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172:不能说男人不行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谁知道张素英的手机直接提示停机关机了。

张秀春又急又气怕,怕江敛真的去报警。

索性女儿没多久就把手链给要回来了,张秀春着急忙慌的带着女儿赶去江敛家里。

江敛说报警也不是说着玩的。

她是真的报警了。

张秀春来的时候,警官还在江敛家里了解情况,一辆警车停在了楼下,许多人都在江敛家门口张望吃瓜。

张秀春连忙道:“警察同志,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她把兜里的手链拿出来,“小敛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一边的民警接过手链递给江敛,问她:“就是这一条吗?”

江敛看了看,“嗯”了一声,“是的。”

民警把手上的备案本在桌上拍了拍,严厉道:“找回来就行,你们家长一定要好好管教孩子,给孩子树立良好的价值观。”

张秀春平时嘴皮子挺利索,但也是挑软柿子捏,一遇到民警屁都蹦不出来一个,被训的连连称是,“我们家小孩一不小心带回家了,小敛你也是,麻烦人家警察同志做什么……”

江敛对张秀春道:“我放在我自己的房间,她跑到我房间里去顺走了,你管这叫一不小心?”

张秀春:“她、她还小……就是爱玩。”

不用江敛说话,民警自然而然道:“每年过年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主要还是家长教育的责任,别人家的孩子都没有,你该反思反思为什么自己养的孩子有这种小毛病。”

尤其是外头还有这么多看热闹的街坊邻居,看得张秀春脸皮子热,“我一定好好管教……一定好好管教……”

说着张秀春就一把扯着一直低着头的女儿的脖领子,把她带到江敛面前,一脚踢在她的腿弯处,扬声道:“小兔崽子!还不快给姐姐道歉!谁让你拿人家东西的!”

她本来就怕,被张秀春一脚踹在了腿弯上又疼,直接哭出来了,“……当时我拿走的时候你看到了还还给我……明明是你没有还回去……”

张秀春脸上的凶神恶煞顿时僵住了。

江敛挑眉,“原来表姨知道是妹妹拿的啊……那这不是熊孩子手贱,而是成年人偷窃了吧?”她还添油加醋的问民警,“警官,你说是吧。”

张秀春恨不得当场掐死这熊孩子,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我只是觉得那个东西不值几个钱……”

江敛“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表姨觉得东西不值钱才不还给我的啊。”

张秀春觉得自己完全被江敛绕进去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江敛。

民警处理这种事情得心应手,直接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育,训得张秀春这个成年人都抬不起头来,一大一小都给江敛道了歉才算完事。

等把事情处理完,江绎这货不知道是不是和江敛心有灵犀,江敛吃完午饭往床上一躺,江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那什么……小敛……喝多了来接我一下……”

江敛满头黑线的从床上坐起来,“给我个地址。”

江绎大着舌头给江敛说了地址,江敛认命的从床上坐起来,穿上外套去接自己的酒鬼老哥。

索性江绎还没喝高,还残存了一丁点意识让江敛去接他。

江敛接到江绎的时候江绎在抱着垃圾桶大吐特吐。

他那几个发小看到江敛来了,连忙把江绎这个大麻烦丢给江敛,溜的比兔子还快。

江敛把江绎搀扶起来,憋着一口气艰难道:“……哥你是猪吗?自己站稳点,我特么扶不动你。”

江绎:“我要是站……站得稳,早就自己回去了。”

烂醉如泥大概就是现在江绎的状态。

江敛翻了个白眼,吭哧吭哧的把江绎给扶出了包间。

期间江绎还在胡乱哔哔:“小敛我可告诉你了……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到这么大,你可千万不能便宜了陆厌那个狗东西……”

江敛:“……”

她忍住了把江绎丢进垃圾桶里的冲动,咬牙切齿道:“你特么小时候尿床不想被发现丢面子还是我给你洗的床单!”

她正打算出去叫车,大厅里有一桌客人看到了江敛,其中一人扭着头,稍稍辨认了一下,“敛姐?”

江敛循声望过去,对这桌人有点印象,是孟朝场子里的人。

江敛:“唔……你们也在啊?”

“来吃个饭商量点事情。”

江敛点点头,“行,你们吃,我先走了。”

“那什么……敛姐,孟哥和你说了没有啊?”

江敛:“说了啥?”

那人欲言又止,看江敛像是毫不知情的样子,又不太敢说了,“没什么没什么……”

江敛感觉不太对劲,但她现在又带着江绎这个醉鬼,于是江敛对这群人说:“等会儿啊,我马上回来。”

江敛把江绎扶到马路边,拦下了一个出租车,对江绎道:“哥,我有点事,等会儿你自己回家行吧?”

江绎大手一挥,格外豪迈道:“你不知道男人不能说不行吗?”

周围还有好几个也在打车的乘客,当即用那种异样的目光望过来。

江敛:“……”略显丢人。

江敛恨不得现在就把脸给捂住,不太想承认自己和江绎是亲兄妹,囫囵把江绎塞进出租车里,报了个地址,让司机开车。

看着车子开出去之后江敛才转回身,走回饭店内,找到那一桌,问他们,“孟朝怎么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敢和江敛说话。

江敛眉头一跳,料想到是可能出事情了。

像是孟朝这样在灰色产业上混的,差不多都是刀尖上过日子,他手下的夜总会ktv酒吧江敛最清楚,没有哪个是白的清清楚楚的。

江敛抽了个椅子过来,坐到了边上,问他们:“是不是孟朝不让你们告诉我的?”

其中一人讪讪道:“也……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他们都不是一直跟在孟朝手底下做事的,上次第一回见着江敛,还以为江敛是孟朝的对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