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安琪沉默了半响,也想了很多。

她开口道,“皇后,你和皇上现在感情基本已经稳定,便也不需要旁人再多加操心。但是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该是有三宫六院,才能够更好的为皇室繁衍子嗣。”

谢千蕴看着萧安琪,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

“臣妾觉得,既然皇上已和皇后有过夫妻之实,那皇上便已走出了心里的枷锁,也就不再排斥,男女之事儿。而皇上不再排斥,那皇后是不是应该给皇上安排嫔妃侍寝了?”萧安琪说得义正言辞。

谢千蕴愣了愣。

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倒是期盼萧鹿鸣可以宠幸后宫,但关键是,上次她试过了,被萧鹿鸣给赶了出来,何况萧鹿鸣根本还没有尝到男女之欢!

但她现在要是告诉了萧安琪,她又不知道萧安琪要怎么对她了。

“难道娘娘不愿意吗?”萧安琪脸色明显有些变化。

是觉得谢千蕴想要独占了皇上的恩宠。

女人有嫉妒之心实属正常,但谢千蕴是皇后,皇后便应该宽宏大度,不能这般自私自利,得站在大泫江山,皇室子嗣的立场上看待问题,得有大局观,怎能有把皇上占为己有的思想。

“不是不愿意。”谢千蕴解释,“只是本宫之前给皇上安排过,但是皇上拒绝了。再安排,万一激怒了皇上,也是让嫔妃们伤心。”

她还是得考虑人家嫔妃们的感受。

上次柳乐被萧鹿鸣赶出来,不知道哭了多久,伤了多少了自尊,这比没有被召见还要让人难堪。

“那是皇上当时没走出那一步。现在已经尝试了,便不会再拒绝。”萧安琪很坚定地说道。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娘娘难道觉得,皇上只钟情于你一人吗?”萧安琪脸色微沉。

“没。”谢千蕴连忙说道,“皇上钟情于谁,大泫国便都知道,本宫到没有这般不知趣。本宫也从未想过要霸占皇上一人,皇上便是天下的,定然不是本宫的。因为不是本宫的,所以本宫确实无能让皇上做什么。如皇上不愿宠幸了后宫嫔妃,本宫也做不了主。”

萧安琪沉默。

听谢千蕴的口吻,倒觉得也是真诚的。

她和鹿鸣从小一起长大,鹿鸣向来都有自己的原则,且不愿被任何人所强迫,对谁也都冷淡,谢千蕴有这般担忧也是理所应当。

她说,“娘娘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臣妾也不逼娘娘了。”

谢千蕴暗自松了口气。

“这样吧,皇上宠幸后宫的事情,臣妾来安排,正巧臣妾这段时日会在宫中养腿伤,闲来无事,便多给皇后分担一些。”萧安琪很大度的说道。

谢千蕴看着萧安琪。

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

长公主虽然地位尊贵,但插手后宫的事情,怕是不妥吧?!

但转念一想。

萧安琪做什么不妥?皇上说妥就是妥!

那就让她倒腾吧。

谢千蕴微微一笑,“那就有劳公主了。”

萧安琪客套了一番。

对她而言,她当然是想要鹿鸣更好。

她很清楚谢千蕴的身份地位,废后肯定是不可能,再加上谢千蕴是为了救鹿鸣才会如此,要真的废后,鹿鸣也会落得个忘恩负义的名声。

而她只能尽可能不委屈了鹿鸣。

一直以来,她都因为选择了萧谨于而一直觉得亏欠了鹿鸣,所以她真的很想鹿鸣可以过得更好。

那之后。

萧安琪就开始去祸害后宫嫔妃了。

本来后宫嫔妃每天悠哉乐哉,有事儿没事儿就往皇后的院子跑,和皇后一天吃喝玩乐过得不亦乐乎,结果现在突然蹦出来个长公主,非要让她们学着她的模样去讨好了皇上。

她们现在可不想讨好了皇上,她们现在只想讨好了皇后,只想和皇后一起过快活日子。

这天,萧安琪把嫔妃折腾完,嫔妃都哭着跑到谢千蕴面前来告状。

“娘娘,你要给我们做主啊,我们好好的在后宫过得有滋有味,长公主非要让我们学这样学那样,每天一到卯时就叫我们起床跟着她琴棋书画茶艺舞蹈,我们的身子骨真的经不住她这么折磨,娘娘你要帮帮我们……呜呜呜……”

一个个嫔妃哭得梨花带雨。

这几日谢千蕴倒还乐得清闲,虽然确实有些无聊。

但比起无聊,她更怕应付萧安琪。

听到嫔妃们的哭诉,她还有些,幸灾乐祸。

“娘娘,你居然笑了,你居然笑话我们,娘娘你不疼爱我们了吗?”杜温柔委屈无比。

谢千蕴连忙管理好自己的表情,说道,“本宫也是没办法。你说说,谁敢真的和长公主做对?长公主在大泫国的地位,还需要特别强调吗?!打个比方,你们怎么不像上次告我御状那样,回去给你们父母说本宫虐待你们?你们还不是怕被皇上报复!就知道,欺软怕硬。”

一个个嫔妃被谢千蕴说得哑口无言。

事实倒也是皇后说的那样,根本不敢去告状。

有嫔妃也试图捎信回去给家里人诉苦,家里人明确告知她让她必须迎合长公主,要真的惹到了长公主,谁都担待不起。

“其实呢,你们也不要太悲伤。长公主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好。”谢千蕴又安慰,“她也不过是想要让皇上宠幸你们,你们就多顺着长公主,说不定最后皇上就真的宠幸了!你想想皇上对长公主多好,长公主让皇上做的事情,皇上多少也不会拒绝是吧?!”

嫔妃听皇后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道理。

心里稍微平衡了些。

但一想到每天都可能被长公主折磨,就还是不情不愿。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那天谢千蕴安慰和推脱了嫔妃之后,嫔妃也就没有再来找过她了。

估计也是没有时日来找她。

据说萧安琪对她们管理得非常严格。

不允许有半点差错,也不允许分心走神。

谢千蕴一个人无聊得有些寂寞。

一旦寂寞,就想去边关了。

想爹娘,想吃烤鸡,想练兵,甚至都有点想吴华皓了。

谢千蕴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萧安琪还要多久才让嫔妃们侍寝。

等她成功了,她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吧。

过了半个月。

谢千蕴终于听到说,萧安琪给皇上安排了侍寝的嫔妃。

是萧安琪亲自带着过去了。

好像是刘瑜。

萧安琪亲自挑选的,在她的审美里面,刘瑜就是最好的。

“娘娘,奴婢听说,皇上把瑜妃留下了。”秋吟来报信。

谢千蕴实在是太闲了。

所以拿了笔墨在纸上写写画画。

虽然还是跟鬼画符差不多。

但也能打发一点时辰。

听秋吟这么一说,还是有些惊讶,“真的?”

“是。”秋吟回答。

心里也是有些忐忑,还很不舒坦。

毕竟皇上一旦开始宠幸后宫其他嫔妃,以后来娘娘的寝宫定然就会减少了。

而娘娘现在还毁容了。

皇上真的宠幸了其他嫔妃,娘娘可怎么办?!

秋吟越想越伤心。

心里还开始埋怨了长公主。

长公主这么做不就是在让皇上离皇后越来越远吗?!

分明皇上好不容易和皇后感情好一些。

分明皇后为了皇上还差点命丧黄泉。

“那我们收拾收拾睡觉吧。”谢千蕴吩咐。

看不出来半点多余的情绪。

秋吟看着这般隐忍的皇后,心里更难受了。

皇后怎么能够这么不在乎。

哪怕皇上都应该后宫佳丽三千,但皇后才是后宫之主,皇上真的要宠幸了谁,也该是皇后去安排才是。

“娘娘……”秋吟突然就哭了出来。

把谢千蕴还吓到了。

“你怎么了?”谢千蕴诧异。

“娘娘,皇上以后要是宠幸了其他嫔妃不来娘娘这边了,娘娘可怎么办?”秋吟哭得伤心欲绝。

就好像,她被皇上抛弃了似的。

谢千蕴终于理解了什么叫皇上不急太监急了。

她安慰道,“本宫是需要皇上过日子的人吗?!本宫一人难道不更好?放心,只要有本宫在,就能有你一口饭吃。”

“可是娘娘……”

“走,沐浴去。”

秋吟真是佩服娘娘的大度。

这才是真正母仪天下的度量!

长公主看似一切以大局为重,但总觉得她就没有她们娘娘的胸怀。

要是真的胸襟开阔,也不至于来插手后宫的事情了。

……

谢千蕴躺在了水池里面,享受着被人伺候的舒服。

享受着享受着。

突然觉得不对了。

总觉得身边冷气嗖嗖的。

谢千蕴小心翼翼的转头。

那一眼差点没有被吓死。

萧鹿鸣站在水池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都黑透了。

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黑无常,来锁魂的。

谢千蕴心有余悸。

心想着皇上此刻不应该在宠幸嫔妃吗?

怎这么快就来了她的寝宫。

皇上这么虚吗?

谢千蕴脑海里面转了千百个念头,最后告诉自己要冷静。

然后静观其变。

她实在是不知道,皇上突然怒火冲天的来她这里到底是她哪里惹到了他!

“皇后洗够了吗?”萧鹿鸣问。

声音分明都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洗够了。”谢千蕴连忙回答。

她太清楚,她要是没有洗够。

他能让她洗得生不如死。

“给皇后更衣。”萧鹿鸣吩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

就怕萧鹿鸣直接把她从水里面捞出来。

这人一生气,什么都干得出来。

她在宫人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然后香气腾腾的走了出去。

在皇宫养了两个月,伤疤虽然还在,但整个人的气色和肌肤明显好转了很多。

当然也不好看。

毕竟,就是不好看了。

她走出去的时候,就看到萧鹿鸣坐在软榻上喝茶。

脸色难看得要死。

谢千蕴也知道此刻不能去得罪了她,只能毕恭毕敬的走过去,恭敬道,“皇上为何来了臣妾的寝宫?臣妾听闻,皇上不是召见了瑜妃吗?怎这么快就完了?”

萧鹿鸣握着茶杯的手,都明显紧了紧。

“你还知道朕召见了瑜妃?”萧鹿鸣冷声。

这不整个皇宫都知道了吗?

皇上终于宠幸后宫了。

琢磨着,明儿个整个大泫国都知道,皇上干了啥。

想想觉得这做皇帝也挺惨的,个人隐私都得被全国老百信津津乐道。

“不顺利吗?”谢千蕴很是好心,半点没有嘲笑的意思,“皇上是第一次,难免没控制好。要臣妾明儿个让太医来给你补补身体?皇上也不要太在意,身体虚,补一下就好了。”

“咳咳……”萧鹿鸣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呛死。

“皇上你慢点喝。刚刚消耗了体力,这会儿悠着点。”

萧鹿鸣把水杯“啪”的一声,用力地放在了案板上。

满屋子的宫人听到声响,吓得连忙都跪在了地上。

谢千蕴也是无语。

萧鹿鸣自己不行,拿别人出气。

“你们都给朕下去!”萧鹿鸣吩咐。

“是。”

一屋子的人连忙离开了。

谢千蕴站在萧鹿鸣的旁边,难得的老实得很。

萧鹿鸣冷冷的看着她,“朕让你给朕生孩子,你居然让安琪安排嫔妃给朕生。谢千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朕这段时日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朕是不是太尊重你了?!”

天地良心。

你对臣妾真没太好。

说凶就凶。

说发火就发火。

现在也是,还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

“回答朕!”萧鹿鸣声音又重了些。

他都一副要气得冒烟的状态,谢千蕴还这么一脸无动于衷。

“臣妾没有让长公主安排,是长公主觉得,皇上繁衍子嗣,就要遍地开花。”谢千蕴回答。

萧鹿鸣脸很沉,“你的意思是,是安琪在自作主张?”

“不不不。”谢千蕴连忙附和,“臣妾确实也有这种想法,所以才让长公主安排。臣妾深知自己不如长公主会料理后宫之事儿,便让长公主来安排。”

哪敢说萧安琪的坏话。

她还不想今晚连觉都没得睡。

“不会,就要学!安琪只是暂时在皇宫养伤,并非一直会在后宫,你不能什么都依赖安琪!另外,朕需不需要遍地开花,那是朕的事情,不需要皇后来给朕做决定。”

都说了是萧安琪决定的。

反正,错了都是她的错。

他怎么会舍得怪责萧安琪。

“给朕宽衣。”萧鹿鸣突然命令。

谢千蕴任劳任怨的给萧鹿鸣脱衣服。

两个人又睡在了一张床上。

本以为今晚皇上和刘瑜亲热后就不来了。

结果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谢千蕴如往常一样,翻身背对着萧鹿鸣。

闭着眼睛入睡那一刻。

谢千蕴身体明显紧了紧。

萧鹿鸣从后面将她抱进了怀抱里,手开始深入了她的衣衫内……

“皇上。”谢千蕴紧张到,大气都不敢出了。

“生孩子。”萧鹿鸣在她耳边,说得很坚决。

“皇上刚刚不是才……”谢千蕴紧绷着身体,“过度,对皇上身体不好。何况皇上还虚得很……”

“谢千蕴!”萧鹿鸣咬牙切齿。

谢千蕴抿唇。

在皇上面前,就不能说真话。

“朕虚不虚……”萧鹿鸣一字一顿,“朕允许你来亲自验证!”

谢千蕴惊吓。

总觉得萧鹿鸣今晚要来真格了。

上次萧鹿鸣说会让她生孩子她其实也在暗自做心里准备,想着总得完成使命吧?!

真正这一刻。

就开始,莫名慌张了。

“别抖。”萧鹿鸣威胁。

谢千蕴真是无语。

她害怕,还不能抖一抖啊。

皇帝就了不起啊。

“放松!”萧鹿鸣命令。

“……”

“朕,不会伤到你。”声音,变得似乎温柔。

也变得更加的低沉。

夜色,越来越深。

……

翌日。

偌大的一张床榻上。

谢千蕴翻了个身。

好酸痛。

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萧鹿鸣近距离的脸,就在她的眼前,吓了她一大跳。

平时萧鹿鸣一大早就去上早朝了。

今儿个这都几点了,萧鹿鸣居然还在床上。

而她突然的动静,明显是吵醒了萧鹿鸣。

他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和谢千蕴,四目相对了。

突然的氛围就变得,紧张了。

谢千蕴此刻想要逃避视线,但觉得一逃避,彼此会变得更尴尬。

就只能硬着头皮,和萧鹿鸣对视。

对视着对视着,温度好像升高了些。

昨晚上一些,画面就突然涌现了出来。

谢千蕴脸红了。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脸红,他的脸也红了。

昨晚上……

过度了。

导致今天早上,连早朝都没去。

此刻醒来,也觉得有些,精神不济。

两个人都通红着脸。

谁又没有主动去打破这份安静。

直到。

“皇上,您醒了吗?”公公在屏风外,小心翼翼的问道。

萧鹿鸣似乎才回过神。

他动了动身体,吩咐道,“给朕更衣。”

“奴才遵命。”

萧鹿鸣掀开被子起床。

一起身,身子明显有些晃。

这一晃差点就摔了。

谢千蕴看着萧鹿鸣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

谢千蕴一个眼神过去。

谢千蕴憋着笑。

“昨晚上朕……用力过猛。”萧鹿鸣在解释,他身体为何会这般。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萧鹿鸣看谢千蕴这般敷衍,脸露不悦,“你不应该最清楚吗?”

“臣妾也没有反驳皇上啊。”谢千蕴无语。

这人太不好伺候了。

“你多睡会儿。”萧鹿鸣突然又温和了些。

“哦。”谢千蕴又应了一声。

“朕去处理政务了。”萧鹿鸣说。

谢千蕴怔了怔。

你要处理就处理,不用单独给她说一声。

平时也没见他特别交代。

谢千蕴看萧鹿鸣情绪又不对了,连忙恭敬道,“臣妾恭送皇上。”

萧鹿鸣瞪着谢千蕴。

终究还是起身,走出了屏风。

屏风外,公公连忙上前给皇上更衣。

看着皇上身上的痕迹,低低的笑了笑。

萧鹿鸣一个眼神。

公公不敢有任何表情了。

萧鹿鸣顺着公公的视线看了过去,也看到了身上的两道抓痕。

嘴角,明显上扬了些。

穿好龙袍。

萧鹿鸣走出内屋,走向内殿上,便看到了萧安琪在内殿上端庄的坐着,似乎是在等谢千蕴。

萧安琪看着萧鹿鸣从内屋出来,也有些诧异。

昨晚上皇上不是和刘瑜在一起吗?!

她离开的时候,萧鹿鸣分明是把刘瑜留下了。

怎么又来了皇后的寝宫。

萧安琪不动声色,自然这些事情也不便去问皇上,只得上前恭敬行礼,“臣妾参加皇上。”

“平身。”萧鹿鸣招呼道,又打量了一下她的脚,“腿好些了吗?”

“回皇上,已无大碍。”

“那便好。”萧鹿鸣点头,“皇姐在皇宫也有了些时日,靖王应该也多有挂念,皇姐如无大碍,便也可回去了。”

萧安琪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萧鹿鸣会主动赶她走。

但她现在还不想走。

得把后宫的事情处理规矩了,再离开。

“谢皇上关心,臣妾好些日没有回皇宫,便想要再多住几日,皇上可否允许臣妾再住几日?”

“朕只是担心你会想家。自然,皇宫本是皇姐的娘家,你喜好多久,便是多久。”

“谢皇上。”安琪难掩的高兴。

“朕还要处理政务,皇姐自便。”

“臣妾恭送皇上。”

萧鹿鸣起身离开。

离开时又停了停脚步,“皇姐。”

“臣妾在。”

“昨晚皇后辛苦,今日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别打扰了她。”萧鹿鸣不温不热的,叮嘱。

------题外话------

明天见,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