己没错:“我女儿从头到尾就只碰过她一个人,项链突然就不见了,不是她是谁?”

这个时候沈幸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人家一个发卡九百万,看得上你那垃圾项链吗?”

沈幸光穿着一个绸面的象牙白礼裙,打扮的光彩照人,哒哒哒的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凡袖本来还在看戏的目光挪到了沈幸光的身上,嘴角勾起笑来。

沈幸光视若无睹,纤细的手臂稍弯,提着曳地的裙摆走过来,阴阳怪气的对江敛说:“说好的在门口等我,被疯狗绊住脚了怎么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沈幸光的嘴巴跟江敛一样毒,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两个江玲和她的母亲面色铁青。

江敛笑出声:“这不是咬得太紧了么,没空打电话。”

江敛和沈幸光两个人一唱一和,把江玲和她母亲给气得面红耳赤

沈幸光问她们:“你那条项链多少钱?”

江玲母亲:“三百万,怎么?你是要强出头替她赔?”

沈幸光直接怼回去:“老太太都不敢这么讹,三百万,谁知道你那条项链是真货还是假货。”

不愧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姐妹,比亲姐妹还要亲,连脑回路都是差不多的。

江敛的礼服腰部收的紧,如果不是笑的时候勒得疼,那她估计早就笑出声了。

沈幸光稍稍用手指了指江敛头上看似寻常的珍珠发卡:“abandon三十年前的一个老物件,abandon首席设计师每款只会设计一件饰品,独一无二,拍卖价格是你那条项链的三倍。”

江玲母女两个人听到价格之后,都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个时候到底谁是小门小户终于体现出来了,江玲只听说过abandon这个牌子,是一个特别老但却出名的国际品牌。

可她的确是没见识过这个珍珠发卡,惊讶之下甚至直接喊出声:“九百万?怎么可能!那不就是一个珍珠发卡吗?!”

“有的时候奢侈品卖的不仅是物品,更多的是底蕴,工艺,品牌。”凡袖微微一笑,说道:“小姐您敢说您的钻石项链光是物件就值三百万吗?”

江玲:“我!……”

她的确是没办法反驳,钻石项链上面最大的一颗也就是三克拉而已,剩下的点缀都是小碎钻。

没想到江敛真的只是穿的素而已,并不是代表家里没钱。

“如果的确是找不到项链,实在是想看监控也可以,我和这位小姐认识,见义勇为一下不过分吧?”凡袖对边上还没走的服务员道:“我家和江家还算是有点交情,等会儿叫护卫队领这两位女士去看监控,应该没问题吧?”

服务员:“没问题。”

服务员认识江敛,知道江敛才是这场寿宴的真正主角,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江敛的意思。

江敛稍稍颔首。

服务员和江敛两个人的互动被江玲母亲看在眼里,她联想到江敛那九百万的珍珠发卡,突然感觉江敛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寻常。

能来到这里的宾客,谁不是有背景的。

江敛好戏看过了,但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们二人。

总归是两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女人,江敛也不担心监控给她们看会出什么大问题。

江敛的视线在两个女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坦然自若的问了凡袖一句:“你和江家有交情,那这么说也应该认识这两位吧?毕竟之前这位小姐说今天是她爷爷的寿宴呢。”

江敛这话不轻不重,也没有刻意的压低音量。

本来周围的人对这种撕逼扯头发是不感兴趣的,但是一听江敛这么说,顿时周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江玲身上了。

江玲刚刚就够丢人的了,又被这些人给打量着,连最基本的淑女形象都有些稳不住了,双肩拉耸下来,连背都有些弯,面色也绷不住了。

和宴会上这些名门千金比起来,她才真正的有些像是小门小户的出身。

之前这些人对江敛的身世都有所耳闻,知道江敛是在寻常市井人家家里养大的,想必教养气质都不太行。

这下听江敛这么一说,她们都还以为江玲就是江老爷子那唯一的孙女。

边上的窃窃私语声忽略都忽略不了。

“这就是江老爷子今天要介绍的那位小公主吗?也不过如此吧。”

“还说是丑小鸭变天鹅呢,看着样子,鸭子就是鸭子,再怎么包装也没办法改变。”

“长得也不行,气质也不行,能被江老爷子带来寿宴,起码有形象老师教导过吧,还是这幅德行。”

“酸什么,人家投了一个好胎呗。”

“怎么感觉不对啊,边上这不是她母亲么?也没听说她还有母亲啊?”

“之前在寿宴大门的时候我伯母见到了人呢,在江家二太太身边站着,还和我夸了好一阵子,我寻思是什么天仙,就这啊?”

江敛都还没正式露面呢,就被江玲坏了名气。

一时间江玲被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想解释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

凡袖的视线也落在了江玲身上,虽然语气依旧礼貌带笑,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毫不给人家面子,“江敛小姐想必也不会这么小家子气。”

虽然凡袖不知道江敛为什么还不说明自己的身份,但毕竟是智力正常的成年人,有眼力劲,江敛这么问他,他也愿意和江敛唱唱双簧。

江玲只能结结巴巴的解释说:“我、我不是江家的那位小姐……”

凡袖:“我怎么没听说过江老爷子有两个孙女呢?”

江玲讪讪道:“江、江老爷子是我爷爷的堂兄,其实我应该叫堂伯……伯公,只是我都习惯这么叫了,是这位小姐误会了。”

她的声音小,比起刚刚理直气壮问江敛要项链的样子,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