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鹿鸣那之后,就在谢千蕴的寝宫住下了。

每晚都来,偶尔还会把奏折带过来批阅,俨然当自己寝宫在用了。

搞得谢千蕴极其不自在。

总觉得身边多了个,毛毛躁躁的东西,时不时就可能炸锅的那种。

回皇宫一个月。

萧安琪进宫来见她。

讲真。

谢千蕴是真的不太喜欢萧安琪,倒不是觉得她人怎么样,萧安琪的人品当然是有目共睹,长公主向来宽宏大度,知书达理,满腹经纶,贤良淑德,所有美好女子的品性,她都有。

就是萧安琪太完美了,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和萧安琪相处。

总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入不了萧安琪的眼。

倒不如不见。

可有时候这人情世故,又不得不去面对。

“臣妾参见娘娘。”萧安琪行礼。

“长公主无须多礼,请起。”谢千蕴说道。

显得还很有礼数。

她其实在萧鹿鸣面前都没有这么装,反而在萧安琪的面前,真的就是各种强迫自己。

萧安琪各方面都很好,就因为她太好了,所以她会觉得,她什么都是对的,其他人就应该按照她的要求来做。

整个大泫国也没有任何人敢和她做对。

她是太上皇和太后的第一个孩子,虽然不是亲生,但所有人都知道,两个人对安琪视如己出。重要的是,她还是萧鹿鸣唯一钦慕的女子,哪怕她嫁于他人为妻,萧鹿鸣对她也和他人不同。

萧安琪落落大方的起了身,在宫人的搀扶下,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挑不出来任何毛病。

“娘娘回宫一个月,臣妾因为忙于王府之事儿,便也没有来叩见娘娘。娘娘此次出征听闻受伤严重,臣妾甚是担心。不知娘娘现在身体可还好?”萧安琪主动问道。

“挺好的。”谢千蕴连忙回答。

此刻的她自然是戴着面纱的。

当初她说怕把嫔妃吓到,就是句玩笑话。

但此刻,她是真怕把娇养着长大的萧安琪吓到。

“娘娘为何一直戴着面纱?”萧安琪诧异的问道。

“本宫脸上受了点伤,不太好看,怕吓着公主。”谢千蕴说道,“平时本宫也是戴着的,皇上让本宫戴着。”

“严重吗?”萧安琪关切地问道。

“不严重。”谢千蕴实在不想和萧安琪说太多。

她真的只想早点把萧安琪打发走了。

“那就好。过段时日应该自己也会好的吧?”萧安琪又说道。

谢千蕴勉强的笑了笑,没回答。

“娘娘和皇上一起出征几个月,不知娘娘和皇上,可关系更近了一步?”萧安琪问。

谢千蕴就知道萧安琪想要打听这个。

她就那么闲吗?

非要撮合她和萧鹿鸣。

“这段时日皇上便一直在本宫的寝宫就寝。”谢千蕴说道。

即便什么都没做。

但表面上别人看着,也算是感情更进一步了。

“每晚都在娘娘这里吗?”萧安琪有些不相信。

“每晚都在。”谢千蕴给予肯定回答。

“那娘娘和皇上之间的感情,便是深厚了不少。”萧安琪说道。

“算是吧。”谢千蕴应付。

“那臣妾就放心许多,还担心此次出征后,娘娘和皇上还未有所好转。”

“好转很多了,长公主不用再担心。”谢千蕴连忙说道。

心想着,你就别来了。

真的是让她,手足无措。

从小到大她也没有怕过谁,就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着萧安琪都浑身别扭得很。

比面对萧鹿鸣还要恼火。

“臣妾怎能不担心。皇上今年也二十二了,早该有了子嗣,早该为大泫国开枝散叶。”萧安琪大气凛然的说道。

“……”谢千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附和了。

“娘娘和皇上这么久,一点动静都还没有吗?”萧安琪问。

“暂时,还没。”

“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问题,得让御医给你看看才行,该怎么补,就怎么补。”萧安琪语重心长。

“公主放心,我会照顾自己。”

“你要真的会照顾自己,臣妾倒也放心。你一天冒冒失失的,臣妾担心你就是有了身孕,也会不安分。”

谢千蕴不说话了。

反正她说什么,萧安琪都得反驳她。

“这段时日你去了边关打仗,臣妾之前教你的那些,你都还记得吗?”萧安琪问。

“……”她就知道,萧安琪又要来教她模仿她了。

她能不能不学?!

“要不要臣妾再教教你怎么讨好皇上?”

“不用了。”谢千蕴满口拒绝,“已经讨好皇上了,就用不着了。”

萧安琪本很有兴致。

突然被谢千蕴拒绝,还是有点失落,也有些尴尬。

她缓了缓,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作罢吧。”

谢千蕴真的是松了一口大气。

“回头臣妾给娘娘送一些养身汤来,帮助娘娘养好身体,更容易给皇上诞下龙子。”

谢千蕴又想拒绝。

但想了想,总比萧安琪每天进皇宫来让她舒坦,她连忙答应着,“好,那就有劳公主了。”

“娘娘客气了。”萧安琪温柔一笑。

她从椅子上起了身。

然后对着谢千蕴行礼道,“臣妾就不到扰娘娘了,臣妾先行告退。”

谢千蕴真的是受宠若惊。

这就走了。

太棒了。

她一个激动,连忙站了起来就想把这尊大佛亲自送出门!

结果太过激动,一起来,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整个人险些就要摔了下去。

谢千蕴身边的宫人连忙去搀扶。

萧安琪也连忙过去扶着谢千蕴。

谢千蕴惊吓之余,倒是让自己没有摔个狗吃屎。

但因为动作幅度太大。

脸上的面纱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待她心有余悸抬头那一刻。

“啊!”离她很近的,正面对着她的萧安琪,突然被惊吓到了,大叫了一声。

还因为惊吓过度。

身体往后仰了一下。

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哐”的一声。

居然没有任何人去扶着她。

大概也是不觉得,安琪公主会摔在地上。

她可是最注重礼节的,绝不会让自己犯这种低级错误。

如此摔得还有些狼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安琪。

一时都忘了去将她扶起来。

就在所有人反应过来那一刻。

就看到萧鹿鸣突然出现在了大殿上,大步走向了萧安琪,连忙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安琪。”

脸色,肉眼可见的慌张。

此刻安琪身边的贴身丫鬟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公主,公主你怎么样?哪里摔到了了?”

萧安琪忍着痛。

心里也有些接受不了,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这般狼狈。

她起身。

脚刚用力。

“啊!”萧安琪又叫了一声。

显然是脚被崴了。

“哪里痛?”萧鹿鸣口吻严肃。

但眼底都是担心的神色。

“脚……”萧安琪忍着痛回答。

萧鹿鸣弯腰将萧安琪横抱起,然后将她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吩咐着宫人,“赶紧给朕传太医!”

“是。”

公公连忙差人去传了太医。

殿堂上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都看得出来皇上此刻明显压抑着怒气。

唯有萧安琪可以,肆无忌惮的表露她的情绪。

就是痛得小脸都白了。

萧鹿鸣看着萧安琪的模样,转眸看向了谢千蕴。

谢千蕴此刻也是一脸担心。

摔着谁都好,怎么就摔着了萧安琪。

总觉得萧安琪这般柔弱的女子,一碰就碎了。

此刻感觉到萧鹿鸣的视线,谢千蕴心口一惊。

“你推了安琪吗?!”萧鹿鸣质问。

也是觉得,安琪不可能自己摔倒。

她从小就不是这么冒冒失失的人。

谢千蕴还未开口。

萧安琪连忙说道,“皇上,不是娘娘推的臣妾,是臣妾刚刚不小心。”

“你何时会这般不小心?”萧鹿鸣根本不信。

就是认定了是谢千蕴所为。

毕竟整个大殿上,除了谢千蕴有这个胆子,其他人都不敢。

谢千蕴连他都敢踹,更别说萧安琪了。

“真的和娘娘无关,是臣妾,臣妾……”萧安琪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是臣妾看到了娘娘的脸,突然被惊吓到才会不小心摔倒,是臣妾自己的原因。”

“不是让你,戴着面纱吗?!”萧鹿鸣带着怒火的对着谢千蕴。

谢千蕴抿了抿唇。

是是是,都是她的错。

她不该让萧安琪看到这么丑陋的一张脸。

她更不应该毛毛躁躁的,差点摔倒害得萧安琪来搀扶她,然后还弄摔了她自己。

谢千蕴自觉自愿的蹲下身体把落在地上的面纱捡了起来。

然后戴好。

萧鹿鸣喉结滚动。

心里大概也猜到了,谢千蕴不是没有戴而是不小心,掉了。

但此刻在气头上,又看到萧安琪伤得这么严重。

明知道可能误会了谢千蕴,却依旧没有说一个字。

“臣妾知错了,下次一定不会忘记。”谢千蕴行礼,道歉。

谢千蕴也不是太笨。

她太清楚什么人惹不得了。

比如萧安琪,就是萧鹿鸣的软骨,碰都不能碰。

要不然她也不用这么憋屈着自己对萧安琪唯命是从了。

萧鹿鸣看谢千蕴半点没有给自己解释,还突然这么乖的认错,心里莫名有了些说不出来的波澜。

此刻太医匆匆赶来。

萧鹿鸣关心萧安琪的情况,便也没有再多想。

经过太医的处理。

萧安琪只是轻微的扭伤,这几日会有些痛,也会影响到这几日的行动,但只要每天擦拭一些跌打损伤的药,很快就会康复。

萧鹿鸣在听到没有什么大碍后,才放了心。

说道,“皇姐这段时日,府中可有必须处理的事情?”

“没有。”萧安琪忍着疼痛说道。

“那这几日便留在皇宫将腿伤养好了再回去。潇湘殿并无他人居住,朕会让宫人打扫干净。”萧鹿鸣吩咐。

萧安琪有些犹豫。

最后还是同意了。

萧鹿鸣让人搀扶着萧安琪,直接离开了。

终于走了。

谢千蕴深呼吸一口气。

但愿这次之后,萧鹿鸣就明文禁止,不准萧安琪来她寝宫了。

免得她又伤了萧安琪。

谢千蕴打着如意算盘。

琢磨着萧安琪这几日在宫中,萧鹿鸣应该也就不会来她寝宫了。

果然。

晚膳就没有来她宫中和她一起用膳。

当然谢千蕴也没有等。

吃过晚膳后出去溜达了几圈,就沐浴睡觉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每天萧鹿鸣在身边,谢千蕴躺在床上,反而有些辗转难眠。

以前不习惯有个人在她床上。

现在没这个人,反而有些不自在。

谢千蕴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入睡。

耳边似乎有了些声响。

谢千蕴迅速装睡,一动不动。

萧鹿鸣没让宫人行礼,也是不想把谢千蕴吵醒了。

但真的看到谢千蕴在床上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心里又有些不悦。

他今晚没有回来,都不差人来问候一声?

自己反而睡得这么心安理得。

萧鹿鸣说不出来的气,最后却又忍了忍没有发作。

去沐浴后,上了床,睡在了谢千蕴的身边。

他靠过去。

抱着谢千蕴的身子。

谢千蕴努力让自己没有任何反应。

就感觉到萧鹿鸣的唇瓣,靠近了她的颈窝,痒得她真的有些难受。

她受不了了,推了一下萧鹿鸣。

萧鹿鸣皱眉。

平时晚上谢千蕴熟睡后,他这般谢千蕴都未醒过。

今晚怎刚碰着,就醒了。

谢千蕴装作才清醒的样子,看了一眼萧鹿鸣,“你来了?”

“吵醒你了?”

“嗯。”谢千蕴点头。

“继续睡吧。”

“哦。”谢千蕴应了一声。

然后明显挪动着身体,睡远了些。

萧鹿鸣皱眉。

看着谢千蕴故意和他保持距离,心里终究有些不悦。

“谢千蕴,睡过来一点。”萧鹿鸣命令。

谢千蕴不愿意。

挨得太近,不舒服。

“听话!”萧鹿鸣再次命令。

谢千蕴不情不愿的挪动着身体,靠近了一些。

刚靠近一点。

萧鹿鸣长臂一伸,就把她再次搂进了怀抱里。

谢千蕴整个小身板就被萧鹿鸣熊抱住了,密不透气,差点让她窒息。

她也没有反抗。

以她对小皇帝的认知。

她越是反抗,他也是要强迫。

一国之君向来,容不得被人拒绝。

安静中。

谢千蕴觉得这样,她更睡不着了。

想了想。

她问道,“安琪好些了吗?”

萧鹿鸣因为今日处理的政务比较多,所以比较累,搂抱着谢千蕴的身体,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倒有了些睡意。

此刻听到谢千蕴的话,勉强让自己打起了精神,回答道,“好些了吧。”

太医没有来特别禀报,应该就无大碍。

他把萧安琪送去了潇湘殿之后,就回了乾坤宫接见了几个大臣,然后商议了朝政之事儿,而后又批阅奏折,等反应过来,就已经是这个点了。

“那就好。”谢千蕴应了一声。

听萧鹿鸣的口气似乎是不想和她多说萧安琪的事情,她也就不多问了。

萧鹿鸣此刻心里却有了些异样。

想起了今天误会了谢千蕴的事情。

他说,“萧安琪和朕的感情,和常人不同。”

“臣妾知道。”谢千蕴连忙回答。

所以她才会处处让着萧安琪。

“小时候我父皇和母后经常去宫外,呦呦也跟着他们一起。那时候也没有慕安,就朕和安琪两个人在皇宫。安琪对朕很好,几乎都是她在照顾朕。”萧鹿鸣说。

谢千蕴其实不想听。

毕竟,皇上和萧安琪之间的感情,真的是,人尽皆知。

她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对萧安琪的一往情深。

“或许因为如此,朕便对安琪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对她的好就好像趋于本能。”萧鹿鸣又说道,“朕今日也不是故意要凶你,你别放在心上。”

“臣妾理解。”谢千蕴点头。

自己心爱的人受伤,总归心里不怎么舒坦。

萧鹿鸣会发火,也是理所应当。

“睡吧。”萧鹿鸣轻声道。

“嗯。”

谢千蕴就又闭上了眼睛。

翌日。

萧鹿鸣如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去上朝了。

谢千蕴就慢条斯理地起了床。

“娘娘,长公主在大殿上等您。”秋吟禀报。

谢千蕴皱眉。

这一大早上的,萧安琪不是脚还受伤了吗?

她来做什么?

不怕她的脸又把她给吓着。

谢千蕴还是连忙让宫人给她整理完毕,走了出去。

萧安琪看着谢千蕴出现,连忙就要起身行礼。

“长公主脚有伤,千万别动。”谢千蕴现在都是怕了她了。

万一又给摔到了。

萧鹿鸣又得骂她。

“谢娘娘。”

谢千蕴看萧安琪坐稳了之后,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娘娘平时都这么晚起床的吗?”萧安琪问。

“……”这算晚吗?!

一天又没事儿,起来那么早做什么。

“娘娘还是应该早些起床。皇上一大早就要上早朝,又要处理政务,娘娘应该也和皇上一起起来,送皇上上早朝,给皇上送早点,这便是妻子应该做的。”萧安琪直言。

谢千蕴抿唇。

皇宫中这么多宫人伺候萧鹿鸣,还差她一个不是?!

萧安琪看谢千蕴没有答应,心里也知道她有些不舒坦,想到昨日皇上为了她骂了谢千蕴,谢千蕴心里肯定是有些隔阂的。

她说道,“昨日臣妾并非故意冒犯了娘娘,实属臣妾……”

“没事儿没事儿,也怪本宫不小心让你看到了。”谢千蕴不在乎地说道,“以后本宫注意。”

“娘娘,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没想到娘娘会伤得这般严重,臣妾只是太过诧异才会不小心摔倒,并非是被娘娘所惊吓。臣妾害娘娘被皇上责备,臣妾心中一直愧疚不安,今日便专程来给娘娘赔不是的。”

说着,萧安琪又要站起来,给谢千蕴行礼。

“不用不用,皇上昨日已经给本宫解释过了,他就是太着急你的伤,并无其他意思。”谢千蕴连忙说道。

真的是怕了萧安琪。

她突然理解萧鹿鸣为何对她这么不耐烦了。

这么不消停的人,确实很遭人嫌。

“谢娘娘的谅解。”萧安琪恭敬道。

“不谢不谢。”谢千蕴连忙回答。

心里想的是,你就赶紧回去好好养病吧。

“娘娘脸上的伤,不知母后说什么没有?”萧安琪问道。

谢千蕴纳闷。

萧安琪怎么突然问这个。

她想了想,“母后并未说什么。就让我好好养伤。”

“母后没有说,脸上的伤可以修复吗?”萧安琪继续问道。

“没有说。”谢千蕴诚实的回答。

萧安琪抿唇。

如母后都没有说可以修复,那这伤疤怕是祛除不了了。

可是谢千蕴毕竟是大泫皇后,如此破相,可还怎么母仪天下?!

穿出去,怕也是会惹人笑话。

对鹿鸣也是不公平。

两个人本没有感情,现在谢千蕴还毁容……尽管她有听说谢千蕴是为了救鹿鸣,但鹿鸣是皇上,任何人为他出生入死都是应该,但他不应该为任何人委屈自己。

现在和谢千蕴在一起,是不是便也是因为觉得自己亏欠了谢千蕴?

------题外话------

明天见,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