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吉根本没办法放松下来。

第一个都生了4个半时辰,还有第二个?!

他现在宁愿就一个孩子。

半点都不想让呦呦去如此冒险。

安吉依旧紧张,依旧停不下来。

此刻产房中。

安泞在旁边一直陪着呦呦。

在鼓励她继续生下第二个孩子。

好在,一炷香的时间,第二个女儿,就生了出来。

安呦呦整个人完全没了力气。

都说生孩子女人要去鬼门关走一趟,现在真的亲生体会到了。

好在生了之后。

就好像突然从地狱,飞到了天堂。

“母后。”安呦呦叫着她。

“嗯。”安泞在旁边,看着她满脸的汗渍。

看着她虚弱的模样。

心疼的帮她擦拭。

“谢谢你。”安呦呦突然开口。

安泞微愣。

谢什么?

生孩子都是靠自己。

“谢谢你当年,那么辛苦的生下了我和我哥。”安呦呦虚弱地说道,“原来,生孩子真的,这么痛。”

安呦呦眼眶,红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上了母亲,所以感情也变得脆弱。

她突然想起当年她母亲一个人在絮州生下她和她哥的场景,那个时候她母亲只有她自己,不像现在,一屋子的人陪着她,外面还有好多人等着她,那个时候她母亲,就只有她一个人。

没有人为她高兴,也没有人照顾她……

“傻瓜。”安泞宠溺的一笑,为安呦呦擦拭着眼泪,“现在你已经在坐月子了,坐月子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哭。”

“母后……”安呦呦忍不住。

“当年我的辛苦,你父皇已经弥补了。”安泞温柔的笑。

安呦呦重重的点头。

好在,父皇真的没有辜负了母后。

否则,母后该,多痛……

“呦呦。”安泞叫着她,“你身体的特殊体质……你给安吉说过吗?”

“父皇早就给安吉说了。”安呦呦有些无奈。

“……”安泞倒是不知道。

不过想想,这确实是萧谨行这老狐狸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难怪这么多年了,呦呦才怀孕生子。

“你不知道为了怀孕和安吉有多,斗智斗勇。”安呦呦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心酸。

安泞笑。

安呦呦此刻的抱怨越多,证明安吉对她越好,是安吉不忍心她的特殊体质消失。

她也就,放心了。

“对了,是哥哥还是妹妹遗传了?”安呦呦紧张的问。

“妹妹。”安泞在两个孩子一生下来后,就去试验过了。

“真好。”安呦呦由衷地说道。

总觉得,哥哥更能够保护自己。

当年她母亲是不是也是和她一样的想法。

“休息一会儿,一会儿安吉就可以进来了。”安泞宠溺,“我去看看两个孩子。”

“娘。”安呦呦拉着安泞的手。

安泞微微一笑。

她温柔的摸了摸呦呦的额头,宠溺道,“以后就是当母亲的人了,要学会坚强,不能动不动就哭了。”

可是。

安呦呦分明看到,她母后转身那一刻,眼眶都红透了。

……

安呦呦生了一对龙凤胎,对大泫国和北渊国都是天大的喜事儿,全民同欢。

百日宴在大泫皇宫举办得很奢华。

两个孩子取了名字。

哥哥跟随了父亲姓,叫杜之恩,妹妹跟随了母亲姓,叫安知遇。

连起来就是,知遇之恩。

是安吉在感谢安呦呦当年的,知遇之恩。

分明,很感人,还很浪漫。

谢千蕴本来以为自己不是那么喜欢小孩,却在看到知遇之恩的时候,就变得爱不释手了。

抱在怀里面软绵绵的,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安呦呦都忍不住问道,“千蕴,你怎么不和我哥生一个?”

“我也想生啊,可是你哥说,生孩子得靠缘分,也不是说生就能生的。”谢千蕴无奈。

也不知道这缘分什么时候才会到。

安呦呦怎么都觉得她哥,又在耍什么阴谋。

“千蕴,你脸看上去好多了。”安呦呦审视着谢千蕴的脸颊。

“是吧?”谢千蕴摸了摸自己的脸,“今晨起来的时候我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了。我身上也是,除了伤得特别严重的那种,其他地方都基本看不出来了。”

“年轻人,恢复能力就是惊人。”

“你怕是在说吴华皓。”谢千蕴笑。

安呦呦也忍不住笑了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华皓就成了他们的快乐源泉了。吴华皓知道了得哭死!

“两位娘娘,皇上在催你们去宴席了。”宫人恭敬的上前禀报。

“马上就过去。”谢千蕴应了声。

安呦呦此刻也被人搀扶了起来。

其实都生了孩子一百天了,身体早就已经恢复,安呦呦觉得自己壮得跟头牛一样,却还是被人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娘家,就是让人心安。

两个人一起走向宴会大殿。

两个孩子也被奶娘抱着一起,浩浩荡荡的一行人。

她们一到,所有人的视线就都放在了知遇之恩身上。

两个小奶娃今日也是乖巧,没有睡觉也没有哭,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满眼的好奇,可爱得很。

所有人入了座。

安呦呦和安吉,一人抱着一个人,礼节性对所有来参加宴席的皇亲国戚和百官大臣致谢。

仪式完成之后,才算正式开席。

两个人抱着孩子不好用膳,安呦呦手上的宝宝就给了奶娘,安吉却一直舍不得放开,不方便,也要抱着,爱不释手。

萧鹿鸣本想和安吉多喝几杯,这般便也不好劝了。

他本对孩子就没有太大的感觉,虽然不可厚非,知遇之恩确实可爱,可看到安吉这般模样,实在让他很难理解。

晚宴上热热闹闹。

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

两个奶娃早早就抱回去了,安呦呦和安吉作为“主人”,当然得陪到最后。

一行人在皇宫中走着。

萧鹿鸣走在前面。

谢千蕴跟在她身边。

接着是安呦呦,安吉,萧安琪,靖王,还有吴华皓的兄弟姐妹等。

总归是,皇亲国戚都在。

萧谨行和安泞并未出席这样的宴会,两个人已不太习惯宫廷之中的生活,更喜安静,而且他们在,也会让年轻人放不开,也就单独让萧和臻以及吴叙凡到了寝宫,开了小灶。

所有人脚步停在了湖边。

本以为皇上就是喝了酒想要散散酒气,所以让人都陪着他在皇宫走走,却没想到,一到湖边,湖岸上就燃起了烟花。

漫天的烟花,目不暇接。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艳。

谢千蕴长这么大也没怎么看过烟花,而且烟花也是近几年才有的,以前都只是打铁花。

烟花自然更美。

“不是朕准备的。”萧鹿鸣突然开口。

谢千蕴皱眉。

“安吉让朕帮他给呦呦准备的。”

“安吉对呦呦真好。”谢千蕴忍不住说道,说完之后又连忙补充,“皇上对臣妾也很好。”

萧鹿鸣怎么都觉得,谢千蕴在讽刺他。

所有人站在湖边看着漫天姹紫嫣红的烟花,嘴角带笑。

直到……

突然人群中响起了尖叫的声音。

一声尖叫,让所有人都被惊吓到。

现场瞬间变得混乱了起来,只觉得他们之间一道黑影一直在窜,不知道是什么,毛茸茸的,速度很快。

突然。

有人不小心掉进了湖里。

接着,好几个人都因为突然窜出来的黑影,相继都掉了进去。

现场变得更加混乱。

萧鹿鸣的贴身侍卫连忙大声叫道,“保护皇上,保护皇上!”

一时更加混乱。

不知谁突然叫了一声,“安琪公主和靖王爷掉进湖里了,他们都不会泅水。”

萧鹿鸣此刻已经在侍卫的护送下,离开了湖面好几步,也逮住了黑影,不知从哪里突然蹦不来的黑猫,应该是被烟花惊吓才会失控!

此刻听到混乱中有人叫了一声,连忙冲了回去,不顾一切的直接跳进了湖里。

湖里面已经落水了好几个人。

“皇上!”

侍卫看到皇上跳下湖,连忙跟着一个个跳了下去。

本来夜晚就黑。

此刻更是看不清楚湖里面的情况。

过了好一会儿。

萧鹿鸣把安琪从湖水里面救了出来。

靖王也被跳下去的侍卫救了上来。

于此。

“皇后呢?”吴华皓突然大喊了一声。

此刻皇上在侍卫的帮助下,托着萧安琪上了岸,听到吴华皓的声音,心口猛地动了一下。

下一刻。

就看到了吴华皓不顾一切的跳了进去,伴随着他的急切的声音,“皇后不会泅水。”

萧鹿鸣在那一刻,身体仿若都僵硬了一般。

刚刚混乱,他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他一直以为谢千蕴有武功,不可能掉下去,在混乱走散后,就压根没有注意,只听到说安琪落水……

他转身要跟着下去。

“皇上,您刚救下安琪公主,不能再去冒险,属下定当会救下皇后娘娘。”说着,伍深又不顾一切的跳进了湖水。

萧鹿鸣拳头不由得攥紧。

眼眸紧紧地看着漆黑的湖面。

“鹿鸣……”萧安琪惊吓过度,此刻才稍微回过神来。

萧鹿鸣喉结滚动,安抚道,“没事儿了,你和小皇叔都救了上来,没事儿了。”

萧安琪才稍微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如不是鹿鸣……

萧安琪不由得,拽住了萧鹿鸣的龙袍。

安呦呦此刻站在湖边,焦急的等着谢千蕴。

可千万不要出事儿。

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萧安琪和萧鹿鸣,咬了咬唇什么都没说。

如此等了好一会儿。

湖面上吴华皓大声说道,“找到娘娘了!”

然后就看到吴华皓托着谢千蕴从湖面上游到了岸边。

岸边的人连忙将吴华皓和谢千蕴拉上了岸。

吴华皓喘着粗气。

谢千蕴此刻一动不动。

安呦呦连忙跑到了谢千蕴的身边,把她的头稍微抬起来一点,给她摁压胸口。

一下一下。

周围人都紧张到大气不敢出。

直到。

谢千蕴突然呕了一口水出来,整个人被呛了一大口,咳嗽了几声,才醒了过来。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吴华皓在旁边直接哭了出来,“谢千蕴,你知道你有多吓人,你要死了你要死了……”

吴华皓已经哽咽不清。

谢千蕴看着吴华皓的模样,想要开口安慰他几句,结果一开口,就猛烈的呛得不停的咳嗽。

“你别说话别说话。”吴华皓连忙说道。

真的是被谢千蕴吓得不轻。

“那你别哭……”

谢千蕴话未说完。

身体就猛得被人一把抱起。

谢千蕴惊吓。

抬头看到了,和她一样满身湿透的萧鹿鸣。

所有人也都看到了,看着萧鹿鸣抱着谢千蕴离开。

谢千蕴眼眸微动,看到了旁边此刻已经被宫人用大氅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萧安琪,什么都没说。

其他人也都,只是目送他们离开。

都察觉到了皇上心情不好,没人敢多言一句!

“皇上!”

吴华皓突然冲了上去,挡住了萧鹿鸣的路。

萧鹿鸣眼眸一紧。

脸色,肉眼可见的恐怖。

气氛变得,无比紧张。

“臣不知道皇上对皇后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基于皇后的身份所以娶了皇后为妻?臣也没有婚配不懂所谓的男女之情,但如果是臣娶妻,臣定然不会这么对自己的妻子,臣一定会好好疼爱她,呵护她,保护她,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绝对不会丢下她任由她被狼咬,更不会在她溺水后,去救下另外的女子!”

“吴华皓!”萧鹿鸣动怒了。

他凶的时候,真的很吓人。

“皇上现在哪怕是一刀砍了臣的头,臣也要说!”吴华皓顶撞,视死如归。

谢千蕴都被吴华皓突然的霸气惊吓到。

看戏的安呦呦也是。

以前没觉得吴华皓有这么帅,怎么突然就觉得这人,雄伟高大了起来。

看着吴华皓的眼神明显都不同了。

直到。

视线被某人,直接挡住了。

安呦呦无语的看着安吉。

男人,真是小气。

“吴华皓,不要再说了!”谢千蕴连忙叫住吴华皓。

吴华皓抿唇。

谢千蕴一直在给他眼神。

就是怕他被萧鹿鸣处置。

他其实知道,伴君如伴虎,今日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了。

但一想到刚刚谢千蕴差点死掉。

吴华皓坚定的眼神,依旧狠狠地看着萧鹿鸣,“娘娘不让臣说,臣便不再多说。那些娘娘为皇上做的牺牲皇上看不到便算了,但臣有一句话一定要说出来!”

所有人都看着吴华皓。

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皇上,如果您对娘娘没有感情,还请您高抬贵手,让臣来照顾娘娘的往后余生!”

说完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吴华皓直接跪在了地上。

一副,要杀要剐随你的傲慢!

安静到窒息的空间。

所有人都被吴华皓捏了一把汗,就怕皇上真的气不过,直接拖下去砍了。

那一刻。

只听到萧鹿鸣冷冷的声音说道,“朕一辈子都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然后就抱着谢千蕴,扬长而去。

吴华皓跪在地上,看着萧鹿鸣和谢千蕴的背影,紧握的拳头都在发抖。

“还不起来!”安呦呦走到吴华皓身边。

吴华皓看了一眼安呦呦,缓缓道,“腿软。”

“刚刚不是挺威风的吗?现在知道腿软了?”安呦呦嘲笑。

笑着弯腰准备扶起吴华皓。

安吉快一步,将吴华皓从地上扶了起来。

吴华皓起身,腿都还软了一下。

谁不怕。

刚刚皇上那恐怖的视线盯着他的时候,他差点没有吓死。

差点就服软了。

好在坚持了下来。

他只想他这么一闹,皇上能够对千蕴好点。

谢千蕴,值得被更好的宠爱!

……

景秀宫。

萧鹿鸣抱着湿漉漉的谢千蕴走了进去。

宫人连忙迎着他们去了热水池,两个人泡着热水澡,身体才似乎,温暖了些。

偌大的池水里面。

以前也经常一起沐浴。

现在因为谢千蕴在做伤疤修复,萧鹿鸣也就好久没有来她的寝宫。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两个人突然就变得生疏了起来。

一人躺在一个角落,然后彼此看着彼此,不发一语。

安静中。

“你怎么样?”萧鹿鸣突然开口问,声音有些低。

谢千蕴看了一眼萧鹿鸣,看着他从头到尾都沉着的脸,真的比碳还黑。

总觉得他一开口定然就是凶得要死。

却没想到,口气还有些温柔。

也不知道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没什么。”谢千蕴回答,“刚刚呛了两口水,现在好多了。”

“你有武功,怎么会摔下湖水?”萧鹿鸣声音终究还是冷了些。

当时一片混乱。

她确实有武功本来并没有受到影响,结果转头看到萧安琪和靖王双双不小心掉落,她就本能的想要去拉萧安琪,然而萧安琪和靖王拉在一起的,两个人的重量她一时没有控制住,就跟着他们跳了下去。

“不小心。”谢千蕴也没有做太多的解释。

怕萧鹿鸣不相信。

又说她拿萧安琪做挡箭牌。

更何况,既然大家都没有事儿了,她也不想节外生枝。

“你怎么不会泅水?”萧鹿鸣又没好气地问道。

作为大泫国的铁骑军将领,怎么连最基本的泅水都不会?!

“臣妾又不打水仗,为什么一定要会水?”谢千蕴无语。

她又不是无所不能。

萧鹿鸣被谢千蕴堵得一时哑然,好半响才说道,“既然不会泅水,就应该小心点。”

“萧安琪不也不会泅水吗?你怎么不让她小心点?!”谢千蕴脱口而出。

真的是,被气急了,一时,没有控制住情绪。

说出来之后就后悔了。

虽然之前呦呦姐一直劝她说萧鹿鸣是喜欢她的,她被呦呦姐那么说,也有点似信非信了。

但现在。

她能怎么去相信,萧鹿鸣是喜欢她而放下了萧安琪?

萧安琪泅水,他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她,而她呢?!

要不是吴华皓,她都死在湖里面了。

多少还是有些情绪。

她也不知道她为何会有这般的情愫。

其实对于萧鹿鸣喜欢萧安琪这件事情,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大抵是呦呦姐一直这么说,让她有了期待。

结果现实,却把脸打得生痛。

她这句话,俨然让萧鹿鸣脸色更难看了。

她就不应该去招惹了萧鹿鸣。

刚刚吴华皓冒死的举动,她还在想怎么让萧鹿鸣不计较。

萧鹿鸣没有当场处罚不代表,之后不会秋后算账。

她暗自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恭敬道,“皇上,是臣妾一时冲动,失言冒犯了皇上,还请皇上惩罚。”

萧鹿鸣喉结滚动。

生气让他薄唇紧抿,说不出一个字。

谢千蕴也不会蠢到再去挑衅他,连忙就让宫人伺候她起身离开。

“谢千蕴。”萧鹿鸣突然叫住她。

谢千蕴看着他。

“今晚的事情……”萧鹿鸣顿了顿,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是朕不对。”

谢千蕴愣怔。

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鹿鸣居然会认错。

会对她认错。

“朕只听到人说安琪掉下了湖,没听说你也落水了,朕便去救了安琪。安琪和朕从小一起长大,不管多少年,不管朕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朕没办法对她不管不顾。”萧鹿鸣解释,“而朕真的没想到你会落水更没想到,你不会泅水,如果朕知道……”

萧鹿鸣又顿了顿,好久都没有说下去。

谢千蕴也觉得,有时候有些答案,其实也不重要。她说道,“臣妾也没有生气。呦呦姐回来后就给臣妾说过了你和长公主之间的感情。你们从小一起长大,长公主对你很照顾,你对她好,理所应当。”

“朕对安琪,只是姐弟之情。”萧鹿鸣突然一字一顿。

他没办法给谢千蕴一个明确的回答,没办法回答她,谢千蕴和萧安琪同时掉下水里面他会先去救谁,但他可以明确的告诉她,他现在对待她们的一个真是情感。

“朕从小在皇宫被严苛管教下长大,很多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比如当皇帝应该如何,处理朝政应该如何,一言一行该是如何,连自己未来的皇后该是如何都已定下。对朕而言,朕这一生的所有仿若都是墨守成规的事情。所以在朕心目中,安琪就是皇后的最佳人选,她从小在皇宫熟知皇宫一切规矩,她温柔体贴,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所有女子美好的品德,她都有。她其实和朕一样,在皇宫被管教得很好,很适合母仪天下。”

谢千蕴不知道萧鹿鸣此刻是不是在表露他的心声。

她就听着,一点都不敢打断。

“朕一直抱着和安琪会成亲的想法长大,安琪突然喜欢上了小皇叔对朕打击很大,作为皇上,朕不允许被挑战了威信,但最终朕还是决定成全了小皇叔和安琪,一方面是不想安琪为此伤心,另一方面或许,朕自己对安琪的感情,也存在误解。朕喜欢安琪,是因为安琪性格好,人品好,从小对朕的照顾让朕产生了依赖,她和呦呦不一样,呦呦比较没心没肺,但安琪从小到大就会很在乎朕的感受,朕不开心,她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有什么她觉得好的东西,也会很热情大方的和朕分享。朕的性格比较内敛,从小便不喜欢和人交往,可哪怕朕对安琪表现得很排斥,安琪也还是会主动靠近朕,让朕感受到了,极大的温暖。”

“后来安琪嫁给了小皇叔,朕承认,朕消极过一段时日,是觉得皇宫突然,就剩下了朕一人。不过朕终究是皇帝,也不能真的为了感情而一直消沉,久而久之,便也真的接受了安琪和小皇叔成亲的事实。”萧鹿鸣看着谢千蕴,很认真地说道,“以前的朕没办法保证,朕对安琪是不是姐弟之情高于男女之情,但现在的朕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朕对安琪,只有姐弟之情,并无其他。”

谢千蕴心跳,莫名其妙的好像,有点快。

突然就是觉得萧鹿鸣的眼神,和平时都不同。

平时冷冷冰冰,现在怎么都觉得好像有点,含情脉脉。

不会是因为池水的热气冒着烟雾,所以让人迷糊了吧?!

“朕现在,喜欢的是你。”萧鹿鸣突然,一字一顿。

谢千蕴整个人猛地一怔。

心口处就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说不出来的感受。

反正是,震惊到,好半响反应不过来。

难道安呦呦真的猜准了吗?

萧鹿鸣真的喜欢她?!

可是真的看不出来啊!

“朕娶你之时,朕便不觉得,朕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女子。”萧鹿鸣说。

“……”

“朕毕竟贵为一国之君,自然要为全天下人考虑,也要为我萧家的江山社稷考虑,你家的权势占了我大泫江山的一半,朕对你家自然有了忌讳,唯有把你娶进皇宫,朕才会安心。但朕既然承诺了娶你,自然会好好待你。帝王之家,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感情,相敬如宾未尝不是件好事儿!然而,你的性格确实颠覆了朕的想象。朕觉得,再活泼的性格也不过是像呦呦那般,你比呦呦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比她更野蛮,更不懂规矩,朕实在是对你,有过诸多不满。”

话说小皇帝不是在表白吗?

怎么突然开始挑剔她的毛病了?!

这人,难怪会爱而不得。

难怪安琪最终会喜欢上风流倜傥的靖王爷。

“即便如此,朕还是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尽量对你宽容,尽量容你放纵,尽量让你在皇宫过得好一些。如不是你请命去边关打仗,朕随同你一起御驾亲征,或许朕对你的感情,很长一段时日都不会有太大的进展。那时,你为了朕不顾自己的性命,将自己的血灌于朕的嘴里,不管朕到底被你拖累到如何的地步,你没想过丢下朕,为了朕,宁愿被狼群撕咬……吴华皓说得很对,朕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遇到狼群袭击时,将你丢下。”

“你是皇上,丢下臣妾理所应当,你若死了,更多的人无法活命。”谢千蕴倒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

反而是今晚的事情,让她有些隔阂。

不过刚刚萧鹿鸣解释了,她也不会记仇,就原谅了!

“是,朕贵为一国之君,便应当站在江山社稷上思考事情,朕的命自然比任何人都要矜贵。但是,朕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朕也是你的丈夫,保护妻子乃天经地义,然而朕却还是将自己的妻子留下来为自己争取活命机会,朕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任由你被狼群撕咬,差点丧命于此。”萧鹿鸣眼眶似乎有些红了。

仿若是想到了,那时的情景。

不自觉握紧的拳头似乎也在,微微颤抖。

“皇上不是也说了吗?皇上那时和臣妾没有感情,只是因为政治婚姻而成了亲。没有感情便没有这么多的责任。皇上没必要如此愧疚,毕竟臣妾对皇上也没有所谓的男女之情,臣妾对皇上所作所为也是君臣之礼。”谢千蕴说得直白。

萧鹿鸣抿唇。

看谢千蕴这般不在乎,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动情了,她却没有。

她没有也就不会记仇。

“看着奄奄一息的你,朕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心痛,比当年安琪嫁给小皇叔而有过之不及。朕便清楚,朕对你是有感情了。”萧鹿鸣说。

谢千蕴有些不相信。

小皇帝居然喜欢她这么久了?!

她还以为就是,近段时日的事情。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让她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的?

“你确定不是愧疚?”谢千蕴忍不住,确认。

萧鹿鸣瞪着谢千蕴。

看看看,喜欢一个人会用这种眼神吗?!

不都应该是含情脉脉的吗?

“朕是皇上,朕能够分辨朕的感情!”萧鹿鸣很严肃地说道。

“哦。”能就能吧,这么凶做什么。

“朕都说了这么多了,你没什么要说的吗?”萧鹿鸣质问。

谢千蕴微愣。

她没什么说的啊。

喜欢就喜欢吧。

反正他们是夫妻,喜不喜欢不也得一辈子在一起吗?

但谢千蕴觉得,她现在不说点什么,萧鹿鸣肯定不会放过她,她想了想,问道,“既然皇上都喜欢臣妾这件事情都隐瞒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今天突然又告诉臣妾了?”

“朕不是怕你误会朕还喜欢安琪吗?”

“也不是误会这一次两次了。”

“对,吴华皓让朕感觉到了危机!”萧鹿鸣突然承认,“吴华皓对你这么好,你和吴华皓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你是不是喜欢吴华皓?!”

话锋变得还真快。

刚刚还在说他和萧安琪,现在就说她和吴华皓了。

谢千蕴想了想。

她和吴华皓之间……也算不上喜欢吧。

就是觉得吴华皓人挺好的,对她挺好的。

两个人志向相同。

仔细一想,其实和萧鹿鸣安琪之间的感情一样一样的。

因为觉得合适,所以才不会排斥。

要说有多少男女感情,也说不上来。

“需要想这么久吗?”萧鹿鸣脸都绿了。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这么计较和在乎,谢千蕴对其他男人的感情。

作为皇上,他向来不拘小节,很多事情便也是大度宽容。

对曾经的安琪如此,对曾经的谢千蕴也是如此。

否则,当年安琪喜欢上小皇叔不可能半点都不察觉。

否则,谢千蕴在皇宫那般闹腾他也不可能毫不在意。

他只是并不想把帝王之情,放太多在儿女情长之上,他更应该为江山为苍生。

然而现在,却嫉妒到发狂。

他都看不起现在的自己!

“我和吴华皓……”

“不用说了,朕不想听了。”萧鹿鸣突然又打断了。

谢千蕴皱眉。

性格怎么这么坏。

说喜欢,到底是真的吗?!

“反正,你是朕的皇后,这一辈子便都是朕的皇后,你和吴华皓之间不管怎么样,你都给朕死了这条心,这辈子除了朕,谁都别想!”萧鹿鸣霸气宣言。

谢千蕴心口微动。

分明现在的萧鹿鸣也是凶到不行,她却第一次感觉到了,内心的温暖。

她说,“臣妾不喜欢吴华皓。”

萧鹿鸣眼中明显闪过一丝,震惊。

“臣妾和吴华皓只是,惺惺相惜的朋友。臣妾一直都有喜欢的人。”谢千蕴说。

萧鹿鸣的嘴角还未完全上扬,就被谢千蕴后半句话给说得,抽搐了。

“臣妾十周岁生日宴上,那个被臣妾一屁股坐在地上,爬到爬不起来的人。”谢千蕴笑。

笑得得意。

萧鹿鸣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那个冤种居然是自己!

脸都变了几个色,最后才不相信的说道,“你从小就喜欢朕?!”

“大概就是,见色起意吧!”谢千蕴无奈的耸肩。

当时的萧鹿鸣,虽然被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坐出了鼻血,但是抵不过萧鹿鸣那绝世容颜,真的就是她见过这世间最好看的男子了,但因为知道萧鹿鸣喜欢的是萧安琪,所以不敢释放自己半点感情,她娘经常给她说,喜欢是需要双向的,单方面的喜欢会很痛很痛……

她不知道她娘曾经是不是被伤害过,反正这句话她是铭记于心。

现在既然萧鹿鸣都说喜欢了,她也就不用克制自己的感情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朕?”萧鹿鸣问。

“告诉你有用吗?”谢千蕴反问。

以萧鹿鸣的自恋,怕也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萧鹿鸣抿了抿唇。

也是,无言以对。

只能行动表示了!

本来两个人一人在一个角落。

此刻萧鹿鸣突然的靠近,谢千蕴莫名有点紧张了。

经历过情爱之事儿后,太懂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皇上。”谢千蕴抵触着他的胸口。

“嗯?”萧鹿鸣鼻尖,轻轻触碰着谢千蕴的脸颊。

脸上身上的伤疤,基本已经,消失不见了。

皮肤变得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光滑细腻。

“你不会惩罚吴华皓的是吧?”谢千蕴觉得,还是要明确一下比较好。

“朕什么时候惩罚过他?”萧鹿鸣反问。

顶撞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万一呢?”

“朕是这么小气的人吗?”萧鹿鸣冷声。

“你以前为了安琪还关押过靖王爷。”谢千蕴揭穿。

萧鹿鸣盯着谢千蕴。

他的坏脾气到底是被谁造成的!

“臣妾只是……”

“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我也是现在才明白!

萧鹿鸣深深的吻住了谢千蕴。

不让她再有任何疑问。

也不让彼此,再有任何间隙。

夜色深邃。

“萧鹿鸣,不来就不来,一来就这样,你们男人真现实……”谢千蕴抗议。

招架不住,萧鹿鸣的勤快。

“不来是因为,怕控制不住。果然,是这样……”

“唔!”

……

翌日。

天刚亮。

宫人便端着营养汤去了景秀宫。

安呦呦正巧去凤栖殿的路上碰到了,随口问了一句,“大清早给谁的?”

“是给皇后娘娘的,皇上有交代,他每晚在娘娘这里过夜后,便让给娘娘送这些汤药给她补补身体。”宫人连忙回答。

安呦呦点头。

心想着她哥还真的是闷骚得很。

明明对谢千蕴这么好。

也不知道昨晚上两个人把话说清楚了没?

不过夫妻之间,也没有睡一次解决不了的矛盾,一次不行,那就两次,多次就睡服了。

安呦呦这般想着,正要离开时。

“等等。”她叫住宫人。

宫人停下。

安呦呦揭开了汤药,闻了闻。

她也是这几年才能够如她母亲一样悟透了,如何闻药材的成分。

现在一闻,自然就闻出来了。

她就说她哥有八百多个心眼。

可惜,他有一个比他心眼还多的双胞胎妹妹。

安呦呦邪恶一笑。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等着,巨大惊喜吧!

《全书完》

------题外话------

结局了结局了。

宅本以为古文可能只能写100多万,结果居然写完有200多万,虽然中间可能有太多不如意,但这是宅的第一次,宅其实已经很满意了!

非常感谢大家对宅的支持和包容,宅知道在古文上宅有太多欠缺,而你们一直在包容宅,宅真的很感动很感动。

真的谢谢大家,宅写文十五年了,真的是有你们的支持,宅才会走到今天。

接下来,宅应该会休息一段时间,下一本或许今年年底或许明年年初,具体看宅对下本文构思的快慢。

下本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回到现言了。

当然,宅也经常抽风。

最后!划重点划重点划重点!!!

————

这本文应该还会有小番外。

大概在八月中旬左右放出来。

喜欢的可以到时候再回来看看。

爱你们,笔芯。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