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369:终于有个眼瞎的了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五分钟后,三个人貌合神离的坐在了同一个餐桌上,每个人脸上都是不同的表情,完全可以现场发挥直接上演一场八点档肥皂剧。

经理亲自过来上菜,临走还依依不舍的,想多偷听一下豪门八卦。

江敛低着头,一脸的无言再见江东父老的丢人状态。

陆厌看了陆太太一眼,留下来一个威胁的目光。

大概意思就是让陆太太自己惹出来的事儿快点解决。

陆太太咳了一声,试图解释道:“小……小敛啊……”

江敛一下子像是被戳中了g点一样,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音调拔高了五个度:“阿姨对不起!!!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的不知道您是陆厌的母亲,我还以为是gank过来的粉丝。”

陆太太抖了抖嘴角:“没事……没怪你没怪你,我就是想来见见你,这件事情也是陆厌考虑不周。”

莫名其妙躺枪的陆厌:“?”

没爱了呗。

真就是亲妈了呗。

什么锅都能甩到他头上?

陆太太瞪了陆厌一眼,示意他闭嘴。

行吧。

陆厌默默的拿起桌上的咖啡,不说话。

两个女人一台戏,独留男人活受罪。

自己亲妈,打不得骂不得,还能咋办。

江敛是真的没想到第一次见到陆厌他妈是这种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场景,别说给个好印象了,形象都全毁了。

江敛生无可恋,仿佛已经脑补到了陆太太丢一张一个亿的支票到她脸上,叫江敛离开她的儿子。

所以那时候她到底是拿着钱离开还是离开还是离开……

就在江敛内心小人脑补的疯狂的时候,陆太太已经收拾好了情绪,豪门贵妇就是贵妇,就像是刚刚尴尬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翘着兰花指端起咖啡来抿了一口,第一句话就打碎了江敛脑力无限的脑补状态。

陆太太对江敛道:“你能看上陆厌是他的荣幸,你不要紧张,我和他爸都非常好说话,陆厌要是敢欺负你了和我们说,我们保证胳膊肘往外拐把他扫地出门,你完全不用担心家庭和睦的问题!”

江敛:“……”

家……家庭和睦……

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这不是才确定男女朋友而已么……

江敛一时间有些恍惚。

为什么陆太太这话讲得会有一种“终于他妈的把这赔钱货给脱手”“二十多年了,终于有个眼瞎的看上他了”的庆幸感。

江敛突然有种小绵羊即将落入羊圈的感觉,她有些不自在的往后挪挪屁股,扯了扯嘴角:“阿……阿姨你放心,陆厌对我很好。”

陆太太:“那就好那就好。”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被戳破身份就尴尬的一批,纵使是江敛都有些受不住了。

陆厌看出来了江敛有些不自在,小声和江敛说了一句:“要不你先溜,我来处理。”

江敛早就坐不住了,就等着陆厌这句话了,一时间江敛连这样好像不是很礼貌都管不了了,对陆太太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陆太太:“去吧去吧。”

江敛连忙尿遁溜了。

现在桌上就陆太太和陆厌两个人了,陆厌一脸“我就知道会出事情”的表情对陆太太说:“当时怎么说的?说好不会被发现,你坚持超过十分钟了吗?”

陆太太:“……”

陆太太咳了一声,明明做错事了还理直气壮道:“这不是没出什么事情嘛,小敛她也没什么不自在啊!”

江敛险些尴尬到把地板给抠穿了,陆厌也不知道陆太太为什么还能振振有词的说江敛不觉得尴尬。

所以说这些年爸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真的是辛苦他了。

陆厌叹了口气:“趁着她上厕所去了,你快走吧。”

陆太太:“我不,我还没问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谁追的谁,怎么好上的……”

陆厌打断陆太太的孜孜不倦,“回头我和你说,你先走吧。”

陆太太:“我还见不得我未来儿媳妇了不成??还是你怕我从儿媳妇嘴里套出来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陆厌:“乱七八糟想什么东西,我和你未来儿媳妇难得有二人约会时间,您老是不是非要来插一脚。”

陆太太:“……”

陆太太讪讪道:“那……那行吧,你们玩,我先回去了。”

陆厌的脸色终于轻松了不少,“我送你下楼。”

陆太太:“算了,我自己回去。”

陆太太不情不愿的提拎着包,不情不愿的站起来,不情不愿的朝门口走去,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回头来,表情有些严肃:“陆厌!”

陆厌刚刚松懈的神经又被陆太太给搞得紧绷了起来,“怎么了妈?”

陆太太恶狠狠道:“你们小年轻谈恋爱我不管,但要是被我发现你和人家江家的小姑娘谈恋爱只是觊觎人家的家庭背景卖身求荣的话!看我不让你爸把你打死!”

陆厌:“……”

陆太太放下一句狠话之后,一撩头发,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了。

陆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点给了陆太太一种他要当倒插门女婿的错觉,总是被她这么一惊一乍的吓一下,陆厌真的很佩服他爸这么多年都没有神经衰弱。

江敛足足在厕所磨叽了十几分钟,出来的时候还做贼似的在转角处张望一下,待看到餐桌上只有陆厌一个人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悻悻然擦了一把汗走出来。

江敛在厕所都蹲麻了,虚脱似的靠坐在凳子上,“你妈……”

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算了……”

陆厌说了一句:“我懂。”

他把切好的牛排递到江敛面前:“我妈从小被家里人宠坏了,后来又嫁给了我爸,一辈子除了‘今天吃什么’‘明天穿什么’和生了我之外,就没遇到过什么头疼的事情,有的时候脑回路有点不正常,你以后熟悉了就好了。”

江敛:“……”

以后,没有以后了。

再多来几次这种场景,她能直接尴尬到当场自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