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在网上人肉一个人这么简单轻松了,头发丝一根那么小的细节,都能顺着牵出一头大象来。

她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沈幸光会神神叨叨的突然挂断电话。

她唯一的一次手贱就造成了这样的大规模惨剧。

江敛还在头秃怎么搞,然后陆厌就打电话过来了。

江敛恹巴巴的接了电话,“喂。”

陆厌那个狗东西居然还颇为愉悦,“要叫老公就明着来,又不是不让你叫,在网上骚什么骚。”

江敛:“…………”

她都快抓狂了,陆厌这幸灾乐祸的语调简直让江敛吐血三升,“我真的就是随便骚一下,一下而已!谁知道会被当场抓包。”

江敛不去看网上的风雨血腥都能想到她现在是在怎样的刀尖上,如果诅咒能成真的话,那不止江敛,估计她上至祖宗十八代,下至儿孙七八堂,都已经被挫骨扬灰了。

陆厌格外干脆道:“都这样了,公开吧。”

江敛还要倔强:“我不。”

反正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她又不是没被太太团diss过,等过段时间风声下来了,自然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陆厌叹了一口气,“那行吧,打游戏吗?”

江敛道:“你不去看比赛复盘,研究对手资料,打啥游戏?”

陆厌道:“测一下枪支数据,需要个人肉沙包,老王几个人被教练抓去复盘了,帮个忙吧。”

陆厌自己双开也能干的事情,非得叫上她。

江敛翻了个白眼,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开游戏。

江敛开了个人机房间,把陆厌拉了进来,尽职尽责的当人肉沙包,还尽职尽责的开麦当陪聊。

这个时候江敛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侧过头去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江沉的。

江敛下意识的头皮一紧,然后对陆厌说了一声:“我去接个电话。”

陆厌回道:“好。”

江敛摘掉耳麦,然后走到窗台前,接通了电话,“哥。”

江沉道:“在魔都怎么样?”

江敛道:“挺好的,同学也很照顾我。”

江沉对她说:“江绎也在那边,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你难得出趟远门,保护好自己。”

江敛笑道:“知道了。”

江沉又叮嘱了她几句无关紧要的东西,江敛总觉得江沉问这么多是为了什么事情做铺垫,或者是在犹豫到底问不问某个问题。

江敛就主动道:“哥,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江沉那边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他咳了一声,终于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那个,你有男朋友了吗?”

江敛:“……是的。”

江沉嗯了一声,没有太大的反应:“江绎告诉我的,是陆厌吗?”

江敛下意识的瞥了一下电脑那边,心不在焉的回答:“是啊……你认识他吗?”

江沉:“首富家的独子,不认识也得认识。”

江敛:“……”还挺出名的。

江沉:“你和陆厌是因为游戏认识的?”

江敛用脚尖划着圈圈:“是去年暑假的时候,我去cdg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就认识上了。”

江沉:“谁追谁的?”

江敛小声道:“他追我的。”

江沉:“他人怎么样?”

江敛:“很好啊……对我也好,脾气好性格好,很照顾我。”

江敛默默的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这条五毛记得打钱。

江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些人面前说过多少陆厌的好话了。

要是被陆厌听到,那他肯定能嘚瑟的上天去。

江敛本以为江沉只是随口一问,结果江沉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当年你姑姑也是这样的。”

江敛当即心里一咯噔,感觉不太对劲。

江沉:“傅群主动追的姑姑,后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本来爷爷就不是很喜欢傅群,后来又出了那样的事情,爷爷就一直不是很反感商宦人家。”

江敛其实也对姑姑的事情有所耳闻,是因为当年生育傅北的时候出了差错,傅群的疏忽导致的姑姑难产去世,所以江司城就一直和傅群的关系闹的挺僵的。

傅群也怂,硬是这么多年都没和江家有过接触。

江敛忍不住替陆厌说话:“陆厌又不是傅群。”

江沉:“我知道,只是老一辈对门第观念是最看重的,如果这件事情被爷爷知道了,指不定爷爷会不会认同你们的关系,你也知道爷爷最喜欢你,他一向古板。”

江敛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了。”

江敛就挺替陆厌委屈的。

陆厌虽然说出生在这种家庭里,但除了骚浪贱之外,基本上没有一点富二代的架子,而且不像是那些人一样在家里啃老当名媛少爷。

至少他现在的成就的确是靠的自己。

挂了电话之后,江敛喝了口水清清嗓子,然后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走回去,把耳麦戴上,“我回来了。”

陆厌“嗯”了一声,“家里人的电话?”

江敛:“嗯呢,打电话来关心我一下。”

陆厌一言不发的装弹上膛,砰砰砰的打完一梭子的子弹,才突然道:“我没聋。”

江敛:“……”

其实有些事情说明白了也不太好,陆厌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傅群。”

江敛:“……我知道啊。”

陆厌:“算了。”

江敛:“……”

这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耳机两边的氛围就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

江敛也说不上是什么诡异,就总觉得空气中浮动着莫名的尴尬,尴尬的她能用脚指头在地上把五十八层楼高的地板给磨穿。

陆厌把几个新出的枪支数据都测算了一下,已经是十一点了,江敛想着明天下午陆厌还要比赛,就主动说,“要不你先睡了吧?”

陆厌:“好,晚安。”

江敛一头雾水,“晚安。”

气氛着实诡异。

江敛回想了一下刚刚和江沉的对话,觉得即使是陆厌耳朵尖,听到了电话那边江沉在说什么,那也不至于一个人生闷气吧?

所以他到底咋了?

想不通,想着想着江敛就骂了一句。

妈的狗男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