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275:我罩着的人只有我能打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江敛把高跟鞋和手上的包包随手放在玻璃台面的桌上,打量着桌上的哪种酒瓶好使,头也不抬的说道:“上次我也把他打进医院了呢。”

那满不在乎的语调让张建松了一口气,转而笑道:“难怪我找人揍他一顿就进医院了,原来本来就是个弱鸡啊。”

所有人都笑了,江敛也跟着意味不明的勾起一抹笑来。

张建:“美女你是哪个卡座的,进来坐坐啊,站着干什么。”

江敛语速缓慢,“仰慕张哥已久,想来敬张哥一杯酒。”

这是一种男人的普遍心理,被优秀的女性当众表达爱慕之情,难免会有些骄傲自大。

张建一下子飘飘然到连江敛过来敬酒为什么不自带酒水的问题都没有注意到,殷勤的给江敛倒上一杯酒,站起来递给江敛。

江敛接过,看着隔在两人中间的玻璃台,扬眉道:“张哥,我都碰不到杯。”

张建一下子恍然大悟,连忙拍开横七竖八的腿,挺着大肚腩从卡座里挤出来,“是我没考虑周全,来来来美女你先……”

江敛端着那杯酒,朝张建笑了一下,差点把张建的魂给勾没了。

没等张建反应过来,江敛突然把酒泼在张建身上,再一脚踹过去,他肥胖的身躯踉跄两下倒在一边空着的卡座上。

周围的人都是一片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建一脚被江敛踹蒙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就见江敛一把抄起一边的鸡尾酒瓶子,“嘭——”的一声在桌沿处砸碎。

江敛反手握着瓶口,在一众陪酒小姐害怕的尖叫声中,狠狠地把玻璃瓶破碎的缺口扎进了张建的大腿里——

张建猪一样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就连夜总会里响亮的电音都掩饰不住。

所有人都没想到刚刚还风情万种的江敛突然发难,甚至离张建近的人身上都被溅上了血,吓得不敢动弹。

在夜总会里巡逻的保镖本来在一边看着舞池里的美女搔首弄姿,这突如其来的动乱竟是让他们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江敛把玻璃瓶从张建的腿上拔出来,张建发出第二声哀嚎的时候才匆匆跑过来。

江敛问乔笙借的人已经在夜总会里的各个角落等着了,一见保镖有所动作就冲了出来。

顿时整个夜总会大厅里混乱如麻,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彻底掩盖住了背景音乐,吓坏了的客人纷纷往外面跑,大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了起来,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江敛带的人足够多的,但这好歹也是在人家老本营,依旧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冲过来妄图解救自己的老大。

江敛把这个破碎的玻璃瓶丢掉,重新抄起一瓶新的,反手就砸在冲过来那个保镖的脑袋上。

他顿时连惨叫都没有就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江敛握着酒瓶的手没松,前面又冲过来一个保镖,江敛直接朝着他的脑袋把酒瓶丢过去。

哐当一声巨响,这个保镖也倒了,没出血,但听的人肉疼无比。

江敛单手解决掉两个保镖,一时间剩下的都不敢来送死了。

江敛把视线收回来,看着卡座里几个还没有跑出去的人,“你们……”

他们都被吓傻了,连忙哆哆嗦嗦的道:“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刚刚还在一起和张建喝酒调笑的好兄弟,现在甚至都敢来帮一下张建,也就这些拿着工资的保镖意思了一下。

江敛啧了一声,撩了撩鬓角的碎发,这么大的动静江敛这个肇事者甚至连皮草披帛都没有掉下来,白皙的天鹅颈在昏蓝色的灯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泽。

江敛:“虽然我已经从良了,但我罩着的人,只有我能打,懂吗?”

张建也不知道听没听懂,鼻涕眼泪和脸上的冷汗混在一起,格外狼狈的疯狂点头。

现在干这一行的打也不经打,要胆子胆子也不行,要是前几年,哪儿轮的上这种人充老大。

江敛啧了一声:“当年我帮乔姐清理堂口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扫大街。”

在这种地方甚至不用说全名,提一句“乔姐”,立马就知道是谁了。

虽然乔姐已经不管事了,但一说起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她之前是怎么立威的。

江敛一说起“当年帮乔姐清理堂口”,张建就猛地瞪大了眼睛,像是终于知道了江敛是谁了。

当初乔笙总是带着一个半大不大的小姑娘,后来约莫是乔笙退位让贤,便让那个小姑娘顶替了她在外面办事。

张建想起来江敛那么小,却比乔笙还要狠辣的手段,惊悸和恐惧令他牙齿剧烈发颤,全身跟颠筛似的抖。

江敛丝毫不在意被张建猜中了身份,甚至称得上优雅的拢了拢皮草,看着因为疼痛而滑落在卡座底下的张建,语气堪称平稳的问道:“所以孟朝当时断的是哪只手?你还记得吗?”

像是在自问,又像是在问张建。

张建的嘴唇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疼痛,正在剧烈发抖,就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抓着卡座的皮套,“我我我我……”

江敛手扶在玻璃台上,穿上高跟鞋,听张建半天没放出个屁来,鞋尖踩住刚刚被碎玻璃瓶扎出孔的大腿肉。

“啊——”

张建惨叫着,江敛听着耳朵难受,皱着眉狠狠的碾了一下,“给老娘闭嘴!”

虽然疼得冒冷汗,但江敛这句话明显是非常管用的,张建的惨叫瞬间堵进了嗓子眼里,扭曲着满是冷汗的脸,不敢再发出惨叫来。

江敛又问了一遍:“左手还是右手?”

刚刚的美人已经变成了张建眼里索命的修罗,张建哆嗦着嘴皮子,声音细如蚊蝇,“左……左手……”

下一秒,江敛就直接利落的拧断了张建的左手手腕。

这种四肢连心的疼痛甚至让张建忘掉了江敛刚刚的警告,瞬间惨叫出声。

江敛知道这种疼痛已经让张建无法忍受了,索性一脚又踩断了张建的一根肋骨。

这回张建彻底晕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