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302:炒冬瓜这两年的队员工资是不是不太行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问:“听你的口音,川渝那边的?”

何依然道:“四川的。”

江敛问她:“你有手机吗?”

何依然不知道为什么江敛的话题转的这么快,愣了一下,但还是呐呐的回答:“有……”

江敛道:“以后他们再欺负你,用手机偷偷录音,偷偷录像,然后发到网上曝光他们,懂不懂?”

何依然明显不太敢,“爸妈务农,干活累……不让我惹事。”

江敛刚刚顺手而为已经用了她这十八年来积攒的所有好心了,她不是活菩萨也不是警察,不想管这么多闲事。

既然受害者都想息事宁人,那江敛也没什么理由多说什么。

“那行吧。”江敛把手上的烫伤膏药塞她手里,对何依然道:“回头记得再擦擦,我走了。”

何依然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

江敛已经转身走出了好几米,闻言头也不回的挥挥手,顺手拿起手机来看时间。

然后她就看到了江沉还没有挂断的电话。

江敛:“…………”

她硬着头皮把手机贴到耳边,“堂哥……你怎么还没挂呢?”

江沉那边也不知道出自于什么原因没有挂电话,很明显是听了全程,本来漠然的语调带了点笑意,“有问题吗?”

江敛有点绝望,虽然事出有因,但是光听语音,刚刚对那俩傻逼说的话怎么都像是街头斗殴的小太妹。

本来按照江沉的做人处事,指不定会上来就教育她一顿礼义廉耻,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可以说脏话什么的。

江敛都已经挖空心思在脑子里组织了五百字的悔过小作文的时候,却听江沉突然说:“刚刚下手轻了,以后遇到这种人往死里打就是,打死了我给你兜着。”

这类似的话当年乔笙也和她说过。

但乔笙本来年轻的时候就是不学好的大姐大,和江沉这样根正苗红的红三代不一样。

饶是江敛也没想过江沉会这么说。

江敛不太好意思的咳了一声:“我不会主动惹事的,堂哥你放心。”

江沉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说了一声“好”,“你先回家吧,我挂了。”

江敛是那种从长相到气质涵养,看上去都非常好说话和软糯的一个小姑娘。

那种像是丝绸一样温和的感觉,从小到大不知道欺骗了多少老老少少。

就连沈幸光也被她骗了好久,在江敛把骚扰自己的人打得住院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闺蜜其实是个藏得极深的暴躁老姐。

但也许是从小过于独立,江敛在心里有了一套非常完整的以自己为中心的三观。

比如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又比如说少管闲事少生气。

人世间的破事这么多,如果她把这么多年来遇上的破事都管上一管,那她人生的理想就不是毕业搞钱了,而是去监察机关充满正义感的度过一辈子。

惊蛰过后,花月正春风,帝都已经回春了,沈幸光在搜刮了自己一衣柜的衣服之后堆满了整张一米八的床,然后第无数次发出了“好烦啊没有衣服穿”的感叹,当即在某天早上强制性的拉着江敛去逛街。

那天晚上江敛上分外加直播到深夜,顶着两个硕大的眼袋就被沈幸光给拉上了出租车。

江敛打了个哈欠,不是很情愿的靠在沈幸光的肩膀上,试图继续打盹,迷迷糊糊道:“你自己去买衣服不是很好……干嘛拉上我这个半残人士……”

她困到睁开眼睛看东西都是重影的。

沈幸光伸出手指来,在江敛面前晃了晃:“你最喜欢的那家海鲜自助餐我约了两天。”

江敛听到“海鲜自助餐”这几个字终于掀开了一丁点眼皮。

沈幸光的语气充满惊喜:“等会儿正午十二点的座位,运来的帝王蟹和澳龙都是新鲜的。”

江敛在瞬间把自己还遗留在床上的三魂七魄抽离了回来,魂魄归为之后立马直起身子来,一本正经的呲溜了一下口水,“事不宜迟,那咱们先吃为敬。”

结果到了那家海鲜自助餐的时候,沈幸光突然想把江敛拉到对门那家女装店去看看,“反正还有二十多分钟,咱们先去逛逛。”

江敛本来都把上自助餐玻璃门把手的手指被沈幸光硬生生的扯着转了个弯,她眼睁睁的看着玻璃门后陈列的餐前小点和各种蛋糕离她而去。

等江敛坐到饭桌边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神志不清了,就连平时不喜欢吃的饭前餐点也吞了两个。

沈幸光是个穿着高跟鞋能逛街四个小时不喊累的奇女子,江敛自觉在这方面抵不过她,对沈幸光表示极度的钦佩。

江敛看着沈幸光买的差不多了,侧头看玻璃窗外,对沈幸光说:“下雨了姐妹。”

沈幸光随口道:“没带伞啊,要不再逛会儿等雨停?”

江敛:“……”我感觉这不太行。

出租车进不了小区,要是打车的话还得带着这七八袋的新衣服顶着雨跑回去。

江敛寻思着这个商场好像离炒冬瓜的训练基地不是那么的远,就打电话给江绎,让江绎送她们回去。

epl春季赛开始了,前几天炒冬瓜打完了第一轮比赛,第二轮还没开始,江绎也没事干,江敛的电话一打过来就随叫随到了。

江敛坐在凳子上,看着沈幸光还在买衣服,而自己边上已经放了近乎快堆成小山似的口袋了。

江敛:“光儿,我哥来了,我先帮你把这些衣服搬过去。”

沈幸光在比划一件月白色的开衫,闻言“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江敛就吭哧吭哧的左右手各拎着口袋走出去。

江绎把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江敛把东西都放进车子里的时候,斜觑了一下车牌,“你新买的车啊?”

江绎:“借池望的,我的车没油了。”

不是江敛看不起代步车,只是想着池望手上那快六位数的江诗丹顿和这辆老几年旧款的本田车,二手大概三四万都买得起……

江敛:“……炒冬瓜这两年的队员工资是不是不太行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