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虽然傅夫人像是被江家流放了似的,但依旧是江司城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所以江沉找到应晚之后,应晚的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和傅夫人有关。

谁知道江沉过问的却是有关于江赢的事情。

当时应晚有些慌神,强作镇定,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江沉。

“我遇到江赢的时候他是一个国企的小员工,即使是结婚之后我也很少……近乎是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他家里的事情,他灌输给我的形象就是一个从农村里出来的男人,家里面的人似乎都是农村人,他只说过他母亲去世的很早,但没有说过父亲的事情,我就一直以为也是去世了。”

“……没见过,我真的没有见过他的家里人,据说是因为他家里穷,亲戚都不愿意来往。”

“他的身体很好……对,没有失忆,没有得病,当年去世是因为车祸。”

江沉和应晚一问一答,在几句之内就掏出了应晚所知道的一切。

她的神色茫然,像是不知道江沉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来打听江绎的事情。

应晚似乎对这个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丈夫了解的少之又少。

江赢没有失忆,甚至没有难言之隐,还和人在外面生了孩子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他都愿意把手链留给江敛,却从来都没有和江敛说过有关于江家的任何一些事情。

他把他是江家人的身份掩藏的很好,重新杜撰了一个不存在的家庭,这么多年把妻儿骗的信以为真。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仿佛一切事情的真相都被江赢带进了另一个世界,变成了一抔黄土。

……

江绎和江沉足足在包间内坐了一个小时。

江绎消化着这个摆在明面上的事实。

认亲而已,又不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和你妹妹妹根本没有血缘关系!”这样日狗的剧情。

而且江沉还和他说,之前江老爷子见过江敛,只是没有戳破身份,他很喜欢江敛,能江敛教得这么好的江绎他一直在想象着是什么样子的,想着能在元宵见他们一次。

目前看来并不是坏事。

江敛从小就讨人喜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把街坊邻里老师亲友哄得服服帖帖,都认为江敛是个乖巧懂事(划掉)又有上进心的小姑娘。

江家人应该会喜欢江敛这样的小辈。

那对江敛来说,应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吧……

江绎坐在车上的时候有些茫然。

他的手指指腹盖着那个“亲缘关系确认”的印章,想着江家的威名和江沉的军衔,有些消化不了。

他甚至还有点怕这个鉴定报告是假的。

但江家人造个假的鉴定报告来骗他,图什么呢?

江绎在社会上打拼这么多年,如今要在帝都立足根本,自然会打听帝都的势力和圈子,方便日后站队。

江家的如雷贯耳不像是陆家那样,一提起陆家近乎都会被打上“全华国最大的地主”“万恶的资本主义”“除了有钱还有地”“家里的花坛都是用金砖贴的”之类的标签。

其实如果江司城的大女儿不嫁给傅群,甚至这些名媛太太富家小姐在讨论八卦的时候都不会谈论到江家,因为江家从来都是在军中发展,很少沾染那股子势利,并不是普通的商宦人家能讨论的。

江绎一时间都接受不了这个事情,更别提江敛了。

本来今天江沉就想把江绎带去江家给江司城瞧瞧,但是江沉看江绎对这件事情有些恍惚,便作罢了。

但现在快到家了,江绎想着要怎么和江敛说这事,突然觉得还是先去江家帮江敛探探底好一点。

如果又是和张素英那边的亲戚一样,那不认亲也无妨,他又不是养不起江敛。

江敛要是喜欢热闹的话……那、那大不了他就去给江敛搞个嫂子回来,照样能热闹。

计划通之后,江绎就直接把那份鉴定报告藏了起来,没打算让江敛知道,在吃晚饭的时候装作早就知道有这门子亲戚的样子对江敛说:“那啥……小敛,咱爸在帝都有一房亲戚,我这想着过几天是元宵了,要不咱们去探探亲?”

江敛果然呆住了,茫然的道:“啊?亲戚?”

她怎么从没听爸爸和哥哥说过有过帝都有什么亲戚啊?

江绎:“那什么……”江绎含含糊糊的说:“一些堂亲还有……祖父。”

江敛听到“祖父”两个字的时候,筷子上夹着的排骨直接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

江敛还怕自己误会了祖父这两个词,问道:“是祖父辈的长辈吧?有血缘关系还是那时候拜把子的兄弟啊?”

谁知道江绎道:“就是祖父,明面上的意思,你得叫爷爷。”

江敛:“……”

江敛明显是被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爷爷给惊到了,表情茫然又无措,“爸爸不是农村出生的吗?哥你咋一直没和我说过爷爷的事情啊?”

江绎也是才知道啊说什么说!

家里从来没人提过,江敛以为爷爷应该是去世了,小时候就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情,以免父亲伤心。

后来她长大了,就莫名其妙默认了爷爷已经去世的事情。

江绎也不知道怎么编了,只能含糊不清的说:“一直在帝都,只是很少来往。”

亲生父子又很少来往,爸爸还告诉他们他是农村人对以前的事情只口不提。

江敛心里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大概是因为什么事情闹掰了跑出来闯荡吧……

因为张素英家那边的亲戚闹的,江敛对亲戚这个团体都不是很有好感。

但也是因人而异。

也许是爸爸去世太久了,江敛有些想他,连带着对有着和爸爸一样血缘的那些人怀着一些好奇。

尤其是爷爷。

突然一听江绎说要去爸爸那边的亲戚串门,江敛反而没有去应晚家的亲戚那边串门的不耐烦,而是有些见长辈似的紧张:“元宵啊……没几天了,哥我到时候穿成熟点好还是活泼点好?”

江绎心想他也母鸡啊。

不过光是看江沉那种冷硬的军人做派,就能猜到江家的家风是什么样的。

江绎于是道:“成、成熟点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