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陆厌一把将江敛塞进浴室里:“滚去洗澡。”

陆厌发现根本就不能和喝醉了酒的江敛讲道理,以暴制暴才是解决良方。

大概是平时江敛太理智太克制了,一喝醉了酒,就把十八年来被压制的叛逆的一面露了出来。

被塞进浴室里的江敛安分下来了,陆厌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根烟来,抽的沧桑无比,一路过来活像是被江敛折腾的掉了层皮。

江敛吃了醒酒药,又去泡了个澡,出来之后酒已经醒了一点了。

但她今晚上实在是喝得太多了,一时半会儿还不能从“智障江敛”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她意识的清醒跟不上身体,身体不飘了,看东西不重影了,但意识依旧没迷迷糊糊的,导致她完全没注意自己把睡衣给穿反了,还极为淡定走出来,安详的躺在床上,把被子一拉盖好,“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喝成这样,明天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陆厌:“……”

他现在有点分不清江敛到底是清醒了还是依旧醉着。

陆厌去浴室拿了个毛巾来,包住江敛的头发,“给我起来,头发都还在滴水。”

江敛在洗完澡之后完全没有擦头发,长发把枕头和睡衣面都给打湿了。

陆厌只能扯着江敛下床,把湿的枕头给丢到一边,把干的枕头拿过来放着。

江敛被穿反了的衣服就这样吧,等第二天早上醒来让她自己看看,免得到时候对喝醉酒之后干的傻逼事情不承认。

江敛现在活像是个十级生活残障人士,任由陆厌给把毛巾垫在背后,去找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江敛就在吹风机的呼呼声中说道:“你是第二个给我吹头发的人,之前是我外婆,后来我外婆迷上赌钱,就再也没给我吹过,小时候有一次冬天洗完澡,我自己去用吹风机吹头发,头发一不小心卷进了吸风口,差点把我头皮薅下来,从那个时候我就不喜欢用吹风机。”

不只是不喜欢,甚至有些害怕,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才好些。

陆厌给江敛吹着头发的动作一缓,明白江敛不会莫名其妙的提起她的外婆。

那这次去喝酒八成也是因为她。

陆厌其实不太了解江敛家里的情况,和江绎相处久了,偶尔会听江绎说一嘴,只知道他们和母亲关系不好,外婆还是个赌鬼。

江敛不说,陆厌也不想去平白挖她的糟心事。

这次喝醉了,江敛倒是不藏着掖着了,愿意和他说。

陆厌把江敛的头发给吹干,揉了揉她的脑袋,“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想了,等醒来之后什么都过去了。”

江敛居然还点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但你是不是忘记说了一句奥利给。”

陆厌:“……”

-

奥利给:倒过来念是给力哦

啊啊啊我被困在副本里了现在才出来,我吐了,遇到一群演员,以后我再也不再要更新的时候打本了,一个小时的本我打了六个小时,翻车无数次,中途换了四五波人,我要被演员气死了(安详躺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