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即使卸去笨重的车厢,鞭子抽打在身上,笨拙的驽马依旧跑不快,但这已经是能够找到的最快的长途移动方式了。

马匹急奔起来的晃动让笕十兵卫侧腹部尚未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裂开来,老实说疼痛一直牵扯着神经,不断的出血进一步消磨体力,使得他很难集中起精力,再加上伤口发炎导致的低烧不退,可以说是状况极其糟糕了。

身体说不上是残破不堪,可也没好到能够出远门的地步,可以的话他也想躺在温暖的家里享受养伤的闲适。

问题在于,伤害他的人不会给他这种机会,肩上的负担也不允许他在这种时候因为伤病而耽误正事。

比起伤口和病痛的不适,笕十兵卫此时更在意的是时间,自己身体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距离追兵追上自己需要的时间,毫无疑问,时间已经不多了。

会发生这种事情是任谁也想不到的,不,也许并不是想不到。

早在灾难发生之前,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苗头,只不过就算看到了首领一步步走向非人境界,乐观到愚昧的族人们也依旧将希望寄托于曾经一同生活的岁月里积累下来的信任。人们期待着成功,因此对于那摆在眼前的危险视而不见,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于是乎,鸣神一族的族长,统率整个氏族的首领,曾被称之为剑豪,受到所有人敬仰的那名老人,鸣神夜千十发狂了。

不知道是目睹了什么,六年前从外面回到族中驻地的鸣神夜千十身体遭受重伤破破烂烂吗,甚至失去了一条胳膊,但比起身上可怕的伤口,更加异常的是那如同被什么给扭曲了的狂热精神。

那模样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无论是谁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明白,那是亲眼目睹过禁忌,且被禁忌所俘获之人的末路,蜉蝣撼树的凄惨下场。

可鸣神夜千十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现出来的是和疯狂并存的理智,以及强大到脸小孩子都能感受到的必死誓愿。

不知道是被狂热感染,还是心底的愿望被鸣神夜千十的模样勾出,这个被放逐的氏族在经过了数百年的渔猎生活之后,选择相信了夜千十,相信了这个打算以凡人之躯走上渎神之路的老人。

似乎就是从那一天起,邪恶的种子就被种下了,慢慢发芽成长,直到某一天开花结果,灾难便从那摔烂在地的果实中蔓延开来。

族人的豪赌既赢了,也输了。

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非人知识的鸣神夜千十结合了氏族中自古传下的秘术,窃取到了不属于人的力量,可这力量的代价过于巨大,巨大到族人不愿支付,也支付不起。

脑海里似有似无的思绪被打断,一辆破损的马车出现在笕十兵卫眼前不远处。

用布帐简单包裹的车厢破破烂烂,即使还有着一段距离,也能闻到废弃马车上传来似有似无的臭味,意味着某些东西在这马车中开始了腐败。

车厢是远东部族的东西,上有着鸣神一族的标记,如果笕十兵卫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想要逃走的族人,可他们最终也还是死在了这荒郊野外。

感受到这股糟糕气氛的马匹慢下了脚步,换做平时的话笕十兵卫会下马,花上一些时间为逝者安葬遗骨,可现在并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只能暗暗道歉,然后继续快马加鞭。

可就在马匹和损坏的车厢擦肩而过之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努力压抑下来的喘息和颤抖被释放出来的声音。

车厢里还有人。

这念头一出来,笕十兵卫脑海里还在考虑对应方式,可双手却擅自拽紧了缰绳。

不知道是自己愚蠢到分不清轻重缓急,还是持续不断的低烧影响了思考能力,笕十兵卫在这个最不该停下的时间停了下来,他跳下马朝着车厢走去,手扶住腰间的刀柄,尽量让自己脚步看起来没那么虚浮。

听到脚步声接近,躲在残破车厢里的人也紧张了起来,抑制住的呼吸声越来越无法隐藏起来,就在十兵卫走到车厢旁,正准备挑开破烂的帐篷,藏在帐篷里的人先一步掀开遮盖,将手里的短刀朝着十兵卫刺了过来。

就算身体状况不好,十兵卫也没有疏忽到会被这种充满了恐惧而且没有任何技术的攻击偷袭到,他握着刀柄的手一翻,就将眼前的袭击者撂倒在地。

被撂倒的是一个刚过十岁的男孩,脸上被各种污渍弄脏,又被泪水在眼下荡开两条痕迹,脏兮兮的脸上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仇恨而扭曲着。

男孩摔倒在地,本应该很痛吧,可他咬紧牙关战战巍巍地又爬了起来,这股充满着焦躁的拼命狠劲,是笕十兵卫非常熟悉的东西,是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威胁却依旧想要守护什么的表情。

笕十兵卫叹了口气,松开了握住刀柄的手。

“别激动,我不是你的敌人。”

然后向男孩展示了腰间的伤口。

那是一条非常可怖的刀伤,说是刀伤,可除了笔直的切口之外,根本没有一点刀伤的样子,伤口附近的血肉就像是被什么怪物用细小的牙齿啃食过一样残破。

这辨识度极高的伤口让男孩脸上的表情松活了下来,可他却不曾放下手中的短刀。也倒是,就在不久前,整个氏族才被一直以来尊敬信任的首领背叛,这种情况下想要再次信任他人,是非常困难的。

但是笕十兵卫没有时间。

“听好,我现在没时间去争取你的信任,追兵马上就到。”

这话让男孩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险恶。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我走,要么被追兵杀死。”

男孩脸上的表情里满是恐惧,同时却也有着如同想要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狠戾。

不知道是被地上绝路的绝望感驱使,还是血亲被杀死的仇恨,驱使着这个孩子做出这样的选择,这种不必要的决绝不是小孩子该经历的,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十兵卫没法劝他,也没工夫劝他,若这就是这孩子的选择,那他不会干涉。

就在这时,一阵虚弱的咳嗽声从男孩身后的藏身处传了出来,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男孩的表情像是从梦魇中清醒过来一样,恢复了理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