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元旦快乐

听书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剑光从地面之下升起,吹飞泥土斩断草木,视线中的一切皆是混沌,眼睛也好耳朵也好,就连嗅觉都已经受到了阻碍,浑身的伤口互相交叉,使得知觉也开始迟钝了起来,这时候唯一能够依靠的仅仅只剩下无数次跨越死境后残留下来的战斗本能还值得依靠。

曾经名为鸣神夜千十的怪物在挥舞着手臂,仅仅只是这么做了,那恶心的肉手便分裂重组,化为一柄柄锋利的刀剑,从四面八方朝着十兵卫攻过来。

每一柄刀每一把剑,十兵卫都认识,并不是指外形,而是那一同磨练出来的技艺。这里出现的每一柄武器,他们的一招一式都来自于曾和十兵卫一同学艺,现在却被人吞食入腹的鸣神一族。

也许真如夜千十所说那样吧,被他吞噬的族人并没有死去,而是以这样的形式和他融为一体继续生活下去。

可真是因为这样才更加让人悲哀,才更加让人愤怒。

若是死得其所,那便了无遗憾,可现在呢?被背叛,被杀戮,甚至连死后都无法获得安宁。

刀剑所至之处,那面目可憎的伤痕就如同被囚禁于其中的无数亡灵那般丑陋。

十兵卫尽量压制思绪,不让情感影响动作,可就算是这样,他的时间也已经所剩无几,五感都开始模糊,身体已经开始跟不上思维的运作,彻底耗尽体力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时间,这是十兵卫唯一需要的东西。

“我放弃了。”

十兵卫停下动作,将手里的刀当做拐杖,将伤痕累累的身体靠在上面,粘稠的血液从衣服下渗出滴落到地面上。

看到十兵卫停下动作,周围无数利剑也开始钝化褪色,变回了柔软的肉块,而鸣神夜千十的声音则从肉块中传了出来。

“怎么样,这是场不错的练习吧?”

夜千十走到十兵卫面前,如同曾经那样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看着残破不堪的十兵卫。

“就算是我,在这之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所有族人切磋一番,你的运气不错,十兵卫。”

老人越是表现得一如既往,就越是让人聚的面目可憎,十兵卫有些想笑,他很难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做出了这一切之后还表现得如同从前。

“但你果然还是不行。”

夜千十自说自话地看着十兵卫,在他身边来回踱步。

“为什么不继续战斗?你还能够活动对吧,那就该继续战斗,就像你一直在做的那样,战斗战斗战斗,直至找到机会,向老夫挥出你手里那一直不敢出鞘的剑。”

随着老人的语气逐渐升高,肉块也开始变得高亢。

“可为什么,你停手了,是害怕死亡,还是说那软弱的心灵终于被绝望击垮了?”

身后的肉块尽数化为无数刀剑指向十兵卫,下一秒又再度变回肉块。

“从以前开始你就是个没有毅力的孩子,天赋不佳还不够努力,所以才会一事无成,成为这种丑陋的残次品。”

十兵卫耸了耸肩,他其实并不在意夜千十对自己的评价,以前就是如此,现在更是,但这时候总得有人搭戏,才能把这个场景继续下去。

所以十兵卫拖着踉踉跄跄的身体,摆好架势,再一次用颤颤巍巍已经无法自由活动的右手握紧刀柄。

“那就来尝尝看我这残次品的一剑到底是何滋味!”

以临场发挥来说算是不错的表现了,但果然自己在台词功底上还是欠缺火候,只可惜以前松懈了,而以后则不会再有这种机会。

“看来你还是剩下那么点骨气,那么作为长辈,我便仁慈地赐你一个体面的最后。”

夜千十来了兴致,身后的肉块也随着他一同蠕动起来,一柄刃稍长的刀被送到了夜千十手中,那是夜千十的爱刀,鸣神一族五把灵刀之首,小乌丸。

握住小乌丸的夜千十仿佛又有了曾经身为剑豪的那份气魄,他站在十兵卫面前,将手中的长刀垂在身侧。

“来吧,这是最后了。”

十兵卫的呼吸慢了起来,身体中最后的力量汇集到手臂,这一生所学在脑海中闪过,心技体三者达成统一,下一秒——利刃出鞘。

技与力相结合的一击所放出的剑气,如微风一般吹过了鸣神夜千十的胡须,却连斩断其中任何一根都做不到,这也是自然,因为那一剑没有任何攻击力,十兵卫只不过是装模作样地拔了下刀而已。

自诩超越了人类的老人花了数秒钟,才从混杂在一起的情绪中抽出思绪,最终化为一声咒骂。

“你这肮脏的杂种!!”

和咒骂一起爆发的是毫不留情的攻击,十兵卫的身体被吹飞,手中的刀也在这时候脱手而出,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直到背脊撞在树干上,十兵卫才停下来,喘了两口气还没顺,就感到了夜千十靠近,该感谢身体已经不剩什么感觉吗,正因为连疼痛都已经感觉不到,十兵卫这时候才能仰起头,朝夜千十露出个大大的笑脸。

就如同立场反转了过来那样,夜千十气急败坏地朝满脸笑容的十兵卫大吼,并将一把锈迹斑斑的破刀递到了十兵卫面前,这便是十兵卫之前一直拿在手里,从未出鞘的‘灵刀’。

“我的刀呢?我的灵刀呢?在哪?!”

十兵卫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破刀,满是无辜地回了一句。

“看样子是我保养没做到位,好久没拔出来过,我都不知道它锈成这个样子了。”

话刚说完,十兵卫便被再一次击飞,夜千十走上前,将锈迹斑斑的破刀插进他肩膀上。

“这么多年来,你的笑话还是那么不好笑。”

事到如今夜千十也反应过来了,从一开始灵刀就已经不在十兵卫手中,他之所以一直不拔刀,并不是在等待时机,只是在装样子罢了。

至于真正的灵刀……大概在那对兄妹手上吧。

“天快亮了。”

十兵卫的话让夜千十回过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能看到东方微白的天空。

“就算是小孩子的脚程,现在也该到边境的军营了,如果更快点的话甚至已经被守军保护起来开始转移了。”

十兵卫收回视线,苍白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看来你在一个残次品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呢,伟大的鸣神夜千十族长大人。”

回应这句嘲讽的,是发泄般铺天盖地的剑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