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384:大白天就用这种眼神看我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姜恒干脆利落道:“不会。”

江敛料到了这个结果,都懒得回他这个话题,只问:“找你爹我做什么?”

姜恒:“你之前不是一直想知道黑桃q的下落么?”

江敛那双形状狭长,姣若桃花的眼睛看向姜恒,目光却没什么温度,“谁说我要找他了。”

说完江敛就往前走,抄在卫衣口袋的手拿出来磁卡放在门禁上,滴滴两声,大门打开,姜恒嘴里说着“等等等等”也跟着蹭了进来。

江敛没管跟屁虫一样的姜恒,径直走在前面。

姜恒在她身后说:“当年被调戏了一通,换做是别人早就被你打死沉鱼塘了……”

江敛瞥了姜恒一眼,瞬间姜恒就不说屁话了,双手高举过头,望天,“行行行,我不说这个。”

姜恒这人屁话是真的多,当年江敛就经常被姜恒蹭过来唠嗑,一来二去居然还算得上关系不错。

江敛:“技不如人,定级战没打过他而已,当时就是随口一说,你还以为我真的要去gank他吗?”

姜恒:“dim里面你和黑桃q是两个阵营最有名的打手,定级战谁都没想过你会用这种方式输。”

江敛无所谓道:“输就输了呗,有什么好洗的。”

dim是中m边境最大的黑市擂台。

黑市擂台来钱快,外加这个地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全区域,无法被光渗透的角落不知道有多少罪恶在上演。

这里是晦色中的消金窟,金钱,权利,暴力,令人作呕杀戮在这不值一提,这里流窜着各式各样的罪犯和大佬金主,行走在刀尖上的雇佣兵都不如在这里来一场生死战拿的钱多。

dim里最强的打手都有着自己的编号。

黑桃q就是其中的一个,姜恒也是代号方片k的顶尖打手之一。

定级战是打手之间的较量,也是打手背后老板的较量,是不存在认输这种情况的,谁都没想到江敛为了输,居然能对自己下那样的狠手。

姜恒:“所以黑桃q的消息,免费给你都不要?”

江敛干脆利落道:“不要。”

行吧,是个狠人。

姜恒突然道:“你知不知道你老板在找你?”

从姜恒这个角度看,江敛的脸侧唇角微微下挑,看不出什么表情来,还未完全升起的太阳从江敛的侧面照过来,额头,眉骨,鼻梁都仿佛铺上了一层细细的金纱,让江敛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温和柔美。

然而脏话就是从这位美人嘴里毫不思索的吐了出来:“找我给他选坟地?”

姜恒嘴角抽了一下:“你故意输定级赛是因为你和老板闹翻了?”

江敛嗯了一声:“突然感觉我老板是个智障,我看不惯他,不想给他当打手了。”

姜恒:“……”

姜恒:“违约是要付双倍违约金的,千万违约金,赔完了之后你不心疼?”

“心疼。”江敛言简意赅道:“让让,我要回家了。”

姜恒挑剔的看了看江敛所在的居民楼,眉头一跳,十分嫌弃道:“你住这里啊?”

这里是离全国最好学府最近的居民区,坐落在帝都三环内,每一个买得起这里面房子的房主都是千万富翁,结果到了姜恒嘴里就像江敛住的是贫民窟一样。

江敛还没开门,居民楼一楼外头有个栏杆,她转过身去,手肘撑在栏杆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姜恒:“不会说话的话需要我手动帮你闭嘴吗?”

江敛全身骨折过,即使是长好了也恢复不到之前的状态和力量才是,按理说姜恒一个人可以打现在的十个江敛。

但是之前江敛给她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深刻了,江敛这么一说,姜恒立马认怂了:“我错了。”

江敛:“我现在不想参与你们那些事情,我既然用那种方式和他们撕破脸皮,就从来都没想过回去。”

“一局五百万,打完定级赛之后,拿到三棱刺,一局就是一千万。”姜恒笑了笑,点了点自己后颈上的刺青,舌尖舔了舔后槽牙,不怀好意道:“你真的不心动吗,红桃j?”

江敛抬眸扫了姜恒一眼,一脚踹过去,在姜恒的吸气声中面无表情道:“不心动,滚。”

江敛上楼,掏出钥匙开门,沈幸光八成还在睡觉,也不知道昨晚上是追剧还是看小说熬夜。

江敛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去学校了,便毫不客气的去踹门了,把还在梦帅哥的沈幸光从梦里叫醒,直接拉窗帘掀被子一条龙服务,“起床了,猪。”

沈幸光不情不愿的哼哼两声,还试图用枕头捂住眼睛:“我再睡会儿……”

江敛:“学分不想要了?今天灭绝师太的课。”

决绝师太是英语老师,一听到这四个字沈幸光瞬间就没有睡意了,哀嚎着在床上滚做一团:“当年是哪个老师说的,上了大学就轻松了,我信他个鬼,学分这个东西明明比高中月考还要恐怖。”

江敛淡定道:“那你起不起?”

沈幸光颓丧的从床上坐起来,波浪卷发已经睡成了金毛狮王,“起起起!”

收拾完了去学校,刚好掐点到教室,灭绝师太一上来就笑眯眯的宣布了明天是测验,成功的获得了一众学生的哀嚎。

高中测验,不合格就是不合格,最多被老师指着鼻子骂几句,大学测验不多,一学期也没几次,但每一次都会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江敛成绩好,班上的人都知道,他们甚至已经在悄咪咪看到时候考试座位排序了——是按照学号排的。

江敛前面那个姐妹是隔壁室友,当即把包里面的所有零食全都上供给了江敛,活生生的把江敛当成是菩萨供起来,只要江敛到时候卷子稍稍露出来一点让她瞅两眼就成。

只要不过分,这种忙江敛还是能帮就帮。

今天课上完,江敛把自己的几本书让沈幸光先揣回去。

沈幸光狐疑道:“你干嘛去?不带上我。”

江敛:“带上你可以啊,只要你不嫌狗粮腻得慌。”

沈幸光:“……”

看沈幸光的表情是极为后悔,如果有机会一定会穿回到三秒之前让自己闭嘴,“滚滚滚。”

江敛于是圆润的滚了,去炒冬瓜的训练基地。

今天刚巧,烟烟也在,坐在沙发上面打exile的手游,见江敛来了和她打了个招呼,把桌上的奶茶递给江敛。

池望在一边不怕死的嘀咕了一声:“我也想喝……”

烟烟一个抱枕砸过去,“你喝屁!傻逼不配喝奶茶。”

池望:“……”

江敛:“……”

瞬间感觉自己对陆厌还算是好的了。

今天难得炒冬瓜全员都在,教练,数据分析师也都在旁边。

江敛还以为是打训练赛,搬了个凳子坐到了陆厌旁边,问陆厌:“打训练赛吗?”

陆厌喝了一口水,“不是,青训营练兵。”

青训营,全名就是青年训练营,电竞要从娃娃抓起,年龄通常都是十六七岁左右。

一边没事干的江绎和江敛说:“基本上都是从排行榜和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几家一线俱乐部合资开的青训营,咱们也是时候找替补了。”

江敛看着游戏界面,自定义比赛房间里面已经进了好几个战队,江敛还看到了眼熟的和尚和青峰两个战队。

江敛狐疑道:“你们epl战队和他们打?确定是练兵不是虐菜吗?”

“冤枉啊。”老王道:“这些小兔崽子们自己要求要和我们打的,每个人都还亢奋的不得了。”

陆厌淡定的点开枪支属性界面,在配步枪的属性,看来这把是打算直接刚枪了:“好好打,这都打不出碾压的伤害的话,你们不要面子我还想要。”

江敛也兴致勃勃的跟着看了一会儿,难怪老王没比这群青训生大几岁,却还是老神在在的称他们为小兔崽子,因为不论是实力差距还是临场反应,都比这几个久经沙场的队伍差得远了。

的确是一群毛头小子。

江敛一开始还在正正经经的看他们打游戏,然后看着看着,视线就不由得往陆厌的脸上瞄去。

电脑屏幕上的光线随着陆厌的游戏角色走动而变换,直挺挺的打在陆厌的脸上,这种面对面的死亡光线都不能淹没陆厌深邃的五官,高挺的鼻梁是真的好看,利落分明的弧度如同神笔描绘,渲染出眉眼眉梢的漫不经心。

哦草这个人都没有毛孔的吗?

天天阴间作息居然都不爆痘?

这是人类该有的皮肤吗?

江敛想七想八的,手指蠢蠢欲动,有点想直接上手掐一下。

谁知道原本还在专注游戏界面的陆厌突然头也不转的说了一句话:“看什么呢?”

当场被抓包的江敛:“……”

江敛尴尬的咳了一声,试图糊弄过去:“没有啊,我看你打游戏呢。”

陆厌:“那就好好看,眼神别瞎瞥。”

周围围的人多,陆厌稍稍侧过身体,布料在电竞椅上摩挲出沙沙的响声,嘴巴凑近江敛耳边,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大白天的就这种眼神看我,是不是不太好?”

江敛:“……”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