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除了鸣神夜千十之外,其他人影似乎对于法济斯的突围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他和两名骑士冲到了面前,才发现,这些躲在阴影出的根本不是什么人类,而是如同泥巴那般融化的肉块勉强维持着人形。

这些人形的肉块连接在一起,将骑士们围在中间。

其中一名骑士因为这触目惊心的场面动作一滞,就在这时人形肉块抬起那勉强能称为手臂的肢体,朝着那名骑士挥出,肢体末端变为利刃,轻易就削下了那名骑士的头颅。

头颅飞舞在空中,洒下的血花刺痛了法济斯的神经,他拔出长剑就朝面前的肉块砍了过去,长剑斩在肉块上却没有砍中的手感,而是像砍在软泥上一样,肉块上也没有溢出血液,而是融化开来让剑刃从中滑出去。

分裂开来的肉块变作两只手臂朝着法济斯刺了过来,和之前一样,刺过来的手臂在途中变成刀刃。

有了经验的法济斯挡下其中一柄刀刃,而另一把刀则被剩下那名骑士挡住,可紧接着,另一把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将骑士和法济斯身下的马匹一起捅穿钉在了一旁的树上。

刺穿马匹的刀刃将法济斯小腿处的肌肉连同钢铁的盔甲一同撕开,他只能抱着兄妹俩往旁边翻身躲开,他刚摔到地上,就看到马匹和骑士和那些肉块一般无二地融化,最终融入了那肉块中。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也难怪兄妹俩没法形容清楚了,这玩意就算是亲眼所见也看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肉块融合了骑士和马匹之后又朝他扑来,一颗火球打在了肉块上,是来自其他骑士队员的魔法援护。

和之前被刀剑砍到时的不痛不痒相反,被魔法击中之后肉块明显受到了伤害,扭曲着往后缩。

魔法有效!

这样的欣喜还没持续多久,刚才使用魔法支援法济斯的骑士没来得及收回手,肉块从死角发动了袭击,轻易折断了她的双手,在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将其吞噬。

法济斯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大脑短暂空白之后,法济斯立刻做出了决定,他从腰间取出牛角号角,用力吹响。

这是决心赴死的冲锋号。

骑士们听到号角声,便明白了法济斯的打算,他们开始收缩阵型,不再试图突围,而是尽力将这怪物拦截住,给法济斯留出最大限度的机会。

法济斯吹了声口哨,本来陷入恐慌的马匹挣脱了缰绳,朝着他跑过来。

鸣神夜千十明白了法济斯的打算,想要阻止法济斯逃跑,可肉块要么被骑士拦下,要么是距离太远赶不上,最终还是漏了一匹马没能杀死。

法济斯趁着马匹从身边跑过的时机抓住缰绳翻身上马,快马加鞭从刚才火球制造出的空档逃出了肉块的包围。

赫贝里斯边境守卫军骑士团的战马是来自北方的精锐战马,这些产自北国希瓦的精良战马习惯在极其严酷的环境下作战,不管还是气温还是复杂的地形都难不住它们,不用多时便将惨烈的战场甩在身后。

法济斯咬紧牙关,不用猜都能知道被留在那片森林中断后的骑士会迎来怎样的下场,可恨那怪物在赫贝里斯肆虐,更可恨的是自己对此无能为力,连这条命都是靠着同伴的牺牲苟存下来的。

法济斯拍了拍鸣神不动的脑袋以示安慰,这也是为了说服自己,自己并不是畏惧死亡,只是有任务在身。

三人驾着马一路往前,期间并没有再发生任何异常状况,可不知道为什么法济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突然回忆起那肉块将同伴的骑士和马匹融化合并的场景,心底猛地一跳。

“吁!!”

猛拉住缰绳让战马停下,法济斯将兄妹俩留在马上,自己则一言不发跳下马,在鸣神不动疑惑的眼神下卸下了被破坏的腿甲,盔甲下露出来的伤口让他忍不住皱眉。

只看见撕裂一样的伤口边缘并没有常见的红肿,鲜红的肌肉破损处,不同颜色的肉须蠕动着和自己的血肉融为一体。

“狗娘养的!”

法济斯骂了一句。

难怪那怪物并没有急着追过来,之前还以为是分身乏术,现在看来是已经埋好了后手,不管这些肉块是要把法济斯同化,还是用来作为追踪的定位器,结局从法济斯受伤那一刻就定下来了。

将手中长剑插进地面,法济斯朝着兄妹俩的方向远远退开,是为了防止自己被操控从而危害两个孩子。

“之前说我会保护你,对不起,我得食言了。”

法济斯对鸣神不动说。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尽量走有村庄的大路,信使最迟昨天应该就抵达王都了,王都那边应该会安排人手来接应,去找他们。”

鸣神不动呆呆地看着法济斯,眼前的场景就仿佛是一星期前那个晚上的再现,那时候十兵卫说了和法济斯一样的话,然后再也没能回来。

“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保护好妹妹。”

法济斯说完,朝鸣神不动笑了笑。

“去吧。”

鸣神不动并没有按照法济斯说的做,他曾经按照十兵卫所说的那样做了,可那样得到的结果却是他无法接受的。

他只是个孩子,还无法理解也无法选择‘正确’的选项,也不知道怎么样做大家才都能够不受伤害,于是他只能够像个累赘一样呆呆楞在原地,和其他孩子一样赌气耍赖,想要眼前成熟稳重的大人能重新给出个他能够接受的选项。

因为是孩子,所以他总以为事情总能够得到解决。

但法济斯是大人,成熟稳重的大人,他知道现实有多让人无能力,所以他做出了妥协,在这些狗屎一样的选项里选择了自己力所能及的。

法济斯掏出马哨,随着哨声,训练有素的战马迈开脚步,继续自己的任务。

然而……。

正要加速奔跑时,战马的脑袋在钢铁打造的面甲下爆炸开来,新红的血液溅到了鸣神不动惊呆了的脸上,两个孩子从倾倒的马背上摔落到地面。

啪啪啪。

干瘦矮小的老人拍着手掌,如同恶鬼一样出现在了法济斯面前。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