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以阴郁色调为底色的山峰怪异嶙峋,在这放弃了正常生态的环境中,仅有山顶的庄园风景美如画,绘本中所说的隐藏在浊世中的世外桃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曾经是花园的地方被围出一片空地,将无用的巨大花卉迷宫的一角变为了训练场,因为完工不过是最近几天的事情,训练场还处于只有荒芜土地和简单栅栏的基础形态。

不过这也够用了。

维多利加作为训练场唯一的使用者,就算是像今天这样艳阳高照的日子,也依旧会毫不懈怠地进行日常锻炼。在她看来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被铲平的花园一角,以及臭着脸收拾场地的爱因斯坦。

啊,虽然说是臭着脸,但也不是说爱因斯坦真的把情绪变现在了面上,该说是透过那张瘆人的笑脸看到了臭脾气的本质还是什么,总之就是相处久了以后能够明白那虚假表情后面的情绪。

总之,每次一想到爱因斯坦那小脾气,不知怎么的反而会涌出奇怪的干劲来。

日常训练包括了最基本的体能训练,以及剑术的空挥练习,平日里要是赶上烈火或者乔纳森在家的时候,会安排上对战训练,要是他们两人不在,就会勉为其难地找到赫卡忒头上。不过那家伙不懂什么叫留手,着实叫人难办。

就在维多利加准备去寻赫卡忒的时候,一个平时不太见到的熟人身影从宅邸侧面摸索了过来。

那人看到维多利加似乎是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来。

“维多利加。”

来人是赫贝里斯女王的丈夫,国家实际上的掌权人,身居摄政王高位的巴尔干亲王。

和印象中的大贵族大人物不同,摄政王长得并不那么有威严,算不上特别肥硕的身材最近因为锻炼而有所收敛,配上脸上特地蓄起来的山羊胡,看上去就是个有点派头的中年大叔而已。

从维多利加小时候起,身边的大人们就总是用‘肥猪’这种带有嘲弄的名称来称呼巴尔干亲王,但维多利加觉得作为小孩子的自己这么做实在是不礼貌,于是坚持用正常称呼来称呼。

“摄政王。”

满脸汗水的肥猪亲王立刻就满脸堆笑地凑了过来,偷偷摸摸地看了看周围,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黄金礼盒塞到维多利加手上。

“这是我之前收到的巧克力,据说是用一年才能收到不足一桶的究极可可果制作的最高级巧克力。”

礼貌的结果就是这个,每次肥猪亲王到恐山上来时总会想着办法给维多利加带礼物,而且每次都是这种说贵重也算是贵重,但绝对不会让维多利加感觉到难以收下的零食之类的小玩意。

等维多利加接过巧克力,肥猪亲王脸上的表情才又严肃起来。

就在刚才,一封从边境送到中央的信件被交到了肥猪亲王手中,那里面所写的并不是什么国家大事

“烈火小姐在不在?”

这让维多利加有些疑惑,往日摄政王到恐山上来,不是寻爱因斯坦,就是有事情要麻烦夏洛特公主,点名道姓找烈火还是第一次。

“烈火和索菲亚有事情下山去了,具体是什么事情不知道,说是晚餐前会回来。”

“晚餐前吗……。”

现在刚过午餐时间,距离晚餐还有至少四小时以上,肥猪亲王自己没有什么要事倒是不是很在意等一等,但事情紧急,他可不想背这口延误时间的黑锅。

“那我去找爱因斯坦大人。”

一国的实际掌权人称呼其他人为‘大人’似乎有那么点奇怪,小时候的维多利加不明白其中的关系,而现在的维多利加则是过于清楚其中的关系。

“现在最好不要。”

维多利加说。

“露希娅最近每天都睡到这时候才起床,爱因斯坦刚上去露希娅的房间。”

翻译过来就是现在去打扰爱因斯坦,会喜提死刑一套。

这可就难办了,打扰爱因斯坦基本就是极刑往上的下场,可要是耽误了事情,下场也差不到哪去。

那么要以正事为主吗?不不不不,可是啊……。

在肥猪亲王还在纠结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降落在了他身边。

“你在这里犯什么蠢。”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肥猪亲王被突然出现的爱因斯坦下了一跳,内地里心脏都快蹦出喉咙了,表面上却已经祭出了看家本领的营业笑容。

“我这不是不知道该不该打扰您吗。”

看着这张从初见开始数年间就没有变化过的脸,肥猪亲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画了两年时间才蓄起来的小胡子。

自己在变老,恐山上这群……却犹如与世界完全隔绝开来那样,就连时间都无法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如果说只是大小姐和爱因斯坦的话,肥猪亲王还要容易接受一点,可这六年过去了,就连乔纳森夫妇都没有一点变化,唯一有变化的是还在生长发育的璐璐和维多利加。

爱因斯坦看了肥猪亲王一眼,走到一旁的藤椅处坐下来,落座后手掌不自觉地在藤椅扶手上摩挲了两下。她花费了大把精力为主人布置的花园,就这么被铲掉了一个角,唯一幸存的就只有这把藤椅了。

“你会挑这种时候过来说明有什么麻烦事吧,有事要说就赶紧。”

三只矮小的女仆人偶抬着放着茶盏的托盘小碎步跑了过来,爱因斯坦接过茶杯抿了一口。

肥猪亲王松了口气,赶紧把自己收到的报告重新讲了一遍给爱因斯坦听,并附上了手抄的供述,不过因为各种原因的影响,整个报告都非常凌乱,只能从中听出个大致情况。

“边境的守军将那两个孩子保护起来,他们也想要组织人手去查探情况,可……。”

不管是有什么样的理由,派兵进入他国领土都会引发眼中的外交问题,边境的负责人并没有能够做出这种决定的能力和权力。

讲完之后,肥猪亲王罕见地看到爱因斯坦皱起了眉,这让肥猪亲王心里一颤,看来事情可能比他猜想的更严重。

爱因斯坦似乎走神了那么两秒钟,紧接着就问。

“那两个逃出来的孩子呢?”

“已经安排妥当了,他们乘坐马车和信使一起出发,只不过因为毕竟是马车,再加上两个孩子身上也都带有伤病,可能会晚到两天。”

爱因斯坦不置可否,按理来说肥猪亲王已经安排得很好了,以人类来说的话。只不过现在并不是能这么悠闲的时候了。

“你也听到了吧,赫卡忒。”

爱因斯坦没头没脑地这样说了一句,紧接着房屋下方的影子就像是飘荡在水面上的波纹那样蔓延开来,转瞬间就将整个后花园一起包裹了起来。

肥猪亲王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可这小小的一步很显然无法让他逃离这里。

可爱的声音从深渊般的影子中传出来。

“嗤,装什么装啊,有事情拜托我就把你那张臭脸放低点啊。”

那一瞬间肥猪亲王似乎看见了爱因斯坦脸上浮现出不能给人看到的表情,不过仅仅是一瞬间,就恢复成那副温柔的笑容,只不过眉眼间完全没有笑意。

“拜托你走一趟,好吗?”

那仿佛用全身上下的杀意凝聚而成的问句,实在是让肥猪亲王这种躺枪路人有些吃不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