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幕——八十幕

听书 - 江湖侠女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七十六幕:

日,内景。

南京皇帝金殿。

永乐皇帝坐殿,众文武大臣位列三班。

信使跪金殿上。

永乐皇帝(白):山东即墨鳌山卫抗倭指挥使王真上表凑安远侯柳升,借在山东剿灭白莲教反贼为由,大肆屠村杀戮无辜百姓,众位爱卿,难道柳升真的会这样做吗?

李牧举(奋勇出班。)

画面打字:李牧举,弹劾大臣

李牧举(拱手对永乐皇帝凑):启凑陛下,现在胶东村村户户,怕都已经成了唐赛儿白莲教余党,安远侯为扫除白莲教余党,进村剿杀反贼余党恐也在所难免,如此,怕是王真对安远侯有所误解。

太监(进来报):启凑陛下,殿外山东蓬莱卫抗倭指挥使卫青,遣信使上表安远侯柳升在山东屠村滥杀无辜,已在殿外恭候。

永乐皇帝(白):宣。

太监(大声):宣山东蓬莱卫信使进——殿——

卫青信使(被宣上殿,跪下,叩头,喊):山东蓬莱卫抗倭指挥使卫青信使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永乐皇帝(白):罢了,将信表呈上。

信表被太监呈给永乐皇帝。

永乐(折开览后,白):如今山东蓬莱卫指挥使卫青又上表柳升屠村滥杀无辜百姓,这便如何是好?难道柳升果真会如此吗?

李牧举(凑):陛下,恐卫青也和王真一样,也对安远侯进村杀白莲教余党有所误解。安远侯进村杀白莲教余党,他们便当成了进村杀无辜百姓。山东与京城相隔遥远,到底安远侯杀的是不是无辜百姓,不能只凭二人一面之词,而冤枉忠心为社稷江山血战疆场的安远侯。

永乐皇帝(点头似有所悟,白):李爱卿说的甚是。

有一大臣进殿。

画面打字:京师彻查使苏定远

苏定远(进殿拱手参见永乐皇帝,凑):启凑陛下,京师人心惶惶流言蜚语之事已经查清,乃一男一女从山东而来,在京师四处控诉安远侯柳升在山东借剿灭白莲教,四处进村残杀平民百姓,如此下去,很快山东胶东就会成为骇人听闻的无人区。

永乐皇帝(震惊,脸色聚变,白):这,怎么会这样?这个柳升,他到底要干什么,赶快宣柳升立刻停止屠村,进京见朕。

李牧举(凑):陛下,京师之流言蜚语,怕是唐赛儿白莲教反贼余党的阴谋。若非这样,京师离着山东如此遥远,平民百姓如何会这么快来到京师?

方定远(白):此事即便就是武林中的人来到京师,但是,他们的哭诉,和真情的流露,已经传遍了京师,京师百姓,无有不信。如今,京师百姓,已经再看到天兵,都如老鼠见了猫,纷纷逃离躲避,如此长久下去,此事再传遍全国,陛下,难道要让全国百姓,在我们天兵面前人人自危吗?此不是长久之计呀,若非安远侯不是在山东屠村滥杀无辜,王真卫青二人职微言轻,又如何敢冒死弹劾安远侯?京师之流言蜚语又怎么会传的百姓人人自危?此决不是空穴来风。陛下,只要宣安远侯柳升进京一审必可真相大白,千万不能任由柳升鋾成大错。

永乐皇帝(点点头,白):好,立刻宣柳升进京。

七十七幕:

日,外景

村中,明军杀人现场。

柳升(跪着,双手从钦差手里接过圣旨,站起来,对钦差,白):赵大人,陛下圣旨如何这般急宣我进京?

钦差(白):安远侯,你杀的这都是些什么人?

柳升(白):白莲教余党。

钦差(白):我怎么看着象是村民百姓?

柳升(白):山东已无好人,何言平民百姓?

钦差(白):难道安远侯是这么认为的吗?好了,赶快跟着我上路吧。

柳升(白):赵大人,难道陛下为此宣我进京?

钦差(白):下官不便多言,到了京城,安远侯见了陛下,自可知晓,安远侯,赶快下令停止杀人。

七十八幕:

日,内景

李牧举府上。

柳升(心事重重的与李牧举对坐,白):李大人,我此番被陛下这般急宣回,没回家先来求见李大人,相比李大人已经知道什么了吧?请李大人指教帮我渡过难关。

李牧举(白):感谢安远侯回来先到我府,安远侯有所不知,我已经为安远侯说了不少好话了,可是,安远侯得罪的人太多了,都好象一定要把安远侯置于死地才善罢甘休,安远侯知道得罪过什么人吗?

柳升(白):我风尘仆仆在山东剿贼,能得罪什么人?请李大人明示。

李牧举(白):如今京城百姓见了天兵就如见了瘟神,弄得朝中恐慌议论纷纷,皇上派苏定远一调查,原来从胶东飞来一男一女两个人当众哭诉你在山东借剿灭白莲教余党,率军惨杀无辜百姓,弄得朝中众大臣议论纷纷都说你该杀,这是怎么回事?

柳升(白):那是我剿贼得罪了武林反贼,他们为了报仇想置我于死地。

李牧举(白):山东即墨鳌山卫抗倭指挥使王真你可得罪过?

柳升(白):我连此人的影儿都没看到如何得罪?

李牧举(白):山东蓬莱卫抗倭指挥使卫青你可得罪过?

柳升(白):此人我更没见到如何得罪?

李牧举(白):如此说来,二人弹劾你在山东借剿灭白莲教惨杀无辜百姓这是真的了,看来京城来的一男一女说的也是实情了。

柳升(白):如果陛下不召我回京,我就把山东白莲教余党全杀完了,有的兵马可能已经快杀到东海边了。

李牧举(白):这也难怪,怪不得在海边抗倭的王真卫青都上表弹劾你。你安远侯好糊涂啊,怎么能这么干呢?你知道这样干是罪不容恕吗?看看你安远侯挺精明,怎么就干出这样糊涂的事来呢?你自己想想,山东每个村里所有的人,连小孩老人在内,会都是白莲教吗?白莲教有那么大影响吗?能连不会说话的小孩都是吗?这说不过去呀。你这样干,要让皇上给你顶着一个屠杀平民百姓暴君的罪名吗?如果皇上这次放了你,皇上自己不就成千古暴君了吗?就是说皇上允许你这样干的,你想皇上会让你这样干杀自己的子民吗?

柳升(脸上猛惊出汗来,手擦着汗白):李大人,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快救救我,如此我该怎么办?

李牧举(白):你说说,为什么这么干?你会傻到这种地步吗?

柳升(白):出征前,我听李大人说山东已无好人了,我这不是想多杀白莲教给朝廷绝后患吗?想给他们杀绝了种,再让他们造反。

李牧举(白):我那不是恨白莲教随口这么说说吗?可是,你想想,会这样吗?你好糊涂啊,安远侯,我没有去山东,难道你到了山东,还会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吗?你怎么能这么干?你赶快向皇上请罪,兴许还能不死,否则必是死路一条。

柳升(白):多谢李大人指点。

七十九幕:

日,内景

南京皇帝金殿上,众大臣站立两旁,永乐皇帝十分震怒的坐在宝座上。

李牧举(凑):陛下,安远侯如今殿外负荆请罪已经有一个时辰了,由此可见安远侯对陛下一片诚心和悔过的决心。

苏定远(凑):陛下,休听李牧举之言,一个犯了死罪的罪臣,仅仅用负荆请罪,就可以掩盖他所犯的罪行而塞住众口吗?

李牧举(凑):陛下,苏定远之言,过于庸俗,并不是为国家社稷着想,安远侯堪称国家栋梁,安远侯可是对陛下忠心耿耿,如今安远侯已经悔过自己在山东的过失,应当念在安远侯忠心于社稷,给安远侯一次悔过的机会。

苏定远(凑):李牧举之言差矣,安远侯在山东所犯罪行,岂能以悔过而论?如果这样,天下百姓又会怎样看待我朝?又会怎样看待陛下?这样又怎么会有利于国家社稷?这样岂不要让天下百姓都骂陛下是暴君吗?要让陛下替着柳升背着暴君的骂名吗?这样对国家社稷又有什么好处?

众大臣(都议论纷纷,白):(李大人说的对啊,天下百姓都恨我们了,还会对国家社稷有什么好处?)(是啊,这不是要让陛下成为千古暴君吗?)(柳升这样没有人性的人,要是不杀,不足平天下民愤。)(该杀,该杀,苏大人说的对,柳升这样发疯没有人性的人,怎能不杀?要是不杀,山东那么多人,都快被他杀光了,而还不杀他,往后天下百姓怎么看待陛下?)(柳升这样的人,他的野性简直令人惊恐,有多少好人冤死在他的刀下,不杀怎能平定民愤。)(这样的人还为他求情,不知李大人是怎么想的。)???????

永乐皇帝(震怒白):众位爱卿,好了,再不要多言,柳升之罪,朕决不饶恕,朕意已决,速将柳升收监,听候发落。

屏幕画面打字和男声同时并进解说:柳升,被永乐皇帝收监后,永乐皇帝再一直没有下令把柳升放出来。直到五年后,永乐皇帝驾崩,宣宗皇帝继位,为了镇压交趾之乱,才把柳升放出来,在阵上被杀死,由此,柳升彻底结束了自己野蛮杀戮的一生。

八十幕:

日,外景

被战火烧的破烂不堪一片瓦罗的洪家庄西门外。

白仁杰白金娥领着一个小男孩在红秀女遇难的地方跪下大哭。

白金娥(哭着对小男孩白):迎生,快,给你姑姑叩头,叫姑姑,让你姑姑看看你,你已经长这么大了,会喊姑姑了。

小男孩(哭着叩头白):姑姑,你看看我吧,我会叫你姑姑了。

小男孩(叩完头被白仁杰抱住大哭。)

白仁杰(哭):妹夫,你的骨肉这么大了,五岁了。

小男孩(哭):舅舅,我姑姑什么样?我怎么看不到她?

白仁杰(哭着白):你姑姑红师姐是个英雄,侠女,我们再永远也看不到她了。

白金娥(哭):师姐,红师姐,姐姐,恶魔元帅柳升终于被杀死了,死在阵上了。

白仁杰(哭):妹夫,大舅哥把你的孩子照顾好了,要是你能看到多好。

白金娥(哭):将军,我来看你来了,你的儿子你看看吧,会喊爸爸了,现在咱们的仇人柳升已经被杀死了,已经遭到了报应。(哭着匍匐在地,悲不欲生。)

白仁杰(白):阿妹,咱们走吧。

白金娥(再次匍匐在地哭):姐姐,师姐,将军,我们就要走了。(放声哭着再不起来,被白仁杰拉着抱着小男孩从空中飞走了。)

剧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