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但在张素英眼里,傅家就已经是她所能接触到的最有钱有势的豪门了,富足悠闲的生活和在重庆的提心吊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连张素英都明白了为什么应晚挤破脑袋都想嫁进豪门来。

她并不懂exile只是傅家游戏公司研发出来的其中一个游戏产品,只是听说了江绎的公司居然比exile还要大还要有钱,不由得愣了半晌。

张素英想在才想起来江敛和江绎从来都没有和她提过江绎是做什么的,到底能赚多少钱……一直都只是她一厢的以为江绎在帝都扎根,最多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但谁知道江绎居然这么厉害。

一时间张素英的脸色变化莫测,懊恼和后悔简直肉眼可见。

如果知道江绎能在帝都站稳脚跟,还能有这种地位,当初就应该在江敛问她跟不跟着他们的时候答应下来,也总好比在傅家寄人篱下,看人脸色。

应晚看到江敛居然会主动来傅家,倒是有些愣然。

江敛抬眼看过去,看了眼应晚,淡淡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这是应晚五十岁的生日,但是保养得当的女人可以说是看不到什么岁月的痕迹。

即使是当年在重庆,应晚都是这么的年轻妩媚,身上成熟矜贵的气质倒一点都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女人,也难怪傅群会忤逆傅母的意思也要把应晚给娶回家。

“来了啊……”应晚:“你坐会儿,吃个午饭再回去?”

明明是亲母女,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却没有任何亲昵的称呼。

江赢是江司城次子的消息应晚还不知道,江敛和江绎与江家已经认了亲的事情也没有传到应晚耳朵里,傅母理应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然两个人现在就不是现在这种态度来招呼她坐下。

起码应晚不会相安无事这么几个月真的没来找过江敛和江绎。

江敛把手上的锦盒推到应晚面前,“我等会儿还有事,就不吃了,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傅母刚刚在江敛面前落了面子,有些悻悻然的想找话题,“包装挺好看,买的是什么啊?”

江敛简洁道:“玉雕。”

傅母还以为是那种网上买的几百块钱的玉雕摆件,不以为然,只是应晚把锦盒打开之后,无意间扫了一眼里面的玉雕,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不是年后那几天在瀚海国际买排行五百万成交的帝王绿么!”她下意识以为江敛买不起这种东西,脱口而出,“你不会买了个假的吧!”

说完之后傅母也觉得自己一时激动下有点失言了,毕竟谁送母亲生日礼物送假货的。

应晚一听到这东西值五百万,也是面色一变,“太贵重了……”

江敛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道:“我和我哥的一点心意,一百万的拆迁款就当做是姜恒大师的雕工,也不算太寒掺吧。”

江敛在说“大师”两个字的时候都觉得牙酸。

好好的猛男来搞玉雕这种细致活,不仅没有因为雕刻雕的心急火燎把金主的玉料捏碎而被砍死,居然还在帝都混的风生水起。

江敛一查才知道姜恒这个名号在帝都有多出名,基本上经由他之手的玉料,价格翻一翻都算是少的了,名人效应再加上姜恒一年出不了几个成品,预约又得看运气预约,姜恒挑着选金主。

谁家要是收藏了姜恒的一份作品,那可算得上是十分有牌面的事情了。

江敛对姜恒带有傻逼滤镜,所以没把姜恒看成一回事,但是在傅家人耳朵里听起来,那可是算得上非常有面子的一件事情了。

边上凑热闹的傅家亲戚想上手来摸,但是又生怕碰坏了,“这个雕工和风格……的确像是姜大师的手艺……”

只是应晚看到这件礼物,江敛又说拆迁款也在这件礼物里包含着,脸色一下子就不太好了。

如果单看这件礼物的价值,肯定是非常高的。

甚至这群傅家亲戚还在羡慕应晚的好命,前夫的孩子都这么有出息,一出手就是这么贵重的礼物,改嫁居然还嫁的这么好,所以这个世界活的最好的永远是漂亮又有野心的女人。

但是应晚才知道,她上次那件事情就已经和江绎给撕破脸皮了,怎么可能回头还给她送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

这件作品雕刻的非常好,反弹琵琶的敦煌天女像是活物一般栩栩如生,只是下面一块玉皮雕刻成了莲花的底座,明明白白的镌刻着要赠与谁,连年岁和生贺都雕刻的一清二楚。

这个玉雕再贵重,也只能当成是炫耀的资本摆在家里而已,不能变现。

这种价格的东西也只有顶级的收藏家才会收藏,但有哪个顶级收藏家会愿意购买收藏这样一个指名道姓送给谁的生日礼物。

除非是古董物件和镌刻着名人名字的。

但是应晚并不是什么名人,而且她还没死呢!

即使是有人愿意购买,价值也会因为下面的刻字大打折扣。

本来傅群愿意把张素英接来傅家住,还是因为那一百万的拆迁款,想要占为己有作为公司周转。

应晚也愿意把钱拿给傅群。

但是江敛明明是知道她要把拆迁款变现的,却硬是要来这一出,傅群的心思就完全破裂了,等了这么久都拿不到钱,应晚都不知道公司的运转在江绎的刻意打压下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但偏偏这群人像是看不懂脸色似的,一个劲的夸应晚命好。

“这个雕工……不愧是姜大师的手笔。”

“几百万的帝王绿的确只有姜大师的雕工才体现得出价值。”

傅母不懂这个,只是知道这个玉雕的价值不菲,明明之前还对江敛不以为意,现在就突然热络了起来,“人家孩子也算是有心了,你怎么还板着一张脸。”

应晚有苦说不出,甚至在这么多人羡慕的目光之中,只能挤出一个笑:“不是的……只是我有点激动,难为孩子们这么上心了。”

江敛挑了挑柳眉,慢条斯理的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