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本来以为,陆厌会亲自送过来,她甚至还换了衣服涂了口红,喜滋滋的等着。

然后她等到了外卖小哥的电话。

江敛:“……”

她面无表情的下楼去开门。

凑巧江绎也在楼下,他的助理也在,两个人像是在讨论俱乐部的事情。

江敛和助理见过几次,就随意打了个招呼。

江绎看到江敛穿的规规矩矩还问了一句:“出去玩啊?”

“不。”江敛持续面无表情,“去拿外卖。”

江绎:“……”

拿了外卖的江敛回去,然后坐在餐桌上边打开餐盒边掏出手机。

江绎拿着文件,像是也要出门的架势。

江敛打开微信,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去哪儿?”

江绎道:“有点事,可能中午不回来了,冰箱里有菜。”

江敛说了句“好”,双手在聊天框给陆厌敲字。

江敛:拿到了。

陆厌:感觉你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江敛:……有吗?

江绎出门,去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出公司的时候却径直被一辆开出来的黑色轿车挡住了去路,把江绎的车拦在了后面。

江绎身后跟的助理见状之后连忙上前来,打算和司机说这里不能停车,然后后窗摇下来,露出一张下颌瘦削的脸来。

微弱的光影勾勒出男人坚毅的面部线条,顺着侧颈一路湮没进军装的衬衫领口里。

男人侧目睹过来,看着江绎,“江先生,有空吗?”

江绎挥退助理,蹙眉问:“你是哪位?”

男人坐在后座上,微微仰起头,“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打听点事情。”

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江绎本能的警觉,却在男人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愣了少倾。

“江赢,你认识他吗?”

男人的面容深邃而冷静,看上去不过二十八九岁上下的样子,被车窗挡住一半的肩膀上隐约露出缀有仿刺绣金色枝叶和三颗金色星徽的肩章。

“我们见过一面,在高阳路的一家餐厅里,我叫江沉,中央军区第一军军团高阶shang将。”

……

车子停在了一家幽静的茶座外,江绎的视线扫向窗外,茶座进门的地方有好几个穿着便服但神色肃穆的人走动,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江沉和江绎所在的包间,像是在巡视一样。

江绎手里拿着一张江沉给的照片,是他的父亲江赢和另一个面容极为形似他的男人亲密合照。

这约莫是很久之前的老照片,江赢年轻的容貌和江绎特别相似,难怪当时江沉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能认错。

江绎的目光看着照片,近乎是毫不掩饰错愕和震惊,“你怎么会有我父亲……”

江沉:“你口中的父亲,是我的二叔。”

江沉坐在对面,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敲打在他的心上,“你父亲……有和你提过他家里的事情吗?”

江绎放下照片,想了片刻,摇了摇头。

江沉双腿自然分开,手指交叉搭在桌上,乍一看这个姿势十分放松,但背脊和脖颈挺直,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多年军队生涯里养成的压迫和冷硬。

如果仔细看,江沉和江绎的眉眼都极为肖似,连瞳色都差不多。

江沉没有说是江绎的父亲,而是道:“照片里的这个男人,是我的二叔,这是和我父亲的合照,三十多年前江家遭受过剧变,二叔为了掩护江家人逃离,彻底失踪,找到现在都没有一丝头绪。”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江绎:“我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他从小在重庆长大,按理说他应该不会在帝都有直系亲属。”

江沉摇摇头,问道:“那你有在重庆见过你父辈的家人吗?”

江绎被问的一怔,脑海中竟是真的想不起来他见过任何一个父辈的亲属。

江绎:“没有,只是听说过。”

光是那张照片和江沉的几句问话还不能够动摇江绎心里二十多年的认知,他只是对着突如其来的事情表示的十分震惊。

但是他的认知在江沉接下来的话中被动摇出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裂缝。

江沉:“你父亲没有参过军,但是他送给江……你妹妹的手链是退役军人才有的徽章。”

江绎问道:“你认识小敛?”

“你妹妹在军区军训,我是军区负责的长官,无意间看到了她的手链。”江沉道:“手链上面缀着的徽章,背后刻了三个字,江司城,那是我祖父的名讳,是祖父当年送给二叔的那条。”

江绎的心跳交织成擂鼓,血液在血管中不断涌入跳动的心脏,“你知道这件事情……”

江沉:“我不会没有确定这件事情就贸然来找你。”

其实他要是接触江敛的话会容易的多,但是江沉这辈子冷硬的生活作风导致没有接触过多少女孩子。

坚毅如江沉,第一次有怕的东西,他有点怕这么活泼美好的小姑娘一下子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相比较来说,江绎年长江敛许多,他查过江绎的履历,江绎应该也会比江敛沉稳许多。

江绎从一边的文件袋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江绎面前,“不好意思,之前用了一些手段拿到了你妹妹的dna,这个诊断报告是前段时间才拿到手的。”

墙壁上的秒针滴滴滴的响着,江绎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那份印着“亲缘关系鉴定报告”的文件,打开来看。

第二页,其中另一个检测者的名字叫“江司城”,a4纸下方盖着“亲缘关系确认”的血红印章。

江沉缓声道:“年前曾去拜访过你的母亲,问了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情。”

当时应晚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害怕。

傅群的第一任夫人才因病去世没半年,应晚就嫁进了傅家。

傅夫人其实是江司城的大女儿,当时江司城反对两个人的事情,奈何傅夫人非傅群不嫁,所以婚礼办得极为低调,以至于在圈子内,江司城从来都没有提携过傅群。

这是这个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极少被旧事重提,生怕惹怒了江家。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