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383:染染大帅比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属实是亲哥。

二伯母和保姆又整了一桌子的菜,什么吃的都有,当然还是少不了十全大补汤。

色香味俱全,江敛喜欢的红烧肉也是炖的刚刚好,烂而不腻,每一块都包裹着油亮的酱汁。

饭菜好吃是好吃,但江敛也顶不住一人一筷子往她碗里夹菜。

吃了一碗之后,饭桌上一群人还不肯放过江敛,看着江敛那目光就像是一头还没有喂扎实的小香猪,生怕撑不死江敛,一个劲儿的劝江敛要是没吃饱的话再去添一碗。

江敛痛苦并快乐的又干完了一大碗饭。

干饭人,干饭魂,干饭都是人上人。

月底是江司城七十岁生日,像是江司城这种地位的人物,想不办或是小办生辰都不行,江司城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把江敛江绎正式介绍出去,问江敛有没有想请的人,到时候请柬一起发出去。

说实话江敛玩得好的朋友不算多,但细细算下来倒是有六七个。

陆厌肯定要请,然后是cdg战队那几个队员也要一起,然后是沈幸光烟烟何依然这些姐妹。

江敛说一个,江沉的副官就记一个,在江敛说到沈幸光的时候,江司城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江沉默默喝了一口茶,没说话。

倒是二伯母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手,“隔壁沈家的闺女不就是叫这个名字么?”

二伯:“好像和小敛是同岁的,要不要也请上,回头可以认识认识。”

江司城想想也是该让江敛多认识认识这个圈子里的人,便道:“那请上吧。”

江敛:“……”

憋笑憋的很辛苦。

沈幸光这个小马甲估计捂不住了,到时候事情败露,江敛还可以借机“我好伤心我把你当好姐妹你居然瞒我”的借口去讹沈幸光几顿火锅。

啊,开心。

江绎这个不靠谱的,又借机工作的事情乘早开溜,留着江敛一个人在江家。

之前江司城想要和江敛讨论陆厌的事情,被江沉转移了话题过去。

等江绎走了之后,江司城把江敛叫过去。

江敛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认命的和江司城过去。

江司城:“傅北现在也是做游戏这行的,我之前向他打听了一点,你们年轻人喜欢打游戏我知道,那你知道那个陆……”

江敛默默的提醒了一句:“陆厌。”

江司城咳了一声:“嗯,对……陆厌,那你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吗?还是单纯只是知道他是打游戏的。”

江敛:“知道的,陆氏地产的继承人,我和陆伯母见过面。”江敛憋了一秒,好不容易才憋出来那句话:“……我们挺投缘的。”

昧着良心说出这句话,江敛也是不容易。

“还有,爷爷。”江敛对江司城道:“我没这么肤浅,我要是稀罕陆厌女朋友带来的曝光度,还不如自己去打职业。”

江司城说话间顿了一会儿,而后道:“也有你姑姑的原因,当年我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但你姑姑还是嫁过去了,傅群忙着公司的事情,婚后基本上没有怎么好好的陪过她。”

“你姑姑也是个烈性子,自己选择嫁的人,也从来都没对家里面的人抱怨过一句,后来她怀孕的时候,还是你二伯去看她的时候才知道因为照看不当有小产的倾向。”

“你姑姑那时候是我们江家唯一的女孩,到哪儿都是被人捧着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结果她硬是一句话都不肯和家里人说,她生产的时候甚至傅群都在参加应酬,没有回来。”

“后来她大出血,傅群在第二天才回的帝都,尸体都已经推进太平间了。”

江司城说到傅群的时候,言语之间难掩厌恶。

江敛一直没有插话,等江司城说完。

她也心疼姑姑遇到这种男人,才二十多岁就香消玉殒。

傅群于江司城来说无疑是杀女之仇,在江司城的默许和帝都这些家族的对傅家的刻意打压之下,这些年傅家的企业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如果不是傅北还在,那江司城在小女儿难产死亡之后就能让傅家一夜之间覆灭。

傅家能在江家一手遮天的情况下战战兢兢的存活到现在,完全是江司城看在傅北的面子上。

所以即使是傅群多喜欢应晚,非得把她娶回家,多么宠傅文琦,但都没有动过更换继承人的想法。

傅北就是傅家现在还能在帝都有立足之地的唯一依仗。

傅群脑子还没有蠢成那样,他都懂。

江司城:“我本身是不看好你们两个人的。”

江敛低着头玩手指:“我看得出来,可是陆厌不是傅群,我也不会是姑姑。”

江司城的声音徐徐:“你还太年轻了,小敛。”

江敛:“年轻就不应该束手束脚的,不大胆一点,怎么能遇得到对的人。”

江司城书房里常年有熏香,中式风装修的书房里,沉香的味道清冽幽缠,香炉里的烟气向上飘散开来,让江敛的心静下来不少。

江敛:“陆厌对我很好,我喜欢他的一切,爷爷你当然也可以说我是年少冲动,但我这么多年,一步步按照自己既定的节奏走上想要走的道路,从来都没有想过肆意一次,陆厌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意外。”

江敛低声说道:“我很乐意让这个意外延续下去。”

江敛很少和江司城唱反调,老来丧二子的老人就连表面上的强硬都是装出来的,来之不易的亲情珍贵,江司城真心爱护她,江敛也尊重长辈。

这是江敛第一次反驳江司城的话。

江司城也知道江敛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隔了好久才道:“他对你是真心的,那他的家庭呢?他的背景呢?这种级别的商政联姻需要考虑方方面面,你有没有想过他在面临家族利益,面临权利冲突的时候会选择谁?”

江敛没有说话。

江司城:“你还太年轻了,爱情两个字说着美好,可未来有些不定因素迟早会成为第一根导火索。”

这个时候二伯母走了进来,乐滋滋的说了一句:“小敛,我烤了蛋糕要不要来尝尝?”

二伯母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书房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正犹豫着要不要先离开的时候,江敛侧过头去对二伯母说道:“要吃,就来。”

说着江敛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对江司城鞠了鞠躬,在二伯母诧异和不解的眼神下对江司城说:“我相信他会选择我。”

还不等江司城反应过来,江敛就挽着二伯母走了出去,撒娇道:“好香啊,我都闻到味道了。”

二伯母有些好奇江敛和江司城到底在书房里说什么,便压低声音问江敛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呢?选择谁?”

江敛笑了笑:“没什么啊。”

江沉的基因这么好,就应该能猜得出二伯母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美人,不过现在依旧风韵犹存,保养的十分好,还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风采来。

和陆太太天天去做美容逛街约富太太们搓麻将打发时间不一样,二伯母的乐趣是在厨房,做饭那是一个绝,也亏得江沉这些年这么辛苦,居然都没被喂胖。

江敛又被投喂了好些东西,实在是吃不下了才借机溜回房间。

江敛很少回江家睡觉,但每次江敛来的时候,棉被总是有一股阳光的味道,盖着软绵绵的。

江敛裹在被子里面,想着今天江司城和她说的那些话。

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的路要走……

第二天早上,前两节没课,上课是在十点后,江敛睡了个懒觉才起床,磨磨唧唧的刷牙洗脸换衣服。

吃了个早餐,二伯母把江沉赶去送江敛先回去,江敛轻车熟路的坐上了江沉的车,正想着等会儿是什么课该带什么书的时候,手机响了。

江敛接通:“喂?”

姜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我在你家小区门口,我和你说点事。”

江敛:“?”

她看了看周围的景物,距离小区门口不到五分钟的车程。

她还没忘记姜恒还在江沉的通缉名单上,一时间江敛也不知道是提醒他还是不提醒他。

江敛顿了一秒,然后对姜恒说:“行吧,我表哥送我回来了,你等会儿我就到。”

“?”姜恒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问题,“我知道了。”

江敛挂了电话,对江沉说:“哥,等会儿在大门停车就行,我朋友找我有事情。”

江沉:“好。”

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小区门口了,江敛稍稍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姜恒的人影。

看来这小子还算是机灵。

江敛和江沉挥别,下车,把手抄在卫衣口袋里,看着江沉的车慢慢开远。

姜恒的声音悠悠的在她身后响起来:“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姜恒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吹了一下凉风,江敛还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问:“什么?”

姜恒:“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江家大小姐。”

江敛瞥了这傻逼一眼:“如果以前你知道了,那擂台上下手会轻一点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