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风将起

听书 - 大唐第一女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白鹤山天宫院。

窦轨刚停在竹屋前,门就自动开了。

“客自远方来,身心劳苦,请进来吃杯茶吧。”

里面传来了一个沉稳的声音,窦轨虽心有疑惑,但还是抬脚踏进了竹屋。

屋内摆设简陋,一位着白衣道袍的中年男子盘腿坐于床榻,此人,就是以相术风水扬名天下的袁天罡。

袁天罡睁开双眼,伸手招呼:“大郎请坐。”

窦轨扫视屋中一眼,在屋中央地面的蒲团上跪坐下,对袁天罡拱手道:“见过道长,今日前来,还请道长为某相看,问问前程。”

袁天罡认真地打量了窦轨一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掐指一算,乾坤便在心中,他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响起:“苍穹碎裂,日月无光。

“大风将起,四海沸腾,山河倾覆,乱世逐鹿。

“大郎前额饱满,蕴藏富贵,下巴浑圆厚实,右侧凸隆,明洁光亮,乃是功绩之所。

“不出两年,乱世之中识得明主,必定在梁州、益州大树功业。”

窦轨大喜:“若真如道长所言,他日功业能成,我定不忘您指点过我的大恩大德。”

“大郎且去吧。”

袁天罡闭上双眼,已是逐客之意。

“嘭。”

窦轨站起来正欲离开,屋中突然一声巨响,惊住了他。

他循声望去,却是一只活物用四肢紧紧缠住一个竹夹膝,从床上滚落下来,撞到了一旁的柜子,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只活物大部分的毛发是金色的,腹部和四肢有一部分毛发为白色,窦轨刚好看到的是它的侧面,耳朵直立,尖尖的,尾巴像是狐狸的尾巴。

而它环抱的竹夹膝是用竹篾编成的圆柱形物,中空,四周有竹编网眼,供人取凉。

但这个竹夹膝却与普通人家的不太一样,此物中空部位里面还有两个小球,球面画着精美的图案,很是玲珑。

那只活物似乎是被里面的小球给吸引住了,死死地抱着竹夹膝,前爪透过网眼往里掏。但网眼太小,它始终抓不到小球。

掏了半天,小球挨着地面,离它的爪子甚远。

它停下动作看了一眼里面的小球,眼珠子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下一刻,它将竹夹膝竖立在怀中,两个小球立刻就滚落到了底部,触手可及。

它兴奋地摇了摇尾巴,将爪子伸进了网眼,虽碰触到小球,却拿不出来,它顿时就急了,抱着竹夹膝翻滚捣腾了起来。

“嘭。”

矮几掀翻了,茶杯茶壶碎了一地。

“铛。”

花瓶碎了,花枝断了。

“咚。”

砚台转动,墨水四溅,书籍散落...

其中一本书籍从它的爪子下飞出,朝着袁天罡袭去。

窦轨一惊,却见袁天罡淡定地伸出手,轻轻松松地接住了书籍。

“黄毛,过来。”袁天罡神情无奈,将书籍放在一旁。

黄毛?

窦轨再次看向了那只名叫“黄毛”的活物,此时它身上沾染了墨水,黑黄白相间,煞是...丑陋。当它听见袁天罡的呼唤,立刻就甩掉了怀里的竹夹膝,迈着小短腿奔向了袁天罡。

此时,窦轨才看到了它的正面,耳朵不是纯粹的尖,而是略圆,面容似狐狸。

窦轨在心里嘀咕:莫非这是只狐狸?可这只狐狸也太胖了些,腿也太短了些...

难道是被施了妖法的狐狸?

窦轨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不禁失笑,肯定是自己看了太多关于妖魔志怪的杂书,所以才会如此想。

黄毛跳入怀,袁天罡一点都不嫌弃它身上脏,任由它蹭了一身的墨水,轻轻地抚摸它背部的毛发,目光扫向还呆立在门边的窦轨,淡淡问道:“大郎还有事?”

“不,不,没事。”窦轨作揖:“那某就告辞了。”

跨出门槛之后,又忍不住回头往里看,只见那黄毛趴在袁天罡的怀里,摇曳着尾巴,尾巴下面的白色绒毛格外的显眼,那一块白色绒毛区域的形状就像是...桃子。

窦轨心生好奇,想再仔细研究一下,眼前房门却“嘭”的一下,关上了。

袁天罡望着紧闭的房门,抚摸黄毛的手慢慢往下,直至它浑圆又软和的白色毛发区域,方才停住,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口中叹道:“唉...世人的好奇心就是太重.....”

是夜,袁天罡站在院子中仰望星空,却见三垣中星宿排列与往常有异,群星闪耀,紫微势弱。

忽然,一道白光自紫微垣中破空降下,落在了东北方向。

袁天罡摸了摸怀中干干净净的黄毛,目光深邃,语气幽幽:“大风将起...”

**

“既然生了我,为什么不好好对我?”

上一秒她还捂着自己的断手,声声泣血地控诉那人,下一秒她却进入了梦乡...

难道是她痛昏了过去,这是梦境?

又或者是她死了,这是地狱?

不,都不是。

王庾还能清楚地记得右手被斩断那种剖心剜骨的痛,太痛了,痛到窒息,到后来,是真的痛死了吧。

否则她又怎会出现在另一个时空?

王庾已经意识到,她穿越了,因为她的双手完整无损,且传来的痛是被勒的痛,而不是断手的痛。

这不是梦,更不是地狱,她还活着。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小孩,目测大概六七岁左右,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长袍,上面沾了灰尘,有点脏。双手被绳索绑得很紧,因此她感觉到了痛。

她抬起头,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陋,除去一张稍大一点的木床和一个陈旧的木柜以及一张大概三十公分高的案几,就没有别的像样的家具了。

床上摆着竹制枕头和一床黑色的陈旧的棉被,床边的地面上滚落着一个圆柱形的物体,也是由竹篾编制,中间镂空,四周都是网眼,倒像是...古代的“竹夫人。”

但比竹夫人短小,应该是...竹夹膝。

屋中随处可见的是方形的竹席,散落在地面上,供人坐卧。

上面或坐或卧的人都跟她一样,双手被绳索绑住。头发散乱,面上灰扑扑的,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沾满灰尘泥印,像是在泥土中滚过一般。

王庾在心中数了数,屋中加上她一共二十人。男人们头戴幞头,身着黑色或者土黄色圆领窄袖袍衫,脚蹬软底靴。女人们则身着窄袖襦衫,下身束裙,腰系长带,足蹬高头鞋履。

这样的装扮...

突然一道亮光闪过,王庾看过去,在她不远处的杂物堆中有一个熟悉的影子,那是她的瑞士军刀。

没想到这个东西也跟着她一块儿来到了古代。

王庾眼睛一亮,站起来就要过去捡。

“嘭。”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