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是当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敢有人调戏她。

江敛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望见黑桃q那双狭长的眸子里盈满了调侃和笑意,即使是戴着面具都能感受到他那讨人厌的嘴脸是多么的面目可憎。

江敛突然二话不说,反手拧开黑桃q钳制她的手。

本身黑桃q就没用多大力气,然后顺势就被江敛给挣脱开。

可能黑桃q以为江敛会说什么的时候,就见江敛把那只尚未骨折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直接反身一拧,连黑桃q都没反应过来就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砰的一声,黑桃q直接被江敛仰面摔在地上。

江敛站起身来,脚尖踩着他的肩膀,敛着眼帘,端的是面无表情,声音冷淡:“最好别让我看到你面具下这张脸。”

即使是黑桃q把她逼到了这个份上,但她依旧没有想赢的欲望。

后来黑桃q的每招每式,江敛都是实打实的接下的。

既然定级赛不能认输,那就输的彻底点吧。

她甚至都没去看台下自己老板的脸色。

直到她再也支撑不住,视线失焦,神色恍惚的单膝跪倒在地上,依稀好像有人横抱起她转移了地方,耳边嘈杂一片,那时候有多痛都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左小腿腿骨骨折,左手小臂骨折,肋骨骨折,右脚踝脱臼,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以后即使是痊愈了也恢复不了巅峰水平了。”

“黑桃q不愧是黑桃q,狠啊,对女人都能下得去狠手。”

“红桃j一心只想输,每次都往人家发力点上撞,怪得了谁。”

“怎么?和老板闹翻了?定级赛输了够让红桃j把所有积蓄赔上了吧?”

“上面的事情你也敢讨论……”

面前一片虚晃,仿佛就像是身处迷雾,有谁的手指在她脸上的面具一抚而过,留下一句话:“这么狠的吗……”

那尾调上扬带着熟悉的温和,就像是一个极为绅士的贵族名勋,那一瞬的温柔仿佛能给人一种永恒的错觉。

江敛骤然睁开眼睛。

昨天晚上她水浇地时候没有拉上窗户,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初升的朝阳穿过窗户落到木质的地板上,地板泛出金红色的温暖光影。

沈幸光上次从某家新店外头的花篮里顺回来的一只香水百合插在水瓶里,因为一直没管它,此时都已经半焉不焉的了。

江敛坐起身来,安静的靠着床头愣了好几秒,伸出手来不自觉的顺着某个弧度,指腹从眉梢划到脸颊。

半晌之后江敛突然把另一只手也从被窝里伸了出来,两只手啪啪啪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强制性的让自己清醒过来,喃喃道:“妈的,怎么会梦到这种多年没见的傻逼。”

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看书又看不进去,缺少了唯物主义的哲学知识充斥着自己的脑子,让许久不做梦的自己突然做起梦来。

还是这种傻逼梦。

江敛消化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看时间。

早上七点半,看来自己的生物钟还是准的,不然这梦还不一定会做到什么时候才完。

时间差不多了,江敛认命的起床,也没开热水器,直接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平复了一下自己大早上不是那么愉悦的心情。

她把自己拾捣干净之后就去掀沈幸光的被子,把心不甘情不愿的沈幸光从被窝里拽起来。

沈幸光心不甘情不愿的穿衣服,心不甘情不愿的洗漱,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餐桌上等江敛端早饭来投喂。

自从江敛和沈幸光住在一起之后,沈幸光都是这幅德行,早上清醒的速度完全看的是江敛早饭的质量。

今天早上江敛就敷敷衍衍的煮了个速冻饺子,沈幸光打了个哈欠,正打算抗议让江敛再炒个蛋炒饭的时候,就见刚刚钻进房间的江敛悠悠的走出来,往她面前放了个红色的玩意儿。

沈幸光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啥啊这是……”

江敛:“我爷爷生日的请柬,让我请几个朋友过去,我就把你的名字也填上了。”

把她的名字也填上了。

反应过来的沈幸光:“……”

和她缠缠绵绵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被江敛的这句话给吓跑了,沈幸光瞬间瞪大眼睛,看了看江敛,又看了看放在自己面前的请柬。

江敛慢条斯理的坐回椅子上,拾起筷子准备吃饺子,看到沈幸光见鬼了似的眼神之后,微微一挑眉:“怎么了?”

沈幸光沉默了好几秒,然后把请柬拿起来看,默默道:“……没什么。”

江敛:“不是成天说我做饭敷衍么,过几天让你免费吃宴席你还不乐意了?”

沈幸光不知道为何声音有些哽咽:“……乐意,可乐意了。”

瞧把孩子激动的。

江老爷子大寿发出来的请柬精致无比,大红色的封页和手工撰写的名字,沈幸光一翻开来,她的大名跃然纸上。

沈幸光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寿宴请柬上了,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江敛嘴角那收都收不住的笑。

今天是沈幸光难得没有吐槽江敛又煮速冻饺子的一天,并且乖乖巧巧的吃完了,回房间拿课本。

沈幸光从自己房间的书桌下面抽出来一份一模一样的请柬,翻开来就连名字也一样。

也不知道写请柬的那个人写了两个一样的姓名有没有惊讶一下。

沈幸光一时间心情复杂,有些绝望。

所以等江老爷子生日那天,她到底要用怎样的姿势,才能完美的分裂出两个沈幸光来。

江司城大寿,请的必然都是政界大佬商界名流,认识她的可多了去了。

除非两个沈幸光都不能出现在现场,不然一旦有人看到她,肯定会把她认出来,到时候一声沈小姐叫出口,江敛指不定会有什么反应。

沈幸光那个愁啊,都快把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养回来的头发给愁掉了,连考试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题目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本来说好互帮互助救苦救难,沈幸光左边那位同学给沈幸光递了好久眼色,沈幸光都没看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