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愚蠢之人

听书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十兵卫探头看向男孩身后,那里有个被破布包裹着的幼小身影。

“你妹妹?”

男孩没说话。

“她生病了,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没命。”

男孩脸上有了表情,那是充分理解到轻轻之后却毫无办法的绝望表情。

算算时间,追兵大概很快就到,这种时候十兵卫也不在乎男孩怎么想的了,直接越过男孩抱起了他妹妹,男孩想要阻止却根本做不到。

“跟上来,我带你们离开,还是说你打算带着妹妹一起死在父母身边?你是男人对吧,是哥哥对吧?”

男孩愣了一下,眼神飘向了马车残骸下用破布庄重包裹着的双亲,最终还是小跑着追上十兵卫。

十兵卫把上衣脱下反过来穿,用衣服把女孩裹在怀里,然后让男孩坐在身后抓紧,往马嘴里喂了药水之后便再次抽打马鞭,在夜风中狂奔了起来。

两个孩子的体重原本并不算什么,可对于本就快到极限仅靠着药水效果吊着一口气的驽马来说负担还是重了点,尤其是在这之后的一天夜里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之后。

从捡到兄妹俩之后已经过了三天时间,这期间一直呆在马背上,不眠不休地赶路,只有这样才能勉强保证不被追兵追上,也真是这三天的不眠不休,才让他们离开草原,进入到了森林中。

进入森林,再往前半天脚程,就能够到达赫贝里斯的边境。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靠着药水吊命的驽马倒下了,十兵卫在马匹突然倒地的那瞬间保护住了兄妹俩,可这匹老马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十兵卫将手放在老马眼睛上,遮住它的目光。

“你做得很棒,真的很棒,谢谢你了伙计。”

老马残破的喉咙中慢慢地没了气。

没了马匹,现在起就只能靠两条腿赶路,可麻烦还不止这些,他们现在已经很接近赫贝里斯的边境了,这意味着十兵卫很快就能使命的同时,也意味着敌人最后的机会只有现在了,接下来才是最紧要的危急关头。

这些话十兵卫并没告诉两个孩子,他从马脖子上取下唯一的包袱,那是一个随身的小布袋,装着最后的干粮,其他东西早就跟马鞍一起丢在了路上。

“休息一会一吧。”

这么说着,十兵卫招呼着男孩坐下,开始了这三天以来唯一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休息。

最后的干粮,也仅仅只是一块粗粮压制的饼干而已,十兵卫将振作精神的药水和治愈伤口的药水混合在一起,他自己喝了一口后,剩下的药水就着饼干喂给了生病的妹妹,而男孩则分到了剩下的那半块饼干。

男孩并没有吃,而是将饼干递到了十兵卫嘴边,十兵卫把饼干推回去。

“自己吃。”

见男孩依旧将饼干递过来,十兵卫抬头看着他。

“这饼干可不是让你白吃的,这之后我有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这饼干就是为此才给你的。”

这并不完全算是谎言,十兵卫抬头看着阴云密布的夜空,雨在今天傍晚时就已经停下了,所以周围的异常更加明显。

整座森林中没有任何声音,野兽的声音,雨后的虫鸣,全都没有,有的只是无端的寂静,从老马倒下开始,又或者从更早的时候,甚至是从他们进入森林之前,就已经有怪物潜伏盘踞在这座森林里了。

十兵卫能猜到那是什么,所以他催着男孩赶紧吃完饼干。

“这个你拿着,不能弄丢。”

十兵卫将背上的长条状包裹解下绑在男孩胸前,然后脱下外衣将妹妹裹住绑在男孩背上。

“一直往前走,天亮的时候你就能到达赫贝里斯的边境,对于你这小身板来说大概会很困难吧,但你绝对不能放弃,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妹妹和这个包裹带到赫贝里斯,告诉那些当兵的,你要找恐山上的人,他们应该会重视的吧,等见到了人,把包裹交给那些人并且告诉他们族里发生的事情,有人会照顾你们的。”

男孩明白了十兵卫的打算,他慌张地抓住十兵卫的衣服。

“不要去,让我去……我可——”

这之后的话被十兵卫打断了。

“你给我听好了。”

十兵卫抓住男孩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

“我为了救你们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这很蠢对吧,但我并不认为这是错事,因为我要将这个责任托付给你,而你则要去证明我的选择并不是错误,救你们这件事情并不是错误。”

男孩还想说什么,可十兵卫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你是男子汉对吧!”

男孩艰难的点了点头,可眼泪止不住地淌下来,混杂着鼻水流得满脸都是,把原本就满是泥水污渍的脸弄得更脏了。

“我……我一定做、做到。”

十兵卫嫌弃地用袖子给男孩抹了把脸,站起身正准备离开,却看到男孩背上的妹妹朝自己伸出了手,于是他再一次蹲下,握住了那只小小的手掌。

“大叔我去去就回。”

不知道是因为听到这话安下了心,还是因为用尽了力气,妹妹再次沉沉睡去,十兵卫将她的手塞回到衣服里裹好,揉了揉男孩的狗头。

“去吧。”

男孩依依不舍地松开抓着十兵卫衣服的手,用脏兮兮的手背使劲揉了揉眼睛。

“我们会在恐山等你,绝对要来找我们。”

十兵卫没有回答,只是再一次说到。

“去吧。”

这一次,男孩用力转身,朝着森林深处头也不回地跑了起来。

看着孩子们的背影消失在森林中,十兵卫走回到老马身边坐下,靠着老马还有些余温的尸体,哼起歌来了。

那是简陋得连摇篮曲都称不上的,笕十兵卫很早以前自己编写的童谣,因为加入了大量说唱元素而被孩子们拒绝传播,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拿出来哼一哼。

只不过这歌谣似乎真的不太吉利,这不,连放弃做人的东西都招来了。

一团巨大的黑影慢慢将十兵卫围住,就连刚从乌云后漏出一点的月光都再一次被遮住。

“你从以前就没有作词作曲的天赋,也没什么表演的才能。”

老人瘦弱矮小的身影站在阴影中,他身后无数影子攒动。

“不过还是要表扬你,俗人附庸风雅能做到哗众取宠也算是不错的成就了。”

老人在阴影中闲庭信步,如同慈爱的老师那般训斥弟子。

“可你的愚蠢和幼稚依旧,那么多年了,你没有一点点成长。老夫只不过是留了两个累赘在路上,你就像是被饵食气味勾到的鱼一样咬钩了。”

果然吗,从看到父母死去兄妹俩却没受到伤害,十兵卫就猜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在发现森林不对劲的时候才没有感到惊讶。

“现在更是选择让那两个没用的小鬼活命,而自己则装成英雄一样慷慨就义吗?连肩上重担和无聊感情孰轻孰重都分不清的愚蠢之人。不过放心吧我杀了你之后,就会送那两个小鬼去陪你。”

“您可还是一样,尽做些猪狗不如的畜生事呢。”

十兵卫用腰刀支撑着站了起来,鞠了个躬,做了个欢迎的手势,眼睛却在观察着四周。

四周的黑影并不是夜千十的部队,从开始那疯狂计划之后,夜千十就只剩孤身一人了。

说是孤身一人有些不确切,因为……

随着夜千十走到月光下,那让人恶心的渎神之姿也随之暴露在月光中。

老人本该缺失的右手成了畸形变异的肉块,肉块上是一张张十兵卫熟悉或不熟悉的脸孔,那些脸孔被扭曲在一起,成了夜千十新的手臂,而手臂并不止于肩膀,从肩膀向外继续延伸,连接到森林中的黑影上。

宛如羽翼,让人恶心作呕的羽翼。

“还真是成了一副丑陋的模样呢。”

十兵卫难过地看着夜千十的身后,那些人脸和肉体并不是别人,正是远东一族的族人。

远东一族有着一种禁忌的法术,那是种能够从其他人身上夺取生命力的秘术,一族因此强大也因此被流放。

六年前负伤归来的夜千十劝说族人打开封印重新取得了秘术,并且开始以此为基础做实验,到底做了什么,又是对谁做的,族人从不过问,他们只是坚信着夜千十会成功,并带领一族走向强大。

实验确实成功了,可作为庆祝成功的礼炮的,便是族人的哀嚎。

夜千十首先就将刀口对准了自己人,他开始疯狂杀戮族人,并声称这并不是死亡,而是进化。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这便是夜千十的原话。

初听到这屁话,十兵卫只觉得这疯子知识学杂了吧。

可事实上也确实成了夜千十所说那般,被夜千十的刀砍到的族人以那种生不如死的形式成为了夜千十的血肉,成为了夜千十的力量。

除了少数几个提前察觉到了异样逃跑的人,以及像十兵卫这样杀出一条生路的人以外,剩下的人大概全都……。

鸣神夜千十,这个远东一族最强大也最值得尊敬的剑豪,将疯狂的念头播洒到了整个部族,最终孕育出来的恶果便是眼前这怪物。

虽说族人也算是自食恶果,可这样的惩罚无论如何都太过分了。

愤怒过了,嘶吼过了,辱骂过了,痛哭过了,十兵卫现在只想了结族人的痛苦,遗憾的是他做不到,眼前这怪物太过强大。

夜千十如同野兽巡视猎物那样在十兵卫面前踱步,并不急着杀死猎物,而是在享受猎物死前的挣扎。

“把老夫的刀还回来吧,那样的话就赐你安详的死亡。”

十兵卫觉得很可笑一般放声大笑,等到笑完之后,才满面狰狞地看向夜千十。

“我死得安宁还是痛苦无所谓,但你……。”

压低架势,握住腰间刀柄,十兵卫眼神充满了杀意。

“必须受尽折磨痛苦地死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