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琪看着安呦呦。

从小到大,她便是一直照顾呦呦和鹿鸣,她想要做得更好,来感激母后的养育之恩。

她甚至希望,他们可以比自己过得更好。

否则,当年也不会甘愿留在皇宫一直陪着鹿鸣,甚至为了鹿鸣宁愿耽搁她的婚事儿,在她心目中,除了父皇和母后,呦呦和鹿鸣就是她最重要的人。

然而现在。

是她管得太多了吗?

是她对他们的感情,有错吗?

这次呦呦回来,她那么高兴的来见她陪他,却被呦呦这般中伤。

萧安琪眼眶瞬间就红了。

心里的委屈,真的是忍不住的,让眼泪夺眶而出。

安呦呦看着安琪哭,也有点慌张。

她知道安琪姐姐的好,但有时候过多的好,就成为了一种道德绑架。

只会给彼此增添心里负担。

她其实不知道萧安琪和谢千蕴之间到底都发生过什么,会让谢千蕴对萧安琪这般避而不见。但听萧安琪几句话便也听得出来,萧安琪是看不起谢千蕴的,应该是觉得她配不上萧鹿鸣,更没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在萧安琪的心目中,所谓的好女子,定然应该是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满腹经纶,就像安琪自己那样,而不是像谢千蕴这般过于活脱。

所以萧安琪应该是对谢千蕴有过一番的训诫才会导致,谢千蕴有些怕她。

事实上,安琪确实也没有错。

一国之后也应该有皇后该有的规矩,但这种事情不应该安琪来做,安琪如果只是长公主的身份倒还好,关键是安琪之前和鹿鸣有过一段感情,哪怕只是鹿鸣的一厢情愿,安琪也应该避嫌。

教谢千蕴如何当一个皇后最好的人选是母后,母后作为长辈教导晚辈,情理之中也是理所应当,而母后没有去教导,定然不是母后不想管,母后虽向往自由,但是一个极其有分寸和原则的人,她不可能完全随了自己的性子而活。所以,唯一的原因就是,母后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

最好的时机应当是,她哥和千蕴有了感情之后。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培养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他们算是阶层联姻,千蕴应该是不情不愿的,想要让千蕴真的心甘情愿留在皇宫,唯一只有让她和她哥真心相爱。

所以安琪虽然出于好心,但却犯了大忌。

她的插手不仅没有让谢千蕴当好皇后,反而影响到了她哥和千蕴之间的感情,让千蕴越加不敢信任了她哥。

安呦呦深呼吸一口气。

看着安琪哭得伤心的模样,终究是不忍的给她擦拭着眼泪,“安琪姐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知道你的好,也知道你想要让我们好。但对一个人好的方式有很多,我们不能由着我们的想法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样对他们是好的,就是好的。真正的好,是他们想要什么!”

萧安琪心里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她并没觉得自己有错,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鹿鸣好,她只是想要鹿鸣过得更好而已。

“现在我哥喜欢上了千蕴。”安呦呦决定把话说到明处。

“鹿鸣不喜欢……”

“安琪姐姐,我哥要是不喜欢,他为何后宫佳丽三千独宠千蕴一人?”

“因为千蕴为救他差点丧命。”

“为我哥丧命的何止谢千蕴,我哥是皇上,任何人为他丧命都是理所应当,他为何要独独对千蕴不同?”

萧安琪哑然。

仔细回想,这段时日鹿鸣对谢千蕴确实,很不同。

那日和谢千蕴争执之后,她虽然没有给鹿鸣告状,也是觉得,她何必和谢千蕴去计较,她向来大气,但她去禀报鹿鸣说要回王府时,鹿鸣没有半分不舍和挽留,便允诺她回王府了。

“其实我哥对你,早放下了。”安呦呦说得直白。

萧安琪看着呦呦,“我并不是觉得鹿鸣没有放下我,我希望鹿鸣可以有喜欢的女子从而真的忘记我……”

“安琪姐姐,我们都是女子,女子的虚荣心,我们都有,这不是什么不能言说的事情。我哥喜欢了你这么多年,突然他爱上了其他女子,不管你对我哥什么感情,心里总归是有些失落。就比如,吴华皓你知道吧,当年一直追着我屁股叫我媳妇说喜欢我,要他移情别恋上了其他姑娘,我也会有些不舒坦,这都是人之常情。”

萧安琪被安呦呦这么突然揭穿。

终究是有些难堪。

她承认她确实是打着为了鹿鸣好的旗号,事实上真的有点接受不了鹿鸣突然就这么不喜欢她了。总觉得,萧鹿鸣哪怕三宫六院,心中也定然留有她的位置。而且,谢千蕴在她看来,真的哪哪都不好,鹿鸣喜欢上谢千蕴,是鹿鸣受了委屈。

“我哥愿意为了你,放下对你的感情成全了你和小皇叔,我也希望安琪姐姐能有同理之心,真心成全,我哥的幸福。”

安琪抿了抿唇瓣。

呦呦的话,确实让她有些动容。

也确实让她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自私。

但是。

她看着呦呦,“我真的觉得,谢千蕴配不上鹿鸣,你没有和她接触过,她真的没有半点母仪天下的风范……”

“是安琪姐姐没有用心和千蕴相处。”安呦呦一针见血,“母仪天下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在人前冠冕堂皇的说着大道理,随时随地保持着高贵优雅,这样就是吗?能够拿起刀枪抵御外敌入侵,为了守卫家国不畏生死,在皇上有难时不顾一切任由狼群撕咬……这样有着如此高贵节操的人,哪里不能,母仪天下了?”

萧安琪,哑口无言。

“安琪姐姐,盲目的偏见才最为致命!”安呦呦一字一顿。

萧安琪真的,无言以对。

“我今日和你说这些,并非是想要影响了我们姐妹情深。不可否认,我内心真的很喜欢千蕴,小时候就很喜欢她的性格,但比起来,我们终究是从小一块长大,这份情谊并非任何人可以代替。我说这些,只是希望安琪姐姐能够真的想明白,不要走进了自己的死胡同里面,最后受伤的会是你自己。我知道安琪姐姐永远都是那个,我和我哥过得好,你会比我们更高兴的姐姐。”

安呦呦真诚的笑着,脸上还带着深深的期待。

萧安琪眼眶又红了起来。

她由衷地说道,“呦呦,你说得很对,是我太自私了。作为姐姐,本不应该给弟弟妹妹惹麻烦,现在却耽搁了鹿鸣的感情,还让你这么来担心我,我……”

萧安琪哽咽到说不出来。

安呦呦帮她擦拭着眼泪,“我不是在批评你,我只是太珍惜我们兄妹三人的情感了,我不想我们这些珍贵的情谊,被任何东西所玷污,不值。”

“嗯。”萧安琪重重的点头。

终究是被安呦呦的真情实意所感动。

是她,差点毁了,他们的兄妹之情!

……

自从谢千蕴开始做伤疤修复之后。

萧鹿鸣也就没来过她寝宫了。

应该是安呦呦给萧鹿鸣说过了。

男人真是现实。

十多日后。

太上皇和太后回来了。

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吴华皓。

谢千蕴看到吴华皓那一刻,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在她面前活蹦乱跳像个猴一样的人,居然真的是吴华皓。

这才几个月没见,居然就,居然真的可以走了,不是可以飞了。

果然是祸害活千年吗?!

老天爷也是太眷顾了。

“娘娘该不会是在嫉妒臣吧?”吴华皓得瑟。

我嫉妒你个锤子。

谢千蕴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吴华皓。

心里倒是真心有点为他高兴。

吴华皓天生适合,驰骋疆场!

“话说娘娘,你回来后被皇上嫌弃了吗?”吴华皓很认真地问道。

估摸着还想着他曾经给她说过的诺言。

“没有。”是真没有。

刚开始她是觉得萧鹿鸣肯定是嫌弃的。

但后来……

有点太不嫌弃了。

“真的?”吴华皓不太相信。

“我不说谎。”谢千蕴直言。

吴华皓想了想也是,又不忘评价道,“没想到皇上还有点人情味。”

谢千蕴没附和。

因为。

她突然看到了安呦呦。

吴华皓自然也注意到了谢千蕴的眼神,连忙转头过去。

看到安呦呦那一刻吓了一大跳。

黑黝黝的脸都吓白了。

“我有这么吓人吗?!”安呦呦无语。

刚刚她去她父皇母后的寝宫叙旧,听说吴华皓也进了宫,本以为他去了丽太妃的寝宫,却没想到宫人说吴华皓在谢千蕴的寝宫,她也就直接过来了。

吴华皓看到她,跟见了鬼似的。

“你你你,怎么肚子这么大了?”吴华皓都结巴了。

他跟着太上皇和太后回来,也是听说安呦呦回大泫了,也挺想念,突然看到和印象中完全不同的人,一时半会儿接受不过来。

“你怀孕了,你肚子不大?”安呦呦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男子,我又不会怀孕。”吴华皓说得理所当然。

“……”简直是对牛弹琴。

“你挺着个大肚子回大泫,该不会是和安吉感情出现了问题吧……”吴华皓突然神秘兮兮地问道。

“你就巴不得我感情出了问题然后好娶我是不是?”

“安呦呦,我现在已经有另外喜欢的人了,早就把你忘记了!”吴华皓反驳。

“还真有喜欢的人了?”安呦呦审视。

“那是自然。”吴华皓洋洋得意。

还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谢千蕴。

安呦呦从小就是一个机灵人儿,一眼就看出来了吴华皓的小心思,笑得明显有些夸张。

“你笑什么?”吴华皓被安呦呦搞得莫名其妙。

“笑你命苦啊!”安呦呦说得直白,压根没有考虑过吴华皓的心情,“老是,爱而不得。”

“……”吴华皓就知道安呦呦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从小被她欺负习惯了。

“话说我们也好久没见了,要不要一起用个膳,喝个酒?”安呦呦脱口而出。

谢千蕴和吴华皓都看着她,“你确定你要喝酒?”

“喝水。”安呦呦无奈的改口。

谢千蕴和吴华皓都忍不住笑了笑。

谢千蕴说道,“就在我的寝宫一起用膳如何?我马上让宫人安排。”

“好。”安呦呦一口答应。

好久没有见着吴华皓,倒真的是有点想念。

很快。

三个人就坐在树荫下的凉亭中,一起用了膳。

安呦呦喝水。

谢千蕴和吴华皓喝酒。

把安呦呦真的是馋到不行。

“话说娘娘,你脸的伤疤是我走眼吗?我怎么觉得比你离开绿洲时,好多了。”吴华皓很认真的打量着谢千蕴的伤疤。

现在看着好像都没有那么多坑坑洼洼了,平整了好多,就是有些过于红的肤色,和她其它皮肤颜色有些出入。

“是吗?”谢千蕴摸了摸,“呦呦姐现在在给我做伤疤修复。”

“可以治好吗?”吴华皓惊讶。

“你不是说好多了吗?”安呦呦怼。

吴华皓抿唇。

安呦呦这张嘴跟开了光似的,没几个人说得过。

“话说千蕴,你还是少喝点,现在做修复,酒得适量。”

“好。”谢千蕴点头。

“以现在你的恢复进度,一两个月,你就能回到貌美如花的状态。”安呦呦很有信心地说道。

谢千蕴难免有些高兴。

哪怕接受了自己的丑,但绝对也不会拒绝让自己变美。

三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很好。

但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安吉很快就来把安呦呦带走了。

安呦呦现在肚子真的很大了,安吉会这么担心她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安呦呦一走,总觉得乐趣就少了好多。

安呦呦其实也不愿走。

但是抵不过安吉的霸道,非让她回去睡觉了。

也不知道安吉在哪里读了些医术,说看到书中记载,孕后期非常危险,特别是双子,容易有早产的危险,现在恨不得是时时刻刻跟在她身边。

两个人从景秀宫出来,正巧碰到萧鹿鸣来。

萧鹿鸣看到他们有些诧异,“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千蕴一起用膳。”

“吃过了?”萧鹿鸣眉头微皱。

他便也是过来吃午膳的。

“还在吃。”

萧鹿鸣微点了点头,说道,“呦呦,你肚子这么大了,别再大大咧咧的到处乱走。现在母后也回来了,千蕴的伤疤修复就交给母后就行了,你别再操心了。”

“好。”安呦呦点头。

今天本来也是和母后做好了交接。

心里虽然不愿,但为了安全着想,这段时日还是为肚子里面的两个宝贝腾路吧。

萧鹿鸣看安呦呦这般听话就没再多说了,打算离开。

“哥。”安呦呦叫住他。

“嗯?”

“你知道吴华皓吧。”安呦呦突然开口。

一开口。

两个男人表情都不对了。

安吉当然知道吴华皓喜欢过安呦呦。

萧鹿鸣就更不说了,他现在都不知道谢千蕴对吴华皓到底是什么感情……

“他从边关回来了。”

“朕知道。”口气都变了。

所以,她哥是知道,吴华皓喜欢谢千蕴了。

那更好办了。

“吴华皓现在还在和千蕴喝酒,哥现在去,怕是会打扰到他们。”安呦呦故意说道。

萧鹿鸣瞪安呦呦。

到底是谁是你亲哥?

胳膊肘还往外拐了不是?!

“我看两个人好久不见,挺想对方的,这不就让安吉来接我,借口走了。”安呦呦又说道,“哥应该不会这么不识趣的去打扰了他们吧?”

“朕……”萧鹿鸣咬牙切齿。

他就是听说吴华皓进宫了才来的景秀宫。

这段时日一直没来,也是因为安呦呦说谢千蕴在做伤疤修复,需要静养,他怕来了把持不住,是伤了谢千蕴的身体。此刻一听说吴华皓来了,压根就没有多做犹豫。

“好困。”安呦呦突然打了一个哈欠,“我回去睡觉了。”

安呦呦打算走。

又想到什么,“对了哥,吴华皓这些年倒是长英俊了不好,人高马大的给人特有安全感,关键还很会体贴,刚刚就一直给千蕴夹菜,问她身体状况,我看千蕴和吴华皓感情挺深的,果然,会主动关心人的男子,更受女子喜爱。是不是哥?”

萧鹿鸣没再搭理安呦呦。

安呦呦达成目的,也不再多说,和安吉离开了。

反正她哥也不笨,不会听不出来她的意有所指。

而像她哥这种傲娇男,不让他感觉到一点危机,怕是这辈子都学不会表达。

安呦呦走后。

萧鹿鸣倒是很久没有进景秀宫的宫殿。

他当然能够听得出来安呦呦的故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谢千蕴和吴华皓确实感情深厚。

如不是谢千蕴已是皇后,她是不是就会和吴华皓……

以前的他根本不在意谢千蕴是不是自愿做他的皇后,现在却开始莫名计较。

萧鹿鸣还是走进了景秀宫。

一进去,就听到了谢千蕴和吴华皓欢笑的声音。

他就这么看着在亭子中的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都很开心。

阳光透过枝叶刚好落在了谢千蕴的脸上,她灿烂的笑容,耀眼到刺目。

萧鹿鸣不由得拳头紧握。

公公在旁边自然也感觉到了皇上的怒气,娘娘怎么能对着其他男子笑得这般好看,皇上醋坛子都要打翻了。

公公想要咳嗽提醒一下。

萧鹿鸣突然手一抬,显然是让公公闭嘴。

公公自然就不敢多嘴了。

萧鹿鸣转身离开了。

没去打扰。

公公诧异,连忙跟上。

不知为何皇上会突然离开?

他不是专程来找娘娘一起用膳的吗?

萧鹿鸣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走。

或许,他从未真正见过谢千蕴对他这般的笑容,所以不忍去打扰了她的快乐。

……

安呦呦怀孕8个月的时候,破了羊水,生产了。

整个皇宫都紧张了起来。

无数太医在外面候着,几个稳婆在里面帮助安呦呦接生,安泞也在。

而其他人按照规矩,自然都不准靠近安呦呦生产的屋子,只听到安呦呦惨烈的叫声,一阵阵在皇宫中回荡。

生了2个时辰,依旧没有生下来。

安吉按耐不住了。

“我想要进去陪产。”安吉说。

从安呦呦生产开始,就心慌意乱,但安吉毕竟是一国皇上,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让自己冷静,却终究在时辰越长,变得暴躁了,直接就要冲进。

“安吉,冷静点。”萧鹿鸣拦住安吉,“你现在进去也无济于事,你又不能帮呦呦生,去了反而影响到呦呦生产,而且母后在里面,呦呦不会出事儿。”

安吉也知道母后医术高超,但一直听到安呦呦惨叫声,他真的很难平静。

“都会有这一次。”萧鹿鸣安慰。

安吉点头。

只能再次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

安呦呦还是没有生下来。

此刻声音似乎都虚弱了不少。

偶尔好久没有听到叫声,吓得安吉脸都白了。

刚开始呦呦叫着吓人,现在不叫更吓人。

安吉在门口处,来来回回踱步。

根本停不下来。

再过了半个时辰。

突然,恍若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婴儿哭啼声。

安吉整个人僵硬住了。

外面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似乎都在确认是不是,真的生了。

一会儿。

房门被打开,一个宫人出来传话,“北渊皇帝,皇后已经平安生了一个小皇子,现在正在生第二个。”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