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时间许多视线落在江敛身上,江敛面色寻常,走在二伯母的身边,不论是气质还是身段都和从小教养良好的千金名媛无异,面容娇美,那种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不是后天可以速成培养的。

之前还有人八卦说江家一直捂着不介绍出来,是因为对这两个从小在平民家庭长大的孩子不满意,但现在看来,怕只是因为太宝贝这两个孩子了,舍不得让他们进这个圈子。

妹妹况且这样,那哥哥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江敛和江绎两个人一出现,顶尖的家世背景和未婚却适龄的年龄,目前还没有消息放出来江老爷子对他们二人的婚姻有规划。

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顿时就想把主意打在兄妹二人头上。

二伯母以前带老公儿子出席这种场合,可从来都没有过这种万众瞩目的待遇,即使不是自己的闺女,她也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毕竟是自己亲手打扮出来的芭比……呸,小姑娘,怎么说都有些自豪感。

但二伯母在熟人问起来的时候却都岔开话题,只说的确是江家亲戚,却不说江敛到底是谁,这种事情还要等着江绎到了,让老寿星亲自来宣布的好。

二伯母要招呼客人,江敛跟着她也不方便,她还想等会儿正式介绍的时候让江敛惊艳全场,于是就让江敛找自己的朋友玩会儿去。

江敛要请的人不算多,她也试图约了约何依然……何依然一听到是这种场合,吓得连忙摆手和她说:“算了算了,我不敢去。”

何依然都不敢,那就别说班上那几个和她玩得好的同学了。

她还逗过姜恒那傻逼,问他来不来,姜恒沉默了一会儿,对江敛道:“我去做什么,去总指挥部自投罗网?”

这是江敛第一次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姜恒犯怂,把她笑的够呛。

除此之外还有烟烟和cdg几个队员,烟烟等会儿估计是和陆厌他们一起来。

江敛看了看时间,才下午四点,下课是四点十分,沈幸光连她之前发的“你要吃什么我帮你端点回休息室”的微信都还没回,那八成是还没想明白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还得墨迹一会儿才到。

江敛一个人实在是玩不起劲,就去宴会上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先。

整个大厅里的几列长桌摆放着各式餐点,现场演奏的悠扬乐曲使人无比放松,香槟酒塔在水晶灯光的映照下灿灿闪光。

璀璨的室内喷泉和摆满了各式餐点的长桌整齐摆放在场地的四周。

现场来的宾客近乎大半江敛都觉得眼熟,甚至有些都能直接叫出名字来。

这是江敛第一次感受到开国勋贵门庭的影响力。

索性现在人多,而且没人认识江敛,江敛可以自娱自乐会儿。

等会儿江司城八成要把她当成吉祥物似的带出去遛弯,有没有时间吃东西都不知道,索性江敛就先填满肚子。

江敛一只手端着一个骨瓷小碟装着的蛋糕,一边想找个地方先坐下,她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哎……囡囡,别跑了!”

江敛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刚学会走路半大点的小姑娘拿着玩具仙女棒在前面哒哒哒的跑,她的母亲提着裙摆跟在后面。

人类幼崽真的是太好玩了。

连江敛都没忍住想到底要怎么跳过男人拥有一个这样的闺女。

江敛继续去找座位,前面大理石石柱边一个穿着淡蓝色礼服的女孩正在被妈妈拉着说教着什么。

女孩满脸不耐烦回了几句,提着裙摆看也不看的转身走,一下子就撞在了江敛的肩膀上。

江敛都还没吱声呢,女孩就劈头盖脸的说,“没长眼睛啊!没看到人的吗!”

江敛:“……”

女孩理直气壮又强硬无比,一时间让江敛都恍惚以为是自己先撞到了她。

女孩见江敛手上端着一个蛋糕,又连忙看了看自己的礼裙,确定无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江敛把嘴里的奶油咽下去,舌尖舔了舔下嘴唇,“这位小姐,讲点道理行吗?又不是记忆力残障人士,刚刚是谁撞的谁你心里没个b数吗?”

那女孩被江敛怼得瞪大眼睛,指着江敛“你你你”了半天没你出什么结果来。

江敛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本来就不舒服,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坐坐,懒得理她,越过她就想走。

没想到倒是女孩的母亲发话了,说了一句:“什么素质……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门小户……”

江敛顿住脚步来,转过身去,睨了这个女人一眼。

女人还在帮女孩整理礼裙,嘴里的话不停:“这礼服可是你爸六位数买的,你小心点。”

女孩嘟囔着:“知道了,谁想得到能遇到这种人。”

江敛穿的是真的很素,和满堂争芳斗艳的女宾相比,大概来说,也就只有这张脸出色了点。

到脚跟的白色长裙,一字肩的设计,只有手绣的暗纹优秀了点,身上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珍珠发卡和珍珠耳环。

如果不是二伯母说这是总统定制师设计的礼服,那江敛也不会特地穿要人命的十厘米高跟鞋防止裙摆拖地。

但在她们眼里,江敛这件礼裙就像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样,连带着江敛这个人都被轻视了。

江敛一口把剩下的蛋糕吃完,将骨瓷和叉子放到一边的圆桌上,好整以暇的开口道:“那劳烦告知一下,你们又是哪家的亲眷。”

那女孩翻了个白眼:“这是我爷爷的寿宴,那你说我是谁?”

江敛险些被嘴里还没咽干净的奶油给呛到,笑出声来,“爷爷?江司城是你爷爷?”

江敛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姐妹了?

女孩的母亲瞪了江敛一眼:“关你什么事!你是谁家的?一点素质都没有?江老爷子的名讳是你能叫的吗?”

江敛觉得现在要是自己就这么戳穿自己的身份的话,那就不太好玩了,不如等到时候江司城主动来介绍,江敛想看看这母女俩到底会是什么表情。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