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小皇帝要让她生猴子?

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从绿洲回到浔城。

一路上谢千蕴和萧鹿鸣都是不冷不热,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谢千蕴也不想去招惹了这尊大佛。

想到他把她的烤鸡拿去喂了狗,她就一肚子火。

又不敢发泄。

就只能一直这么忍着。

终于到了浔城。

谢千蕴兴奋的下车。

虽然更喜欢边关地带更自由,但坐了好多天的马车,皇宫总比马车好,马车上每天对着个黑炭脸,谁会好受?!

谢千蕴正欲下去那一刻。

萧鹿鸣突然一把拉住了她。

谢千蕴皱眉。

这货又要做什么?

“戴上。”萧鹿鸣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张面纱,扔给了她。

谢千蕴有些诧异。

随即反应了过来。

回到皇宫这种地方,自然应该更注重形象。

说得直白一点,萧鹿鸣就是嫌她太丑了,影响宫容。

谢千蕴也没拒绝。

她连忙就戴上了。

现在只想早点下马车。

萧鹿鸣看了一眼带着面纱的谢千蕴,轻抿了抿唇瓣,和谢千蕴一起下了马车。

皇宫内自然有很多宫人接驾恭候。

他们一下马车。

所有人都跪地叩拜。

谢千蕴顿了顿。

这大半年回来,她又不习惯了。

又得重新开始了。

谢千蕴回自己的寝宫。

萧鹿鸣去他的前殿处理朝政之事儿了。

谢千蕴有时候觉得,当皇帝也挺辛苦的。

她走进她的宫殿。

刚走进去,就看到后宫中的嫔妃全部都在里面等她。

看到她回来,所有人连忙上前跪在地上,“参见皇后娘娘。”

“起来吧。”谢千蕴应了声。

都快忘了,后宫中还有这么多的莺莺燕燕。

所有人起了身,跟着谢千蕴走进了内殿。

“娘娘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臣妾有多想你。”杜温柔娇滴滴的说道,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臣妾也是,没有娘娘在宫中,都是索然无味。”柳乐附和。

“知道娘娘在边关受伤生死不明,吓得我们几个姐妹都是茶饭不思,天天祈祷娘娘吉人天相。娘娘能够回来真的是太好了……”刘瑜也哭哭啼啼的说道。

谢千蕴本来还挺排斥回宫。

看她们这么真诚的等待她回来,心里又好像温暖了很多。

总算是有人挂念着的。

“娘娘,听闻你为了皇上差点被狼群咬死,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后遗症?需不需要臣妾去给你找点民间单方给你补补身体?”杜温柔激动的问道。

“补身体就不必了,但后遗症倒是挺多。”谢千蕴淡漠地说道。

“什么后遗症?”嫔妃很是紧张。

之前皇后娘娘要离开,她们就知道娘娘走后宫里肯定就不热闹了,所以很是不舍。真正娘娘走后才更深刻地体会到,没有娘娘在皇宫到底能无聊到什么地步,每天都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娘娘回来。

结果倒是把皇上盼回来了,都没能盼到娘娘。

现在娘娘好不容易回来,定然不能让她再轻易离开了。

谢千蕴看所有嫔妃的模样,本来只是想要顺口一句话说自己毁容了,此刻突然有了点想要逗她们。

何况她也不能一直捂着脸过日子吧。

回来后和这帮姐妹的时日最多,她一天捂着个脸多闷得慌。

谢千蕴嘴角邪恶一笑,提醒道,“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嫔妃点头,如小鸡啄米。

谢千蕴一把扯开了自己的面纱。

面纱下自己那丑陋的右脸,就这么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不只是嫔妃们被惊吓到了,连她宫中的宫人也被谢千蕴的模样下了一大跳。

嫔妃更是吓得,手边的茶杯都打翻了。

谢千蕴皱眉。

虽然确实丑,但也不至于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当初萧鹿鸣都还勉强忍了忍的。

就在谢千蕴明显有些不悦的时候。

嫔妃突然大哭了起来,“娘娘,娘娘您的脸怎么能这样?娘娘……”

“娘娘,你这般貌美,现在毁容了该如何是好?”

“娘娘……”

哭得就跟死了爹一样。

谢千蕴刚开始觉得这帮嫔妃是在嫌弃她的脸。

此刻看他们哭得这般上气不接下气,突然觉得她们好像是真的在心疼她。

她毁容后,也没谁对她的毁容进行过太多的评价。

她父母都觉得,能够捡回一条命就差不多了,还要求那么多做什么。

她自己也是很淡定的在接受自己身体的缺陷。

此刻被这般嫔妃这么哭,弄得她都有些……无措了。

莫名还觉得有些温暖。

她说道,“人活着就行了,还在乎那么多做什么,我们在外打仗,受伤的多得是……”

“可是您是娘娘啊!娘娘怎么能这么这么……”杜温柔都说不下去了,她哭哭啼啼道,“要是皇上嫌弃你了该怎么办?”

“嫌弃就嫌弃。之前也没见他不嫌弃本宫啊!”谢千蕴淡定。

“皇上对娘娘挺好的。”刘瑜忍不住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皇上对谁都爱答不理,我们姐妹进宫那么多年头,皇上从未主动来过臣妾的寝宫,如不是娘娘进了后宫,臣妾都没见过皇上。”刘瑜很认真的说道,“皇上对你就是不同。”

“本宫毕竟是皇后,再加上本宫的家世,皇上对本宫有几分不同也很正常。”谢千蕴倒是想得明白。

毕竟她爹还是当场丞相又是小皇帝的师傅,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给几分薄面。

“臣妾觉得不只是这样。娘娘你看,此次你要出征去打仗,皇上就跟你一起去了。现在你病刚好,皇上又马不停蹄的来亲自接你回来。是亲自出宫爬山涉水的来接你,皇上大可以一张圣旨让娘娘自己回宫就行了,却还是要亲自来接你。”杜温柔也很认真地说道。

谢千蕴被她们说得有点,自我怀疑了。

莫非小皇帝对她是真的有了点感情?

仔细一想,萧鹿鸣到了绿洲后,他也陪同她穿越沙漠的是去她爹娘,她原本还以为萧鹿鸣是真的想要劝她爹回朝,结果去了之后他却大度的说让他爹多陪陪他娘……这么说来,萧鹿鸣就是专程陪她的。

心口莫名乱跳了几下。

“娘娘,你脸红了。”柳乐突然惊奇的说道。

谢千蕴惊吓,连忙抚摸着自己的脸。

她脸红了吗?!

她为什么要脸红。

“娘娘,你好好对皇上,皇上定然就是心悦娘娘的。”杜温柔很笃定地说道,说完又有些惋惜,“可是娘娘的脸……”

说着说着又开始哽咽了。

谢千蕴也是佩服这群女人说哭就哭的本事儿。

“行了行了,本宫困了,本宫要沐浴睡觉了。”谢千蕴招呼道。

实在是心里有点,毛毛躁躁。

嫔妃看皇后不耐烦了,也才不舍得离开了。

谢千蕴坐在椅子上,突然就想了很多她和萧鹿鸣之间的事情,越想越觉得乱。

干脆直接去睡觉了。

一觉就睡到了晚上。

起来时,肚子额得慌。

她正吩咐宫人准备晚膳。

秋吟连忙禀报道,“娘娘,皇上来了。”

谢千蕴一愣,“他怎么来了?”

“皇上酉时就过来了,看娘娘一直在睡就没有打扰娘娘。现在皇上在内殿上等娘娘。”秋吟恭敬道。

谢千蕴沉默。

秋吟不知是不是娘娘才醒过来没有听清楚,她连忙又说道,“娘娘,皇上……”

“本宫知道了。”谢千蕴打断宫女的话。

她只是莫名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触动。

也不知道今天那群嫔妃都说了啥,让她一听到萧鹿鸣就有说不上来的情绪波动。

她洗漱完毕出去。

内殿上,萧鹿鸣坐在砚台边上书写。

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低沉着眼眸,脸只能看到一半,身体做得笔直,书写的时候,儒雅高贵又似乎带着些王者霸气。

谢千蕴一直都知道萧鹿鸣长得英俊。

以前也不觉得他英俊有什么了不起,现在怎么都还有点,心跳加速了。

谢千蕴深呼吸,在默默的调整自己的情绪。

萧鹿鸣也看到了谢千蕴。

他优雅的放下了笔墨,抬头看着谢千蕴。

谢千蕴脸上带着面纱,看不到她右脸上伤痕,这般安静到不说话的样子,倒有些窈窕淑女的感觉。

“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萧鹿鸣叫着她。

声音说不上来凶,但绝对不温柔。

谢千蕴抿着小嘴唇走了过去,走到萧鹿鸣的身边,看着他宣纸上的笔墨,龙飞凤舞,行云流水,果然是她可望不可及的。

琢磨着萧鹿鸣肯定又要让练字了。

那一刻却只听到他让公公把他的笔墨收了起来,并未多说其他。

“传膳。”萧鹿鸣吩咐。

“是,皇上。”

公公连忙领命,招呼着宫人赶紧传膳。

“在朕面前,就不用戴面纱了。”萧鹿鸣吩咐。

谢千蕴微愣。

连忙摇头,“不行,怕丑着皇上。”

“朕又不是第一次看。早丑习惯了。”萧鹿鸣脸色有些沉。

“……”她觉得,嫔妃们是不是对皇上有什么误会。

他对她,哪里不同了?!

谢千蕴取消了面纱。

正时。

御膳也已经送到。

两个人就坐在圆桌上吃起了晚膳。

公公一边伺候着皇上用膳,一边忍不住说道,“娘娘,皇上等了你一个多时辰,奴才让皇上先吃,皇上都说要等你一起。”

谢千蕴看着公公,又看着萧鹿鸣。

“朕只是没饿。”萧鹿鸣口吻淡漠。

公公不敢多嘴了。

他只是想要撮合皇上和皇后。

分明皇上就是专程来等皇后一起用膳的。

中途还问过几次皇后醒了没?

宫人在征求要不要叫醒皇后,皇上都说不用了,等皇后睡醒。

总觉得这次皇上和皇后一起出宫,皇上对皇后明显感情深了很多。

只是。

皇后脸上的伤……

公公看到皇后脸上的伤疤时,也被惊吓。

他是听说娘娘为皇上受伤,却没想到这般严重。

皇上又是那种喜欢干净美好事物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对皇后有所嫌弃?

安静的饭桌上。

“你多吃点。”萧鹿鸣突然开口,命令谢千蕴。

“臣妾吃很多了。”谢千蕴反驳。

是真的吃了不少。

“你不知道你大病初愈,需要多补充营养吗?把你面前的鸡腿吃了。”萧鹿鸣吩咐。

“……”她大病初愈很久了。

更何况,尤其不是总说她吃太多吗?

现在好不容易学者斯文点,又被嫌弃。

萧鹿鸣就是故意找茬吧?!

亏她对萧鹿鸣还有点……

果然不能有任何期待。

谢千蕴有些闷闷不乐的,又多吃了几口。

吃过晚膳后。

谢千蕴习惯性地要去走走消食。

她就等啊等,等了老半天,萧鹿鸣都喝了一壶茶,看了半本书了,都没有要离开的她寝宫的意思。

他不走,她就得一直在旁边候着。

侯到夜深了。

萧鹿鸣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谢千蕴琢磨着她也不用消食了,都可以吃得下夜宵了。

她跟着起身,准备恭送他离开。

就听到他吩咐道,“伺候朕沐浴就寝。”

谢千蕴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猛地抬头看着萧鹿鸣。

他今晚要在她寝宫睡吗?!

不太好吧?!

谢千蕴立马就想到了在边关时候,他们睡在一张床上的场景……

脸都有些烫了。

“从今往后,朕便就一直在皇后寝宫就寝。”萧鹿鸣看着谢千蕴惊讶的模样,给了无比肯定的回答。

谢千蕴还想说什么。

萧鹿鸣已经转身去了内屋。

谢千蕴有些无措。

但皇宫,别说皇宫了,天下都是萧鹿鸣的,他想睡哪里,她还能赶走他不是?!

她只能硬着头皮,也去洗漱了。

她躺在偌大的汤池里面,被人伺候着沐浴。

汤池里面还加了玫瑰花瓣。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暧昧得很。

一想到等会儿还要和萧鹿鸣一起睡一张床……

她不想了。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过就是同个房而已。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谢千蕴表现得视死如归。

却就是泡了很久,都舍不得起身。

宫人都给她换了两次水了。

她琢磨着等萧鹿鸣睡着了,她再上床。

打着如意算盘。

身后突然听到了一丝动静。

“参见皇上。”

“……”谢千蕴捂着自己的身体。

这小皇帝很喜欢看人洗澡啊。

“你们先下去。”身后传来,萧鹿鸣低沉的嗓音。

“是。”

宫人全部退下了。

谢千蕴更慌张了,

她想起身去穿衣服,但又想到,萧鹿鸣就在她身后,她起身不就……撞上了吗?!

纠结到脚趾拇都抓紧了。

就看到萧鹿鸣穿着黄色寝衣,不缓不急的走在她偌大的汤池边,然后蹲下身子,靠近她的身边。

谢千蕴本能的把自己身体抱得更紧。

“朕还不知道,皇后这么喜欢沐浴。”萧鹿鸣问,声音中分明带着讽刺。

她是知道她沐浴了一个时辰了。

但他突然这么闯进去来,也不好吧?!

“既然皇后这么喜欢沐浴,朕就让你好好洗一洗。”萧鹿鸣一字一顿道。

谢千蕴怎么都觉得萧鹿鸣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

下一刻就看到萧鹿鸣开始宽衣解带了。

她当然知道萧鹿鸣要做什么了。

“皇上,这里面的池水臣妾已经用过来,您要是想要沐浴,臣妾马上命人给您重新换水……”

然后就看到萧鹿鸣已经脱掉了衣衫。

谢千蕴连忙转身,不去看。

全身都红得跟小龙虾似的。

和萧鹿鸣这么久了,她还没从未见过……

虽然她被他看得一干二净。

她只感觉到池子里面有了些声响,然后感觉到有个人在自己身后,很近很近的距离。

谢千蕴心跳开始疯狂的加速。

这样的局面,纵然她再粗线条,再不拘小节,也在她能力接受范围之外。

“皇后还想要洗哪里?”萧鹿鸣问。

谢千蕴紧张到全身紧绷。

“皇上,臣妾已经洗干净了,不用再洗了。”

“是吗?那朕检查一下。”萧鹿鸣声音清冷。

谢千蕴身体一颤。

检查?

怎么检查?!

就在萧鹿鸣的手指刚要触碰到她的身体时。

谢千蕴猛地用力,一个齐聚丹田,脚下一蹬,运用轻功从水里腾飞了出去。

然而身体刚起来。

脚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拽住。

下一刻。

“啊!”谢千蕴尖叫一声。

整个人直接被萧鹿鸣又拽回到了池水里。

“哐”的一声。

激起了无数水花。

身体也直接扑进了一个……滑嫩的怀抱里。

谢千蕴全身更加紧绷了。

这这这……

“从今晚后,皇后要习惯朕的存在。”萧鹿鸣的声音,在谢千蕴的耳边响起。

谢千蕴似乎还感觉到他唇瓣靠近了她的耳垂。

热呼呼的,还痒得很。

话音落。

萧鹿鸣把谢千蕴直接从汤池里面抱了出来。

谢千蕴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个人都这样,都这样……合适吗?!

谢千蕴全身都红透了。

就感觉到肌肤之间,那过于柔滑的肌肤摩擦……

萧鹿鸣果然是在皇宫中被娇养着长大,未经过风吹雨打。

这简直比女人还要滑嫩白皙。

谢千蕴被萧鹿鸣抱上岸之后,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谢千蕴真的是半点都不敢乱看。

整个人也是规规矩矩的一动不敢动,最后萧鹿鸣给她穿好了衣服,再给他自己穿好衣服后,才又抱着她,回到了内屋。

“都退下吧。朕和皇后要就寝了。”

一屋子的宫人恭敬地离开。

屋内的烛光也调暗了许多。

突然就有了,睡觉的感觉了。

谢千蕴被萧鹿鸣放在了床上。

两个人睡在一起。

谢千蕴大气都不敢出。

也不知道萧鹿鸣要做什么,是不是要做那日在边关没有做完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萧鹿鸣要是再做,她还有没有胆量再推开。

那样的事情也只敢冲动一次。

她又不是真的不怕死。

“睡吧,朕不会做什么。”萧鹿鸣突然开口。

谢千蕴微怔。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萧鹿鸣。

不做。

那他来做什么?!

单纯陪睡?!

萧鹿鸣被谢千蕴不相信的眼光激怒了,“朕是君王,自然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谢千蕴连忙收回了视线。

又赶紧翻了个身背对着萧鹿鸣。

连忙保持了距离。

萧鹿鸣心里终究有些不悦。

谢千蕴还能表现得太明显点吗?!

萧鹿鸣暗自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说道,“朕不是说一直都什么都不做。”

谢千蕴身体又开始绷紧了。

小皇帝到底要怎样?!

“你先熟悉熟悉朕。早晚……”萧鹿鸣喉结滚动,缓缓才说道,“朕也需要子嗣。”

所以小皇帝是想要让她给他生猴子?不不不,龙子?!

“现在朝廷上,无数大臣参本说朕没有现在还无后,担忧大泫国的江山后继无人。朕现在已有了皇后,又有嫔妃若干,朕也没得理由去反驳。所以,朕早晚也得和皇后圆房,然后封了那帮老匹夫的嘴。”

萧鹿鸣说得严肃,脸却不由自主的,红透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