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谢千蕴没太明白萧鹿鸣的意思。

她紧裹着棉褥,就这么看着萧鹿鸣也上了床榻,然后掀棉褥。

棉褥被谢千蕴死死的拽着,将自己的身体裹得紧紧的。

萧鹿鸣没掀开,眉头紧了紧。

他用了点力气,扯了几下。

还是没有扯开。

萧鹿鸣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冷,“放开!”

“……”她刚刚不是说了,她没穿衣服吗?

没衣服,只能棉褥挡住了。

“谢千蕴。”萧鹿鸣的声音又大了些。

分明,很凶。

“臣妾没有穿衣服……”

“别让朕再说第三次,松手。”萧鹿鸣命令。

谢千蕴还是不愿松开。

总觉得,不妥。

毕竟她赤果果的,不好看。

萧鹿鸣脸色越发的难看。

再次用力,甚至是用尽全力。

谢千蕴却在那一刻突然松手了。

毕竟萧鹿鸣凶起来确实很吓人。

然而她一松手,萧鹿鸣整个人就直接从床上翻了下去。

“哐”的一声!

猛地摔在了地上。

门外的伍深听到动静,连忙就要冲进来,大呼道,“皇上!”

“别进来!”萧鹿鸣忍痛。

伍深不敢冲动了。

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觉得刚刚那声巨响有点吓人。

谢千蕴也被萧鹿鸣突然栽倒床榻下而吓了一跳。

谁知道小皇帝这么用力。

她连忙趴在床边,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萧鹿鸣。

整个人有点狼狈,还有点好笑。

谁能够想到,堂堂一国之君,这般没有形象的滚下了床。

但谢千蕴学聪明了。

她在心里笑,没笑出声。

表面上还显得很担心,“皇上你怎么样?要不要臣妾来扶你起来……”

“你别动!”萧鹿鸣闭着眼睛。

眼前头眩目转。

稍微动一下就晕得要死。

他需要安静的躺一会儿。

谢千蕴看萧鹿鸣脸色不好,也不敢轻举妄动。

房间安静。

安静了好久。

萧鹿鸣似乎是回过了神。

头不晕了。

脾气却一下涌了上来。

谢千蕴是故意的是不是?!

明知道他在用力,她却故意放手。

他从地上爬起来。

从小到大,向来注重自己的礼节礼数,从未这般丢人过。

谢千蕴就是他的克星是不是?!

他从地上终于起了身。

谢千蕴一只眼巴巴的看着萧鹿鸣,看着他脸上越打越大的怒气。

总觉得下一刻,萧鹿鸣能一拳揍飞她。

萧鹿鸣重新上了床。

将棉褥愤怒的仍在了床上。

看着谢千蕴的眼神都想杀了她。

谢千蕴缩着自己的小身板,大气都不敢出。

那一刻就看到萧鹿鸣的身子往她这边靠近。

越来越近。

谢千蕴猛地闭上了眼睛,决定认命。

她也不能,真的和小皇帝干架。

打伤了他,说不定就被满门抄斩了。

她琢磨着也就痛那么几下。

她对小皇帝有救命之恩,他也不至于小气到真的杀了她。

那天撞到她和吴华皓“亲亲我我”,她和吴华皓都觉得会被皇上惩罚,皇上居然没有动他们半根毫毛?!

当然这样的举动,让他们更是,惴惴不安。

总觉得他是不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就在谢千蕴各种胡思乱想视死如归的那一刻。

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反而是感觉到了自己脸上,被一道温热的唇瓣,所亲吻。

谢千蕴心口一动。

身体都颤抖了。

她偷偷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萧鹿鸣那张,过于英俊的脸。

他真的是遗传了太上皇的所有优点,甚至是如出一辙。

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了。

哪哪都好看。

有时候甚至觉得他生气的模样,也比一般人英俊很多。

此刻这般近距离,也丝毫看不到他脸上有任何瑕疵,皮肤白皙到仿若吹弹可破,唇瓣碰到她额头上,也是柔软到过分。

一个男子生成这般……

真的比她见过的所有女子,都要肤白貌美。

萧鹿鸣自然也看到了谢千蕴的眼神。

他从她的额头上离开。

两个人四目相对。

刚刚那一刻,真的有打了谢千蕴的冲动。

每次在她面前,总是颜面尽失。

却在看到她真的被她吓到的模样,又陡然心软。

特别是看到了她右脸那狰狞得过分的伤口,心瞬间就痛了起来。

很容易回想起,那日在沙漠上,她拼死救他的画面。

让他只想,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狠狠疼爱。

突然有些……暧昧的气氛。

谢千蕴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了。

这样的感觉,让她突然想起了那日和吴华皓意外跌倒在一起时的触动,却似乎又有些不同。

一时,她也想不明白哪里不一样。

但她觉得。

接下来好像要发生了什么了……

她有点,不知所措。

也有点,慌乱。

萧鹿鸣喉结明显滚动了一下。

眼底对谢千蕴的色彩,越来越浓烈。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纤细的后背。

后背上,都是狰狞的伤疤,甚至有些硌手。

萧鹿鸣只觉得自己心口,密密麻麻的都是痛。

他再次附身。

深邃而璀璨的眼眸,看着谢千蕴的唇瓣。

她唇瓣带着粉红的颜色,湿湿润润的,有着诱人的光泽。

他亲吻了上去。

柔软到过分。

和她的性格,大相径庭。

性格那么硬那么臭。

唇却能,这般……动人心扉。

谢千蕴真的被萧鹿鸣的举动惊讶了。

也不是两个人没有亲吻过。

上次为了让萧鹿鸣在萧安琪面前不那么悲惨,她就主动亲了他。

但上次她是主动,她占主导,而且带有目的。

这次……

这次,萧鹿鸣是为了什么?

像她现在这样,萧鹿鸣不觉得吓人吗?!

他那种见惯了美好事物,甚至是所见之处都是美好事物的人,怎吓得了嘴的。

“唔!”谢千蕴心口颤动。

明显是感觉到了,萧鹿鸣在加深……

心跳更快了。

总觉得此刻和萧鹿鸣不太对了。

很不对。

两个人和平时相处的感觉完全不同。

她甚至感觉到萧鹿鸣的手……

“哐!”

房间内,又是一阵巨响。

门口处的伍深又被惊吓了一大跳。

他又要冲进去,“皇上!”

“别进来!”

又是,这句话。

但伍深觉得,这次皇上的口吻,似乎急促了些。

就好像,隐忍了什么。

伍深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房间内。

谢千蕴一脚把萧鹿鸣踹下了床之后,整个人也惊吓到了。

她刚刚到底是怎么动脚的。

到底是那只脚把皇上给踹下去的。

她觉得她的脚可能都要不属于自己了。

她就这么心惊胆战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萧鹿鸣。

看着他似乎又是缓了很久,才从地上起身,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眼神都要吃了她。

谢千蕴瑟瑟发抖。

她真不是故意的。

就是觉得萧鹿鸣刚刚……

刚刚在做啥?!

然后本能就拒绝了。

之前她还挺美的时候,也没见萧鹿鸣要和她行夫妻之实,现在她这样了,他该是中邪了吧。

她怕萧鹿鸣反应过来,得掐死她。

“你居然敢踹朕!”萧鹿鸣气得脸都青了。

“臣妾……臣妾也是为了皇上好。”谢千蕴回答。

“呵!”萧鹿鸣冷笑了一下。

为了他好?!

为了他好?她看不到他现在想要什么吗?!

满腔的热火,被一脚踹得差点……不能人道。

谢千蕴就要和他作对是不是?!

“皇上,臣妾这么丑……”谢千蕴小声说出来。

萧鹿鸣本来非常生气。

生气到头顶上都要冒烟了。

却因为谢千蕴这一句话,让他心口又一痛。

所以谢千蕴拒绝他的原因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身体很丑。

确实。

谢千蕴现在的身体谈不上什么美感。

伤疤太多,凹凸不平的痕迹也很多。

他甚至也觉得,他可能会嫌弃。

毕竟……

谁不是更爱美好的事物。

但他很理智。

他很清楚这些丑陋的伤疤为何而来,所以也能够强迫自己不去在意。

既然决定了让谢千蕴当他一辈子的皇后,真心实意想要和她在一起,两个人之间就应该戳破那一层关系,结为真正的夫妻。

也算是给谢千蕴的承诺。

他也以为他是抱着责任和谢千蕴行夫妻之实。

但刚刚真的亲吻上谢千蕴,碰到她的唇瓣以及……他居然有点,按耐不住。

如不是谢千蕴将他一脚踹开。

他或许……

萧鹿鸣深呼吸一口气。

一想起来,又开始躁动。

“朕不介意。”萧鹿鸣回答。

口吻坚定。

谢千蕴诧异。

他怎么可能不介意。

他当初连她吃饭不规矩,他都介意到不行。

她嘴角有那么一点油渍没有擦拭干净,他那嫌弃的眼神简直了。

现在她丑成这样他说不介意,还主动亲吻她……

谢千蕴那一刻突然想到。

一定是萧鹿鸣想要报答她。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小皇帝什么时候这么会感恩了。

谢千蕴开口道,“皇上,你不用这么对臣妾,臣妾救你,只是因为皇上是君臣妾是臣,臣妾救皇上就是天经地义。皇上不用这么来委屈自己。”

“朕……并不委屈。”萧鹿鸣声音,带着些说不出来的低沉。

脸似乎也有些泛红。

谢千蕴却觉得,萧鹿鸣就是嘴硬。

他多爱面子一个人,自然不会轻易承认了自己内心所想。

“而且臣妾不是只对皇上,换成我娘亲,亦或者吴华皓,只要是臣妾能够救,就一定会拼死相救。”谢千蕴又补充。

萧鹿鸣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冷冷的盯着谢千蕴。

她说什么。

说换成任何人,她也会救。

换成吴华皓,也会这么去相救!

对。

谢千蕴这样的性格,确实如此。

她忠诚,重情义。

但是……

但是,心里就是堵得慌。

对谢千蕴而言。

他到底算什么?!

只是要效忠的君王吗?!

“臣妾睡觉不老实,会让皇上睡得不舒服,臣妾还是换个地方睡。”谢千蕴也能够感觉到萧鹿鸣的怒气。

毕竟小皇帝好不容易想要报答她她却拒绝了,小皇帝心里自然有怨气。

但她实在是不想。

不想,圆房。

所以,走为上策。

她直接下了床,然后去屏风后面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完全没有耽搁的,走出了房间。

房门打开。

伍深站在门口,看到皇后突然出来,吓了一跳。

谢千蕴看了一眼伍深,离开时说道,“今晚别去惹了里面的人。”

“……”伍深看着皇后迅速离开的背影。

所以。

皇后拒绝了皇上……

一想到皇上被拒绝后的神色,他哪里还敢去惹,他想原地消失。

……

谢千蕴住进了另外一间房。

躺在床上后,都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刚刚真的就是在萧鹿鸣要杀人的视线下,离开的。

总觉得下一刻就要被萧鹿鸣当场处死。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慢慢平稳下来。

闭上眼睛那一刻,眼前却又突然浮现了,萧鹿鸣那双深邃又明亮的眼眸。

心跳,莫名乱跳。

刚刚到底是为何拒绝了萧鹿鸣……

他们本是夫妻,早该有了肌肤相亲。

而且萧鹿鸣是皇上。

皇上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谢千蕴翻身,把自己捂进了被子里。

突然觉得,有些事情让她变得好像,没那么洒脱了!

……

第二日,吃过午膳,叩拜了她父母之后。

她就和萧鹿鸣回程了。

回程的路上,萧鹿鸣一句话都没有对她说。

脸黑得跟个碳似的。

本来谢千蕴一觉醒来后就忘记了昨晚的事情,想着和萧鹿鸣好好相处。

但萧鹿鸣这拒人千里的态度,着实又让她打了退堂鼓。

觉得还是,少惹为妙。

萧鹿鸣看着谢千蕴这般不搭理他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

昨晚上气得三更半夜睡不着。

今天一早起床,本以为谢千蕴会对他有所的亏欠。

结果她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自在得很。

萧鹿鸣觉得,总有一天他真的会被谢千蕴给气死。

回到绿洲。

又稍作休憩的一天。

萧鹿鸣叩拜了萧谨行和安泞才回宫。

离开时,安泞拉着谢千蕴的手说道,“你伤口再养一段时日,再过三五月母后回来,再好好帮你处理伤口上的疤痕。”

“好。”谢千蕴答应着。

以为太后说的是伤口还需要再治疗。

虽然她确实不知道还能怎么治疗!

感觉都好了。

也不觉得痛了。

“娘娘。”

谢千蕴离开时,听到了吴华皓小声叫她的声音。

她转过去。

吴华皓依旧坐在轮椅上。

这几日去了河边别关,回来也稍微打听了一下吴华皓的情况,知道他现在独自站立已没了问题,搀扶着也能走满院子了,就是自己行走还有些困难。

不过这货恢复的速度,已经惊人的快了。

琢磨着几月后,吴华皓又能上墙了。

“这是烧鸡,知道你要跟着皇上回宫,特意让人给你准备的,你带在路上吃,就不会坏了。”吴华皓说道。

谢千蕴真的是被吴华皓给感动了。

吴华皓平时多粗旷一汉子,对自己都不细心。

对她,就是很周到。

要不是当了皇后……

算了。

有些人主动了有缘无份。

她也不想做无谓的奢想。

免得彼此遗憾。

她用拳头打了打吴华皓的胸口,就是兄弟间的互动,“好好把腿养好,我在浔城等你回来。”

“嗯。”吴华皓重重点头。

谢千蕴拿着那盒烧鸡,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吴华皓眼底有些不舍。

下一刻又变得释然。

谢千蕴高兴就好。

至于他。

反正,他没心没肺惯了。

之前对呦呦如此,现在对千蕴也该是如此。

只是有些惆怅。

为什么他喜欢的人,都不喜欢他?

他是不是真的,很差?!

……

马车内。

萧鹿鸣依旧板着脸。

一言不发。

谢千蕴也不会去自讨没趣。

只是手上这个烧鸡,让她实在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吃两口。

她也没有委屈自己。

当着萧鹿鸣的面,就吃了起来。

萧鹿鸣皱眉。

眼眸本来看都没有看谢千蕴一眼。

此刻闻到了马车上过于香气的味道,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一回头就看到谢千蕴拿起偌大一只烧鸡,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萧鹿鸣抿唇。

启程太早,便也没有吃什么东西。

他其实对这种油腻的膳食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此刻看着谢千蕴吃得这么香……

他嘴里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谢千蕴自然感觉到了萧鹿鸣的视线,她回视过去,“皇上要不要尝一口?”

“朕不吃。”萧鹿鸣傲娇的拒绝。

朕还在气头上。

怎会受你这些小恩小惠。

一想到谢千蕴居然拒绝他的求欢,一想到谢千蕴对他不冷不热,对吴华皓对其他人都是满脸热情。

想到这些。

半点胃口都没有了。

“真的很好吃。”谢千蕴劝说,“我给你一个鸡腿。”

“朕说了,朕不要……唔!”萧鹿鸣愤怒的声音,突然就嘎然而止。

谢千蕴把一个鸡腿,直接塞到了萧鹿鸣的嘴上。

将他嘴直接堵住了。

萧鹿鸣眼睛里面都要冒火了。

“皇上你吃一口,臣妾保证你吃了不后悔。”谢千蕴笑。

笑得还很自然。

萧鹿鸣紧握着拳头。

他还在生气。

好在气头上。

她却一副,他们之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所以。

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在生闷气了?!

而她,根本没有当回事儿。

萧鹿鸣忍。

真的是忍了又忍。

他告诉自己,他是皇上,是九五至尊。

怎能随便被人激怒。

他对人待事,向来都应该不动声色。

在一番挣扎之下。

萧鹿鸣终究是咬了一口。

味道,确实很好。

不知是不是他饿了的原因,吃完一口,居然有吃第二口的冲动。

还有些迫切。

谢千蕴当然看出来了萧鹿鸣的心思,又知道这货爱面子,所以干脆把鸡腿直接递给了萧鹿鸣,“你都吃过了,也不能再让臣妾吃了,所以你要吃完不能浪费。毕竟,谁知道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朕向来不浪费。”萧鹿鸣拿过鸡腿,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谢千蕴低笑。

萧鹿鸣还真的会顺着台阶下。

萧鹿鸣虽然吃得斯文,但吃得并不慢。

一会儿就把鸡腿吃完了,又说道,“把另外一个鸡腿给朕。”

“……皇上不是不喜欢吃吗?”

“朕不想浪费粮食。”

“可是一个鸡就两个鸡腿。”谢千蕴护食。

萧鹿鸣脸色一沉。

眼神也很不友好。

谢千蕴不情不愿的把她都舍不得先吃的鸡腿,又扯下来给了萧鹿鸣。

萧鹿鸣又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分明吃的都是一样的,但萧鹿鸣吃起来,总觉得那只鸡腿都要高贵很多。

谢千蕴咬着烧鸡身上其他的部位,不爽地说道,“早知道就让吴华皓多买一只了。”

萧鹿鸣咀嚼的嘴停了停。

他眼神看着谢千蕴,“吴华皓买的?”

“吴华皓知道臣妾喜欢吃烧鸡,专程让人去给臣妾买的……”

“不吃了。”萧鹿鸣突然放下了鸡腿。

谢千蕴无语。

这人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不过。

他不吃了甚好。

她还能多吃点。

“你也不准吃了。”萧鹿鸣命令。

“为什么?”

“贵为皇后,怎能随便什么野食都吃,有损了身份。”

“……”你刚刚不是吃得很香吗?

现在嘴上都还有一嘴的油没擦!

“伍深!”

萧鹿鸣命令。

“是皇上。”跟在马车外的伍深连忙领命。

“把皇后手上的烧鸡拿走。”萧鹿鸣说,“拿去喂狗!”

“……”

荒山野林。

他在哪里去找条狗喂?!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