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那年以后,幸福长久

听书 - 锦衣娘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京城的荷花开了又谢,一晃十多年过去了。

又是炎炎夏日,边界的战事平了,朝廷几经周转总算是稳定下来,百姓的日子好过了,朝堂上氛围也融洽许多。

过去的十多年里,朝廷经历了几多风雨。

成帝因久卧病榻,立不满一周岁的太嫔之子为太子,朝中大臣议论纷纷,就连那太嫔,也就是现在的太后也几次三番的哭晕过去——婵夏却是知道,那绝对是纯吓哭的。

诸臣乌央乌央的跪了一片,想请昔日的太后出来主持公道,迎先帝回朝,偏偏身子骨一直硬朗的太后听到成帝重病后也跟着一病不起了。

一时间舆论的压力落在当朝第一权阉于瑾的身上,一堆文臣言官恨不得抱着柱子,于公公若不能把先帝迎回来,只怕那金銮殿必要磕死一片。

手握禁军虎符的于公公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绝对的魄力,派大军由太保符辙亲自监军去迎接先帝,经过一番恶斗总算是接回了先帝。

可人还没接回来,先帝就死于“暴疾”。

可据京城小报可靠消息——就是连载督主家的小心肝的那个京城小报,说这先帝根本不是死于暴疾,而是在回朝的路上死性不改,见着窑子就进,看到良家女子就要抢,结果染了不干净的病,这才死在半路上。

这种不干净的皇家秘史,自然不能外传,那小报捕风捉影只刊登了几十张就停了,正因如此才更显其真实性。

婵夏对于瑾这腹黑手腕直呼内行。

符辙对先帝可是满腹仇恨,恨先帝夺了他挚爱的点娘还不善待她,现在先帝落他手里,还能有个好?

就得挑着最不体面的死法给他,然后还得闹得满朝皆知!

先帝死讯传回来时,婵夏高兴的多吃了两碗顺心面条,于瑾看着她笑得那么灿烂,跟着也多吃了一碗。

先帝跟她的关系,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婵夏,就为了看她一个笑脸,就为了让她多吃两碗面条,先帝这老狗死得挺值的。

朝中大臣死了心,老皇帝没了,成帝又病病歪歪就剩一口气,只能让小皇帝登基,于瑾等忠臣良将监国。

好在这小皇帝登基时天空出现了龙吸水的奇观,于瑾等人又是堪用的,大燕不仅没乱,比之前甚至更昌盛富裕,那些摩拳擦掌准备添油加醋写死宦官的史官们,竟挑不出于瑾半点毛病。

这位于公公堪称大燕史上第一辅政良臣,他要是称第二,没人能说自己是第一。

虽是太监,却满腹经纶能文能武,辅佐小皇帝励精图治,收边境失地,出生入死,不仅夺了被割出去的地盘,还擒敌军元帅,斩拉特皇子于大军当前——虽然有小道消息说,那拉特的皇子是出言污蔑了于公公的夫人,说夫人整日查枯骨烂肉,是个下作的女人。

话都没骂完,就遭了天谴,具目击者称,拉特皇子当时在马上一愣,然后跟僵尸似的蹦了下来,在大军面前搔首弄姿,不堪入目,于公公趁机将其斩首,只有跟在他身边的忍冬听于瑾小声嘀咕了句,这迷幻针剂量有点大,回去后要好好说说阿夏。

让她好好做药,迷迷糊糊的瞎鼓捣,看这剂量大的,都让人说胡话了呢,就说是一孕傻三年吧,她也不能这么傻啊。

彼时的婵夏怀胎足月,于瑾知道她有孕以后就借着收服边境的噱头,领着媳妇跑边境待产,刚好借着打仗的功夫,分散一下他这因为媳妇怀孕不能研究生命起源的注意力,把那无处安放的精力都用在打仗上。

等他拎着敌将首级回营,忍冬添油加醋把于瑾是怎么护着她的事儿一说,婵夏高兴的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孩子就生了。

这个出生在军营的大儿子被于瑾起名为于循,虽于瑾夫妇对外宣称这是他们的嫡子,也入了于瑾这支的家谱,但满朝文武包括小皇帝的亲娘,一致认为这是于公公从于家旁系抱养来的。

太监么,大家都懂。

大概是盼嫡子盼疯了,随便挑了个像他的孩子就说是亲生,大家看破不说破,毕竟于公公手握重权,骂他媳妇一句拎着刀带人就能杀敌军里砍脑袋玩...算了,他开心就好。

于循人如其名,没有辜负他老子对他的期待,从小就特别严肃,循规蹈矩,极看重规矩与法制,长得像于瑾,性子更像。

婵夏眼看这孩子小小年纪被他爹养的跟个小老头似的,只能含恨咬手绢,都怪于瑾跋扈,当初给娃取名的时候,她寻思叫烧饼、火勺、串串,叫什么不好?

非得弄个老气横秋的名字,儿子真被他养成行走的大燕律法宝典了!

这孩子横看像于瑾,竖看向于瑾,比婵夏还要稳重,婵夏幻想中的儿子,应该是在她跟于瑾吵架时,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跟她一起讨伐那个一吵架就跑路的死太监。

事实却是,她一发脾气,死太监带着他那少年老成的儿子,父子俩健步如飞地跑路,边跑还边交流一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之类的话。

任凭婵夏在后面怎么叫阵,这爷俩秉持着撩了狠话就跑的原则,让婵夏数年如一日的郁闷。

白日里在厂卫看着于瑾这一本正经的冰块脸已经很解压了,回来还要对上一张小冰块脸...

婵夏一拍腿,再生一个像自己的女儿,二对二不就得了?

拉特已经被于瑾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了,于是夫妻俩把目标对准了南夷,伐南夷,创造了丰功伟绩的同时,顺手把二女儿于微生下来。

生完孩子婵夏特意忍着困意,仔细瞅了瞅,发现眉宇之间有几分像自己,这才满意地睡去。

总算是有帮手跟那大小冰块脸打擂台了,满足啊。

然而高兴了没两年,婵夏发现这个长的像自己的闺女,性格还是...像她爹!

比老大的话还少,最可怕的是,这孩子好像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有一年为了救小皇帝,于微从树上摔下来胳膊骨折了,当时小皇帝差点没吓尿了,站在那嗷嗷哭。

比他还小几岁的于微用看二傻子的眼神默默关爱了小皇帝一番,然后抽出银针封住痛感,在小皇帝目瞪狗呆的表情里,自己拿布把骨折的胳膊吊起来,动作犹如行云流水,看的小皇帝头皮发麻。

从头到尾,一声没哭。

婵夏和于瑾对此十分惊讶,这孩子才六岁而已,怎么会针灸和复位?

于微用跟她老子一般云淡风轻的口吻淡淡道:阿娘在国子监讲课的时候,她在窗外玩时,“顺耳”听了几句。

国泰民安,验尸的案子越来越少,婵夏闲着没事儿,就在国子监办起了验尸学堂,全国各地只要是掌管狱事的官员,定期都要过来培训。

于瑾这套先进技术推广后,冤狱越来越少,只是因为课程颠覆了仵作行当常规内容,入门极为困难,许多官员都被教得提泪纵横,感觉自己科了个假举。

好在婵夏足够耐心,一遍遍的教,推广开来大有裨益。

那么多科考上来的官员都要花费大量时间背诵学习的知识,被个六岁小娃熟练掌握了,婵夏还是挺受打击的。

她当年也学了大半年才懂啊,这丫头一听就会了?

大概看出夫人受刺激,那个数十年如一日护短的大太监和蔼地把闺女抱起来,充满父爱地说道:不愧是我闺女,阿爹这就带你把医书临摹三遍。

感觉怀里的小糯米团子僵成一坨,于瑾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小丫头还想欺负她阿娘,早了几年。

教育完闺女要懂得彩衣娱亲,晚上又过去算计媳妇,看,没你男人我帮你镇着,你连咱家老二都比不过,更不要提出了名的大燕神童于循小朋友了。

婵夏再次受打击。

二对二的计划又落空了!三个冰块脸站一排,集体鄙夷她的智商?

她这天下第一仵作的地位,有点保不住啊!

虽然她不死心,还想再生一个,可是无论怎么使劲都怀不上了。

于瑾觉得频繁生子对她身子不好,直接做了点手脚,俩孩子对他而言足够了。

前世他在孤身一人,从没想过会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家庭,有那么可爱的夫人,还有两个聪敏的孩子,有儿有女,人生足矣。

一晃小皇帝龙性初成,大婚在即。

对历经了两代太上皇驾崩的大燕来说,这是天大的喜事。

京城四处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氛围,唯有督主府内阴沉沉的。

这股阴沉沉的压力,全来自于瑾,这个掌握了大燕近二十年的第一大太监,此刻正板着脸,冷眼看着那黄衣少年。

“师父,您就别生我气了,我这不是舍不得您吗?”

卑微的小皇帝小心翼翼地揣测于瑾的脸色,连尊称朕都不敢用,见于瑾脸绷得跟什么似的,忙给师娘使了个眼色。

师娘帮我啊!

到底是婵夏亲自接生的孩子,婵夏一看小皇帝给自己使眼色了,忙笑道:

“相公啊,关于陛下亲政这事儿,你看要不要再缓缓?”

“你闭嘴!一个妇道人家,干涉朝政,成何体统?!”于瑾罕见的跟爱妻说了狠话。

边上坐着的于循于微兄妹同时垂眸,就连嘴角那嘲讽的弧度都跟他们老子一模一样。

阿爹又在那装了。

这人前吼阿娘一句,人后指不定要被踹多少次呢,老男人嘴有多厉害,晚上阿娘拎着刀追的时候跑的就有多快——你有能耐撩狠话,有本事别跑啊。

对于自家爹是什么尿性,俩性情稳重的孩子看破不说破。

毕竟阿爹除了对阿娘怂了点,对他们还是很下得去手的。

“大哥,妹儿,你们俩替我说两句啊!”小皇帝没了师娘的支援,只能压低声音对看戏的于家兄妹求助。

于瑾已经连续一周在朝堂上请旨,自称身子不行,要趁着小皇帝大婚时荣休,将朝政归还给小皇帝。

小皇帝连续驳了他好几次后,他索性称病不上朝了,急的小皇帝直接登门拜见,就差跪地上给他磕几个了。

“前年你非得把兵符扔给我,今年连督主都不想做了...师父!你不能不要我啊!”

小皇帝差点嗷一声哭出来,大喊一声,师父,我一人承受不来啊!

于瑾太阳穴跳了跳,他让阿夏多跟小皇帝亲近,明显是错误的决定。

几个孩子是一起长起来的,这小皇帝就是婵夏抱大的,跟婵夏自己的儿子也差不多,性子也像婵夏,没脸没皮,嘴还特别甜,从小就学着婵夏抱于瑾大.腿,撒娇起来就没完没了,脑袋一根筋也像婵夏。

别的皇帝到了能亲政的年龄,恨不得马上踹翻辅政大臣自己撸袖子干,这位倒好,今儿头疼,明儿脑热,三推两推的拖到大婚也不想亲政。

明明是个强人相,偏偏有个爱撒娇的心,被婵夏带成了皇帝界一朵爱撒娇的奇葩。

比起两位太上皇性格上的缺陷,这位倒是一点坏心眼没有,可这种粘人精的性子,却是让于瑾头疼不已。

“陛下,臣年事已高——”

“你昨天还抱着师娘从宫里走出去了呢,我亲眼看着你从慈宁宫抱出了宣武门!你老什么老?!”

小皇帝倒吸一口,这位帝师,你睁着眼睛说瞎话,良心不痛?

师娘昨日进宫陪太后说话,出来时不小心崴脚,师父是一路把师娘抱出来的,看得太后泪眼汪汪,羡慕的长太息以掩涕兮,拽着小皇帝一通絮叨,先帝死的太早啊,看看人家两口子这日子过的,哀家看着眼热啊!

小皇帝现在想起他母后那响入云霄的哭声,脑瓜仁还大呢。

于瑾对小皇帝的控诉装作听不见,继续说道:

“你师娘也年纪大了——”

小皇帝又是倒吸一口气,指着婵夏那张脸说道:

“师父你看我师娘,比我母后还年轻许多,我母后为了跟师娘一般青春永驻,从她那买了多少胭脂水粉了?”

赚钱的时候说自己是不老小甜甜,想撂挑子跑路的时候在那睁眼说瞎话?

“总之,臣得告老还乡了。”他还得趁着身子骨硬朗,带着媳妇走走名山大川,看看四时不同的景色,为了大燕操劳近二十载,也差不多该休息了。

要不是这个粘人精小皇帝死缠烂打,于瑾两年前就走了。

小皇帝看他软硬不吃,师娘也帮不上他说话,眼珠一转,上去一把握着于瑾的手,来回摇晃。

“师父~师父啊~我最爱的师父,我那青春永驻的师父,你再帮我管两年,就两年嘛~”

于瑾被他摇出一身鸡皮疙瘩,满脸的嫌弃。

“噗。”婵夏没憋住。

这一幕,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啊。

这个被于瑾夫妇从小抱大的小破孩,一有事求于瑾就这样。

小时候还是个奶娃,做起来还堪称可爱,这么大人了还用这一招,就有点那个了。

“撒手!”于瑾的嫌弃已经控制不住了。

“你不答应,我就不撒手!你吃饭我也黏着你,你跟师娘睡觉,我就躺你俩中间——啊!”

小皇帝惊险躲过于瑾飞来的一脚,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门的方向跑,头也不回地喊道:

“就这么说定了啊,师父你不能走!你踹我就是舍不得我,打是亲,骂是爱,稀罕不够上脚踹!师娘告诉我的!”

于瑾被他气得手用力地拍桌子,听着妻儿无情地笑声,眼一眯,怒瞪着婵夏:

“都是你教的!成什么样子!”

“他跑路的样子明明像你啊...”婵夏挺委屈地小声哔哔。

“至多一年,一年后无论他软磨硬泡,我都不会心软!”于瑾撂下狠话,没有什么能阻挡他跟媳妇游山玩水的向往!

“师父,我听到了!”小皇帝把头又探回来,兴高采烈地伸出两根手指,“一年少了点,最少二十年,师娘说的,童叟无欺,我还是个孩子——啊!”

小皇帝惊险地躲过师父丢过来的杯子,心里却是快乐无比的。

有师父在,他心里总是踏实的。

一年后

“师父!我还是个孩子啊!你不能走!”

五年后

“师父,你看,我孩子还是个孩子啊,你不能走!”

终于,某天夜里,于瑾带着媳妇连夜出城,只留下一封信和厂卫提督的大印,小皇帝坐在龙椅上哭成一百多斤的宝宝。

虽说他现在已经能亲政了,可是看不到师父师娘甜蜜的日常,总觉得心里少了点啥。

最亲近他的人不在身边,这万里江山都显得寂寞无比。

直到他打开信,看到师娘写的年年岁末来相见,这才破涕为笑。

对嘛,师父家的大哥还在,妹儿也在呢,这叫跑的了师父跑不了家人啊,有这俩人在,还愁没见面的机会?

于是噙着贼笑的皇帝连夜拟诏书,封于瑾嫡子于循为异性王,世袭罔替,接任太傅帝师一职,于微为永清公主,接任大理寺卿,跟婵夏一样查遍天下冤狱。

师父不在了,他还有两位家人帮忙呢,谁让于家的哥儿姐儿脾气都随师父,面冷心热听不得撒娇,他们俩要是不服,他就学师娘,一通彩虹连环屁,还愁身边没帮手么?

御书房内奸笑声连连,奔赴塞外的马车里,却是唉声叹息。

“清儿发现咱们不见了,会不会哭鼻子?”清儿是太后的闺名,这些年她跟婵夏早就成了闺中密友。

一想到皇帝和太后那俩爱哭包抱在一起哭唧唧,婵夏有点于心不忍。

“她哭自然有人安慰,闻人‘老’大人怕是踩着风火轮就去了。”于瑾酸溜溜地说道,老字,一定要咬字清晰些,对于闻人染比他显老这件事,于瑾一直颇为得意。

虽然媳妇跟他过了二十几年了,一想到闻人染看她那色眯眯的眼神,心里还是不爽,逮到机会就要踩几jio。

“好端端的,你提卓文干嘛?不过卓文这些年倒是一直没续弦呢。”

婵夏知道于瑾不会说没有根据的话,如果于瑾说的是真的,那忍冬可要伤心了。

“左边是我闺中密友,右边是我好姐妹,我可真是左右为难啊。”她叹了口气。

于瑾把她的脸扶正,认真道:“你替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操了太多的心了,你现在要关注的人,是我。”

婵夏灵光一现,突然明白了。

“你这么死乞白赖的撂挑子走人,甚至不惜把累人的活都丢给儿子——该不会是看我和清儿走太近,你吃醋了吧?!”

“怎么可能。”于瑾言不由衷,哼了一声。

清儿清儿清儿,一开口就是那个爱哭包!

他要是早知道媳妇跟那爱哭包好的跟什么似的,当初就不该让她与那爱哭包亲近,搞的那老爱哭包黏着他媳妇,老爱哭包生的小爱哭包缠着他,给这粘人精母子打了小半辈子的工!

什么功成名就,什么权倾天下,对他而言都不如陪着眼前的俏佳人来的重要。

婵夏看他这口是心非的德行,心里好笑,面上却要绷着,省的老男人跟她恼羞成怒。

看着于瑾,婵夏的眼眶有些热。

他还是跟当初那般,仪表堂堂品貌非凡,岁月虽然没有在他的脸色留下太多痕迹,可是双鬓细看,已经有了几根银丝了。

这些年俩人忙忙碌碌,却也没忘了甜甜蜜蜜,现在朝廷总算是能撒手了,小皇帝在俩人合力养育下,也不负众望成了明君,虽然爱哭爱撒娇心软了些,但身边有于循这样的果断的人辅佐着,彼此互补,倒也不会出大的差池。

只是时光偷走了她和于瑾太多的相处时光,婵夏不由得感慨道:

“我是笃定决心了,未来数十年直到我们黄土白骨,都不会把注意力分散到别的地方,只用心陪你。我再也不出去验尸了,我培养的仵作满地都是!验尸工具我都扔了!”

于瑾嘴角刚扬起,就听马车外传来惊呼声:

“不好了!这有具尸体!”

婵夏闻言,不假思索地从座椅下抽出个小箱子,于瑾挑眉,扔了?

“呃,留了一套做纪念...要一起来吗?查完这个,咱再游玩也来得及!”婵夏干笑两声,凑到他面前轻啄了一口,“其实,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的生命如此多彩,与众不同。”

这些年她不同于其他女子,只能相夫教子,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爱着自己深爱的人,在他为她打造的纯净空间里,恣意生长。

世人皆说仵作下贱,太监薄情,可这两样对她来说,都是融入到生命里割舍不掉的存在。

她享受这份工作带给她的尊严和成就感,也享受跟爱人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

“油嘴滑舌的,快去吧,查完了回来告诉我,我再复验一遍,查错了晚上不饶你。”他眼角含笑。

婵夏小声嘀咕了句老不正经,拎着箱子跳下车,赶着查那具尸体去了。

在她看不见的车上,于瑾勾起嘴角,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说道:

“我,也一样。”

她唤醒了他的味蕾,香了他的世界,不是因为她的好才去爱她,而是因为她的出现让他的世界变的多彩。

她专注工作的样子,是他心里最美的画卷,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厌倦。

舍不得让这只翱翔天际的凤凰被后宅锁住了才华,所以他替她打造了一片能施展在华的天空,让她一飞多年。

现在,她也该歇一歇,陪着他看看这花花世界,过一下属于俩人的二人时光,当然,闲下来偶尔的如今日这般,做一点她喜欢的事儿,也是很好的。

余生共渡且携手,只羡鸳鸯不羡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