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走进殿内。

谢千蕴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萧鹿鸣还有些惊讶。

平时没见谢千蕴这般热情。

想起昨晚两个人的肌肤相亲,萧鹿鸣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刻。

就蓦然看到谢千蕴突然跪在了地上。

萧鹿鸣嘴角的笑容,明显抽搐。

谢千蕴又抽什么风?!

“臣妾参见皇上。”谢千蕴毕恭毕敬。

萧鹿鸣皱眉。

谢千蕴可从未给他行此大礼。

皇帝和皇后之前,本是夫妻关系,也用不着到这个地步。

不用想也知道,谢千蕴定然又是犯了什么错。

他表情严肃,冷声问道,“又做了什么?”

“臣妾不应该和长公主争执,臣妾是因为昨晚太累,今日精神不济,才会一时口快说了长公主两句。还请皇上惩罚臣妾,臣妾绝无怨言。”谢千蕴一脸诚恳。

和谢千蕴成亲也有一年有余。

倒也从未见她这般改过自新的模样。

“你和安琪争执了?”萧鹿鸣问。

谢千蕴缓缓抬头看着萧鹿鸣。

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怎还问她这句话。

她想象的是,皇上一来就要大发雷霆处罚她,她就先发制人,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表现出悔不当初的模样,皇上也就只能,从轻处罚了。

如意算盘这么打着。

萧鹿鸣的表现倒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哪个环节错了。

“长公主没给皇上说吗?”谢千蕴颤颤的问道。

“安琪只来给朕告辞,并未说其他。”萧鹿鸣冷淡。

谢千蕴有些惊讶。

萧安琪居然没有去告状。

莫非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差点都收拾包袱跑路了。

果然是她小家子气了。

萧安琪毕竟是长公主,又怎么会为这些小事儿而去告御状。

又不是宫里面那群莺莺燕燕的嫔妃。

她果然也是被告御状告怕了。

“安琪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萧鹿鸣又严肃地说道。

是是是。

在小皇帝心目中,萧安琪就是完美的。

不过因为这次她错怪了萧安琪,自然也就不敢反驳半句。

当然,没错怪,她也不敢。

“安琪从小在皇宫长大,便熟知宫中规矩,你做得不对的地方,她偶尔说教你几句,你听着便是,别和她顶嘴。”萧鹿鸣吩咐道。

大概也是猜到了来龙去脉。

今日谢千蕴这般怕死的模样,大抵是以为萧安琪去他那里说了她们争执的事情,以为他会来惩罚她。

在谢千蕴心目中,他有那么凶吗?!

刚刚谢千蕴分明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萧鹿鸣想到这里,脸色有些难看了,“还不起来?!”

谢千蕴才反应过来她还跪在地上。

连忙就起了身。

一起来,腿一软。

萧鹿鸣连忙眼疾手快的将谢千蕴扶着,避免她摔倒。

谢千蕴也是心有余悸。

睡了那么久,还是没让她,复原。

腿还是酸软的。

“小心点。”萧鹿鸣说。

看似严肃,却明显又带着关心。

“是。”谢千蕴恭敬道,又突然想起什么,“皇上现在来臣妾的寝宫,是有事儿吗?”

既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那来做什么。

萧鹿鸣脸色又沉了下去。

他是来用膳的。

刚才安琪来给他告辞的时候,知道谢千蕴醒了,所以安琪一走,他便直接过来了。

本以为经过昨晚,谢千蕴对他会有所不同。

而且作为男子,在事后自然也应该有所表示,就想着多来陪陪她。

结果谢千蕴似乎完全不在乎,甚至根本不需要。

“娘娘,皇上听说你醒了,就马上过来了。现在这个点,不正好可以用膳了吗?”公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冒死插嘴提醒。

谢千蕴皱眉。

萧鹿鸣居然主动来陪她用膳?!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但现在的谢千蕴也学聪明了不少,对萧鹿鸣得顺着来,也就立马对着公公说道,“那还不赶紧让御膳房送午膳,别饿着皇上了,皇上昨晚那么辛苦。”

“是。”公公连忙答应着。

也不由得笑了笑。

谢千蕴皱眉。

笑什么笑?

昨晚萧鹿鸣是很辛苦啊。

她也很辛苦了。

此刻觉得自己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她转眸,那一刻就看到了萧鹿鸣好像脸都有些红了。

这小皇帝。

昨晚上一直要一直要的时候,没见这么羞涩。

现在做完了,反而装纯良了。

很快。

御膳房送来了午膳。

两个人坐在一起,安静的用膳。

也没说话。

大概是都饿了。

谢千蕴吃了不少,尽量让自己吃慢一点优雅一点,但终究是抵不过胃里面的饥饿,吃得终究没有那么好看。

谢千蕴都做好了又被萧鹿鸣凶的准备了。

结果萧鹿鸣只是抬眸看了她两眼,什么都没说。

甚至还给她夹了些菜放进她的碗里。

谢千蕴愣了愣。

这人,转性了?!

“吃!”萧鹿鸣感觉到谢千蕴审视的目光,明显有些凶。

谢千蕴无语,她忍不住喃喃,“皇上就不能温柔点说话吗?”

萧鹿鸣手指微顿。

“每天都这么凶,对身体不好。”谢千蕴抱怨。

萧鹿鸣抿唇,“朕不凶。”

“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不凶……”谢千蕴说到一半不敢说了。

萧鹿鸣的眼神太凶了。

她连忙垂下眼眸,“哦。皇上只是严厉,一点不凶。”

萧鹿鸣嘴角轻扬。

谢千蕴听话的样子,莫名还有些可爱。

两个人吃完午膳。

谢千蕴以为萧鹿鸣就要走了。

结果。

一直没走。

就坐在她的内殿上,处理着公务。

公公在旁边伺候着,看上去就是不走的样子。

谢千蕴也只能在旁边坐着。

她本来还想去睡个回笼觉,吃了午膳又犯困了,还是昨晚精力消耗太大,实在没太多精神,但萧鹿鸣不走,她也就只能这般陪着。

好煎熬。

“皇后。”萧鹿鸣突然开口。

谢千蕴一个激灵。

刚刚差点已经神游出了天际。

“臣妾在。”

“呦呦和安吉要来大泫了。”萧鹿鸣说。

也自然是察觉到了谢千蕴的无聊。

便主动找了些话题。

谢千蕴反应了两秒,瞬间激动,“你说呦呦姐要回来了!”

“嗯。”萧鹿鸣应着,“不出意外,半个月后应该就能抵达浔城了。”

上次大泫和鞑子在河北打仗的时候,北渊就有意要来支援被萧鹿鸣拒绝了,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轻易动用了他国军队,太耗费资源,后来打了胜仗,北渊自然就不用再出兵,但安吉让使者传了信,说呦呦想他们了,他将带着呦呦回大泫住一段时日。

距离安吉和呦呦出发已有四五月,应该快到了。

“太好了太好了。”谢千蕴整个人都兴奋了。

“就这么想呦呦吗?”萧鹿鸣问。

口气还有些,不是滋味。

没见她对他这般热情过。

“当然了,我和呦呦姐小时候就一见如故了。要不是她嫁去了北渊,我们定然会天天在一起玩。”

“就知道玩?你不知道你现在是皇后吗?皇后是天天玩的吗?!”萧鹿鸣严肃。

谢千蕴不说话了。

反正在萧鹿鸣心目中,她就是一无是处。

不过她不在乎。

一想到呦呦姐要回大泫了,什么事儿都影响不到她的心情了。

“还有,别一口一个呦呦姐,你现在是呦呦的嫂子,叫什么姐姐!”萧鹿鸣又严肃的纠正。

“……”这人管得真宽。

“朕有些累了。”萧鹿鸣放下了奏折,动了动的身体。

谢千蕴还以为他不会累。

他就一直坐在软榻上批了一个时辰的奏折,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

让她这么坐着,她肯定得疯。

“过来给朕揉揉肩。”萧鹿鸣吩咐。

谢千蕴没搭理。

她以为他叫的是公公。

下一刻就感觉到了萧鹿鸣吓人的视线。

谢千蕴无语的过去。

然后给萧鹿鸣捏肩膀。

她还酸呢。

全身都酸,怎么不见他来给她揉肩。

当皇帝真了不起。

谢千蕴揉得有些不爽,力道也就重了些。

“谢千蕴!”萧鹿鸣突然发火。

谢千蕴吓了一跳。

“你会不会揉肩?”萧鹿鸣脸都痛红了。

“不会。”谢千蕴很自若地回答。

萧鹿鸣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

他说,“给朕学!”

“……”

谢千蕴就在公公的教导下,帮萧鹿鸣揉。

揉得手指都软了。

“好了。”萧鹿鸣终于满意了。

谢千蕴连忙就要离开。

“朕困了。”萧鹿鸣说,“皇后伺候朕就寝。”

萧鹿鸣就不能消停点吗?!

平时也没见他这么烦人。

谢千蕴忍下心里的不舒服,陪着萧鹿鸣去睡觉。

两个人躺在床上。

谢千蕴其实是想睡觉的,但因为萧鹿鸣在,严重影响了她的睡眠。

她只感觉到萧鹿鸣翻了身,然后靠近了她的后背。

谢千蕴全身紧绷。

这小皇帝该不会想要大白天的淫乐吧?

那一刻就感觉到萧鹿鸣将她整个人搂抱进了怀里,头埋在了她的颈脖之间,然后似乎睡着了。

耳边都是他均匀的呼吸声。

谢千蕴松了口大气。

吓死了。

她还以为小皇帝又要……

但想想,昨晚那么累,小皇帝身体也没那么好。

谢千蕴就心安理得的闭上眼睛,然后很快就睡着了。

她睡着后,萧鹿鸣睁眼了。

他知道谢千蕴是怕他又对她做什么……

昨晚上,确实过度了。

谢千蕴从不求饶的人,都一直在说不要……

而他,果然是第一次尝鲜,有点魔怔了。

也是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让他失控。

尽管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籍,但他并不觉得,他会热衷于此。

萧鹿鸣将谢千蕴似乎又抱紧了些。

强烈压制内心的渴望。

好久,他缓缓放开了谢千蕴的身子,修长的手指,帮她轻轻按摩着。

……

接下来的时日。

萧鹿鸣经常出入谢千蕴的寝宫。

以前都是晚上,现在是大白天也会过来。

谢千蕴倒是习惯了。

萧鹿鸣虽然凶是凶,但也没有真的对她做什么伤害的事情,除了……每晚的运动。

她倒是习惯了萧鹿鸣,后宫的嫔妃习惯不了,她总是被萧鹿鸣给霸占到。

毕竟萧鹿鸣在的时候其他嫔妃也不敢贸然打扰。

半月后。

呦呦和安吉,进宫了。

谢千蕴真的高兴坏了。

一大早就跟在萧鹿鸣的身后,去宫门口接他们。

远远的,就看到了浩浩荡荡的一行队伍出现在了眼前。

谢千蕴忍不住的激动。

萧鹿鸣自然也有些兴奋。

一是自己小时候最好的玩伴,二是自己亲妹妹。

但他向来会隐忍。

哪怕在高兴也不可能想谢千蕴这般……

算了。

萧鹿鸣就这么由着谢千蕴了。

马车到达。

北渊国的侍卫去掀起帷帐。

安吉先下了马车。

多年不见,还是那般气宇轩昂。

模样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年轻俊朗。

紧接着,安吉亲自伸手,将安呦呦从马车上扶了下来。

安呦呦的变化是真的大。

因为她此刻居然,大腹便便。

所有人都震惊了。

安呦呦身怀六甲,居然走这么远的路程。

这是刚三个月怕是就出发了。

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产了吧。

萧鹿鸣连忙上前,也是被安呦呦给惊讶了。

本来还温和的脸色,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呦呦,这么大个肚子了,怎么还乱跑!”

安呦呦憋嘴。

这么多年没见到她哥,好不容易见上一面,第一句话居然是责备。

“安吉也是,怎么能够由着呦呦乱来。”萧鹿鸣来带着安吉一起说。

安吉真的是有苦说不出。

他也劝过了。

但是劝不住。

呦呦说她再不回一趟大泫,她都要得忧郁症了。

他也不知这忧郁症是什么,但听呦呦的描述,着实把他吓到了。

没办法,只能由着她,陪她回大泫来生产,坐月子。

天知道这一路,他是有多担心。

好在呦呦一路安好,并没有因为车马的颠簸而影响到胎儿,还算顺利的到了浔城。

“哥,这么多年没见,你看到我就是批评。以后我就不回来了。”安呦呦不爽。

萧鹿鸣抿了抿唇,口气明显缓和了些,但架子依旧还在,“回来也得找个好时机,哪能挺着这么大个肚子赶这么远的路。”

“我和安吉出发的时候,肚子没这么大啊,谁知道几个月就长这么大了。”安呦呦反驳。

“你是大夫,你还能不知道怀孕肚子会变大?!”萧鹿鸣没好气地说道。

安呦呦怼不过,只得拿出杀手锏,“母后怀你我的事后,还跳城楼呢。我们不也好好的,没缺胳膊少腿!”

“……”萧鹿鸣瞪着安呦呦。

明显是被安呦呦怼得无话可说了。

谢千蕴在旁边笑出了声。

原来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萧鹿鸣在安呦呦面前,也还不是吃瘪。

听到谢千蕴的笑声。

萧鹿鸣一个眼神看了过去。

凶神恶煞的。

谢千蕴不敢笑了。

这人,小气得很,还记仇得很。

“千蕴吗?”安呦呦此刻自然也注意到了谢千蕴。

但谢千蕴此刻挂着面纱,挡住了她大半张脸。

不过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安呦呦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呦呦姐……咳咳。”谢千蕴连忙改了口,“北渊皇后。”

“什么北渊皇后,多生疏。还是叫我呦呦姐,听着就觉得亲切。”安呦呦明显不喜欢那个称呼。

“可是……”谢千蕴看了一眼萧鹿鸣。

“你别管他,他从小就一板一眼,不会变通。我们叫我们的。”安呦呦才不怕萧鹿鸣。

谢千蕴听安呦呦这么一说,连忙换了称呼,“呦呦姐,我好想你。”

“我也是。当初听说我哥要娶你,我都恨不得回来参加你的封后大典,但当时北渊有点事情安吉脱不了身,安吉又死活不让我一个人回来。”

谢千蕴当然知道安吉和安呦呦之间的感情。

就是很好很好。

安吉怎么可能放心安呦呦一个人回去,就算是放心,也舍不得她离开自己。

“嫁给我哥,很辛苦吧?”安呦呦突然问。

谢千蕴瞪大眼睛。

“我哥那样的性格,一点都不好玩。平时就端着个皇上的架子,让你这样那样,不满意就甩脸。你在皇宫一定过得很无趣!”安呦呦太清楚她哥的性格了,小时候就真的被她哥搞得崩溃。

好在从小她没有一直和她哥生活在一起,否则得疯。

一想到谢千蕴这么活波可爱的小女子就这么被她哥给糟蹋了,她就觉得可惜。

还甚是同情。

“是。”谢千蕴点头。

突然就被共情了。

萧鹿鸣此刻虽然在和安吉一直聊着天往宫内走,但安呦呦和谢千蕴离他们都很近。

安吉的注意力还一直放在安呦呦的身上,就怕她突然跌倒了。

此刻自然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听到安呦呦评价他心就有不悦。

谢千蕴居然还认同。

萧鹿鸣简直脸都要绿了。

他性格哪里不好了?!

去民间问问,他是有多仁政的皇帝!

走进后宫。

萧鹿鸣和谢千蕴亲自送安吉和安呦呦到了潇湘殿。

赶了这么远的路,当然是让他们先休息。

谢千蕴虽然很想和安呦呦玩,也知道此刻不能去打扰了他们。

特别是,安呦呦的肚子真的很大了。

谢千蕴忍不住说道,“呦呦姐,你是不是快要生产了?”

“不是,这才7个多月,还有两个月,当然如果早产,也说不定就是下个月。”安呦呦回答。

“就是觉得你肚子好大。”谢千蕴笑,“一定是个大胖小子。”

“不是,是两个。”安呦呦说。

“什么?!”

萧鹿鸣和谢千蕴还未惊讶。

安吉惊讶了。

他不相信的看着安呦呦,“你怀的双子?”

“嗯。”安呦呦点头。

“你不是说你只是长得太胖吗?”

“那我不这么说,你会让我回大泫吗?”安呦呦反驳。

安吉都快气死了。

没想到安呦呦居然骗他。

要早知道她肚子里面的是双子,他说什么都不会让安呦呦大着肚子来大泫国。

“双胞胎你还不高兴?”安呦呦生气。

“怎么会不高兴,我是担心你身体……”

“这不是好好的吗?”说着,安呦呦还转了一圈。

“你别乱动。”安吉都要吓死了。

他将安呦呦的手紧紧的拽进了自己手心中。

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安呦呦走进了宫殿。

谢千蕴看着他们的背影。

真的是安吉都要担心死了,安呦呦还故意逗安吉。

两个人在一起一定很好玩。

她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他们感情真好。”

萧鹿鸣回眸看了一眼谢千蕴,“羡慕了?”

“不是。”谢千蕴摇头,“就是很为呦呦姐高兴。她跟着安吉只身一人去北渊,人生地不熟,要是安吉再对她不好,她在北渊该怎么过?好在有一个真心疼她爱她的人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萧鹿鸣心口一怔。

想着谢千蕴虽然没有远嫁它国,但她从小在边关长大,对皇宫也是半点不熟。

自己一个人进宫,他对她却并没有如安吉那般体贴入微。

谢千蕴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

萧鹿鸣手指动了动。

眼眸看着谢千蕴的小手,然后缓缓把手,伸了过去……

------题外话------

明天见,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