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341:被江绎当场抓包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二傻子的模样,烟烟都不相信池望能拿到金锅。

她翻了个白眼,也不打击少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冲劲,“那你加油,我先去观众席了。”

池望眼巴巴的道:“你在哪个区?第几排啊。”

烟烟:“d区,第二排,你抬眼就能看到。”

烟烟走出休息室,正遇到在外面吹逼唠嗑的老王和李叙。

烟烟顺便问了一下,“江哥呢?”

老王拿着烟的手点了某一个方向,“在那儿呢,和警察一起商量怎么处理刚刚那事儿。”

烟烟也是想去找江绎处理这件事情的,闻言之后对老王示意似的点点头,“谢了。”

老王:“对了对了,弟妹你刚才在外面和那个闹事的女粉说了啥?为啥她一下子就不撒泼了。”

烟烟笑的森寒,“让她退学,这种人,教出来也是社会败类,光是拘留一下怎么够。”

老王:“……”

李叙:“……”

本来两人看到烟烟和池望腻腻歪歪,心里酸酸的同时也十分向往女朋友这种生物。

但现在两个单身寡王心里同时冒出来一句话。

——女人太可怕。

江绎那边花了好一段时间处理好了那个粉丝的事情。

本来那个女粉丝还是觉得丢个矿泉水瓶子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批评教育一下就是最大的惩罚了。

但是她完全不知道给cdg拉了这么多赞助,一举让cdg跻身一线豪门战队的江绎的口才是有多么的可怕。

最后江绎面不改色的吹逼,“我们家队员那双手投保千万”“平时开瓶盖都舍不得让他们亲自上手”“比赛前一个小时出现这种问题,输一场比赛可是百万级的损失”,两个过来调解的警察哪儿见过动不动就百万千万的架势,目瞪口呆。

最后结果是将那个女粉丝拘留收押,当然学校那边,别说江绎,烟烟都不会放过,一定要让学校退学处理。

今天是星期四,通过了解之后才知道她是高三的学生,逃课来看的比赛,父母匆匆赶到之后也是一脸懵逼和茫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应该在教室里上课的女儿会出现在这里。

后来得知她购买的观众票高达四位数之后,女粉的爸爸脸都绿了,匆忙查看了自己的银行卡流水记录,连警察都劝不住,直接上演了家暴现场,一时间整个房间里乱作一团。

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江绎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从观众席那边绕去了选手后台。

比赛还没开始,观众席上的粉丝们十分嘈杂,人头攒动,这里走走那里动动。

江绎在要转进后台通道的时候突然瞥到某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江绎整个人脑袋上顶着黑人问号脸,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迅速转过头去,看向刚刚惊鸿一瞥的地方。

那边江敛拿着票,一边看着票据上的坐席数字,一边一列列的找着自己的位置在哪儿。

江敛顺着一排排的座位看过去,兄妹俩心有灵犀的对上了视线。

两张同样懵逼的脸,同样呆住的视线。

江敛:“……”

江绎:“……”

两个人大概隔了有十米左右,中间隔了一列人头攒动的观众席。

默默对视三秒之后,江敛攥着门票猛地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

下一秒江绎也反应过来了,嗓门直接穿透了声音鼎沸的现场传到江敛耳朵里。

“——你给老子站住!!”

江敛:“……”

粑粑救命!!!

江绎这个常年和网瘾少年呆在一起,导致他自己也不经常运动快要变成夕阳红老人的身体,自然是追不上江敛这样的小年轻。

约莫过了三分钟,江绎直接打电话来给江敛。

江敛没敢接,江绎直接发微信。

老哥:给我滚到后台入口这边来。

老哥:五分钟之内,我看不到你的人,你就完了。

老哥:微笑。

江敛看到这个死亡微笑的表情,瑟瑟发抖的咽下了一口唾沫,距离江绎给她发消息已经过了两分钟了。

早死晚死都是死,不如早点结束这痛苦的一生。

江敛怀揣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把手机揣回兜里,转身往回走。

她还没和江绎说自己会来魔都,即使是因为社团公事,但她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江绎肯定会以为江敛是借着公事的由头办私事谋私利。

江绎一向对她和陆厌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格外敏感,现在被江绎看到她在这里,江敛都已经预料到江绎要炸毛的反应了。

江敛垂头丧气的走向后台入口。

门口守着两个工作人员,是防止观众粉丝去后台gank选手的,没有工作证不允许进去。

江绎看到江敛,先是对俩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们战队的工作人员,工作牌丢了,我先带她进去了。”

说完,江绎就瞪了江敛一眼:“给我进来!”

江敛脖子一缩,怂怂的跟着江绎走了进去。

进了后台就没有外面这么吵了。

江绎转过来看江敛,一脸“家门不幸”“家妹不孝”的表情,“你!……”

江敛立马开口试图解释:“社团锦标赛也在魔都!!我是来当社团后勤的!!只是顺路来看看比赛而已!!”

虽然这个解释苍白无力,但总比她为了看陆厌比赛特地翘课来一趟魔都的好……

“你……”

江绎默默看了江敛好几秒,江敛一脸无辜外加“来看比赛真的是顺路”的表情。

江绎突然叹了一口气,“在一起了?”

果然。

瞒不过老哥。

江敛对手指,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在……在一起了。”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江敛的莫过于江绎,虽然已经有所察觉,但是听到江敛亲口承认的时候,江绎还是心肌梗塞了一下。

那感觉就像是从幼苗开始养的大白菜,还没长多大就被猪给拱了似的。

江绎的语气跟老父亲似的沧桑无力,“多久了。”

江敛干巴巴的道:“春节……春节那会儿在一起的。”

江绎算了算日子。

那不是他还和江敛在重庆的时候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