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386:打电竞还要考试的?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的黑粉大多都是陆厌的粉丝。

人怕出名猪怕壮,明明两家正主恩爱的不行,非得在网上跳脚刷存在感,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俩分手了似的。

江敛都已经习惯了,甚至在面对黑粉的主动挑衅的时候还能淡定的回一句“好的我知道了,已阅跪安吧。”

训练室隔音挺好,听不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烟烟就找了个沙发准备打游戏,问江敛玩不玩。

江敛的exile手游玩得菜的一批,实在是没那个脸在别人面前秀

玻璃墙里面是一排排的电脑,一个训练室约莫可以坐得下二十多个人,整个二楼都是一间一间的训练室,这一批招了一百个青训生,装修设备都有种高级网咖的味道,边上还有零食饮料的自动售卖区,休息沙发也靠墙放着,要是社畜的工作环境是这样,那也不至于每个人都不想加班。

江敛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陆厌正好也瞥过来,然后江敛就看到陆厌从沙发上站起来,推开门走了出来。

江敛:“走了吗?”

陆厌:“没,我去车上拿点东西。”

江敛正闲着没事干,也不想到处去逛,便道:“拿什么?我去帮你拿?”

陆厌:“保姆车里的复盘记录本,你见过的,黑色那个。”

江敛:“行。”

车库离得不远,江敛来回十分钟就拿到了,给陆厌送过去。

cdg几个队员就是出来透透风外加逃避训练时长的,此时就跟几个来巡视的领导似的坐在一边的休息沙发上。

刚刚的那把训练赛青训生们打得惨不忍睹,青训教练用电脑复盘,每个被点到的人都被训得狗血淋头面红耳赤。

江敛进来训练室的时候还听见江绎在说:“招你们进来不是来混青训工资的,如果就贪这点蝇头小利,不如找我我来帮你们介绍去直播平台,你们还能赚个签字费,也不用在这里蹉跎两个月的时间,电竞选手的职业巅峰期才多久……”

江敛从边上绕过去,走到陆厌身边去,把本子递给他。

陆厌随手把本子递给教练,对江敛小声说:“看戏吗?”

江敛疑惑的“啊?”了一声,还不知道陆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就听见下一秒,cdg教练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招你们进来是打电竞的!不是混吃等死的!”

教练小c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把资料卷成筒状指着几个人骂。

“你看看你们成天吊儿郎当的样子!制服外套都给我穿好!拉链拉上!别人看到你们还以为是哪条道上的小混混!一天天没个正经!”

“你们是青训生!不是抄社会的|!”

“你们看看分析师做出来的复盘结果!exile是团队游戏!不是个人solo秀!一个两个牛逼的要死不懂配合往前面冲是吧?!”

江敛被小c的大嗓门给吼得咧了咧嘴,往边上挪了挪。

这还是江敛第一次见教练发这么大的火,约莫是带cdg这样的一线战队带习惯了,这回看到这些毛头小子青训生的数据,连人体描边枪法都能使得出来,一下子气的血压上升,压都压制不住。

教练小c训得口沫横飞,没一会儿有人拿了试卷来,发给青训生们开始做题。

江敛目瞪口呆:“打电竞还要考试的吗?”

陆厌表示习以为常:“也不是必要,主要是这些小屁孩一天天的精力没处使,让他们竞争压力再大一点,也算是个评分指标,免得出现不听课混日子的人。”

青训营就是个系统学习的地方,理论和实践都得有,江敛有些好奇试卷上到底是什么题目,然后就忍不住绕到了一个青训生的背后瞅了两眼。

他还在做第一道题。

【半自动步枪适用于什么场景?】

【a:前线火力压制,b:快速精准射击,c:远距离狙击,d:移动射击】

这小孩捏了个水笔,选了d,犹豫了一下,又觉得不对,干脆利落的划掉,又选了a。

他的笔尖都落到第二题上的时候,过了几秒,他烦躁的挠了挠头,又回过头去再划掉a的答案,选了c。

江敛:“……”

好家伙,没一个答对的。

这个时候陆厌也拍拍屁股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看样子像是打算出去了,对江敛道:“走了。”

江敛有些忍不住了,临走前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肘,小声说了一句,“选b。”

说完江敛就跟着陆厌出去了。

陆厌揽住江敛,“你们自己玩,我带江敛逛会儿。”

江绎一把把陆厌的咸猪手给拍开,“逛就逛,别动手动脚。”

老王笑道:“老江你这就过分了啊,男女朋友还不允许人家勾肩搭背拉个小手啊?”

江绎阴恻恻道:“是啊,就是不允许。”

虽然江敛已经满了十八岁,是个合法的成年人了,谈个恋爱的确正常……江绎总归不能限制江敛的交友权限。

从之前陆厌在训练基地吊儿郎当不好好训练,到现在居然把自己的宝贝妹妹都拐到手,新仇旧恨外加早就看不惯陆厌这幅德行,直接让陆厌在江绎的心里形象大跌,以至于陆厌干什么江绎都看不顺眼。

两个人还能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没有反目成仇,大概就只是因为江敛和那点虚幻的金钱了。

陆厌脸皮厚,被江绎把手给拍掉了还妄图继续勾搭上来,江绎的视线如果能具现的话那陆厌的手估计都能被江绎给盯出两个窟窿来。

索性还是江敛见状之后把陆厌的手给挡掉,在一边当和事佬:“哥你忙去,我先和陆厌走了。”

说完江敛就拉着陆厌开溜了,等溜远了之后江敛才主动去揽着陆厌:“你少和我哥对着干点。”

虽然刚刚陆厌对江敛把他手挡掉的行为很是不满,但江敛主动拉他,还是一下子把他的幽怨值降到了百分之0。

陆厌幽幽的看了江敛一眼:“我已经很克制了。”

江敛:“……”

江敛:“你的克制就是指嘴上不气他了然后改为行动了是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