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222:(四千字)回老家

听书 - 陆神女友是陪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次的主播娱乐赛水分极大,在第二天公布出来的时候底下的评论清一色的都是diss那几个非法组队的主播的。

因为陆厌在直播间里夹带私货帮江敛报仇,这波节奏把那几个主播带的痛不欲生,奖金拿到了,但是订阅大幅度减少,名声也极差。

江敛这个时候已经被期末考试折磨得痛不欲生了。

江敛学的专业背的东西又特别多,哪怕能上帝都大学的都是学霸,但临时抱佛脚的不在少数。

比如说沈幸光,这学期浪的飞起,临到头来拿着一大堆复习资料背得生不如死。

这是最后一科的考试了,他们考试的座位是学号排序,桌子左上角粘了考生的资料条,找到位置坐进去就好了。

“兄弟你这课准备的怎么样?”

“不太好啊,好不容易大学离家远,都玩疯了。”

“那你分级考试多少分啊?”

“七十多分吧。”

这句话一出,顿时在周围引起了一片佩服羡慕的瞩目。

“牛逼啊,七十多分。”

“我都没及格。”

“等会儿考试的时候兄弟你稍微通融通融,我下学期要不要补考就靠你了。”

“我和你说要是被发现了,我就是把小纸条一口吃下去也不会牵连到你!”

传小纸条是各朝各代,乃至各个年龄阶段的学生必备技能,通常被某些学生熟练应用,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大兄弟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的七十多分能在这片区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我……我尽力吧。”

江敛找到自己的位置,在那几个大兄弟前头一坐下去,顿时就有人认出了这个新生里的风云人物。

“我日……是状元小姐姐……”

“状元,那成绩肯定很好吧……”

“我和你说你别把主意打到人家头上,她一拳能锤死三个你……”

江敛:“……”

八卦她的时候能小声点不。

考试时间一到,考卷发下来,江敛就捏着笔开始写。

江敛这学期事儿多,没把太多精力放在学习上,有些题目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她下意识的咬着笔头想题目,突然一个纸团就以抛物线的弧度准确的抛到了江敛手边。

她清楚的听到身后那个大兄弟激动的“卧槽”了一声。

江敛都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边监考官就走了下来。

江敛顺势一把给捂住,假装认真写题。

等老师一走过,她身后的大兄弟就压着嗓子喊她,“小姐姐……劳驾把纸条给你前面的……”

江敛低着头,用余光小心翼翼的瞥着监考老师的动向,见老师没注意到这边,才将纸条往前面抛。

等差不多过了半小时,前面那兄弟才把写满了答案的纸条以一个s形的蛇皮走位不断往边上传,保证能造福到周边所有有需求的大兄弟。

然后纸条传着传着,就传到了江敛手上。

江敛:“……”

她本来是想当做没看到往后头传,但是目光一瞥瞥到了上头写着的选择题答案,这他妈的简直错得离谱。

江敛手有点痒,没忍住,把原先大兄弟的答案给划了,然后把自己的答案写了上去,就当给自己积福了。

离考试结束提前三十分钟可以交卷,江敛又检查了两边自己的卷子,确定的确没什么毛病之后就交卷离开。

事后考试时间结束,那几个哥们立刻凑在了一起,问传答案的兄弟,“你这个答案怎么写了又划掉了啊?”

那兄弟也不知道,接过答案纸一瞅,“这选择题不是我写的啊。”

所有人顿时一脸懵逼,然后找到第一个看到这被划掉答案的小纸条一问,才知道到把答案纸传下来的是江敛。

“我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这纸条不会是状元小姐姐看不下去给我们改的吧?”

他们找到考场里还算是成绩好的一个兄弟对了一下答案,道:“我的答案和上面写着的这个差不多,被划掉的写的是什么玩意儿,错一半了。”

众人震惊。

我日,还真是状元小姐姐帮忙改的答案啊。

学校论坛谁说状元小姐姐高冷不近人情的!散播谣言的出来挨打!

这分明就是人美心善的仙女好不好!

呜呜呜看来今年可以过个好年了。

江仙女已经回宿舍开始收拾东西了,准备等沈幸光考完之后就回家去,她现在在打电话问江绎寒假要怎么安排。

江绎:“都行啊,回老家还是出去旅游?反正只要不在帝都就好。”

江绎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歧义了,让江敛忍不住笑:“回老家吧,外婆身体不好,就别出去旅游了。”

“对了。”江绎:“我是这样想的,今年过年回去和她说说,把她接到帝都来住,我在帝都买了房子,差不多年后就可以住进去了,如果她不想来帝都也行,我就找个保姆去照顾她。”

江敛扯了扯嘴角,“保姆就算了吧,三天两头有人催债,你也不怕吓到人家保姆。”

江绎那边顿了一下,像是吸了一口烟,“总不能一直这样。”

江敛一边慢慢的将桌上的书放进行李箱里,一边讲电话,“不然还能怎么办,你指望她能不赌?这都多少年了,要收手早收手了。”

江绎:“那明年把她接到帝都来吧,在帝都她还能赌不成。”

江敛收拾东西的手慢了下来,想到了外婆如果到了帝都的话八成会和傅家扯上关系。

一牵扯到傅家就没什么好事。

她闭了闭眼睛,有点烦躁。

江绎:“这件事情你不用多想,你好好学习就行。”

江敛:“哥,你什么时候放假?”

江绎:“还得半个月吧,这些小兔崽子不能早放出笼,不然等年后回来一个两个狐狸尾巴都藏不住,难管。”

江敛想了想:“那我先回去看看,这么久了,有点不放心。”

江绎:“你自己决定吧,她要是还在赌的话……辖区民警的电话你还记得吧,能把她送进去几天是几天。”

这串电话号码可是她从小到大记得最牢的电话,江敛叹了口气:“好,我知道。”

电话一挂,江敛就点开了购票软件,先把机票给买了。

没多久,考完试的沈幸光也回寝室了,为了漂亮只穿了一层风衣,冻得都在哆嗦,不断搓着手。

“终于解放了,晚上吃好吃的去啊。”

江敛放下手机,笑笑:“好啊,想去海底捞。”

吃饭的时候江敛和沈幸光说她过段时间就回老家的事情。

沈幸光“唔”了一声,咽下嘴里的肉块,“回去看你外婆?”

江敛涮着锅里的毛肚:“是啊,肯定又惹了一屁股祸。”

沈幸光:“也就是你还这么上心了,换做是我,我早就把她丢养老院自生自灭了。”

江敛淡淡道:“总归是我外婆,不能坐视不理吧。”

她订的票是五天后的,刚好错过元旦小高峰,春运正式启运,回乡的民工也多。

回到家,江敛就上游戏,准备来一场紧张刺激的排位,正巧陆厌看到她了,邀请她。

陆厌开了麦,声音刚睡醒似的,带着点低低的沙哑,“考完了吗?”

“今天刚刚考完。”江敛想了想,还是觉得得给陆厌说一说,“对哦,我过几天要回老家,开学了才回来。”

电话那边陆厌沉默了良久,“……我发现你已经不能用小没良心这个词形容了,丧心病狂也不为过吧。”

江敛也十分无辜:“这个也不能怪我吧,家里的事情谁想得到呢。”

陆厌:“不打了,不想打。”

江敛:“我日,不准演我!!”

最后陆厌还是忍着火气打完了这一把游戏。

江敛:“那我走的那天你来不来送我?”

陆厌已经被江敛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还有个偶像包袱挑着,那他现在和舔狗有什么区别。

陆厌揉了揉太阳穴,叹气道:“来,几点?”

他妈要是知道他追个小姑娘能沦落到这种地步,肯定敲锣打鼓,宴开百桌来把这件事情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来笑话他。

真他妈丢人。

到了江敛赶飞机那天,陆厌开车过去,莫名的有点像是当时第一天见面的时候。

她来的时候提了个箱子,回去的时候还是一个箱子,就带了几件冬天换洗的衣服就塞满了。

陆厌下车来,把行李箱给江敛放到后备箱去,江敛先上车,十分熟练的系上了安全带。

陆厌这个人吧,外型条件是真的不错,不乱搞,从来都没有绯闻缠身,江绎也是电竞圈内的人士,不存在看不起陆厌这个职业,甚至不得不承认陆厌真的是近几年难得的一个全球现象级的电竞选手。

为什么江绎这么排斥陆厌,江敛想来想去,也只能用陆厌长得太骚包和为人不正经这点理由。

毕竟不可否认,陆厌真的算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青年才俊了。

陆厌长相五官其实还挺冷漠傲然的,山根高挺气质有点懒散,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副散漫的模样,只有打比赛的时候会沉敛下来。

不熟悉他的人会觉得他非常难相处。

但熟悉的人才知道他是真的难相处。

江敛在副驾驶上,哼着歌歪着脑袋悄咪咪打量陆厌。

陆厌的手腕很白,但不是那种苍白,小手指一侧的尺骨茎突,再往上就是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指节。

江敛晕车,不敢玩手机,无聊到只能数陆厌的眼睫毛玩。

一个红绿灯,陆厌停下车来,开口道:“好看吗?”

江敛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反而眨眨眼睛,格外诚实道:“好看。”

帅,真的帅。

光凭一张脸就够杀进娱乐圈了。

陆厌:“看一秒一百块。”

江敛:“包月吗老板?”

陆厌:“包,办个证还能包年。”

江敛无知无觉的上套了,“啊?证?”

陆厌侧头看她,挑眉,“结婚证。”

江敛:“……”

论骚还是陆神骚。

车子很快就开到机场了,江敛下车,接过陆厌递来的箱子。

江敛:“我先走了昂。”

陆厌忍不住问了一句:“小没良心的,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吗?”

江敛莫名的“嗯?”了一声,“回头游戏一起上分?”

陆厌:“……”

他没什么温柔可言的揉了一把江敛的发顶,“算了,回头到了给我发消息。”

江敛忍住笑,“知道了,你快走吧。”

陆厌转身走了,江敛看了看周围,都是步履匆匆的行人,没人注意她这个方向,才松开行李走上去喊了一声,“陆厌!”

陆厌转过身来,下一秒温香软玉就抱了个满怀。

江敛踮起脚尖来努力够着陆厌的脖子,轻轻抱了一下,到松开来半秒都没有。

“我先走了,下飞机再和你说,回聊。”

江敛难得一次主动还有些不好意思,趁着陆厌还没反应过来就推着行李箱跑向了安检。

陆厌的脚像是长了钉子似的走不动路了,在原地像是个傻逼一样站了好一会儿,满脑子都是江敛突然贴上来的温度和触感。

等陆厌反应过来的时候,江敛这小丫头早就跑的没影了。

陆厌叹气,对着空气说了声:“回聊。”

江敛难得主动,但是每次主动都能要了他半条命。

两个多小时的飞机,江敛下飞机之后还得做高铁,然后再转大巴车,最后是公交车才能回去。

江敛才下飞机,到转盘拿行李的时候给外婆打了个电话。

没接。

江敛已经习以为常了,点了重拨。

大概拨了三四次,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江敛听着电话那边嘈杂的背景音,外加几句听不大清楚的带着方言的脏话,皱着眉问:“你又在麻将馆?”

“没、没……我在菜市场买菜呢。”

江敛听着外婆传来的声音,面无表情的提着行李走出机场,也不戳穿她,“那多买点菜,我晚上要回来。”

外婆愣了一下,“你放寒假了?”

江敛嗯了一声,“就这样了,我赶高铁呢。”

江敛挂了电话,外婆这边把手机放进兜里,她的牌友已经在不耐烦的催促她,“快出牌,等你老半天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