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灭绝师太只能不轻不重的说一句以示警告:“上课认真点,坐下吧。”

江敛尴尬的咳了一声,坐回位置上。

灭绝师太然后接着道:“江敛同学请了两周的课都能考的这么好,按理说能考进帝都大学,成绩都不差,你们要多多跟上江敛同学的学习节奏,为什么她两周没上课都能考第一名,你们天天紧跟课程,周末找你们来办公室帮忙一个两个都说在图书馆复习,为什么就是考不过人家。”

所有人都在默默腹诽: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当然是脑子的区别啊!

都是人,人比人也气死人。

江敛两周没上课,去魔都跟着社团打比赛,好吃好玩羡煞旁人,爆出了和陆神的恋情回来,随便复习一下都能轻轻松松拿个全班第一,偶尔直播打个游戏冲个全服排行榜,还能抽空谈恋爱上个热搜。

这都忍了,关键还长得好看,家里有钱,男朋友各方面也没话说。

现在陆神偶尔还在微博和喷她的黑粉撕逼。

陆神是什么人?能懒就懒,能不管就不管,这么多年他连自己的黑子都没正面刚过一次。

全球十佳好男友,慕了。

熬过考试之后,江敛就觉得日子快多了,一晃就到了爷爷寿宴那天。

寿宴是晚上举行,但江敛是江家人,东道主,这次寿宴江司城本来目的也就是把她和江绎正式介绍出去,所以她得去早点。

下午又有课,江敛在钉钉上提交请假条。

她本来以为沈幸光会和她一起去的,但却不见沈幸光填请假条。

江敛问道:“等会儿我们就溜了,你不先请假吗?”

沈幸光捧着一本书,一本正经,“我、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吧,我把课上完再去,请假不太好。”

江敛:“……”

熬夜追剧起不来床让江敛冒名点名的时候,怎么不见沈幸光说这句话。

江敛明明知道沈幸光慌得一批,却偏偏还要逗她,“可是你书都拿反了,你究竟在看什么。”

沈幸光:“……”

江敛也想知道到时候沈幸光要怎么圆谎,越想越想笑,她控制着自己脸上所有的面部肌肉,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那你上课吧,本来还想带你去江家玩一趟的,在军属区,好多帅气的兵哥哥,你肯定没去过。”

从小就在军属大院里野大的沈幸光:“……”

江敛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书本,不逗沈幸光了,免得到时候自己露馅,她实在是憋不住了,语气带笑:“那你好好上课,回头笔记借我抄一下,我先走了。”

沈幸光:“拜拜……”

江敛语气轻松活跃:“晚上见。”

本来江敛不是很喜欢这种宴会场合的,但是一想到到时候沈幸光暴露小马甲的时候,自己可以装作伤心欲绝的样子敲沈幸光一笔,心情就格外舒畅。

陆厌那边俱乐部有事情,也不能跟着江敛一起来,江绎也是个没良心的,生怕自己也步了江敛的后尘,被二伯母当做男版芭比惨遭毒手,所以假装自己在开会,等开完会之后再过去。

一时间被闺蜜对象哥哥三方放了鸽子的江敛,一想到等会儿即将面临的狂风骤雨,瞬间就没有这么开心了。

江司城这次大寿不能不大办,到时候肯定会来很多国宾和政界大佬,所以寿宴的酒店也极为严谨,上上下下甚至还有国宾护卫队巡逻。

江敛到江家是先去换衣服的,二伯母给江敛配了一整套首饰。

二伯母还想亲自上手在江敛脸上涂涂画画,被江敛连忙抢先拿走了眼线笔:“我自己来,我会化妆。”

反正江敛这张脸也好看,二伯母已经十分满意了,不在乎其他的了,就乐滋滋的把化妆台留给她,“那行,你自己化,我去看看他们收拾好没有。”

二伯母终于走出了她的房间,江敛一个人对着镜子,龇牙咧嘴的扯了扯丸子头,丸子头扎得太紧了,扯得她有块头皮疼。

二伯母一开始本来还想把一边小巧的水晶王冠给她戴上,江敛吓得嘴角抽搐,连忙先给自己戴上了一个珍珠发卡。

二伯母觉得也行,就没有在首饰上为难她了。

江敛扒拉着桌上的化妆品,随便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化妆镜面前的女孩犹如山间桃花灿若朝霞,眼尾勾着艳丽,一笔一划仿佛都是精美绘制出来的水墨工笔画,有种南方女孩特有的柔丽和婉约。

江敛收拾完走出房间的时候,就连这辈子都没怎么夸过人的江沉都多看了两眼,破天荒的说:“很好看。”

江敛笑笑:“哥你也很帅。”

江沉平时不苟言笑,也很少也部下打成一堆,严谨矜持,但即使是这样都没办法让人忽略那优秀的长相,那种来自军人家庭良好的教养在江沉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江敛今天盛装打扮,江司城第一眼看到,平白就叹了一口气,“这眉眼……”

江敛一愣:“怎么了爷爷?”

江司城摇摇头:“没什么。”

见江司城不想说,江敛也没问下去,在去酒店的车上,二伯母才凑近江敛耳边小声的说:“你的眉眼的确是有点像你姑姑。”

江敛不由得伸手摸上了自己的眉梢。

二伯母问道:“你那小男朋友会来吧?”

江敛:“会来。”

二伯母:“你也知道你姑姑的事情,我估计你爷爷都和你谈过了。”

江敛点点头。

二伯母絮絮叨叨:“他就是嘴硬心软的性子,但这件事情就是你撒娇都不一定管用,你今天要是想让你男朋友见见你爷爷的话,就尽量让他少说些别的,敬个酒就好了。”

江敛也明白二伯母担心的是什么,对她说:“我有分寸的。”

江敛没有和江司城坐一辆车,到了寿宴现场的时候和二伯母下车了,圈里的女眷基本上都认识二伯母,而且之前也有过传言说是江司城找到了小儿子在外的遗孀。

江敛和二伯母一起走下车,就很容易让人反应过来江敛到底是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