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285:把江敛给卖了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司城面前是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江赢不在了,但幸而还有两个和他极为相似的孩子。

江司城近乎是没忍住的老泪纵横,颤抖着唇角,“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江司城看上去真的非常不想走,甚至还有在这里住一晚上的打算,但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在外面待太久,而且出来也没有带警卫员。

江二伯看着江司城的样子,终于说了一句让江司城满意的话。

“小敛小绎,你们不如……去江家看看吧?父亲看到你们开心,是真的挺想你们的。”

江绎也不是无业游民,春节假期刚过,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而且他面对这些亲属也不如江敛一个女孩子处理的体贴。

于是江绎想了想,决定把江敛给卖了。

“小敛……不如你和爷爷去吧?”

江敛:“……”

如果不是江司城在的话,江敛指定会问江绎一句“你真的是亲哥吗?”

江司城眼里的期待太明显了,江敛也不想扫了他的兴致,反正也是在帝都,来去一趟也不麻烦,况且她现在还是对这个爷爷印象挺好的。

江绎亲自把三个人送出去。

江二伯还想去搀扶江司城,被江司城莫名其妙瞪了一眼之后便不敢再上手了。

江二伯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儿又做错什么了。

出门的时候大门处有两个台阶,江司城下大门阶梯的时候步履缓慢,撑着边上的白色大理石扶手下来。

江敛见状之后赶忙上前搀扶,“您小心些。”

江司城顺势把手搭在江敛的手背上,苍老的手微凉,“不碍事。”

江敛没接话,但是一路上都搀扶着江司城走。

江二伯:“……”原来如此。

在江绎说爷爷找到他们时的犹豫,以及江绎之前告诉她江家世代从军的时候。

江敛大致就能猜到她爷爷应该是在部队里有些声望,甚至可能军衔不低。

但即使是江敛对江家的背景有所心理准备,但车子直接开入部队家属院的时候,江敛还是愣了好久。

警卫员上前来开门,想搀扶江司城,但被江司城挥退了,反倒是转过身来看着江敛。

虽然依旧板这一张严肃的脸,但江司城连手肘都稍稍向外张开一点,和腰侧留了一丝缝隙,像是等着江敛像之前一样来搀扶他。

这个老爷子又古板又严谨,像是不知道怎么对待江敛这个从小在外面长大的孙女,别别扭扭的想当一个威严的长辈,但是又怕对江敛太严肃,导致江敛对他留下一个不亲近后辈的形象。

嗯……

一个别扭又有些可爱的老人。

江敛没忍住笑,主动上前去搀扶着江司城,搭话道:“您走慢点。”

江敛不知道的是江家除了她早亡的大姑以外,还没有直系的女孩子,而且晚辈都是当做未来的军人来培养的。

对于江家后辈来说,这种家庭的印象和长辈在部队的人脉,极少数有江家的晚辈在长大后选择不去军队发展。

像是江敛,如果当初江赢没有出事,她应该也会被江家军事化的家风给教导成一个坚毅的姑娘,甚至会走上家族传统的老路也说不定。

江司城带江敛看了很多好东西,都是有关于她父亲的。

如果他找不到江敛和江绎,这些东西也许会一直尘封着,甚至看一眼都能想起来伤心往事。

而江敛的到来,这些东西便成为了这对爷孙快速拉近关系的桥梁。

江敛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到父亲这么多年轻时候的物件。

江敛的指腹在一张张的照片中划过,老照片上,父亲年轻时的意气风发和对着镜头懒洋洋的样子,和江敛为数不多对于父亲的记忆完全重合。

那时候江绎和江敛都是叛逆的熊孩子,兄妹俩在家天天在家就跟打仗似的,不是江敛把江绎的东西给玩丢了,就是江绎又把江敛给弄哭了。

江赢总是会抱着几岁大的小江敛,戳戳江绎的额头,慵懒的样子不像是在训孩子:“你看看你是怎么做哥哥的,妹妹才多大……”

江敛窝在江赢怀里对江绎做鬼脸,被江赢发现之后捏了捏脸,“别以为我不训你了,欺负哥哥这么好玩?”

那大概是江敛童年最快乐的时候吧。

这么回头一想才发现,江赢的那种懒散的气质,居然和陆厌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江敛抿唇笑。

看照片,别的不说,就是长相,父亲大人是真的优秀。

光是江敛江绎的长相,还有离过婚也能嫁来帝都的本事,应晚的魅力十分出挑,年轻的时候应该不乏追求者才是。

难怪当初江赢一个“农村小伙”的身份都能让应晚那种等级的美人看上。

江司城让江敛一边看着,一边和江敛说着当年的事情,“当时你们父亲失踪,因为一些政治上的因素不敢大规模搜索,怕被一些人找到可乘之机,所以只能私下里慢慢打听,这一打听,就打听了几十年,如果能早点找到,也许你父亲就不会出事,你们也不用吃这么多苦。”

当时江赢去世的时候江敛还很小,甚至不知道她再也见不到父亲了,老来丧亲之痛并不是江敛能够体会到的。

江敛缓声道:“您不用自责什么,都过去了,爸爸他……在重庆,您可以去看看他。”

江司城又颤抖着连连说了好几声好。

时间渐晚,江司城纵使是身子骨再硬朗,也扛不住精神上的不济,只能依依不舍的把江敛放走。

江家人大概是早就打算好了江敛和江绎也许有一天会来江家住,甚至都没带江敛去客房,而是带她去了一个早就准备好,一看就是小姑娘的房间。

江二伯道:“房间里东西都有,你安心睡一晚上,明天再走。”

江敛已经做好今天晚上回不了家的准备了,答应的十分乖巧:“麻烦二伯了。”

小姑娘懂事伶俐,江二伯不由得想到了自家的臭小子,看着江敛的眼神跟看着自家亲闺女似的,“哎,都是自家人,不麻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